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20章 野马谷挑战(上)

时间:2017-12-19作者:懒猫不瘦

    推出船税是为了捞钱,孰料海贼跑来砸场子,让东海国相府抓狂不已。

    事到如今,严畯也没有别的办法。

    既然收了船税,承诺渔民被掠夺后官府会赔偿,东海国只能兑现承诺,否则不仅国相府信誉荡然无存,本就民怨沸腾的辖区多半会出现一些乱子。

    庙街十三少闻讯后鼻子都气歪了,海贼专抢东海渔民,摆明是找麻烦。要知道东海国和海贼无冤无仇,海贼之夏剧情期间,大家还有过一些合作,如今对方却大张旗鼓地跑来搞破坏,如何能忍?

    区区海贼势力居然敢挑战玩家诸侯,庙街十三少感觉自己被严重羞辱,愤怒的东海国相毫不犹豫地派出了领地水师。

    非鱼水师曾号称“最强水师”,后来飞鱼水师大放异彩,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飞鱼水师的光茫也被算在了非鱼领头上,坊间普遍认为,非鱼水师“最强”称号实至名归。庙街十三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误会,但是澄清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相信,他也就懒得再说什么,况且非鱼水师虽没有历史武将,两千人的水师规模却还是能够笑傲江湖,庙街十三少颇有信心。

    两千全部装备先进战船的水师,一直是非鱼领最重视的部队。

    第二次系统大更新之后,部分npc部队等级上调,但不包括贼寇势力,海贼也是如此。非鱼水师曾经和海贼合作过,海贼战船装备程度相对较差,跟普通玩家水师比或许还象那么一回事,然而绝对赶不上非鱼水师的程度。等级相若,装备占优,庙街十三少觉得自家水师跟海贼打架至少能占上风。

    严畯其实并不赞成一开始就这样决绝应对,他倾向于先尝试谈判解决。东海国海域位于黄海,几个月前非鱼领还和黄海海贼合作过,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妨趁着大家过去的交情,问清楚情况再说。

    严畯估计不应该是黄海海贼亲自出手,毕竟当初大家合作还比较愉快,郭祖也曾经表露过与非鱼领合作的意愿,非鱼领可以派人到郭祖老巢传讯。以严畯对郭祖的认知,郭祖应该不会直接跟非鱼领敌对,就算是要干买卖,起码也会提前知会一声,要么其中有隐情,要么是外来海贼猛龙过江。即使是外来海贼,黄海海贼是郭祖地盘,郭祖有责任维护黄海海域的安宁。

    无论如何,先找郭祖谈谈比较好,而不是直接派出水师针锋相对。

    干戈一起,必有死伤。

    成功击退海贼也就罢了,倘若交战不利,再想和平解决争端会更困难。

    可惜庙街十三少吃了称砣铁了心,在他看来,既然海贼胆敢上门找茬,试图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那是软弱的表现,好歹是玩家诸侯,丢不起那个人!不过庙街十三少还是比较尊重严畯的意见,一边派出领地水师出海护渔,一边向黄海海贼老巢派出了使者,询问原因,看能不能和平解决。

    如此软硬兼施,方能占据主动。

    庙街十三少认为,海贼会尽量避免两败俱伤。

    然而剧情并没有按非鱼领希望的方向发展。

    非鱼水师出海护渔,打劫的海贼不但没有走避,反而捋起袖子正面刚。胡玉的东海海贼跟黄海海贼差不多,海贼之夏剧情结束后没有再遭遇倭人,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目前发展到三千之众,出于对苏离委托的高度重视,以及对非鱼水师实力的客观评估,东海海贼几乎倾巢而出,并不畏惧战斗。

    事实上,胡玉巴不得赶紧和非鱼水师打一仗。

    击败非鱼水师后,东海海贼才能专心致志地抢渔民,不用总分心防范。

    非鱼水师出海第三天,与东海海贼狭路相逢。

    两千装备精良的领地水师,与三千东海海贼交战,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两边纸面实力相差无几,可海贼操纵战船的灵活性、海战战术的熟练程度甩非鱼水师两条街,3:2的兵力对比,更是让海贼有条件将擅长的围殴战术发挥到极至,开始后非鱼水师就处于明显下风!

    激战整日,非鱼水师折损近半,仓皇败退。

    黄海海贼也折损了数百人,但胡玉兵力有优势,些许损失完全能承受。

    海贼竟然击败了领地“最强水师”,玩家世界一片哗然。

    就是在这个时候,飞鱼水师紧急动员出渤海。

    甘宁的任务是前往倭岛,可落在其他玩家眼中,分明是非鱼水师战败,庙街十三少紧急抽调飞鱼水师前往镇场子,否则哪会有那么巧的事?谁都知道飞鱼水师有一员历史武将,相当能打,庙街十三少为了扭转颓势,维护在东海国收船税的权力,调特别领地水师助战,貌似也很正常嘛。

    大家准备看一场好戏。

    就连打了胜仗的胡玉心里也犯嘀咕,苏离有告诉他飞鱼领的情况……

    直到飞鱼水师出现在倭岛海域时,误会才得以澄清,不过那已是后话。

    海战结束后第二天,非鱼领派去找黄海海贼的使者回到领地,带回郭祖前段时间率主力外出的消息。实际上那时候庙街十三少已经掌握该情报,讨倭联合水师与邪马台水师大战,黄海海贼英勇奋战的事迹早已传为佳话,庙街十三少很快也知道了,他甚至搞清楚了抢渔船的是东海海贼胡玉。

    郭祖正在倭岛打仗,无法分身制衡东海海贼。

    庙街十三少肺都快气炸了。

    他不确定胡玉是否跟郭祖勾结,但有一点他非常肯定:胡玉为何出手。

    东海海贼突然大举进入黄海海贼地盘,专门针对东海国的渔民下烟手,如果硬说是巧合,怕是东海海贼自己都不会信。东海海贼剧情期间与某个领地合作过,该领地有充裕的资金收买坏蛋助纣为虐,且与非鱼领是死敌,倘若庙街十三少还猜不到是苏离搞鬼,简直是在侮辱非鱼领主智商。

    卑鄙!

    太过分了!

    庙街十三少突然生出找苏离真人pk的冲动,于是他下了线……

    河套,野马城。

    挑战军团在做最后的战前检查。

    选择从野马城发起挑战,不仅是考虑到这个据点相对不那么引人注目,在这里发起挑起不易被外界察觉,更是对野马城未来发展方向的最终定谳。

    野马城是逐鹿领唯一城市级附属领地,也是河套地区仅有的附属领地。建立野马城的初衷,是为了给龙领配备一架僚机,以便龙领在遭遇麻烦时能就近获得增援。但河套恶劣的生存环境,使得附属领地的安全难有保障,发展产业的难度非常大,野马城并没有指定发展方向,城里什么店铺都有,但什么都不精,能基本实现自给自足就不错了。

    唯一的城市级附属领地没有指定发展方向,显然是极大的浪费。

    逐鹿领上下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为野马城找到适合产业真的很难。得考虑安全形势,契合河套优势产业,并避免与逐鹿领现有重点产业重复,以及野马城佯装独立据点应当具备的独立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后来逐鹿领内部统一认识:养马!

    河套是产马区,野马城以养马为据点发展方向,既合乎河套领地环境,又能为领地和商队提供战马,还有望增加一个能带来良好收益的重点产业,可谓一举多得。战马很值钱,乡镇级附属领地在河套养马很容易怀璧其罪,但野马城是城市级据点,平时把马群放出去,晚上或有事时把马群赶回来,将城门一关,不擅攻城的羌胡骑兵很难杀进去。

    羌胡骑兵是最大威胁,当然玩家势力的贪念也不容小觑。

    好在有浮屠维持秩序,除非河套地区出现战役或阵营任务,逐鹿领不用担心突袭,没有玩家势力能不宣而战。另一方面,由于野马城的特殊性,不排除玩家势力欲攻却不知该向谁宣战的可能性,是谓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退一万步,即便有人有机会攻过来,河套领地调兵或增援容易,随便给野马城套上一个“龙领友好领地”保护伞,足以让很多人豁然清醒。

    以养马为发展方向,首先得解决马群的问题。

    从拿到野马谷挑战令的那一刻起,野马城的发展规划才有了实现可能。

    这就是鱼不智决定从野马城发起挑战的原因。

    挑战军团已编组完毕。

    王平率领的一千两百余名无当飞军,以及赵云率领的四百多北营骑兵,共同构建出挑战军团主力框架。剩余名额几乎全部给了破虏骑,而非等级更高的重装步卒,毕竟是去挑战野马群,北营虽然实力不俗,可数量太少,徐庶认为有必要带上更多骑兵部队。除此之外,徐庶还编入少数奇人异士,用不用得上暂时说不清,他的习惯是尽可能想得周全一些,有备无患。

    为了在野马谷挑战中取得佳绩,逐鹿领可谓精英尽出。

    曲晨走了过来:“大哥,准备就绪。”

    “好。”

    鱼不智拿出挑战令选择使用,一阵白光闪过,挑战军团从野马城消失。

    短暂的烟暗之后,眼前恢复清明。

    挑战军团置身在一片草原上。

    鱼不智轻拍着怀里汤姆的小脑袋,叮嘱道:“不准乱跑。”

    旁听完会议的小猫,一本正经地要求跟鱼不智去倭岛找小青,以示同舟共济。鱼不智正在为小青的事情烦躁,哪肯让整天只会卖萌的小汤姆跟着冒险,毫不客气地予以拒绝,丢下小猫传送河套。

    可鱼不智前脚刚到龙领,小汤姆后脚就跟了过来。

    紧接着负责逐鹿领传送阵的阴阳家弟子满头大汗地追了过来,阴阳家弟子刚才发现传送阵异常启动,却没看到有人,而且他们也没有启动传送,理论上绝对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形。两位阴阳家弟子担心不已,唯恐出现什么意外,忙分头到冀州和河套领地。

    鱼不智苦笑摇头,小汤姆居然偷偷跟过来。

    他很久都没弄明白,没有阴阳家弟子帮助,小汤姆是怎么自行传送的?更令人费解的是,逐鹿领传送体系不止一个点,小猫准确地找到龙领,是巧合?抑或是小家伙掌握了传送技巧从而来去自如?想起当初小青传送时吓得屁滚尿流,小猫跟过来却象外出散步般轻松,更让鱼不智啧啧称奇。

    小汤姆为了不被赶回去,各种卖萌耍宝求带,甚至不惜躺在地上用爪子扒某人裤腿耍赖皮,死活不肯松爪。鱼不智又好气又好笑,小猫能跟过来一次,也能有第二次,只得把它带上。

    “喵~”小汤姆满口答应。

    (提醒一下,小猫懂人言,和鱼不智约定叫一声表同意,两声表反对)

    挑战军团目前所在地形,是一个巨大的山谷,

    远方数片青山如黛,近前一湾绿水如腰,鸟语花香,碧空如洗,玉兔扑朔,仙鹤翱翔,耳边隐约传来悠远乐曲,气氛安宁详和,仿若人间仙境。

    进入野马谷后,部队立即探查周边环境。

    挑战军团后方是茫茫结界,无法进入或通过,挑战军团正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小河,三座小桥连接小河两端。小桥之间的间隔约百米,远远望去,桥身和桥面通体苍翠欲滴,与草原相连,浑然一体。小河另一端的草原上是一个大祭坛,通体漆烟如墨,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显得甚是突兀。

    “祭坛有些古怪。”徐庶喃喃道。

    鱼不智也注意到了,点头道:“以河为界倒映,祭坛与小河的相对位置,正是我们现在所处位置,得派人过去看看。”

    “破虏骑去了。”

    跟飞军和北营一起出任务,破虏骑只能打下手,侦察周边环境是破虏骑的任务。根本不用提醒,李扶第一时间就有安排侦骑散开,从三座不同的桥过河,祭坛无疑是过河骑兵的重点目标。

    两名骑兵很快抵达正前方的那座桥,准备催马过桥时,异变突生。

    他们连人带马陷入桥中!

    与此同时,鱼不智收到系统提示。

    “10分钟后第一波野马出现,请做好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