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19章 那就继续战斗吧!

时间:2017-12-19作者:懒猫不瘦

    守护兽独自出征,忠诚度会逐渐下降,这是鱼不智早就知道的情况。

    不过以前小青忠诚度下降速度不是很快,大约是每过二十多天降1点。等鱼不智得知小青跑到倭国海域,与日本神兽级存在矶怃大打出手的时候,才发现小青的忠诚度下降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很多。

    差不多一个游戏日降1点忠诚度,让鱼不智心惊胆战。

    鱼不智后来才知道,守护兽独自出征战斗时,会导致忠诚度掉落加速!

    战斗越激烈、越艰苦,忠诚度降得越快!

    其实想想也不难理解,守护兽走丢了心中本就各种沮丧、孤独和委屈,在外面打仗厮杀难免受伤,守护兽却孤立无援,无法从领地得到任何帮助,负面情绪势必更加明显。敌人越强大,守护兽受伤越多,心中越委屈,忠诚度自然象打开闸门的水龙头,哗哗地往下掉。

    青蛟龙吃了鲛机,自动成为矶怃的死敌。

    矶怃不会放过小青,绝对不会!

    青蛟龙身材窈窕,矶怃体型硕大,肉搏时青蛟龙更加灵活,可两只强大生物的绝对速度相差无几,矶怃发狠追杀,小青想远遁也不是那么容易。况且小青对矶怃同样是恨到极点,断它回家的路,蛟龙哪能忍?逮到机会小青往往主动出击,路上设伏阴矶怃不是一回两回,矶怃身上多出的伤痕,多数是在偷袭中得手,当然矶怃的反击也让小青付出了代价,但总体而言,矶怃吃亏更多一些。

    两只大怪在海里追追逃逃,不断缠斗厮杀,打得难解难分。

    小青很快发现矶怃实力相对削弱了。

    这种削弱是全方位的,根本原因是鲛机被青蛟龙顺手宰掉。

    失去了鲛机,矶怃失去了5倍提取特殊能量能力,能量提取恢复正常水准,最要命的是,战斗中再也无法从鲛机处得到能量补充,严重影响到它的战斗力和恢复能力。小青第一次突袭取得体位绝对压制,可谓占尽上风,最后却不得不主动撤退,就是因为矶怃拥有充沛的能量供应,战力始终不减,自身恢复也十分给力,最终耗得小青精疲力竭,只能不甘地败退。

    鲛机被小青吃掉之后,矶怃持久战能力和恢复力衰退非常明显。

    小青很快察觉到这种变化,它知道机会来了。

    接着打下去,多多少少有耗死矶怃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小青发现自己对瓶颈的感知越来越清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突破桎梏,进入它梦寐以求的全新境界。它不知道这是不是与矶怃战斗的原因,强大对手带来的庞大压力迫使它向更高阶段进化;抑或是吃掉那条鱼的缘故,那条鱼被保护得那么周到,肯定有它的过鱼之处。

    总而言之,突破的契机就在眼前。

    小青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谁时都可以打破困扰它很久的那层障碍!与矶怃战斗时,这种感觉尤其明显。

    那就继续战斗吧!

    哪怕身上不断产生新的伤口,哪怕有被矶怃杀死的危险!

    它可是逐鹿领守护兽队伍的战斗担当!

    继续战斗!

    最开始是矶怃追杀小青,后来变成青蛟龙不依不饶,主动追击求战。

    在高强度的残酷战斗中,小青伤痕累累,仍无怨无悔。

    它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虽然非常缓慢,但的确正在接近某个临界点。对于被卡在瓶颈期很久的蛟龙而言,哪怕一丝一毫的进步都显得弥足珍贵,足以让它进入狂热状态。激烈的战斗让它不断受伤,忠诚度刷刷地往下降,不过青蛟龙自己并不清楚这个状况,即使它知道,相信也不会在意。

    守护兽对忠诚度下降没感觉,鱼不智却是急得跳脚。

    青蛟龙对逐鹿领实在太重要了,而且刚在与倭国水师海战中大显身手,被奉为华夏神蛟,充分展现出了自己的价值。

    鱼不智紧急召集三位副城主和徐庶,在逐鹿领商议应对。

    小猫汤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试图跟鱼不智玩闹,但小家伙很快发现主人缺乏兴致,忧心忡忡的样子,于是乖乖钻进鱼不智怀里,眯缝眼睛,摇晃着脑袋作假寐状。

    鱼不智简述了发现青蛟龙在倭岛海域,与矶怃火拼的经过。指出小青目前可能处境危险,急需帮助的担忧,毕竟矶怃是日本神兽,而日本神兽可不止一个。在鱼不智怀里打盹的小猫,慢慢睁开了眼睛,耳朵高高竖起,瞳孔中精芒一闪而过。

    易风:“我们得派出增援!”

    翟冏:“必须快!”

    荀衍:“可以让渤海海贼全体出动!”

    徐庶:“不够,斩蛟营也得动员才行!”

    易风:“飞鱼领兵力本就单薄,斩蛟营一动,防御是不是太空了?”

    徐庶:“我想过了,龙领跟羌胡展开合作后,骑兵外出掳掠的次数减少。河套领地最近新增了飞军和三千重装步卒,自保能力大增,不妨让破虏骑提前回去,留下子龙的北营就好。等到龙领和野马城城墙修好,河套领地即使进攻能力不足,守住据点却是不难。”

    众人纷纷点头称善,适合派到飞鱼领的,算来算去唯有破虏骑。

    破虏骑以前本来就驻扎在飞鱼领,回到原驻地并不会显得突兀,骑兵返程的时间也相对短一些。凭曲晨的能力,以及他对飞鱼领的熟悉和了解,还有跟公孙瓒的关系,镇守冀州领地是最适当的人选。等到冀州那边渐趋安定,或河套领地需要骑兵参战,破虏骑再回河套也不迟。

    翟冏道:“龙领骑兵是众矢之的,得想办法瞒过外界耳目才行。”

    徐庶胸有成竹道:“破虏骑可以佯装到朱车骑所属县城听命,驻扎到各个县城,再趁夜间以小队分批便装离开,进入冀州境内再重新集结。如此,破虏骑瞒过外界耳目不难。”

    “让甘宁和管承部紧急出动,还有阿晨也是。我会请天下众随队远征,帮忙搜索小青下落,我待会也回飞鱼领,一起去!”鱼不智断然道。

    “主公且稍安勿躁。”

    徐庶肃容道:“野马谷挑战准备已久,计划得让破虏骑参加,一日之期,不妨让二将军挑战结束后再回,骑兵返回冀州不必急于一时。另外,水师和渤海海贼即使紧急动员出征,抵达倭岛也需数日时间,主公大可先完成挑战,随后走驿站到带方海冥与水师会合,时间很充裕,不耽误救援小青。”

    “好。”

    鱼不智知道自己急躁了,发现小青踪迹关心则乱,幸好徐庶始终冷静。

    “大家分头行动吧,挑战军团赶紧准备,我待会就到。”鱼不智起身道。

    “诺!”

    小猫没办法继续呆在他怀里,麻利地爬到鱼不智肩上。

    鱼不智**着小猫毛茸茸的小脑袋,叹道:“下来吧,我马上要去河套做挑战任务,完了直接去冀州出海,今天没工夫陪你玩。”

    “喵喵~”

    “你反对?为什么……”

    长安城外,旌旗猎猎。

    凉州军兵临城下。

    李傕郭汜等人一边向长安进发,一边收拢部众,凉州军势越来越强盛。

    最开始的时候,王允还不以为意,他知道胡文才、杨整修(杨定)都是凉州有威望的人物,便召见胡杨二人,想让他们去会见李傕等人,解释误会。或许王允掌权后待人越发傲慢,或许王允对凉州兵将叛乱之举不满,总之他在面见胡杨二人时,并没有和颜悦色,而是说:“这些鼠辈想要干什么?你们去把他们叫来!”

    因此,胡文才和杨整修去见李傕等人,实际上是把大军召回长安。

    李傕沿途招集人马,等到达长安时,已有十余万之众。他们与董卓旧部樊稠、李蒙等会合,一起包围了长安。长安城墙高大,无法进攻,但十多万凉州兵包围长安的事实,不可避免地让长安军民感到畏惧和震惊,城内人心惶惶,再也看不到董卓伏诛时的欢乐景象。

    凉州军兵逼长安,打的旗号是为董公报仇,矛头直接指向王允和吕布。

    有朝中官员认为,凉州军之所以造反,完全是因为王允在如何处理他们的问题上举棋不定,立场不断反复,使凉州将士普遍觉得不反没有活路。这种情况完全可以避免,不应该闹到如此地步,都是王允的问题。

    另一方面,蔡邕已死在狱中。

    蔡邕是天下闻名的大儒,著名家、书法家,精通音律又学富五车,在朝野间有很大名望。这时候蔡邕下狱原因已经广为人知,因为感叹下狱,无论怎么看王司徒都有矫枉过正嫌疑,不仅士大夫阶层难以苟同,普通百姓对此也颇不以为然,朝野普遍同情蔡邕的遭遇。随着蔡邕自请刺字砍脚,但求保住性命让他得以编写完《汉史》被拒,世人对蔡邕的同情达到极致,坚持处死蔡邕的王允大失人望。

    凉州兵将反、蔡邕死于狱,这两件事使王允声望大挫。再加上王允是诛杀国贼的首要功臣,掌权后得到朝廷夸奖,百姓称赞,变得有些居功自傲,群臣逐渐远离他,不再象最开始那样拥戴他,长安被叛军围困,城内并没有形成团结一心对抗叛军的态势,气氛微妙。

    王允忧思难平,心力交瘁。

    到这个节骨眼上,后悔已经没有意义了,必须硬着头皮面对。

    生死关头,逐渐疏离的王允和吕布再次精诚合作。

    两人联手做死董卓,凉州军为董卓报仇,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他们。要知道凉州军向来团结,吕布是并州出身,即使被董卓收为义子,成为董卓帐下头号打手,并州出身的吕布与凉州兵将始终难以融合,导致后来董卓掌握的军事力量分为两大体系,凉州兵和并州兵泾渭分明。就凭吕布亲手杀死董卓,凉州兵将就不可能放过他,吕布也只能寄望于拼命守住长安。

    然而,董卓当初之所以迁都长安,就是因为长安离他的大本营凉州近。董卓知道很多人想要杀他,王都重地多用骁勇善战且忠于自己的凉州旧部,城外是凉州兵将杀到,城内的凉州兵会不会动摇,谁都说不准。

    长安城内,愁云惨淡。

    王允和吕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遥远的东海,庙街十三少也如坐针毡。

    东海海贼动手了。

    刚开始有渔船被海贼抢掠,渔民们找东海国相府的征税官吏要求补偿,国相府还认为是个别现象压根没当一回事,毕竟这年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海贼家里揭不开锅,从渔民船上顺些海产也是可以理解的。国相府当初敢征收船税,提前评估过渔民被抢的概率,毕竟海贼抢渔民属于小概率事件,专抢渔民的海贼不配当海贼,偶尔发生无伤大雅,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国相府很快发觉不对劲。

    等各地征税官吏汇总上来,一天上百起渔船被抢,这还是小概率事件?

    倘若是某些海贼揭不开锅偶尔为之,貌似也抢得太多了吧?

    第二天,被抢渔船数量有增无减,且海贼并不伤害渔民,只是拿走当天的收获,让渔民们回去找东海国的官吏赔偿损失。到这个时候,如果东海国还不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实在有点看不起严畯的智商。

    严畯苦笑不已。

    严畯性情敦厚,巧立名目搜刮百姓的勾当他并不想做,但他既然认主,为主分忧就是他的天职,想办法偿还众筹款是非鱼领面临的最要紧的事情。还款日期越来越近,且属于无限抵押,严畯被迫做一些他本不愿做的事情。

    事急从权嘛,不得已而为之。

    提前征税和新开赋税搞得民怨沸腾,严畯自然是清楚的。

    良心受到谴责的严畯,其实已经尽力维护东海百姓生计,譬如庙街十三少说,实在不行把后年的赋税也收了,严畯就极力反对。他知道提前征税或新开赋税会让东海百姓过苦日子,但应该还不至于让大家活不下去,可如果按庙街十三少说的干,东海国绝对会饿死很多人。

    严畯甚至想过,等渡过难关后想办法补偿东海百姓。

    虽然还很遥远,但他的确有这份心。

    严畯万万没想到,居然有海贼专门抢渔民坑东海国。

    “失道寡助,报应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