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14章 铜雀台访客(下)

时间:2017-12-15作者:懒猫不瘦

    前面几页就发现郤揖、郤正父子的名字在登记簿上,鱼不智激动不已。

    继续往下看,连着数十页都没有收获,眼看登记簿翻过大半,正有些惆怅的时候,登记簿上又一个名字映入眼帘。

    “哈哈哈!”鱼不智毫不顾及形象地拊掌大笑。

    不过话说回来,以鱼不智在领地超高的支持度,乡民眼中公认的英主,想来也不会有谁会觉得领主大人笑声刺耳,至于仪态礼节什么的更是浮云,知不知道什么叫至情至性?总而言之,逐鹿军民认为领主做什么都是对的,领主大人有无数优点、绝无缺点的完美人物,无论如何褒赞都不为过。

    逐鹿人对领主的认知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四条。

    1、领主大人绝对不会错!

    2、如果领主错了,一定是大家看错了!

    3、如果大家没看错,一定是大家觉悟不够,未能正确理解领主的意图!

    4、如果以上都不是,请参考第1条。

    打个不太形象的比喻,逐鹿人的认知里面,鱼不智放个屁都是香的……

    对领主死忠的易风当然更不会计较,见状眼前一亮:“主公,有大才?”

    “是啊,董和!”

    董和,南郡枝江人。他的祖上本是巴郡江州人,于是东汉末年董和率领家族西迁。后来先后被益州牧刘璋任命为为牛鞞、江原县长及成都县令。董和率家族西迁、出仕的准确时间已无从考评,现在游戏进程中董卓已死,想来董和回迁也该完成了,而且高机率在巴郡,毕竟是回迁,理应回祖籍。

    董和出仕始于刘璋时代,现在刘焉在世,董和这官自然也没做成。

    观其出仕经历,董和早期一直做县官(古代县长和县令只是称谓不同,主要视县内人口而定,人口万户以上的县级长官称县令,万户以下称县长),后来出任益州郡太守,刘备平定益州后征召他为掌军中郎将,与孔明共事,官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受重用。

    从董和早期经历看,应该不是太受重用,结合刘璋上位时间,董和举家西迁后应该有数年在家赋闲,多半寒门出身。举家定居巴郡、寒门出身,早期不得志,意味着招揽董和可能性不小!

    鱼不智当即将董和列为重点引进目标,让易风多方打探董和现在何处,他并不指望董和此时仍在逐鹿领,可只要对方在巴郡定居,机会总是有的。

    “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不惜代价!”鱼不智咬牙道。

    “诺。”易风抹了把汗,领主素来爱才,不过放出这种话并不多见,易风瞄了鱼不智几眼,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此人才干与谁相若?”

    鱼不智抬头望天,悠然道:“董和才干与谁相若,这个暂时还真不好说,不过董和之子有丞相之才。我们若能招揽到董和,相当于父子同归逐鹿领。”

    这些话多少有点漏泄天机的嫌疑,不过玩家早就摸清了浮屠底线所在。任何跟主线情节、历史事件相关的消息,系统绝对不可能让玩家传递给npc,其他方面就宽松多了,评论某个人才华、性情、人品,还没到犯忌的程度。

    鱼不智说董和之子有丞相之才,一点都不过分。

    董和之子董允,蜀汉四相之一。

    易风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这家伙对领主死忠,非常清楚自己才能有限,他仍然能在人才济济的逐鹿领做副城主,完全不担心自己地位受到威胁,足以说明领主知人善任,以及对他的信任。正因如此,类似嫉贤妒能这种阴暗心理易风是不会有的,鞠躬尽瘁才是易风坚定不移要走的路。

    士为知己者死。

    领主对董和如此重视,易风默默记下,暗自努力不提。

    本来没抱太大希望的查证,孰料看到两位历史人才名字,让鱼不智惊喜莫名,精神为之一振,继续往后面翻阅。眼看着再有几页这册登记簿即将翻完,因为没有新的收获渐生焦躁的时候,登记簿翻到了最后一页,鱼不智随视线移动的手指蓦然停下,满脸地不可置信,眸中更是一阵狂喜。

    易风偏着脑袋望过去,赫然看到两个字:费祎。

    “主公,此人又是大才?”

    鱼不智深吸一口气,点头道:“不会比董和之子逊色,可能还略胜一筹。”

    费祎和董允一样名列蜀汉四相,另外两位丞相,分别是诸葛亮和蒋琬。鱼不智万万没想到,近期铜雀台迎来蜀汉四相中的两位!

    最近是什么日子,这些牛叉的历史人物接踵而至?

    易风跳了起来:“最后一页登记不久,费祎可能还在领地,我马上去查!”

    “记得连此人一起。”鱼不智止住易风,指着登记簿上费祎前面的名字。

    “费伯仁?属下记住了!”易风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先前郤揖郤正和董和的名字在登记簿中靠前,说明是很早以前的记录,人多半已不在逐鹿领,易风觉得展开调查不用急于一时。但费祎的名字在最后一页,说明登记时间不长,易风自然是雷厉风行,倘若自己慢上半步,费祎就此远去,易风估计自己得把肠子悔青。

    易风离开后,鱼不智默默地打开网页,在线查询。

    “费伯仁,果然跟费祎有关系,费祎族父!”

    费祎是江夏人,少年丧父,随族父费伯仁生活。伯仁之姑是刘璋之母,刘璋遣使迎接费伯仁,费伯仁便带着费祎游学入蜀,后来刘备平定了蜀中,费祎便留在益土。费祎出仕后深得诸葛亮器重,屡次出使东吴,孙权、诸葛恪、羊茞等人以辞锋刁难,而费祎据理以答,辞义兼备,始终不为所屈。孙权非常惊异于他的才能,加以礼遇。

    游戏中刘璋尚未上位,“遣使迎接”无从提起,可若是费伯仁自个跑到益州拜会姑姑和姑丈,相信谁都不能有意见。费祎随伯仁生活,伯仁入蜀,费祎自当跟随。荆州入蜀最近的路必过巴郡,途经天下第一都,顺道游览一番传说中的铜雀台,再正常不过了。

    半年多时间内,蜀汉四相中的两位,因铜雀台与逐鹿领产生些许渊源。

    鱼不智忽然觉得,费祎与董允非常有缘。

    费祎随族父费伯仁留在蜀地期间,“与汝南人许叔龙、南郡人董允齐名”,相当于在野青年才俊;两人都有相国之才;出仕后都得诸葛亮信任和重用;两人先后继诸葛亮和蒋琬之后相国事;游戏中两人父辈前后脚登上铜雀台,从而进入鱼不智视线之内,区别只是费祎有登台,董允尚未登台罢了。

    易风很快又回来了。

    他是手握大权的逐鹿领副城主,查费氏父子此时在没在城内这种事情,无论如何轮不到易风亲自动手,况且他也未必清楚应如何着手,这些琐碎事情自有下属官吏去办。易风刚才火急火燎地走开,也只是急着吩咐下去,交待完毕,接下来耐心等待便是。

    “主公,半日内必有确切消息。”

    开始翻第二遍的鱼不智头也没抬道:“郤氏父子与董和,也吩咐下去吧。”

    “诺。”易风应下。

    郤氏父子与董和登记时间较早,仍滞留在城内希望不大,可还是得查。

    “还有吗?”易风兴致勃勃道。

    “应该还有两位,但第一遍看完没有发现,想来不是特别著名的人物,我再找找吧。”鱼不智眉头皱得老高。

    “知名文士”的定义太过宽泛,泥沙俱下,对甄别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仅限东汉末年有能力有事迹的历史人物岂不是很好?扩大范围固然有望得到更多声望收入,但除非鱼不智天天守在主城,能够及时接收到系统提示,否则从登记簿中找所谓“知名文士”,着实能让人蛋碎一地。

    鱼不智有可能天天守在主城吗?

    没有!

    另一方面,这厮声望值已经很高,即使没有铜雀台,鱼不智的声望值也在千点以上,足以让很多玩家瞠目结舌。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也没发现声望值这么高能带来什么额外好处。倒不是说声望值无用,晋级都城要求领主个人声望值不得低于两百点,以鱼不智长久以来获得的大量声望储备,应付常规系统任务绰绰有余,铜雀台收入多点少点,对他的影响不是很大。

    所以鱼不智宁愿“知名文士”设定更严格一点,让他少些抓狂。

    哥是三基地同开的男人,事业红红火火蒸蒸日上,没那么多时间挥霍!

    忙着呢!

    易风满脸希冀地守在领主身旁,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生怕自己打个喷嚏什么的打断领主思路。就在他无比期盼的目光中,鱼不智看完了第二遍,确定没有稍稍熟悉一点的名字。

    “只好用绝招了。”鱼不智叹道,马上开始第三轮。

    这一轮进行得特别慢。

    鱼不智所谓的“绝招”,是用网络在线查询……

    提前设定好“东汉”、“汉代”、“三国”等关键词,最后把名字套进去,轻轻一点,万能的度娘立刻会告诉他答案(姑且认为那时还在用搜索引擎)。尽管需要一一查证,但速度并不是太慢,只是没办法跟目光扫过时相比。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古代史料遗失,另外古代受技术条件限制,史料的准确性也容易出现争议,史料记载自相矛盾者屡见不鲜,网络资料胡编乱造现象也很多,所谓的“绝招”到底有没有效果,恐怕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依靠“绝招”,还真让鱼不智找到一位嫌疑目标。

    “赵芬,据《华阳国志》记载,当过巴郡吏,这都多少年的事了……”

    鱼不智无语,浮屠确定不是在坑人?

    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几经努力,先后找出郤揖、郤正、董和、费伯仁、费祎和赵芬等六人,最后一位却是死活找不到了。

    有轻微强迫症的逐鹿领主鼓起勇气,耐心地进行第四遍查证,最后仍然无功而返,只好作罢。鱼不智有理由相信,凭自己对三国的熟悉程度,以及度娘的恐怖威能,查了四遍都没找出来的那位“知名文士”,绝对不会是什么大能。

    鱼不智感慨万千:“塞那么多籍籍之辈在里面,真是让人无奈啊。”

    ——此时他还不知道,这批查证未知“知名文士”的含金量是最高的,绝大多数是赵芬这种难以查证的挂名人才,甚至查不出来的那位才算正常。这批即使不算郤揖和费伯仁,里面至少郤正、董和和费祎三位是如假包换的历史人物,还捎带延伸出一个董允,近半的含金量,拉通比对堪称恐怖。

    “主公饮茶。”

    鱼不智接过茶杯,小呷一口便随手放下。

    “许久不在主城,只道铜雀台徒有虚名,不料却是我们自己错过机会,失策。时间过得越久越不易追溯,当引以为戒。”

    易风面红耳赤,羞愧自责:“属下无能。”

    “这事不能怪你,是我疏忽了。我今后尽量多在主城这边,倘若有事离开,你让人每三五日就将登记簿名单抄写一份,让阴阳家弟子送我过目。”鱼不智哪能让易风背这锅,甄别历史人物本就是玩家擅长,别说易风了,就是徐庶亲自坐镇主城,也未必能从登台文士中发掘出真正的历史人才。

    “三五日太久,主公不在时,属下每日抄送便是。”易风肃容道。

    “也好。”鱼不智笑着应下。

    易风做事风格向来如此,能力不够,精细来凑,反正阴阳家弟子传送来去无需花钱,不用计较报告成本问题。既然如此,易风也就没什么顾忌,以他的性情要做就做到极致,天天报才放心。

    在登记簿查找花了不少时间,天色渐晚。

    行政中心的转职官吏们却依旧没有下班的意思。

    此前易风安排属下紧急查找那几位登台文士下落,还没有结果报回来,领主和易副城主没有离开的意思,大家都明白意味着什么。今日事今日毕,是徐庶主政时就定下的规矩,沿袭至今,成为铁律。

    一名官吏快步进来,带起一阵风:“报主公、易副城主,有消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