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12章 益州府的商业打压(第二更)

时间:2017-12-10作者:懒猫不瘦

    传送逐鹿城,直奔行政中心。

    看到苏三也在行政中心且一脸沉重的样子,鱼不智心中一激灵。

    “主公,徐先生。”易风迎上来作揖。

    鱼不智摆了摆手,问道:“易副城主,出了什么事?”

    “禀报主公,有人暗中对我们实施商业打击,致领地收入减少……”

    易风是逐鹿领副城主,在三位副城主里面掌握着最多资源,不仅需要打理好主据及周边配套附属领地,还必须持续向两个特别领地输血,堪称逐鹿领大管家。易风有自知之明,论能力不如翟冏,更比不上荀衍,能有今天是领主依赖所致。易风自忖重任在身,片刻不敢怠慢,做事极为勤勉。

    成为逐鹿领大管家后,易风长期感受到经济压力,对经济抓得非常紧。除每天关注前日收支,每旬他都会全面回顾上一旬领地经济表现,找到问题加以解决,寻求机会加以利用,易风对领地经济状况可谓了如指掌。

    数日前,又到了每旬回顾的时候。

    这次回顾,易风发现领地收支结余有异:逐鹿领旬日收入比预计的少。

    虽然收入绝对值仍然在增长,且并未对领地带来明显负面影响,甚至行政中心主管财政的官吏都乐观地报告一切正常,可易副城主不那么认为。易风对领地财政和产业状况了如指掌,结合近期领地产能提升、领地支出大致持平等状况,逐鹿领上一旬的收支结余,应该比帐面显示结果更多一些才对,不应该只是这样的表现。

    既然总帐有问题,兢兢业业的易副城主随即开始查明细帐。

    一项项产业明细帐查下来,很快找出症结所在:纺织业收入下跌。

    确切地说,是賨布收入减少。

    賨布是逐鹿领特产之一,也是领地为数不多的赚钱产业,賨布出问题,对领地整体经济影响显而易见。继续查下去,找到了賨布收入减少的原因,賨布市场价出现波动,单价大幅下降,遂导致逐鹿领賨布产业收入缩水。

    易风对此狐疑不已。

    賨布价格一向稳定,以前虽也偶有调整,这么大的价格波动尚属首次。不过賨布降价并非巴郡独有,整个益州都在降价,易副城主对此无可奈何。他不甘心领地支柱产业利润下滑,派人调查賨布降价原因,试图弄清楚賨布降价是短期变化还是长期效应,以便领地拿出因应之策。

    调查结果出来,易风惊出一身冷汗。

    敲蚂蚁商队的苏三在逐鹿领这边办事,易风和苏三商量之后,意识到事情已不是他能独自解决的,这才有了派人通知鱼不智和徐庶回城之举。

    鱼不智眉头微蹙:“你认为賨布降价是针对我们的阴谋?”

    “是!”易风斩钉截铁道。

    “这次賨布降价,盖因益州府从府库中放出多年积累下来的賨布库存,冲击市场导致价格暴跌所致。自秦时起,板楯蛮就有以賨布充赋税的传统,汉时延袭。板楯蛮部落主要生活在益州,此外荆州南部有少量板楯蛮部落,但一直不成气候,故賨布收购主要是益州官府。”

    “賨布色彩艳丽,华美独特,与汉人所织布匹迥异,在中原颇受欢迎。产地物贱,过去惯例是将賨布送到中原、河北等地出售,可赚取丰厚回报,此番在益州产地售出,既有违惯例,也不合商业运作之道,动机十分可疑。”

    苏三开始补充。

    “在下也找商道中人调查过此事。”

    “州府主持賨布甩卖者是陈留吴氏的吴子远,陈留吴氏原本是兖州巨商,与中山甄氏、东海糜氏、河东卫氏齐名,生意做得很大,最近几年吴氏全面倒向刘君郎,追随刘君郎入益州,家族产业也大多转移巴蜀之地。如果是其他人来操作此事,或可理解为不通商事乱来,然而此番乃吴子远亲自主持,断无胡乱行事之可能,这样做必然有其目的。打压賨布价格受到影响最大的是逐鹿领,在下认为,吴子远应是冲着我们而来!”

    苏三是从商业角度解读益州府甩卖賨布事件。

    这次事件最大的受害者,的确是逐鹿领。

    賨布是賨人特产,游戏中,由于逐鹿领投资賨人部落获得了巨大利益,其他賨人部落受到玩家势力追捧。虽然没有别的玩家获得賨人的特产技术,可多个势力反复争夺市场份额的博弈中,各賨人部落受益不浅,部落发展程度普遍向好,人口增长,产能提升,基本上每个賨人部落都能做出賨布,还有一些部落发展到出产巴乡清的水平。

    也就是说,賨布和巴乡清并非逐鹿领独有,但逐鹿领是唯一掌握了賨布和巴乡清生产技术的玩家领地。

    以前是。

    现在是。

    根据特产技术不二传原则,将来逐鹿领仍然是唯一有技术的那个领地。

    玩家领地掌握特产技术,和npc势力掌握特产技术是两码事,两者最大区别在于:领地可通过增加相关技能人才提升产量,npc势力产能则取决于势力规模。

    一个可定向提升,一个看整体发展,

    如果以企业举例说明,那么领地相当于代表先进生产模式的集团公司,而npc势力则相当于家庭小作坊。两者没有可比性,产量和发展潜力也不在一个档次,逐鹿领生产出来的賨布,比所有賨人部落加起来还要多!

    这与賨人部落规模难以壮大有关。

    游戏中根据史实、行为特性、生存环境、战斗力等具体因素,不同npc势力发展方向、潜力和难度也不同。都是以部落形式存在的npc势力举例,羌胡大部落轻松过万人,而賨人部落到千人已很了不得。历史上沿着山涧定居的单个賨人部落,确实没办法跟逐水草而居的羌胡比人口拼规模。

    青谷部落和红菽部落高速发展了这么多年,各自人口也就千人上下。

    试想一下,象賨人这样,一个拥有多种特产、战斗力爆棚的战斗民族,如果人口增长都没有限制,会出现怎样的结果?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关系到游戏中的力量平衡,处理不好会出大问题。

    所以賨人很悲摧,再怎么发展,族群也壮大不到哪里去。

    可賨人也很幸运,有特产,有战力,潇洒自在,专心当超级佣兵就好。

    賨人部落规模小,部落产能并不是太多,跟野蛮生长的逐鹿领一对比,两边产量差距非常悬殊,苏三说逐鹿领是最大受害者,一点都不为过。

    鱼不智默然点头,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苏三稍稍犹豫了一下,道:“七分吧。”

    “元直,你认为呢?”鱼不智又望向徐庶。

    “九分。”徐庶平静道。

    “理由?刘焉没道理用这种手段对付我们,他的对手应该是赵太守。”

    “我们与巴郡太守府走得太近,又曾经帮助巴郡解决了货物流通问题,让益州府封锁巴郡的计划落空,益州府报复我们不足为奇。”

    “另一方面,刘君郎入主益州之后,种种作为隐然有据益州自立之心,张公祺割据了汉中,阻断益州北部与关中通道,州府并未大举讨伐,想必存有养寇自重的想法,益州賨布不便送往外地,就地甩卖也未为不可。”

    “我们薪资支出巨大早就不是秘密,只是凭着几个重点产业赚取的利润才勉强支撑。吴子远看得很准,直接打击我们某个赚钱产业,突破一点,或致领地经济全线崩溃,待我们自顾不暇,对巴郡太守府支持也就弱了……”

    徐庶侃侃而谈,将利害关系逐一剖析。

    在刘焉和赵部的斗争中,逐鹿领旗帜鲜明站赵部这边,刘焉当然恼怒,可逐鹿领是玩家领地,对赵部的支持都在系统规则之内,益州府虽然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益州府打压逐鹿领,也得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进行,甩卖賨布降低价格就是如此。

    事实上,这是益州府为数不多的可用手段之一。

    賨布可抵赋税,州府有存货,且以后还会有賨布抵税源源不断地上来,巴乡清和都不会有同等效果,吴懿以賨布为突破口选对了目标。

    鱼不智面沉如水,道:“大家以为,我们应如何应对?”

    “单是应对賨布降价不难。”

    苏三道:“益州价贱,可我们有商队,不至于坐困愁城。商队将賨布运往河北、中原卖出,虽然麻烦了一点,价格相应有保障,即便益州府甩卖库存有些影响,在下有把握大致售价与以前持平。可倘若此次賨布动荡是益州府对我方试探,一计不成,必定再生一计,领地还需小心处理才是。”

    “人算不如天算!”

    鱼不智冷哼道:“吴懿以为打压賨布就能削弱我们,殊不知我们有他看不到的暗牌,今后賨布销售就交给商队处置,直到价格恢复正常为止。至于其他的,你不必担心,领地自会应对。”

    “诺!”

    苏三迟疑了一下,又道:“在下调查时曾收到一个传闻,自忖太过荒谬,故此前未曾告知易副城主。可兹事体大,思之再三还是说出来为好。”

    “什么传言?且说来听听。”

    “听与吴子远相熟的人说,州府甩卖賨布非为逐鹿领,实为蚂蚁商队!”

    “怎么可能是为蚂蚁商队?”鱼不智愕然。

    “在下也觉得荒谬透顶,蚂蚁商队只是一商界新面孔,虽说发展较快,可综合影响力远不及大商家。以吴子远在商界中的身份地位,对付某个商会都有欺负人的嫌疑,何况我们这个小商队?”苏三苦笑道。

    徐庶剑眉微微挑起,问道:“可有提及对付蚂蚁的缘由?”

    “据说是因为州府封锁巴郡期间,蚂蚁商队进驻,活跃巴郡物流有关。我们是第一个逆市大力拓展巴郡业务的商队,当时声势闹得比较大,带动了其他商家涌入,故被州府忌恨报复。”

    “说法不成立。”徐庶平静道,“蚂蚁后来收缩战线,退出大部分业务,在益州据点极少,主打三种货物是战马、巴乡清和粮食,并没有包括賨布。说甩卖賨布可以打压蚂蚁商队,根本是胡说八道。”

    苏三无奈摇头:“正是,所以在下先前没有说……”

    除非吴懿知道蚂蚁商队属于逐鹿领,否则根本不可能以賨布打击蚂蚁,可能受打击的分明是逐鹿领嘛。继续往深处想,倘若吴懿知道蚂蚁属于谁,更不该天真地认为甩卖賨布能打击到逐鹿领,蚂蚁把货物搬出去就解决了。

    众人交换意见,都认为吴懿甩卖賨布是为打压蚂蚁商队之说站不住脚,很可能是某一个嫉妒蚂蚁商队快速发展的商家,因势利导炮制出来的流言,借此吓唬蚂蚁商队退出益州市场。

    商场如战场,这种小伎俩并不鲜见。

    正因如此,大家没把这个“流言”当真。

    其实这个“流言”是真的,至少从刘焉角度看是这样。吴懿当初有向他提出惩罚一些帮助巴郡的商家,刘焉答应让吴懿重惩首恶,蚂蚁商队可不就是首恶?可吴懿当初提议惩罚商家其实是为了掩饰其真实意图,打击蚂蚁是个幌子,削弱逐鹿领经济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吴懿并不知道蚂蚁跟逐鹿领的关系,他说服刘焉甩卖賨布,是报称逐鹿领是蚂蚁商队在益州唯一停靠点,且有賨布贸易,刘焉不了解详情情形,自然放手让吴懿去做。

    可惜大家都不知道其中隐情。

    商队事务繁忙,苏三不久便告辞离去。

    鱼不智和徐庶、易风继续闭门议事,庆幸賨布甩卖对逐鹿领几乎无损,侥幸平安渡过。至于今后益州会不会继续出招,可能使用什么手段,这些问题涉及面太广,不是寥寥数语就能说清楚的,需情报中心拿出专案报告。

    正因如此,闭门议事很快结束。

    徐庶随即返回河套,为挑战野马谷做最后的战前准备。

    鱼不智没有同行,既然回来了,王平那边又没有消息,他索性留在逐鹿领,关注一下领地最近的发展和变化。

    打开领主手册查看概况,看到其中一栏时鱼不智不禁惊呼出声。

    “咦?”

    (第二更到,还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