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09章 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谈理想

时间:2017-12-09作者:懒猫不瘦

    中央军退守长安,运粮其实很安全。

    但趋吉避凶是贾诩习惯,任何情况下他都会自动分析周边环境和处境,找到安全系数最高的方案,尽可能减少自己的风险。这个习惯的养成,与贾诩早年经历有关,在武威时,汉人与羌人的斗争十分惨烈,贾诩见多了杀戮和挣扎,确保自己生存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习惯渐渐变成了本能。

    之所以献计袭击长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贾诩很清楚朝廷不可能杀尽凉州人,凉州兵将解散部队各自逃回家乡,对朝廷不再有威胁,被追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具体到他自己,实话说贾诩在凉州军里面只是小角色,过去也没有干出特别恶劣的事情,即便朝廷要追讨董卓帮凶,也很难追究到他头上。可就是因为那一点点微小的可能,让贾诩做出了献计的决定,在他的算计里,这样做会增加他活下来的机率。

    攻打长安失败,按原计划逃走便是,带兵的是凉州军大佬,不是他。倘若侥幸成功,富贵荣华姑且不提,除非凉州军战败,至少贾诩性命无忧。至于此举会给汉室江山、给天下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贾诩是不会管的。

    贾诩并非彻头彻尾的冷血之人,只不过他习惯了先保全自己。

    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谈理想,谈大义,谈忠君爱国,谈造福苍生。任何伟大理想和抱负都得由人去完成,活下来才是人,活不下来的是死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妄谈理想和抱负,岂不是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

    贾诩琢磨着,押送完这趟粮草,得想个办法在军营里安安稳稳地呆着。以贾诩的智商,想呆在大营里绝对不会太难,在几万骁勇善战的凉州军严密保护下的中军大营待着,睡觉都会更安稳一些。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一次押粮出了状况。

    凉州军收拾兵马奔向长安,粮草都是从附近县城自取,由于所过之处中央军闻风而逃,马车民夫可就地征召,押运粮草派出两、三百部队足以。贾诩贪生怕死,硬是将押送粮草部队增至五百人,要知道起兵时才几千人,一度气得李傕等人大发雷霆。后来兵马渐渐增多,李傕也不肯给贾诩添兵,但也没有把他的编制降下来,仍然是五百人的运粮部队。

    中央军主动收缩,本不该有人敢碰五百凉州兵才对。

    以前一直安稳无事,可见凉州兵威慑力十足。

    但这一次,偏偏有人不信邪。

    运粮队遇袭了。

    一群满脸风尘、衣衫褴褛的乱民从四面杀出,久经战阵的凉州兵镇压,贾诩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将这些乱民格杀当场,没想到实际情况恰恰相反。那些乱民毫不畏惧地与凉州军开战,双方交手,乱民竟然占据压倒性优势,在很短时间内就将剽悍的凉州兵打得溃不成军。

    见凉州军招架不住,民夫呼哨一声,四散而去。

    贾诩看得目瞪口呆。

    即便凉州兵猝然遇袭,失了地利,可凉州兵将与羌人打了那么多年仗,作战意志分外顽强,早就明白只有拼死作战才能更好地活下来,逆境中也不会轻易溃败。现在却象是没有经验的新兵一般,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这些人根本不是乱民,而是装扮成乱民的超级精锐!

    哪来的精锐?

    难道是昔日西园八校的部队?

    抑或北军五校的精锐?

    感觉都不对,黄巾之乱前北军五校就没落了,否则不会有西园八校尉,董卓入主洛阳后重用嫡系凉州军,后来又烧掉洛阳迁都长安,西园八校还没怎么散发光芒,就已注定被扫进垃圾堆。

    在贾诩记忆中,长安根本没有如此精锐的步卒!

    可现在顾不上这些了,保命要紧,发觉不妙贾诩掉头就跑。

    没跑几步又停下脚步。

    “乱民”军事素养极佳,所有路口都已完成封锁,对方放任民夫离开,对凉州兵却没有半分留情。试图突围出去的全都死了,而被包围的凉州兵,覆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贾诩苦笑不已,他虽然是讨虏校尉,实际上完全没有动手厮杀的能力。

    他默默地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兵士被杀光,看似惶恐得说不出话来。以贾诩的性情,在外可能遭遇什么危险,不同情况下应如何应对,他心中都有腹案。执行任务时他一直是文士打扮,行进时放弃骑马不与军士扎堆,而是步行与几位民夫闲聊,就是防着出现这种情况。

    这年头读书人很受尊重,就连黄巾军都不会杀读书人。贾诩认为自己有很大概率获准离开,他表现得惶恐而无害。

    战斗很快进入尾声。

    一些“乱民”继续肃清残余的凉州兵,还有部分人手从粮车里取粮食。看得贾诩一头雾水,这些人袭击自己的队伍,敢情是冲着粮食来的?

    这时候,几人快步向他走了过来,大声喝问道:“什么人?”

    “禀,禀告大人,在下乃县府主簿,被凉州军抓来交接粮草。”

    “主簿?”问话的人冷笑道:“当我们没有瞧见先前凉州兵听你命令么?再敢胡言乱语,定取汝性命,还不从实招来?”

    贾诩冷汗刷地一下出来了。

    他对危险的直觉向来很准,此时真切感觉到对方有杀机,惶然抬头道:“在下原本真是县府主簿,只因是凉州人氏,被凉州军掳到军中做事,在下押送粮草实属被迫,请大人明察!”

    文士先伪称自己是主簿,被揭穿后又说自己被胁迫,他说自己被胁迫并被派来运粮的原因是凉州出身,在最近的情形下显得颇为合理,可问话的人被骗了一次,哪敢全信?放了他吧,担心放走坏人;杀了他,又担心滥杀无辜,尤其对方是读书人,错杀的话他们也下不了手。

    凉州兵大军就在附近,他们劫了粮草,势必不能久留,必须早做决断。

    如果这文士心向凉州军,放他回去,相当于给自己找麻烦。

    问话者脑袋都大了,跑去向一名少年请示。

    少年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冷然道:“打晕带走。”

    “好咧!”

    袭击者带走本方足敷使用的粮食,把剩余粮草一把火烧掉,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