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07章 用钱让宿敌唱征服

时间:2017-12-08作者:懒猫不瘦

    东海国。

    国相府强行提前征收明年的赋税,本就让东海民众非常不满,后续增税令一出,民众不满情绪迅速升级为愤怒,npc对庙街十三少的评价瞬间跌至谷底。大家伙都知道庙街十三少当上东海相花了钱,据说还举债不少,买官鬻爵再到地方搜刮,这套路大家并不陌生,可落到自己头上还是气愤。

    大海边,几艘渔船在夕阳下返航,熟识的渔民彼此打着招呼。

    “三叔,今儿个收获如何?”一个青年渔民热情地打着招呼。

    被称为三叔的中年汉子笑道:“鱼虾龟蟹加在一起,四、五十斤应该有。”

    “吓!您这收获可不少。”

    “马马虎虎吧,你们这船呢?”

    “三十斤不到,靠岸后把渔获换了钱,交完船税剩不下多少。”青年渔民心中不悦,满脸无奈道:“才四五月间,官府就强行征收了明年的赋税,又巧立名目增加税项,现在出海打渔竟然也要按天收船税,打的鱼又少,再这样下去,一家人能不能填饱肚子都不好说。”

    中年汉子心中暗叹,他今天的渔获相当不错,交完船税还能剩下一些,养活一家人不成问题,对面船上青年渔获可就不够了,交完税相当于白干,他对此也爱莫能助。即使是中年汉子自己,也未必能做到每次都有好收成,同样需要面对严峻的生存压力。

    “往好处想吧,交了船税后,水师有责任保护我们。”中年汉子开解道。

    “说什么船被抢了国相府负责出头并赔偿,海贼很少抢掠和伤害渔民,在海上遇到不讲究的,给些渔获就过关,我们何须官府保护?再来就是海上容易起风浪,风浪一起,水师自顾不暇,保护得了谁?就非鱼领那水师,我看未必打得过海贼,他们分明就是挂个名捞钱而已!”青年愤愤不平。

    中年汉子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还是想开点吧,这世道由不得我们。”

    说话间,渔船靠岸。

    中年汉子从舱里抓起两条大鱼,踩着海水来到青年船边。

    “三叔,您这是?”青年正在停船,见状扭头问道。

    “你媳妇大着肚子,叔这两条鱼,拿去给你媳妇补补身子。”中年汉子不由分说,径直拉开鱼舱板盖,将两条鱼扔了进去,关好舱头也不回离开。

    青年渔民望着三叔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他知道三叔是一片好心,但并不想接受别人的赠予,这将导致他生出无力养家的感觉,可家里的情况由不得他任性,只能将这份情先记在心里,以后有机会再报答。青年对官府的愤怒又多了一分,若非加税他何至如此?

    “官府不仁,官府不仁哪!”

    一艘不起眼的小船在丰产领海边靠岸。

    两名皮肤黝烟、胡须杂乱的汉子从船上下来,警惕地目光观察着四周,并没有发现异样,两人遂混在人群中进了丰产城,最后进了领主办公室。

    “领主大人派人通知我过来,可是有买卖关照?”

    苏离洒然一笑:“胡头领快人快语,的确有一桩生意,就看你敢不敢接。”

    苏离口中这位胡头领,就是海贼之夏剧情中出场的东海海贼首领胡玉。剧情第三阶段,胡玉曾经向苏离发布过任务,让苏离牵头组织起一支水师,帮助东海海贼收复被倭寇占据的海贼岛屿,两人由此结识。

    苏离当时正为两个靠海附属领地受到攻击感到头痛,自家水师不给力,就萌生出交好海贼势力的心思,一是避免领地被海贼侵犯,二是指望着遇事的时候可以请海贼帮忙退敌。苏离本就是游戏中远近皆知的大富豪玩家,存心结交之下,出手更是阔绰,轻轻松松砸得胡玉好感度狂飙。胡玉不仅承诺东海海贼绝不与丰产领为敌,还约好紧急情况下的联系方式,看后面大家是否有机会再次展开合作。

    胡玉不悦道:“东海就没有我胡玉不敢接的活!”

    “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我今天说的生意不在东海,在黄海。”

    “黄海?”胡玉面色一沉,他是东海海贼首领,黄海可不是他的地盘。

    他和黄海海贼头领郭祖很早就认识,虽说同行如仇,不过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不轻易越界,说起来关系还相当不错。可交情归交情,涉及到跨境抢生意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那点交情还不够。

    “就是黄海,能接吗?”苏离似笑非笑道。

    “不能。过境了,不合规矩。”胡玉摇头道。

    “大生意也不做?”

    胡玉眸中有些挣扎,他见识过苏离花钱的作风,既然苏离说是大生意,那肯定很有搞头,是否坚决推掉找上门的好买卖让他非常犹豫。沉默片刻,胡玉深吸一口气道:“领主大人先说说情况,我看能不能接。”

    “我想雇你们到东海国海域抢渔船。”

    “抢渔船?”胡玉楞住了。

    苏离刚才煞有介事地问他敢不敢,胡玉下意识认为肯定点子比较扎手,怕是得大打出手才行,没想到苏离居然只是想请他们抢渔船。胡玉很生气,对海贼来说,抢渔船属于下作之举,要抢也是抢商船才对,抢苦哈哈的渔民算什么?更过分的是,苏离还问他敢不敢,太看不起人了!

    我们可是海贼!

    东海海贼,啥时候让人如此轻看过?

    “东海相跟我有仇,”苏离没有在意胡玉脸色难看,用钱砸出来的友谊,应该能禁受得起这种程度的冒犯,笑着解释道:“上次我率部参加讨伐董卓,庙街十三少欺负我当时没有水师,无缘无故带领他家水师大举南下攻打我,害得我连正事都做不了,被他的水师欺负得够呛,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原来如此,但这跟我们抢渔民有什么关系?”

    胡玉面色稍霁,有仇报仇,很符合海贼的价值观和行事作风。

    “东海国提前征明年的赋税,并加征新税的事,胡头领知道吗?”

    “不知道。”胡玉老老实实摇头。

    海贼多是在大海和岛屿上生活,朝廷的赋税什么对他们为说非常遥远。再说东海国虽以“东海”为名,可黄海和东海的南部分际线是长江出海口,东海国靠海的区域是海州湾和连云港一带,实际上是位于黄海范围。海贼之夏剧情,向非鱼领发布任务的也是黄海海贼郭祖,而不是东海海贼胡玉。既然地盘不搭界,东海海贼没有刻意了解域外郡国官府政策的必要。

    “东海国最近搞得百姓天怒人怨,是因为庙街十三少需要筹钱还欠债。东海国新增有船税,渔民每次出海捕捞不管收成如何,都需要向官府交税,说是渔民在海上被抢,东海国会负责赔偿,并派水师前往剿灭。东海国相府明知海贼不会抢渔民,偏偏以这个做幌子征大家税,可恶复可耻!”

    “这些本来不关我什么事,可那厮以前对我丰产领出手,我想索性趁此机会拆他台,顺便教训一下贪官。他征船税时声称会照价赔偿渔民损失,我就给他这个机会!你们去给我抢,抢到多少渔产,悉数是你们的战利品,另外我付给你们与渔产缴获同等价值的报酬,如何?”

    胡玉瞪大了眼睛:“此话当真?”

    “当真。”

    “需要我们干多久?”

    “先三个月吧,后面酌情考虑要不要顺延,最久可能长达半年。”

    苏离算得很清楚,半年后刚好是非鱼领还众筹款的时候,以领地无限担保可不是闹着玩的,超过那个期限,估计庙街十三少自个都会停掉新税,再搅和没有太大意义。苏离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不让庙街十三少日子好过,比钱多的话,没有几个领地能跟丰产领较量,最起码非鱼领绝对没这资格,苏离就是要以本伤人,用钱让宿敌唱征服。

    这样做会花不少钱,但苏离不在乎。

    倘若计划能顺利执行,他顶多放点血,庙街十三少却至少去掉半条命。

    胡玉胸中战意开始澎湃:“东海水师多大规模?”

    “哪有什么东海水师,他用非鱼水师充数。”

    “这活儿我接了!”胡玉断然应下。

    抢渔民没有任何风险,渔产缴获归海贼,回头丰产领还折价付给酬劳,这种好事上哪去找?另一方面,海贼其实多是穷苦人活不下去才铤而走险,是以通常不愿抢掠同样处在底层的渔民,但东海国征收船税就要承担责任,渔民被抢,国相府若是敢不赔偿渔民损失,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既然渔民的损失有东海国补偿,胡玉这边连道义责任都不用考虑,不抢白不抢!

    双方很快签下协议,缴获多少渔产自有系统统计,没有出错的可能。

    哪怕黄海海贼抢到渔产后马上放生,战果也会如实记录,一两不少。

    离开城主办公室的时候,胡玉暗自给自己提了个醒。

    千万不能跟丰产领主结仇!

    为了当年一点旧怨,竟然不惜勾结海贼,不惜掏出血本也要暗算对手,这样的人太可怕了,惹不起!

    只能为友,不能为敌!

    城主办公室里的苏离,并不清楚胡玉此时想法,即使知道也不会介意。不过客观地讲,这次行动苏离并不只是想出一口气,而是另有目的。

    非鱼领的八千万众筹款,其中两千万来自丰产领。

    换句话说,苏离是最大的股东。

    按照游戏中的众筹规则,倘若非鱼领到时间后还不清欠款,需要以领地资产或人才抵债,丰产领将拥有第一选择权。非鱼领最有价值的资产当属严畯,严畯这种等级的历史人物,是无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苏离很想要。

    有机会从其他玩家手上挖走历史人物,不亦乐乎!

    如果被挖角的是仇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乎,看到庙街十三少拼命筹钱准备还债,苏离就觉得全身不舒服。庙街十三少在东海提前收明年的税,苏离没有办法干涉,可随后严畯执掌的东海国相府又推出新税,尤其看到船税说明时,苏离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推出新税,说明非鱼领的资金缺口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只要非鱼领不能顺顺当当筹钱,苏离认为自己很有希望拿下严畯。

    丰产领已经组建起水师,可这种事不能让自家水师做,一旦东窗事发,后果多半严重得难以想象,不仅官府会追究,自己名声也会烂到无以复加。好在苏离认识海贼,抢劫是海贼的日常,雇佣海贼扯非鱼领后腿很合适嘛!

    苏离轻声呢喃:“庙街十三少,你给我等着……”

    走出丰产城,和胡玉同行的海贼忍不住道:“头领,我们真要去黄海?”

    “去。”

    “可那是郭头领的地盘,我们过去不合适吧?偶尔过界干一票还好说,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郭头领想必也不会那么较真,可刚才苏离领主说先雇佣我们三个月,我们这样子杀过去,两家肯定火拼起来。”

    “火拼?不会的。”

    胡玉嘴角掠起一抹笑意。

    “这笔买卖我们不能独吞,想独吞也吞不下,我会跟郭头领商量分成。这笔买卖是我们接的,郭头领要不答应,他自个做不了这买卖;反过来讲,东海国海域是黄海海贼的地盘,我们越界做买卖不合规矩,肯定得分一些给他们才行。合则两利,分则两败,我想郭头领会答应的。”

    同行海贼大悟:“首领高明!”

    胡玉猜的没错。

    郭祖得知胡玉的计划后,想都没想便答应两家合作,只是在分成比例上扯了会皮,费了一番口水才达成协议:东海海贼负责在东海国海域抢掠,抢到的渔获交给黄海海贼销赃,渔获所得两家平分。

    郭祖对这次合作很满意。

    动手的是胡玉,他只管销赃,躺着就能赚到一半战利品,感觉非常爽。

    胡玉也很满意。

    战利品分一半给郭祖,他回头还能在丰产领拿酬金,实际赚到七五成。

    协议达成,两位头领心情大好,把盏言欢。

    “记得你跟非鱼领合作过,动手之后,有没可能找你谈判?”胡玉道。

    “这个嘛,有些说不清。”

    郭祖挠着头皮:“这样吧,我到外面避一避,留点人手负责销赃就是了。”

    “好,如此则万无一失!”

    “合作愉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