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05章 受阻的飞军

时间:2017-12-07作者:懒猫不瘦

    一群夷人在山间空地上休息。休整期间,夷人们看似七零八落散在各处,懒洋洋地提不起什么兴致,可实际上他们所处的方位颇有玄机,扼守住了附近所有关键位置。无论哪边出现情况,都有夷人能迅速作出反应,夷人们身上若隐若现的森然杀气,更是如有实质,让人轻易不愿招惹他们。动静之间,张驰有度,军阵自成。唯有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才能在悄无声息间做到这种程度。两名夷人从山下奔来,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一名扑克脸少年身前。“头,我们回来了。”王平点头,不动声色:“。”两夷人知道他们的头儿向来惜字如金,没有任何不满,道:“盘查甚严。汉人稍好一点,对异族盘查甚严;向西去的稍好一点,往京兆尹方向甚严;同行者达到三人会反复盘问;大家议论是朝廷担心凉州兵作乱,羌人有追随西凉铁骑的传统,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不容易混过去。”王平默然。无当飞军奉命赶赴河套地区,协助驻河套部队完成任务,王平率部乔装成夷人猎户从巴郡北上,分散成若干队顺利混过汉中防区,进入司隶扶风境。本以为最艰难的地段通过,这时却发生了董卓伏诛事件。司徒王允主理朝政,在如何处置凉州兵将问题上举棋不定,多次反复。一会儿愿意宽恕凉州兵,一会儿又认为凉州兵助董卓为恶,必须遭受惩罚,至今没有一个明确法。朝廷没有拿出定论,坊间各种流言纷起,有人王允想杀死所有凉州兵,也有人王允想杀死所有凉州人,连在凉州生存繁衍的异族都无法幸免,导致凉州人心惶惶。人心不安,局势自然不稳。局势不稳,中央军不敢怠慢,迅速封锁各个道路隘口,严查过往客商。朝廷调军队封锁道路,本意是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却使得人心更加慌乱。最近长安以西的秩序渐有崩坏趋势,恶**件和规模叛乱越来越多,中央军如临大敌,盘查的更加严格。人心不稳导致中央军封锁,中央军封锁又加剧了凉州人心中的恐惧。长安以西的安全形势,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红菽部落迁移河套动身比较早,董卓伏诛时部落族人大队已过了长安,且部落老幼妇孺众多,一看就知是搬家,受到中央军封锁道路的影响很。无当飞军却没有那么幸运。无当飞军进入扶风郡不久,就因为长安西紧张的局势所困扰,飞军将士全是夷人,一个个精壮剽悍,百战精锐的气质不是想遮挡就能遮挡住的,飞军的行进方向恰好得过长安,毫无悬念地成为中央军严格盘查对象。一开始的时候,王平还能让飞军化整为零通过关卡到指定地点集结,可最近中央军盘查越来越严,化整为零这招很多时候也不管用了。无当飞军被困在这里已经三,中央军盘查力度始终没有降低的趋势。王平表面平静,实际上心急如焚。军令如山,徐庶给飞军路上时间是50,这个时间普通部队难以赶到,但飞军都是夷民精壮组建而成,翻山越岭,健步如飞,王平自信能够达成,没料想路上碰到中央军封锁这一档子事。虽这种突发状况事后可以解释,领主和军师想来也能够理解,可王平属于那种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的将领,少年时就被鱼不智破格擢拔独掌一军,王平更不能容忍自己犯错,完不成任务这种情况怎么能发生在他身上?况且王平知道,飞军会是攻打废弃县城的主力。任务有时限,帮助朱儁有利于改善河套领地的安全形势,领地对此甚是重视,王平深感责任重大。倘若因飞军没办法按时赶到龙领,拖慢领地完成任务的进程,会不会被徐庶军法处置且放一边,关键王平觉得自己没脸去见领主大人。但形势比人强,当化整为零过关都不好使的时候,王平也没办法。再过几,飞军就会逾期。几名夷人将领围过来,一个个也是忧心忡忡。“继续蒙混过关怕是不好使了……”“我们的装备跟普通猎人武器大不相同,中央军已经开始起疑……”“盘缠用得差不多了,就算现在道路封锁解除,我们还是会饿肚子……”“头儿,怎么办?”最后,几名飞军夷人武将齐刷刷望着王平。王平年纪虽,却早已在这支他一手缔造的部队里面建立起绝对威望,别看他平时沉默寡言,愿意倾听其他飞军将领的意见,拿主意的必定是他。“找路。”王平平静道。飞军众将眼前一亮。大路不通找路,多么朴素的道理!飞军不是普通部队,非常擅长山地行军,在山野之间赶路对他们来如同呼吸一样自然。句不客气的话,但凡狼群能通行的地方,飞军基本上都有把握走过去,而且绝对速度不会比普通军队在平地赶路慢多少。虽司隶西部到处都是关卡,可未必所有旮旯都有顾及到,不定会有机会。众人一脸崇拜地望着王平,头儿就是头儿。不愧是领主大人破格提拔的人才,智商和境界果然不是他们能赶上的。王平面色一沉:“行动。”“诺!”众将齐声应道。无当飞军开始寻找路的时候,鱼不智和徐庶大概有猜到飞军的处境。中央军在长安以西地区的动作并没有保密,封锁道路对民众商队影响很大,引得怨声载道,先前没意识到也就罢了,意识到问题后稍作分析,以徐庶的智谋,瞬间就能推断出王平现在的状况。徐庶无比庆幸提前着手任务。要是按原计划等无当飞军过来再动手,黄花菜都凉了。“飞军带的盘缠肯定不够了,估计得饿肚皮。”鱼不智苦笑着摇头叹息,无当飞军是逐鹿领两大压箱底精英部队之一,跟白毦兵一样都是他心头肉,好好的王牌部队出去挨冻受饿,哪怕明知饿不死,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恻然。“就怕他们象白毦当年那样,迷路几年回不来。”徐庶笑道。徐庶倒是挺想得开,或许在他看来这些都不是事,主帅眼界必须得高,他知道王平平日里虽然言语不多,实际上非常有主见,以飞军的强悍实力,扔山里几年都死不了,实在没办法进入生存模式就是了,还有心情开玩笑。“那不可能!”鱼不智也笑了起来,当初陈到迷路数年未归,根本就是系统为游戏进程向前推进准备的借口,管陈到什么事?以陈叔至的能力和作风,出现那种失误简直无法原谅,根本没道理。话那件事还是给白毦带来一定影响,打那以后白毦基本坐镇主据,再未离开巴郡远征,也不知是否有心理阴影。现在不比当年,已经正式进入三国,历史进程推进几年想都不用想。所以只要中央军取消封锁,无当飞军就能很快赶到河套。按照历史主线情节,要不了多久凉州兵就该起兵造反,大军奔袭长安。凉州兵一动,中央军势必不敢继续封锁道路关隘,只能退回长安据城而守。凉州军造反是为自保,只求争一条活路,攻入长安迫使子就范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眼中除了长安别无它物,没道理干出分兵封路的勾当。到那个时候,王平等人的机会就来了。避开大军交战区域,飞军抵达河套应该不难。徐庶道:“主公的没错,的确不可能,王平机灵着呢。属下现在倒是有些担心长安。王司徒在如何对待凉州兵将的问题上举棋不定,凉州人惊恐不安,朝廷不思安抚,反而派部队封锁道路,只会增加凉州人的惊恐情绪。董卓的西凉旧部与羌人交战多年,在边军中也属于勇悍之师,且凝聚力非常强,这时候倘若有人挑拨,鼓动凉州军誓死一搏,后果或不堪设想。”徐庶这番话时,显得心情十分沉重。从历史事迹来看,徐庶属于拥护汉室正统的那类人,事实上蜀汉阵营或者与刘备有深厚渊源的人当中,拥护汉室正统的人特别多。察觉到王允的犹豫不决有可能坏事,徐庶本能地开始担心起来,奈何他人微言轻,即使察觉到危机,也没有办法向朝廷陈情或示警。鱼不智半晌无言。徐庶担心的最终成为事实,可谓一语成谶,这就是王级谋士可怕之处。获得徐庶投效是鱼不智最得意的事情之一,徐庶并非纯粹的文官路线,他既可出谋划策运筹帷幄,又能统兵作战决胜千里,允文允武,堪称全能,徐庶这样的人才比单纯的文官或武将更加稀少,也更加难得。“朝堂之事自有朝中栋梁权衡,元直无需忧虑。”鱼不智只得规劝徐庶,他不能告诉徐庶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即使他将事情经过巨细无遗地告知,浮屠也不会让徐庶接触到相关信息,处理过去大概就是一起闲聊一阵……徐庶生性洒脱,向来拿得起也放得下,展颜一笑:“但愿是属下多虑了。”鱼不智顺势引开话题:“任务提前完成,再有两个月时间,朱车骑就能控制上郡全部县城,看样子很可能会象元直的那样晋级诸侯。换作半个月前,朱车骑肯定会割据上郡,作为抗衡董卓势力的根基,可现在董卓伏诛,子重新掌握权柄,朱车骑会不会割据自立已有变数,以他的威望和战绩,很可能会被召回长安,元直以为如何?”这个问题让鱼不智纠结不已。朱儁割据上郡,龙领有强援在侧,基本上安全无忧;若朱儁接受征召回长安,龙领只能孤军奋战。从逐鹿领的角度考虑,朱儁割据是最好结果,可朱儁是铁杆保皇派,历史上还真就不顾陶谦等人的劝阻放弃军队回长安,与凉州军系武将在朝堂上周旋,最后因为愤怒发病而死。鱼不智与朱儁接触越久,越发现这位历史人物的不凡。尽管没能见识到朱儁统兵作战的才华(四族之战对朱儁来打闹),可朱儁在npc势力中的威望和名声实在是太好用了,他是标杆毫不为过。最难得的是朱儁明显对鱼不智产生了某种错觉,视逐鹿领主为“忠直之士”,这误会大得连鱼不智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恬不知耻地泰然接受了。平白抱住一条大腿,鱼不智当然希望能抱得更久一些。朱儁回长安的话,意味着逐鹿领很快会失去紧抱大腿的机会。鱼不智当然是万分不情愿。如果有机会的话,鱼不智很愿意劝朱儁别往火坑里跳,可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不是他能决定的,回不回取决于朱儁。以朱儁对汉室的死忠程度,接受征召的可能性非常大,作为局外人,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仔细研究过相关资料后,鱼不智认为朱儁还是有机会留在上郡。历史上,朱儁接受征召是在中牟,那时候李傕、郭汜等人已入主长安,朱儁在中牟日子过得窘迫,只有陶谦真心实意支持他,其他诸侯恍如未见。处境艰难之际获子征召,朱儁奉诏入京也就不足为奇了。游戏中,朱儁的轨迹发生了一些偏移,借驰援龙领的机会放弃了中牟,毅然决然地到上郡发展。最妙的是游戏里面有机会让荒废的上郡各县城重现生机,甚至有机会割据自立成为一方之雄,这是现实中无法做到的事情。李傕等人还没有起兵自救,更没能入主长安,等李傕掌握朝堂权柄的时候,朱儁应该已经成了诸侯,要不要奉诏回长安,恐怕谁都不清楚。徐庶很清楚中间的利害关系,正容道:“我们或许应该做些事情,激发朱车骑为大汉收复河套之志。属下近来长驻龙领,会借与肤施合作的机会,尽量悄然施加一些影响,冯鸾那边应该也能出些力。”鱼不智长吁一口气,道:“那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