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702章 爱干干,不干滚蛋

时间:2017-12-03作者:懒猫不瘦

    东海国更换了郡丞,非鱼领军师进入国相府任职,统领群吏。

    新任郡丞的身份随之曝光,的确是历史人物,名叫严畯。此前一直有很多玩家猜测非鱼军师身份,如今水落石出,恍然大悟,其实早该想到他。

    严畯,字曼才,彭城人,三国时期是孙吴官员、学者。严畯性情忠厚,待人以诚。避乱江东,被张昭推荐给孙权作骑都尉、从事中郎。横江将军鲁肃去世后,孙权打算让严畯接替其位,督率一万士兵镇守前线重地陆口,不过严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对抗在荆州的关羽和北面的曹魏,便坚决不接受此任命。后来担任尚书令。

    虽说严畯自认为没有能力对抗关羽和曹魏,可孙权向来以善识人著称,准备让严畯接替鲁肃,绝对不会是兴之所至,而是认为严畯有足够的能力。但严畯认为自己是书生,恳切相辞泪流满面,于是孙权不再勉强他,最后派吕蒙接替了鲁肃的职位。

    严畯平生著有《孝经传》、《潮水论》。

    他撰写的《潮水论》,是中国最早的潮汐学专篇。

    严畯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似乎不是太多。

    不过说起严畯,就不得不提到他的两位徐州同乡好友,诸葛瑾和步骘。

    诸葛瑾是孔明兄长,孙权称帝后官至大将军;步骘拜骠骑将军,后又代陆逊为丞相,都是在三国历史上青史留芳的东吴重臣。三人不仅是同乡,还都有温厚诚信、宽厚恢宏的性格特质,自然更容易在一起愉快地玩耍。

    严畯在历史上的成就虽不及两位好友,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毕竟是差点接替鲁肃职位的历史人物,要不是他坚决推辞,恐怕也就没有吕蒙的白衣渡江,没有关二爷败走麦城,更不会有后来的夷陵之战。

    游戏中,严畯还没有避祸江东,就被庙街十三少收入麾下。

    在巨额债务压力下,庙街十三少也顾不得暴露严畯身份了,任命严畯为郡丞,同时下达国相令:东海国内提前征收明年的赋税,三个月内完成。

    国相令一出,东海骚动。

    董卓刚刚伏诛,游戏时间是192年4月,现在就开始征收明年的赋税,是不是太早了点?今年的赋税才交了没多久,近些年来受叛乱和天灾影响,府库并不殷实,这会让大家到哪里找钱粮交明年的税?今年还过不过了?

    东海国民群情激愤,怨声载道。

    多位县令上书陈情,劝说国相府收回成命,然而国相府态度十分坚决。

    既然跨出了第一步,庙街十三少也豁出去了,若明年的赋税收不上来,还不起众筹款,非鱼领的一切都将成为别人的财富。严畯这样的历史人才,如果能用钱买到,相信任何领主都不会拒绝。不说别的,就算为保住严畯,庙街十三少也不怕做恶人。

    国相府驳回各县陈情,并表示:爱干干,不干滚蛋,干不好也滚蛋!

    消息一出,东海13个县,5位县令去职还乡。

    严畯迅速擢拔官吏补缺,新上任县令能力和经验跟老县令比存在差距,不过有严畯出任郡丞对东海各县生产的加成打底,更换县令的影响并不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县令会逐渐走向成熟,最关键的是,这些人足够听话。

    强行征收明年赋税,要的就是执行力。

    国相府态度强硬,迅速搞定县级单位。

    至于各县内部的问题,那是县令们头疼的事情。

    以严畯的宽厚性情,提出强征明年赋税说明他有把握。徐州富庶之地,现在还没有发生曹孟德血洗徐州的惨剧,最严重的灾荒年尚未到来,在陶谦镇压下徐州黄巾闹得也不是太厉害,徐州的情况是相当不错的。提前征收明年赋税,会让大家日子过得紧张一些,但不至于让大家活不下去,国相令说的是提前征收,提前而已,今年紧张一些,明年会轻松许多。

    倘若好好疏导,努力安抚,民间的反弹情绪也许不至于酿成大乱。

    尽管如此,提前征收赋税的国相令一出,庙街十三少声誉大挫。

    有个重点需要特别说明:提前征收令针对的不仅仅是npc,还有玩家。玩家领地和自由军团受朝廷管辖,东海下令征税,不可能将玩家切割出来,各县府征收赋税,自然也是照方抓药,一个都不会放过。

    玩家势力可没有npc势力那么好讲话,反弹强烈。

    各种挖苦,各种嘲讽,甚至各种讽刺谩骂,谴责庙街十三少见钱眼开,为了一己私利竟不惜盘剥其他玩家,话说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毕竟玩家群体非常特殊,所谓实力对比、职位高低、权力大小等等因素,在玩家眼中都是浮云。第一位玩家诸侯又怎样?敢强行触碰到玩家利益、让大家产生受到压迫的糟糕感受,分分钟用口水教他做人,喷死没商量。

    对玩家而言,“民不畏死”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一时之间,“玩奸”、“独裁者”、“白眼狼”等帽子被戴到非鱼领主头上。

    庙街十三少有预计到出现这样的情形,毕竟这事儿办的确实不太地道,有触碰到玩家群体逆鳞的嫌疑,容易引发众怒。不过庙街十三少还算清醒,邀请各地领主和军团长到国相府做客,坦率承认提前征税的作法有待商榷,并且毫不讳言地指出,出此下策是因为众筹还款困难,领地人才可能不保,不得已而为之,希望能够得到大家谅解云云。

    整个沟通过程,庙街十三少态度端正,平等相待。

    仗着诸侯身份跟玩家摆谱,是最最愚蠢的事情。

    庙街十三少的坦诚态度,让很多玩家胸中的怒火得以熄灭,矛盾得以缓和。他当初通过众筹筹款成为东海相,以领地做保无限抵押,大家都是知道的,到时候还不了欠债,随之而来的可怕后果,的确能让人铤而走险。至少从主观层面讲,庙街十三少似乎并没有仗势欺压玩家的想法。

    有人当面询问:就算现在把明年的赋税收上来,解决了众筹还债问题,但那是拆了东墙补西墙。东海国各项固定支出不会有大的改变,明年必然会继续出现资金缺口,该问题甚至可能持续更长时间,非鱼领打算怎么办?是不是隔三差五地又从东海玩家身上媷羊毛?

    庙街十三少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表示下个游戏年有可能再次提前征税。以严畯为郡丞,东海国产出比以前提升,再加上国相府很快就会针对npc势力推出新增税收项目,东海国财政收入会逐渐好转,理论上应该不会有第三次提前征税。

    这个表态让玩家宽心不少。

    庙街十三少提前征税虽然让大家不爽,不过他的确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也并没有巧立名目额外剥削玩家,情有可原。其实玩家争的不过是一口气,见对方没有以势压人的意思,那口气也就消了,冷静下来想到自己以后还在对方管辖范围,非鱼领做的不是太过分,还是给个面子为好。非鱼领是徐州强藩,庙街十三少没当上东海相之前,就与很多领地和军团关系密切,那些算是朋党的玩家势力帮忙摇旗呐喊,玩家世界的怒火很快平息。

    玩家世界和npc势力先后摆平,东海国提前征税顺利推进。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的话,东海国的危机处理还算妥贴,然而提前征收一年的赋税并不能让非鱼领渡过债务危机,第二波动作很快出台。国相府再次发文,借口东海国准备加强对海上、陆地盗贼集团的打击力度,出台了包括船税、车马税在内的多个新税,通令在国内执行。

    新税征收对象不包括玩家势力,仅限npc。

    征收时限稍微宽陷了一点,要求四个月内完成。

    东海国的npc为此愤怒不已。

    严畯策划的这几项税收,严格讲并不是完全空手套白狼,他的确有命令东海军打击海贼、山贼、强盗的打算,借此稳定国内,让国内更加安全,经济得到更好发展,出动部队就涉及钱粮支出,征收些税赋也在情理之中,当然这些税大部分会用来还债,却绝非什么也不做。

    换作平时,严畯的做法不难理解。

    可综合考虑东海国现在的实际情况,刚刚下令开始提前征收明年赋税,紧接着又开新税,并且征收时间还那么集中,冲突陡然间被无限放大。严畯刚接手郡国事务,经验不足,再加上众筹还款日期是硬指标,他也没有太多余地,且前期顺利压制国内不满也让严畯产生了一些错觉,故有此议。

    在npc看来,东海相分明就是盘剥老百姓。

    果然是买来的国相!

    连玩家也知道买官,再从老百姓身上捞钱,如此烟暗让老百姓怎么活?

    这日子没法过了!

    各县县府虽知不妥,可先前因为提前征税的事有好几个县令辞官而去,国相府的态度非常清楚,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于是县府这回也不吭声了,严格按照国相府的要求执行便是,至于百姓受不受得了,他们也没办法。

    东海国的民怨在快速累积。

    庙街十三少在辖区内大肆捞钱的时候,淡然也在筹备大动作。

    淡然有心进军河套!

    笑梅领没有强力历史武将领衔,但装备了手弩的笑梅军,战斗力比普通领地部队强出一截。虽说曾经在傲视和白羽军的对决中被一支神秘枪手击败,但那只是友谊赛,笑梅领在两次全国战役中表现都相当不俗。笑梅领号称司隶最强领地,这份荣耀至今无人撼动。

    长期以来,淡然的小日子过得舒坦。

    有事没事在司隶称称霸,装装逼,生活太特么美好了!

    龙领的出现,让淡然有了危机感。

    河套就在司隶北面,一个神秘且强大的领地在河套崛起,在淡然看来貌似有挑战洒家本地霸主的意思。有迹象表明,龙领的后台是河内刺血领,同属司隶地区,主据发展程度落后笑梅领不少,这样一个领地敢进军河套,笑梅领作为司隶灯塔级领地,岂能甘心落于人后?

    必须怼回去!

    怼不回去算劳资输!

    淡然反应之所以这么大,还有另一个外界所不知晓的原因。

    笑梅领是老牌强藩,当初冲击三级村庄的时候,笑梅领排在全国第二名(第37章),虽说冲击一级乡镇过程中名次稍稍下降,却还是稳稳当当地拿到一张特别领地建筑图纸。那张图纸很早就用掉了,特别领地正是在河套地区,只不过没在上郡。

    优质战马资源,是吸引淡然在河套开分基地的最大原因。

    后来由于朝廷放弃河套,使得淡然的特别领地天王领发展越来越困难,淡然几番挣扎都未能改变局势,不得不将主要精力重新放回主据。龙领的出现,让淡然重新燃起在河套开疆拓土的雄心,怎么能让刺血领专美于前?

    相比起龙领刚迈进城市级,连石制城墙都没有建成的窘迫,淡然觉得自己还是相当有资本的。他的特别领地天王领建立已久,已经是三级城市,虽说天王领为了自给自足搞成了四不象,给人强烈的城中村即视感,但人口规模有,城池建设也基本成型,再怎么也比龙领强太多。

    唯一的问题是军队战斗力。

    龙领疑似有赵云,让淡然抓狂不已。

    另一个问题是没有成建制骑兵,天王领始终未能成为领地战马来源地。但斗志熊熊燃烧的淡然哪会轻易放弃,没有骑兵,没有强将,笑梅军还有手弩嘛,扬长避短,发挥优势就好。

    淡然让人找来一名青年官吏,表明了要在河套大干一场的决心。

    青年大惊:“主公不可!我们从前在河套的投入大多打了水漂,迟滞了笑梅领的建设进程,切不可再重蹈覆辙。”

    “从前是从前,这次一定行的!”

    青年叹道:“即使我们大举向天王领增兵,现在也不是时候。”

    “为何?”

    “董卓仗诛,朝中对如何处置其凉州旧部多有反复,至今仍没有定论。凉州兵忠于董卓,为避免凉州兵再次作乱,司隶全境已经宣布全面戒严了,长安以西尤其严格,中央军封锁各处道路,盘查过往行人客商……”

    “这个我知道,戒严嘛,过一段时间就好,我找你是因为别的事情。”

    “请主公明示。”

    “重返河套主要倚仗手弩,我们的手弩射程太短,不利对付羌胡骑兵。要不你回去问问,能不能搞到更好的手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