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96章 北平行(下)

时间:2017-11-29作者:懒猫不瘦

    公孙瓒现在的样子,跟鱼不智会面前想象的几乎没有差别。

    由于游戏中一系列小事件堆积起来的巧合,公孙瓒并没有象历史上那样经历龙凑兵败,被压制在幽州境内,最后连战连败众叛亲离,心性大变。仍然英资勃发,志得意满,举手投足间皆散发着磅礴自信,豪雄之气尽显。

    听着公孙瓒爽朗的笑声,鱼不智感慨不已。

    龙凑之战的胜利,让公孙瓒依然能够做那个纵横无敌的河北军事强人,不用被袁绍的部队限制在幽州地界,不得不与幽州牧刘虞火拼,最终落得被刘虞旧部、异族和袁绍联手围攻的窘迫境地。赢下了龙凑之战的公孙瓒,夺取渤海和平原之地,保持对冀州和青州的进攻主动权,不用在幽州和刘虞抢地盘,不用掠夺百姓,不用背负骂名,不用面对刘虞阵营的誓死讨伐。

    现在的公孙瓒,威严而有自信。

    要不是熟知三国历史,很难相信公孙瓒龙凑战败后会变得那么厉害。

    际遇,往往能显著改变一个人的心性。

    没有被全面压制,没有遭遇惨重打击,公孙瓒依然豪雄过人。

    公孙瓒显然看鱼不智挺顺眼,聊了没几句,就命人准备酒宴,邀请鱼不智边喝边聊。鱼不智专程来北平拜访,有心结交白马将军,面对这样的邀请自然不会拒绝,欣然从命。

    他知道公孙瓒酒量很好。

    不过比拼喝酒的话,玩家绝对无敌。

    酒宴上,气氛融洽,鱼不智渐渐在闲聊间收集到一些重要讯息。

    譬如说公孙瓒对鱼不智如此友善,不仅仅是因为有曲晨这个难纽带,还因为他对鱼不智某些事迹高度认可。最让公孙瓒满意的,不是因为逐鹿领的高薪资和高福利,也不是逐鹿领远超普通领地的强悍实力,而是鱼不智在河套建立据点的决定。

    说白了,极端民族主义者最喜欢敢跟异族刺刀见红的人。

    逐鹿领远在益州,第一特别领地飞鱼领在冀州,第二特别领地龙领开在河套,离前面两个据点非常遥远,意味着龙领不得不独自承受羌胡压力。在羌胡窃据的土地上打下钉子,从村庄开始,一步步发展到现在也未屈服,反而屡屡派兵主动攻击羌胡部落,无论勇气和实力,都让公孙瓒感到惊讶。

    这些事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逐鹿领只是一个小小的玩家领地。

    “河套羌胡找你们麻烦多吗?”

    “也不是很多。打过几仗,他们没占到便宜,慢慢地也就不怎么来了。”

    公孙瓒默然,别看鱼不智说得轻松,他是知兵的人,哪可能那么简单?一个没有城墙保护的乡镇级据点,要抵挡羌胡骑兵的进攻绝对不可能轻松,能够让对方占不到便宜,甚至不再来,必然是生死血战换来的和平与安宁。

    “可惜并州不在我手,否则必不让汝等在那孤军奋战。”公孙瓒恨恨道,他这番话纯粹发出本心,以他对异族的仇视程度,即使跟逐鹿领没有交情,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很愿意帮汉人势力对抗异族,忠于民族的人有这觉悟。

    “我上次派去河套的那些人手可还能用?”公孙瓒又道。

    “太好用了,不愧是北平骑兵,阿晨的骑兵差得太远,多谢伯圭兄!”

    公孙瓒拈着胡须,道:“北平军别的不敢自夸,唯独骑兵还算拿得出手,待我彻底击溃袁本初,占据冀州全境,看能否再派出一些骑兵到河套帮忙,朝廷放弃河套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界桥、巨马水和龙凑战事激烈,我的骑兵多有折损,白马义从都折了三成,暂时没有办法给你们更多支援了。”

    “有此心意足矣,伯圭兄还是先专注河北战事。”

    鱼不智嘴上如此说,心中却一声暗叹。

    浮屠不可能容忍游戏中的历史主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涉及重要历史事件的时候。袁绍若是被公孙瓒彻底打败了,曹孟德与谁争雄?官渡之战怎么办?相关历史人物的归宿如何演绎?尽管公孙瓒现在形势一片大好,鱼不智却并不看好北平军最终赢得河北霸权,更不敢指望公孙瓒赢得冀州后增派援军的承诺。

    他相信公孙瓒会履行诺言,可问题是公孙瓒能否有那个机会。

    公孙瓒不知道鱼不智的想法,兀自正容道:“在此之前,你们多加小心。”

    鱼不智沉声道:“其实现在好多了,朱车骑在肤施,我们开始并肩作战。”

    “也对,朱车骑也去了河套……”

    公孙瓒不是很愿意提到朱儁,他有席卷天下的野心,朱儁是汉室重臣,严格讲大家并非同路人。朱儁先前在中牟抵抗董卓,号召关东诸侯派兵粮,公孙瓒以路途遥远为由未予响应,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朱儁得不到足够支援,被迫远走河套,关东诸侯除了陶谦、孙坚等有数几个人可以问心无愧,别的诸侯大多得负一些责任,至少道义上有亏欠。

    公孙瓒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但也并不愿多谈朱儁,很快便岔开话题:“不智,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问。”

    “伯圭兄但说无妨。”

    “上次曲小弟跟我喝酒,说起他多次率骑兵外出掳掠羌胡。你们在河套的总兵力不过数千,亦无城墙防护,羌胡骑兵虽然大多是垃圾,打领地步卒还是够了,为何羌胡攻不下龙领?何以你还敢让曲小弟率领骑兵出击?方便说你就说,不方便也别勉强,我就那么一问。”

    公孙瓒目光炯炯,他跟游牧骑兵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对游牧骑兵战法战力太熟悉了,曲晨说起龙领的状况,他就感觉到不对劲,羌胡太克制了,明显没有对龙领施加足够压力,这绝对不正常。不过他没有问曲晨,担心曲晨不便相告,反而让对方为难,今天见到鱼不智本人,而且聊了这一阵觉得这位领主不是矫揉造作之人,颇对他的脾性,索性当面询问。

    不得不说,公孙瓒对自己看得起的人是真的够意思。

    鱼不智哈哈一笑:“哪有什么不方便的,逐鹿领有一条蛟龙守护兽……”

    将青蛟龙对战马的威慑效果一说,公孙瓒拍案叫绝。

    “这世上居然真有蛟龙!不智,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

    公孙瓒希望看看青蛟龙,绝不只是因为个人好奇,他以骑兵纵横北疆,听说青蛟龙能震慑战马,兴趣立刻就上来了。倘若真那么厉害,以后说不定能找逐鹿领借蛟龙一用。袁绍的骑兵在公孙瓒眼中是渣,他的目标还是鲜卑和乌桓人,要能找个机会把幽州异族一网打尽,可保北疆数十年太平。

    鱼不智毫不掩饰地道出青蛟龙,等的就是公孙瓒这句话。

    他很清楚公孙瓒的心态,要能忍着不要求看青蛟龙,他就不是公孙瓒。

    鱼不智苦笑道:“伯圭兄想看自当从命,只是那青蛟龙已走失数月,至今杳无音讯,也不知能否找回。”

    果不其然,听到这消息后公孙瓒面色大变:“青蛟龙走失!这是为何?”

    “此事说来话长,伯圭兄可还记得,界桥之战开始前倭人登陆右北平?”

    “不敢忘!”公孙瓒咬牙切齿,怒容满面。

    这些年来,幽州的异族被他打得抱头鼠窜,提到白马将军之名,幽州附近的异族哪个胆战心寒?幽州鲜卑人和乌桓人干坏事都自觉绕开右北平,很久都没有异族大军敢到右北平撒野,前些时间倭人是个例外。虽说倭人被白马义从生生从陆地赶到海里喂鱼,虽说后来知道倭人在右北平登陆完全是不知道北平军的威名,可这件事情对公孙瓒来说,妥妥地奇耻大辱。

    要不是倭人来自倭岛,要不是北平军没有水师,要不是北平军当时正与冀州军激战,公孙瓒真想杀上倭岛,将倭人斩尽杀绝,以消心头之恨。

    一提起倭人,白马将军自动进入暴走状态。

    鱼不智将倭人入侵右北平前先占据沙门岛,沙门岛海贼求飞鱼领庇护,飞鱼水师两度出兵收复沙门岛,青蛟龙在第二次成功夺岛不幸于归途走失,忠诚度不断下降等情况,原原本本地向公孙瓒讲了一遍。

    公孙瓒眉头皱得老高:“赶紧找回来啊!”

    “一直在找,飞鱼领渔民和水师能出动的都动了,可惜人手还是不足。情急之下,前两天我将沙门岛的海贼收为附庸势力,让海贼也能出一份力。”

    “不瞒伯圭兄,海贼据点两度被倭人占领,被倭人当作进攻华夏跳板,虽被我们拼死夺回,却难保倭人不会再来。那些海贼虽然入了贼籍,却始终是汉人,面对异族入侵时誓死抵抗,先前我派人提醒沿海诸侯倭人将至,就是海贼提供的消息。我欲将沙门岛打造为海上要塞,为大汉朝捍卫海疆。”

    公孙瓒两眼放光,眸中分明多了几分赞赏:“甚好!”

    鱼不智心头大定。

    如此一来,只要渤海在公孙瓒手上,无需担心有人拿海贼攻诘飞鱼领。

    管承等人的身份洗白了一半。

    回头再跟朱儁通个气,另外一半应该也就白了。

    (第三更到。今天九千字了,继续码,看来本猫有望日更上万-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