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95章 北平行(上)

时间:2017-11-29作者:懒猫不瘦

    土垠,右北平郡治所。

    公孙瓒崛起于右北平,土垠堪称他的大本营,尽管前段时间接连占领了渤海和平原,势力范围向南方大幅度扩张,公孙瓒仍然以土垠为根据地,暂时没有搬迁治所的打算,哪怕治所南移更方便与袁绍势力作战。

    为什么不迁治所?

    掐着时间自杀回城,又传送到土垠的鱼不智,一路上在思考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不迁治所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公孙瓒恋旧。

    公孙瓒是实力诸侯,更是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他统领着手下健儿与鲜卑人和与乌桓人作战,用铁和血为大汉朝守卫着北疆,闯出白马将军的赫赫威名。在幽州,公孙瓒的名字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提起他的名字时,汉人感到温暖和安全,异族想到的却是杀戮和恐惧。

    即使与袁绍争雄河北杀得血流成河,公孙瓒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

    守卫北疆、抵御异族是他公孙伯圭的责任!

    他不会轻易离开这片土地。

    即便将来不得不离开,他也一定会找好继任者,代替他守护这片土地。

    公孙瓒显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未必忠于汉室,却真的忠于这个民族。

    鱼不智不赞同公孙瓒极端强硬的民族政策,却打心眼里尊重这位诸侯。争雄河北是个人野心,守卫北疆是民族责任,野心没让他忘却责任,难得。

    太守府外,与先行抵达的磐石营会合,登门求见。

    “来者止步!”看到一袭烟袍、烟巾蒙面的家伙靠近,卫兵大声呼喝道。

    “烦请通禀白马将军,飞鱼领主前来拜访。”

    “飞鱼领主?请稍等。”守门卫兵一听是飞鱼领主,态度顿时和缓许多。

    公孙瓒欣赏曲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可惜曲晨跟飞鱼领主有兄弟之谊,不能抛开兄长加入北平军,公孙瓒一直引以为憾。前不久曲晨还来过这里,飞鱼领主却是头一次出现,想必是曲晨上次跟公孙瓒通过气。

    飞鱼领主来历神秘,如此装束倒也不足为奇。

    单就凭公孙瓒对曲晨的重视,没有人敢对飞鱼领主不敬。

    不一会,一名官吏快步奔出,将鱼不智一行人接了进去。

    “蓟侯正在接见辽东使者,欣闻尊驾前来心中甚悦,不智城主且稍坐片刻,蓟侯待会便至。”官吏温和地笑着,鱼不智以“飞鱼领主”身份求见,他能叫出不智城主,显然是公孙瓒心腹,有权知道飞鱼领的秘密。

    “贵使请便。”见对方知道自己身份,鱼不智索性摘下面巾,也不多言。

    毕竟他是第一次来北平,跟这些人不熟。

    “既如此,恕在下告退。”官吏揖手,转身离去。

    “这个时候接见辽东使者,难道公孙度想和公孙瓒联手吗?这两位虽然不是亲戚,但一笔写不出两公孙,毗邻而居,又都是对异族强硬的态度,倘若两人联手,河北霸权花落谁家,还真是难说呢……”鱼不智喃喃道。

    公孙度和公孙瓒同姓,又都在幽州,但两家实际上并没有血缘联系。

    据《三国志》记载,公孙瓒是辽西郡令支县人,也就是现在的河北省迁安县一带;而公孙度是辽东郡襄平县人,也就是现在的辽宁省辽阳市人,两地相隔遥远,没有联系。平心而论,若公孙瓒和公孙度有血缘关系的话,史料上理应有相关记载,毕竟两人都是三国时期的诸侯,并且实力都不弱,史料没有表示,基本可以反证两人没有关系。

    另一方面,公孙这个姓氏的起源也比较特别。春秋时期,各国诸侯不论爵位大小,多喜欢称公。按照周朝制度,国君一般由嫡长子继位,即位前称为太子,其他的儿子便称为公子,公子的儿子则称公孙。他们的后代不少人便以公孙为姓,因此,公孙并非一族一姓的后人。

    血缘上,公孙瓒和公孙度应该没有联系,但两人也有很多共通之处。

    同为幽州诸侯。

    同为军事强人。

    最难得的是,两人对异族都很强硬。

    公孙瓒不用说,标准的民族主义者,实际上公孙度这方面也不遑多让。公孙度趁中原大乱之际割据辽东,威服外夷,夫余国王主动成为辽东附属,东征高句丽,西击乌丸,威震海外,一度成为东北亚霸主。

    公孙瓒是公认的河北军事强人,不过观公孙度的成就,战力明显不差。

    右北平和辽东之间,隔着辽西郡和昌黎郡。

    公孙瓒没有选择先打下辽东,获得一个完整大后方再南下与袁绍争雄,而是直接与袁绍开战,策略上面是否正确很难说清楚。但有一点必须承认,公孙瓒与袁绍展开殊死斗争的过程中,公孙度自始至终没在后面捅过刀子。

    两位幽州强人中间是否达成某种默契或协议,后世也无从考证。鉴于两人之间在民族理念上存在共识,且右北平和辽东实力都不弱,打起来两败俱伤,如果两位诸侯决定一致对外,想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公孙瓒挥师攻打冀州,公孙度派部队跨海击青州,各打各的互不侵犯,倒也不错。

    游戏中,河北形势与史实有一定偏差。

    本该被锁在幽州的公孙瓒居然占据上风,反而对袁绍呈战略夹击之势,历史的车轮楞是被拉得偏离既定轨道。这个时候公孙度派使者来见公孙瓒,两位幽州诸侯会谈些什么,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让鱼不智好奇不已。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鱼不智扭头看去,一位相貌俊美、英气逼人的汉子出现在门口。

    看到那汉子的时候,那汉子也看到了鱼不智,洒然一笑,声如洪钟:“可是曲小弟之兄、逐鹿领不智城主?”

    “正是,观阁下风采气度,雄姿英发,应该就是威震北疆的蓟侯了。”

    “哈哈哈!”

    公孙瓒放声长笑,状极欢愉,快步进来在鱼不智对面找了个位子坐下,笑着摆手道:“你是曲小弟兄长,承蒙曲小弟也唤我一声公孙大哥,既如此,你们便是平辈论交的朋友,唤我蓟侯忒过生份了。我痴长你些年岁,不智城主若不嫌弃,称我为公孙兄、伯圭兄便是。”

    鱼不智也不扭捏,笑道:“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伯圭兄唤我名字就好。”

    或许因为曲晨的原因,或许彼此都听过对方名声和事迹,有一定认同,两人初次见面竟然相当融洽,几句话下来,就如同多年老友重逢一般。

    (第二更送上,还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