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88章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时间:2017-11-29作者:懒猫不瘦

    大锅下,火焰熊熊。

    大锅内,热油滚滚。

    看到台上的眩人将手伸向油锅,台下观众一个个吓得大惊失色。

    烧沸了的热油沾到身上是什么后果,相信稍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二。逐鹿领曾经打过守城战,战时将烧滚了的油往下泼,不幸中招者生不如死,这些情形很多乡民都有听说。将手伸进煮沸的油锅捞铜钱,确定不是找死?

    油是经过检验的,不可能有假。

    油锅里煮的沸反盈天,大家也看得分明。

    表演者赤膊上阵,手臂上毫无防护设施,也没有作弊的可能。

    表演者是逐鹿乡民,碰巧今天台下有人认得,见表演者缓缓靠近油锅,熟识者变得越发焦灼不安,大声喝止对方,焦急之情溢于言表。这一番情感流露,无形中又渲染了紧张气氛,戏园内喧嚣四起,空气几近凝滞。

    那表演者似乎也惊惧起来,手哆嗦着,停在空中不敢向前。

    “这家伙不错,懂得如何渲染气氛。”在后台观看的鱼不智啧啧赞道。

    站在他身边的易风说道:“幸亏有主公提点。”

    “今日之后,戏园应该可以涨价了。”

    “是啊,这么多新节目,大部分是外面其他地方看不到的,相信大家一定会很满意。我们的乡民不缺那点钱,缺的是好看的节目,找人登台表演需要付酬劳,门票涨价合情合理,试演结束后,属下就会操办此事……”

    易风脸涨得通红,不是吓的,掩饰不住的高兴。

    今天的试演,军中术、战舞、驯兽、机关兽表演都是新节目,油锅捞铜钱的幻术虽然还没有完成,但乡民们的情绪显然已经被彻底调动起来了。

    试演进行到现在,从现场观众反应来看可谓大获成功,易风相信这场演出必将在乡民中带来莫大震撼。一下子推出如此多的新节目,其中有些极其难有机会看到,精彩绝伦又匪夷所思,顺势涨价相信谁都不会有意见。

    终于能理直气壮地涨价!

    表演者的手经过短暂的定格之后,猛然向油锅中伸去。

    台下响起几声凄厉的尖叫,很多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生怕看到下一刻表演者手臂被滚油烫成鸡爪的恐怖景象。但见表演者从锅中抓起一枚被滚油顶到上面的铜钱,扔进原本装油的大盆里,随后继续盯着油锅,等待其它铜钱被顶上锅面的短暂机会。

    “当”,铜钱落在盆里发出的一声脆响,在戏园内清晰可闻。

    当真捞到了铜钱!

    铜钱上的热气和湿漉,证明确实是从锅中捞出。表演者的手并没有如大家想象的那样重伤,还能准备下一轮打捞机会!

    怎么可能?

    所有人为之疯狂。

    不断有铜钱被从油锅中捞出,没过多久,先前投下的五枚铜钱,被表演者一一捞出,一个个扔进铜盘里。短短几分钟时间,排山倒海般的惊呼、尖叫和喝彩声交织在一起,戏园内变得无比喧嚣。

    大幕落下后,戏园仍久久无法恢复平静。

    鱼不智打了个响指,悠然道:“成了。”

    易风激动得泪流满面,半晌才说出话来:“油锅捞铜钱,还真是吓人呢。”

    “没办法,时间太短了,这个节目没什么技术含量。”鱼不智叹道。

    易风感慨万千:“不想酢竟有如此妙用。”

    所谓“酢”就是醋。

    中国酿醋有数千年历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专门酿醋的作坊,到汉代时醋早已普及,成为家家户户佐餐烹饪常用调味品。

    油锅捞铜钱看似神奇,说穿了一点都不悬乎,油锅里不仅有油还有醋,醋的密度比油大,故混合后醋在下而油在上。醋沸点低,只有四十度左右,加热后很快沸腾,带动上层的油跟着翻滚。油锅看起来沸反盈天热气腾腾,实际上温度并不是很高,从锅里捞铜钱,看起来惊险万分,实则非常安全。

    刚拿到幻术解密那会,易风感觉自己快疯掉。

    可事实胜于雄辩,验证之后,证明这个方法确实可行。其实还有别的方法也能达到同样效果,但考虑到当前条件和安全性,鱼不智认为油醋混合是最适合的办法,而且能很快见到成效。之所以在试演中祭出这个节目,是因为相对其他魔术节目而言,油锅捞铜钱不需要表演者掌握特殊的技巧,稍加训练,就能上台表演,这是鱼不智希望看到的。

    在大家心目中无所不能的领主,怎能让乡民们失望?

    既然他亲自抓这件事,不仅要解决,还要解决得足够漂亮,足够迅速!

    “后面你盯着,我先走了。”

    鱼不智忽然道,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十分笃定试演的效果,没必要再看,毕竟是现代人,很难对这些节目有太大兴致,剩下的事情自有易风会处理。不过在易风眼中,却脑补并解读出另一种意思: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不愧是贤明英主!

    易风恭恭敬敬地拱手道:“主公慢去!”

    魔术表演结束后,进入墨卫表演时间。

    某位领主好大喜功,连军队都被他拉来做汇报演出,没理由放过墨卫。墨卫走的是武师路线,和军队的路子有迥然之别,不重沙场拼杀战阵对决,而是以个人技巧为主,但见墨卫在场上龙腾虎跃,观赏性甩军中术几条街,赢得掌声无数。

    看现场乡民们的反应,本次试演堪称圆满。

    在娱乐严重匮乏的时代,一下看到这么多新节目,乡民们当然很满意。若非准备时间过于仓促,还会有更多新节目登台,譬如说其他新奇的魔术,还有鱼不智后来丢给易风的几个剧本。

    原有和试演的新节目,普遍存在一个问题:缺乏连续性,表演时间短。

    鱼不智考虑再三,认为以故事为依托的舞台剧,可以很好地解决问题,要不了多少人手,把剧情演绎出来,只要剧本够吸引人,就能轻轻松松消磨大量时间,并且引导观众更多共鸣,可谓投入少,见效大。

    秦汉时期是戏曲萌芽期,戏曲的表演形式还非常稚嫩青涩。

    好在戏剧表演的软硬件要求不难达到,直接引进发展成熟的戏剧模式,只要表演不是太差劲,相信乡民们很快会被这种新颖的表演形式吸引。

    剧本不用担心,华夏数千年文明,动人的故事不要太多,随便就能撸。易风现在已拿到两个剧本,《孟姜女》和《花木兰》,都是千古传颂的故事,《孟姜女》是秦朝的事,《花木兰》的故事背景被鱼不智随手改成春秋战国,易风这样的知识分子尚且被剧本吸引,征服乡民更不在话下。

    唯一的问题是,戏剧排练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成型。

    戏剧排练出来,再适时推出新剧目,戏园演出会为乡民带来极大愉悦。

    鱼不智走后,易风陷入沉思。

    等那些新戏院陆续投入运营,门票很可能成为领地一项重要收入来源。关系到钱的事情,易副城主脑子总是转得飞快,开始琢磨后续一系列问题。

    譬如说戏园增加后参演人员会出现短缺。

    磐石营表演军中术比较容易解决,反正是汇报演出,大不了让各部轮流上台就是,搞不好还可以按领主大人说的,在军中搞个月度评比什么的,以百人队为单位,表现优异才有机会登台,再象征性地给点酬劳。既有荣誉,又有物质奖励,各百人队不玩命练才怪!

    墨家机关师稍有些麻烦。

    墨家机关术一脉式微已久,当初徐飘渺带二十多名墨者来逐鹿领听调,机关师只有两人,可见机关师多么宝贵。单靠胡天胡地哥俩,累死也没办法顾及到各个戏园的演出,禽迪这样的天才人物不可能出场接演出,得想办法找到更多机关师才行。

    前段时间因为加强版炮塔需要机关师操作,鱼不智希望墨家宗门帮忙,让禽迪为领地培养一些炮塔操作人员,巨子孟进应允后付诸实施,两批共计20位初级机关师已经出师,易副城主果断决定截胡。易风知道军队的炮塔手并不急于一时,而且在他看来,天大的事都不如赚钱重要。

    赚不到钱领地怎么发展?

    赚不到钱军队如何维系?

    发不起薪水,坏了领主大人名声,谁能负责?

    不得不说,可怜的易副城主已经被逼得掉进钱眼里。

    以逐鹿领和墨家的特殊关系,请墨家宗门答应再培训一些人手并不难,大不了机关师表演的酬劳分一些给墨家就是,权当是技术入股。墨家很穷,不偷不抢,空有大批武功高强的武者打抱不平,却不能用来为宗门谋福利,有机会在不违反大义的前提下赚钱,墨家肯定是愿意的。况且,按领主的说法,在戏园表演机关术是在替墨家打广告,有望带动墨家制式机关销售,让这个没落数百年的宗门茁壮发展,墨家没理由会拒绝。

    所以易风对于截胡机关师,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驯兽节目则比较难办,就一头白虎能用,照顾不到那么多场子。可死要钱的易副城主哪会轻易罢休,毫不客气地打起了某只守护兽的主意……

    在办公室屋顶晒太阳的小汤姆,忽地连打了几个喷嚏。

    “喵。”

    满头雾水的小猫不安地站起来,刚好看到一名文士走进领主办公室。

    “元直怎么回来了?”

    “主公,情况有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