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82章 开诚布公

时间:2017-11-11作者:懒猫不瘦

    “其实吧,飞鱼领也是我的”鱼不智说道。

    朱儁也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但他毕竟是在朝中混过这么多年的老将,虽然惊讶,却并没有明显失态。

    飞鱼领归属问题坊间早有定论,各种证据都指向庙街十三少的非鱼领,就连朱儁也觉得飞鱼领是非鱼领附庸很合理,庙街十三少已经是齐国相了,玩家第一诸侯呢。要是鱼不智不提,朱儁恐怕根本不会对飞鱼领有怀疑。

    “本想让飞鱼领低调发展,可特别领地离主据远,人口增长十分缓慢。刚好那阵子幽并闹狼灾,灾区很多百姓流离失所,荀休若就让我义弟阿晨率部进入幽州接人,就此进入外界视线。后来又发生鲜卑南下就食的情况,我弟与白马将军相识,长城下与鲜卑骑兵一场大战,建立起深厚情谊”

    “讨伐董卓战役结束后,因飞鱼领在渤海,且当时已与黑山贼寇交恶,遂以战役头名的身份与袁本初建交,这才有了后来渤海太守府与张燕斡旋,并最终卷入飞鱼领和黑山贼寇冲突”

    “这位就是我义弟曲晨,阿晨,快来见过大人。”

    曲晨从鱼不智身后跨前半步,向朱儁施礼。

    曲晨其实有见过朱儁,上次四族之战他混在破虏骑里面,远远望见过,只是朱儁不知道而已。朱儁是朝廷宿将,以前就有听说过飞鱼骑将的事迹,长城下与公孙瓒痛击鲜卑、飞鱼领外率骑兵大战黑山,都甚合朱儁的胃口,今看到曲晨英姿勃发,不愧是少年英雄,朱儁心中更是大悦,频频点头。

    “飞鱼领情况特殊,阿晨与白马将军相识,未敢披露飞鱼领真实来历,好在白马将军甚是大气,并未介意这一点。后来白马将军无意中得知阿晨在河套建立据点,还慨然派出一队骑兵来河套支援”

    随着鱼不智的讲述,朱儁对飞鱼领的创建、与黑山军结怨和斗争始末,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认识,而且他大致明白了鱼不智为什么要跟他讲这些。

    逐鹿领悄悄建立两个特别领地,本意都是建立据点,以后闷声发大财,奈何飞鱼领和龙领都因为一些原因早早走上前台,为世人所熟知。虽说逐鹿领行事谨慎,以种种手段为两个特别领地分别找到背锅匠,可随着特别领地面临的外部冲击越来越大,靠特别领地兵力很难确保据点安全,鱼不智不得不求诸友好的外部势力。

    当初为保飞鱼领,鱼不智不得不向袁绍表露身份,建交以对抗黑山军前期为保住龙领,到中牟请朱儁救援对付羌胡。请朱儁出兵的时候鱼不智没想到他会顺势进驻河套,等到朱儁以肤施为据点逐步扩张后,龙领和朱儁势力守望相助之势已经形成,大家将会是长期邻居了。

    为什么主动道出飞鱼领的秘密?

    朱儁认为,这是大家信任度够了的缘故。

    这一点固然是对的,但实际情形还要复杂一些。

    大家比邻而居,基本肯定将来需要长期合作,有些东西该讲清楚的得尽早讲清楚,免得生出不必要的误会。比如说赵云,赵云这样的人无论多么低调,都掩盖不住他的光芒,除非赵云离开河套,否则朱儁迟早会知道公孙瓒有派兵援助龙领。可子龙来龙领就是帮忙打羌胡,一旦这个前提不成立,赵云没道理继续为逐鹿领所用,这是鱼不智绝对无法接受的。

    赵云不能离开河套,没有个合适的理由,难免引起朱儁误会。

    公孙瓒凭什么帮逐鹿领?

    以前没听说鱼不智和公孙瓒有旧,但朱儁知道鱼不智和袁绍关系不错,曾经为袁绍送信给他。如今袁绍和公孙瓒争雄河北,连战数场,两边势如水火。逐鹿领跟冀州府关系密切,外界知道的其实并不多,表面上看不出两家有什么瓜葛,公孙瓒并不清楚飞鱼领属于逐鹿领,但他肯定知道飞鱼领和冀州府走得有多近。

    要知道公孙瓒是看在曲晨的面子上派人驰援河套,如果不揭示飞鱼领跟逐鹿领的关联,公孙瓒派部队援助龙领根本说不通。公孙瓒虽然够豪爽,但绝对不是傻瓜,正是和袁绍争霸的关键时期,莫名其妙派部队支援与袁绍交好的领地,脑子没坏吧?

    以朱儁阅历和能力,不难发现其中诸多不合理之处。

    鱼不智现在已经知道,朱儁为何那么看得起自己,被认定为忠直之士,这厮其实是有点羞愧的,他并不想澄清说自己其实没那么忠直,倘若朱儁误解他在袁绍和公孙瓒中间两面三刀,忠直人设崩塌,那就大大不妙了。

    况且赵云也有很多事情不知晓,他现在连龙领属于逐鹿领都未被告知,跟朱儁那边随便对一对口供,不穿帮还有天理么?这次拜访朱儁,没敢让赵云率北营沿途保护,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与其如此,还不如主动开诚布公,早点把话说开。

    既能把潜在危机提前扼杀在摇篮之中,还能让朱儁感觉被尊重和信任,对大家都好,这就是鱼不智带着徐庶和曲晨正式拜访朱儁的原因。

    秘密太多的人,早知道蛋疼总是难免的

    等到鱼不智说完飞鱼领,朱儁感慨不已。

    “没想到不智竟然能建立起两个特别领地,且那么早就开始着手运作,在冀州敢与黑山贼掰腕子,随后又在我朝失地与羌胡恶斗,不智诚义士也!不智以诚待老夫,老夫必对此守口如**。”

    “多谢大人,我还有话要说”

    鱼不智今天交代的事情有点多。

    蚂蚁商队属于逐鹿领,鱼不智同样和盘托出。

    既然告诉了朱儁飞鱼领属于逐鹿领,蚂蚁商队的事情同样是瞒不住的。

    一个创建于冀州,通过从幽州贩马迅速崛起,不久便突然进入了巴郡市场,随后连气都没喘匀便进入河套地区,并撑起了龙领的后勤补给责任,这么一个商队槽点满满

    时间稍长,朱儁肯定会看出端倪。

    随着朱儁发布光复上郡任务,蚂蚁以后在上郡行走也得接受朱儁管理,索性大大方方挑明,蚂蚁走动起来也更方便一些。

    “大人在河套刚刚起步,百废待兴,有用得到商队之处尽管吩咐便是。”

    “好。”

    朱儁大喜,爽快应下,河套出产不均衡,他现在的确需要商队的帮助。

    鱼不智和徐庶也松了口气,以朱儁的为人,既然愿接受蚂蚁商队帮忙,势必同时承担起保护商队的义务,以后蚂蚁商队在河套地区多一把保护伞。朱儁发展越好,商队就越安全,朱儁的招牌可不是龙领能比拟的!

    “不智,老夫没看错你!”

    朱儁心情很好。

    他本就欣赏鱼不智,现在对方主动告诉他这些秘密,不仅对他够尊重,够信任,也让他对逐鹿领有了更清晰的认识。逐鹿领的真实实力比他原本看到的强出一大截,重点不在于新增飞鱼领一城之力,而是逐鹿领在外交、商业上的潜力,发展得如此全面,让朱儁感到非常吃惊。再看到鱼不智的智囊徐庶和义弟曲晨都是英武不凡的美少年,心中更是喜悦。

    “上次你送我的巴乡清还有不少,你们先别忙着回去,我把冯鸾叫上,我们一起喝几杯。”

    朱儁从军数十年,平时非常自律很少喝酒,邀人饮宴算是极高礼遇了。

    鱼不智欣然道:“多谢大人,我等恭敬不如从命。”

    冯鸾匆匆赶到与大家见礼,不久仆人来报酒宴备好,引领众人到饭厅。

    宾主落座,酒过三巡。

    朱儁突然道:“公孙伯圭处,不智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继续瞒着?”

    鱼不智叹了一口气:“不瞒大人,在下对此也很纠结。”

    “公孙伯圭政见如何且不评价,他对阿晨却是仁至义尽,以实际行动帮助龙领抗击异族,本不该继续隐瞒。可那时公孙伯圭和袁本初剑拔弩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避免带来不必要的困扰,我们当时决定缓一缓再说,最好等两边止息干戈,再找机会向公孙太守吐露实情。”

    朱儁露出了然神色,道:“冀州军和北平军先后打了三场大会战,两军皆已疲惫不堪,钱粮物资消耗也很大。龙凑之战后,公孙伯圭占住了渤海he ping原大部,需要时间消化新占之地袁本初则是因为邺城被黑山军攻破,不得不回师后方,两边都急需休整,料想短期内不会再战,这时机不错呢。”

    鱼不智苦笑,欲言又止:“的确不错,但”

    就凭公孙瓒对曲晨的义气,鱼不智早在考虑把飞鱼领的来历告诉对方,以公孙瓒的为人,想来也能理解逐鹿领先前为何不愿吐露实情,并且帮逐鹿领保守秘密。鱼不智原本打算等两边会战结束,因为按照历史上的记载,公孙瓒会输掉界桥之战,被袁绍压回幽州境内,到时逐鹿领主动坦承身份,哪怕不能给公孙瓒带来实际帮助,也能收到些许逆境中送温暖的效果。

    但事态发展出现了些许偏差。

    界桥之战北平军输,巨马水之战北平军赢,前两场会战符合历史剧本,可第三场龙凑之战偏离了原定路线,公孙瓒居然赢下龙凑之战,不仅没有被打回幽州,反而占据了冀州东部两郡,形势一片大好!

    鱼不智尴尬了。

    如果让鱼不智在袁绍和公孙瓒中间挑一个人交朋友,他肯定选公孙瓒,豪族出身没有世家公子那么多弯弯绕,为人爽直。可公孙瓒居然大获全胜,战后形式与预计的大相径庭,鱼不智这时候跑去跟公孙瓒说我是飞鱼之主,绝对不会给人送温暖的感觉,反倒象上赶着跑去抱大腿

    考虑到此前袁绍任渤海太守之时,为飞鱼领斡旋化解与黑山军的矛盾,甚至与黑山军兵戎相见,鱼不智在袁绍落魄时抱公孙瓒大腿,简直没良心!

    千万不要以为这些都是虚名,认为鱼不智想得太多。

    在那个时代,名声非常重要。

    关东群雄共讨董卓,袁绍以太守身份被奉为盟主,仅因为他出自袁氏?错!昔日在洛阳,敢横刀对董卓喊出“难道只有你的刀利么”的豪勇无畏,给袁绍加分不少曹操本宦官之后,起兵后很长一段时间时间都非常困窘,却仍然有那么多英才跑去投奔,固然因为曹孟德乃一代人杰,然兵至洛阳群雄止步时唯有他率部追击,虽败不掩其忠君爱国之心,荀彧那样的王佐之才,宁肯得罪袁绍也跑去投靠实力不济的曹操,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所以说,这个时代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在三国游戏想混得顺畅,这些东西必须得注意。无欲无求的自由玩家可以洒脱一些,至于领主玩家,最好还是照着规矩来,越是发展程度高的领地,领主越应该重视自身口碑。现阶段绝大多数领主基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没有拿得出手的成就,讨论名声是不是想太多了?

    逐鹿领不同。

    逐鹿领以高薪资高福利著称,两次全国战役和益州叛乱期间,逐鹿军的表现有目共睹,鱼不智的贤名越来越响亮。这是荣誉,也是负担,鱼不智在和打交道时必须更加小心,稍不留神落下污点,那就前功尽弃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何时与公孙瓒摊牌让鱼不智纠结不已。

    去说吧,担心被公孙瓒认为是在抱大腿,平白无故被人看轻。

    不说吧,公孙瓒已经让赵云带领北营骑兵来河套帮忙,这份深情厚谊,换谁都会有几分感动,继续瞒着别人貌似不地道倘若中途出现什么意外,被公孙瓒获悉飞鱼领的来历,以后大家见面更尴尬。这种可能性绝对存在,要知道冀州府认识鱼不智的可不少,北平军已经从东、北两个方向形成对冀州军夹击之势,搞不好哪天冀州就有官员被俘或叛逃

    “此事易也。”

    朱儁哈哈一笑道:“公孙伯圭乃是卢子干弟子,老夫与卢子干同殿为臣,乃多年老友,曾见过公孙伯圭数次,他向来对老夫行晚辈之礼。公孙伯圭绝非小气之人,倘若不智还不放心,老夫可修书一封,他必不会见疑。”

    鱼不智泪流满面。

    得到朱儁认可,感觉象是神光护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