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81章 两个黑袍人

时间:2017-11-11作者:懒猫不瘦

    “听我的属下说,你想跟龙领长期合作?”

    翟冏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这位匈奴人,一边分析所知道的蛮牛部资料,一边观察武帅的神情,希望搞清楚武帅的想法。

    龙领有一项很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尽快打开河套羌胡市场,广众生意。只可惜前期为了生存不得不展露獠牙,在羌胡部落眼中的形象是sha ren魔王,跟和气生财的生意人完全没有交集。作为河套领地最高负责人,翟冏得逐步扭转龙领形象,他做好了通过艰难努力和漫长时间看到效果的思想准备,允许四族赎回族人就是其中的一步,是一次尝试。

    翟冏没有想到,诱饵刚抛出去一点点,窝都没打好,就有鱼主动上钩。

    事出反常必有妖,蛮牛部首领这么快靠上来,翟冏心中也是万分忐忑。别看他面上轻松,其实心里头有些发毛。

    “大人可愿与羌胡部落he ping相处,做点小生意?”武帅小心翼翼说道。

    翟冏眸中掠过一抹惊讶。

    面前这匈奴首领比他想象中要聪明很多,分明是在试探,从他的语气,重点是“做点小生意”,说明对方跑来谈合作绝非信口开河,而是有看到龙领下一步发展规划。虽说答应他们赎人时已经透露出部分信息,但一名羌胡首领能很快意识到这一点,还是相当不错的,起码不是纯粹的匹夫之勇。

    翟冏略一思忖,说道:“能与羌胡he ping相处,改善民生,自然也是好的。”

    他的回答着眼点在“he ping相处”,并未提到“生意”,但结合前后语境,却分明是默认了“愿he ping相处做生意赚小钱钱”,所谓“改善民生”可不就是“做生意”的委婉说法吗?看到武帅眼眸中的兴奋和惊喜,翟冏终于确信这位匈奴首领的确不笨,有真的领会到话中真意。

    武帅道:“龙领有很多东西是羌胡需要的,羌胡各部习惯了掳掠,看上什么抢什么,尤其喜欢抢汉人,这也是龙领建立没多久却多次遇袭的原因。以龙领现在的威名,敢来找你们麻烦的部落想来也不多了,等到龙领石制城墙建成,更不会有部落愿意自找没趣。但各部落会因为对龙领的畏惧,心生戒备,本能地对龙领敬而远之,没有多少部落愿意和你们想通商贸易。”

    “龙领需要一个桥梁,与羌胡各部合作的桥梁。”

    “蛮牛部愿意做这个桥梁!”

    翟冏默默地看着武帅,面上神色古井不波,心中却是波涛汹涌。蛮牛部主动请缨合作,对龙领打开河套市场自然是好事,但翟冏心中还有疑问。

    “你们想怎么个合作法?”翟冏不动声色道。

    “用战马、牛羊和汉人换草原部落缺少的东西,拿去与别的部落交易,赚取差价。粮食、兵甲和很多你们汉人的日用品在草原上很受欢迎,”

    “贵部落不久前还和龙领打过仗,为什么会想和我们合作?”

    “为了部落的生存!”

    武帅肃然道:“匈奴人在河套最弱,一直被鲜卑和羌人压制,每当我们匈奴人当中出现大部落,通常很快就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为了生存,有时我们不得不铤而走险,哲罕部打龙领是想提升威名自保,蛮牛部也是。”

    “蛮牛部本来也是一个大部落,上次战败损失惨重,跌落到中型部落,也可算是因祸得福,暂时不用担心被鲜卑和羌人大部落打压。就这样结束,不再被其他部落忌惮,看起来也不坏,可一旦蛮牛部将来恢复元气,还是难以避免那样的境况,我不甘心!”

    “凭什么匈奴不能有大部落?”

    “凭什么匈奴人就该被鲜卑和羌人欺压?”

    “我无力改变现状,但龙领让我看到一线希望。”

    “龙领愿意长期与羌胡部落贸易,现在这个消息仅限于四个部落知道,另外三个部落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机会,所以我觉得蛮牛部占有先机。以蛮牛部的规模和实力,可以把龙领的货物转卖给更多羌胡部落,并让他们知道龙领有很多好东西可以交换,帮你们逐步开拓市场。”

    “帮助龙领开拓市场,相信蛮牛部也能从中获益,我们的族人穷怕了。让族人过上富足的日子,会有更多匈奴人愿意主动加入蛮牛部,我希望蛮牛部最终能成为一个超大部落,打破禁锢在匈奴人脖子上的枷锁。蛮牛部发展得越好,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羌胡部落认识到和龙领合作的好处。”

    “普通汉人据点不容易守住财富,但龙领不同,很少有人愿意碰你们。我们蛮牛部不再是大部落,不过河套南部比我们强的部落并不是很多,在河套,实力决定了有资格享有多少财货,跟另外三个小部落相比,蛮牛部更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财货”

    武帅一口气将想法和盘托出,越讲越是激动,讲完时已经是面红耳赤。

    翟冏向鱼不智汇报后,代表龙领答应了武帅的请求。

    合作对龙领实现既定长远战略有利,而且蛮牛部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龙领没理由拒绝对方的请求。

    龙领主动释放了蛮牛部被俘的剩下千余族人,充分表明本方合作诚意,蛮牛部族人欢声雷动。武帅随即与龙领商议合作细节,并就交易物资清单、兑换行情等达成一致,总体来看,龙领给蛮牛部的交易价格有不错的利润,为蛮牛部转售其他部落留下了利润空间,武帅高高兴兴地率领着族人回去,准备用于交易的物资。

    城墙工地,鱼不智和徐庶目送蛮牛部族人离开。

    鱼不智全身wei zhuang,并不担心被在龙领附近游荡的玩家认出来。徐庶没办法换上wei zhuang套装,但这点小问题哪里难得住他,常在龙领混,早就备好了一套跟wei zhuang套装差不多的行头。

    两个黑袍人在聊天。

    “元直,这个武帅是明白人。”

    “是啊,能看出龙领希望开拓市场,立即下定决心主动跑过来谈合作,比另外三个部落果断多了。武帅脑子不算太笨,如果属下没有猜错,蛮牛部以后多半就在河套中南部huo dong,等到鲜卑和羌人大部落联手打压他们的时候,蛮牛部肯定会想办法把我们拉下水”

    “意料之中。”

    鱼不智笑道:“我们需要人帮着开拓市场,他们需要找盟友对抗其他族群打压,也只能和汉人势力抱团了。现在河套的汉人势力,唯我们龙领和朱车骑对鲜卑和羌人有点威慑力,不找我们找谁?好在蛮牛部成长需要时间,等到他们成长到足以招致其他族群打压的时候,龙领和野马城城墙早就竖起来了,到那时要战要和主动权在我们手上,轮不到他们撩拨。”

    徐庶也笑了起来:“正是如此。”

    “正与子龙切磋呢,大哥找我何事?”曲晨匆匆赶到。

    “又在切磋啊,看来你们是每天都要打一架才痛快,胜负如何?”

    “互有胜负,旗鼓相当!大哥我跟你说啊,子龙的枪法”

    “打住!”

    鱼不智赶紧叫停,说道:“你去点五百破虏骑,陪我和元直走一趟肤施。”

    曲晨皱眉道:“大哥,让子龙带北营去岂不更好。”

    鱼不智可以直接走驿站传送到肤施,即使无法传送,不死之身的玩家也不需要派骑兵护送,让曲晨带五百骑兵随行,显然是为了确保徐庶安全,对此徐庶和曲晨都心知肚明。去肤施拜访朱儁还把徐庶带上,可见是有重要事情,曲晨提议让北营去,是因为北营骑兵的实力在破虏骑之上,毕竟是北平军系出来的骑兵部队,更能保护徐庶的安全。

    “我还没跟子龙打照面,就破虏骑了。”

    “好。”曲晨不再多说,扭头便走。

    五百破虏骑很快在镇外集结完毕,徐庶上马,随曲晨等人向南方而去。鱼不智骑术不精,为了不拖慢部队速度,还是决定单独行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施施然走到驿站,选择传送。

    再次来到肤施,城内人口明显增加了不少。

    虽然还有很大的人口缺额,却已不复刚拨乱反正时的冷清和萧条,街上行人渐渐多了,店铺也开得更多,最重要的是城内多了很多自由玩家。鱼不智穿着黑袍戴着黑巾,信息全隐藏,悠然自得地漫步在肤施街头。

    快到达县府外时,远远看到徐庶和李扶带着破虏骑过来。

    曲晨的身份也见不得光,穿着普通破虏骑的服饰混在人群里,抛头露面的照例是破虏骑副将李扶。

    时间掐算得很准,鱼不智很满意。

    在县府外会合,向守军表明身份,很快被迎进府内。

    这一幕自然引起许多在场玩家关注,两个黑袍人走在一起回头率奇高。很快有人道出是龙领骑兵,事实上破虏骑离开龙领时就曾被很多玩家看到,龙领中走出一位刻意隐藏身份的,和穿着wei zhuang套装的玩家县府外会合,高机率是神秘的龙领之主,引发众人极大好奇。

    见龙领的人很快被迎进县府,围观群众无奈散去。

    县府官吏没有将鱼不智等人带到会客厅,而是直接将他和徐庶、曲晨带进朱儁书房,足以看出朱儁对鱼不智的信任。

    走进书房时,朱儁正在看一封信。

    “见过车骑大人。”

    “坐吧。不智来得正好,你且看看这个。”朱儁将手中的信件递了过来。

    鱼不智拿起一看,署名刘君郎。

    刘焉的信!

    信中大意是讲益州府对赵部本无恶意,将赵部调离巴郡本是另有重用,但赵部误解了州府善意,反应决绝,竟不惜派兵与州府部队对峙,影响极其恶劣,州府颜面无存。为维护大汉规制和州府威严,自己断无可能放任赵部继续盘踞巴郡,希望朱儁能够理解。不过刘焉也表示,自己会正视赵部在巴郡任上的贡献,尽力拿出一个相对合适的解决方案。

    “大人,这是?”鱼不智一脸茫然。

    朱儁道:“收复肤施之后,我又给刘君郎写了一封信,希望他念在赵部在益州叛乱中的贡献,尽量网开一面,不要搞得无可挽回,这是他的回信。”

    鱼不智这时才知道朱儁后来发了第二封信,可见对赵部之事相当上心。朱儁和赵部几乎没什么交情,出于公心写一封信也就是了,可他后来竟然又写了第二封,想来多多少少是看在鱼不智的面子上,关键是他事先压极没有跟鱼不智提起。要不是刘焉并没有应下就此放过赵部,鱼不智刚好过来,适逢其会,说不定事情办完了朱儁也不打算让鱼不智知晓。

    这位大汉名臣宿将,的确有长者之风。

    鱼不智诚心敬意道:“多谢大人!”

    朱儁摆手道:“不用谢我。到这个地步,刘君郎确不能轻易放过赵太守,不过从他信中之意,就算最后他们闹翻,赵太守保住性命应该没太大问题,老夫的面子也就到这一步了。不智回去可告诉赵太守,若益州实在呆不住,他又不怕辛苦的话,不妨到河套来跟老夫一起为大汉收复失地”

    徐庶和曲晨也为之动容。

    这位大汉老臣的胸襟气度令人钦佩,处理事情的手段也相当成熟老道,先保住赵部性命,接着为赵部留下一条出路,能做到这些已是朱儁的极限,怎么看都仁至义尽了。

    “大人放心,我会如实转告。”鱼不智正容道。

    鱼不智也不看好赵部的未来,事情闹得太僵,刘焉那边也没转圜余地,这个时候谁先挑起的事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哪怕刘焉很愿意给朱儁和袁绍面子,也不得不处理赵部,否则他的面子里子都没了。刘焉在回信中把这些情况都点明了,朱儁必须理解刘焉的难处,不可能再要求更多。

    所以,鱼不智和徐庶认为,赵部被从巴郡太守位置拉下来是迟早的事,赵部又不愿放弃,一旦开战,赵部有很高机率小命难保。徐庶已经在着手研究怎么在极端情况下救赵部一命,帮鱼不智全朋友之义。朱儁发出第二封信,基本能保住赵部性命,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来河套跟朱儁打拼,以朱儁的身份名望,将来赵部东山再起也不是不可能。

    看完这封信,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奢望巴郡之事能he ping解决。

    “那就好。你今天带这么多人过来,有什么事?”朱儁拉回正题。

    “有些事情,想跟车骑大人说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