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80章 秀姑娘

时间:2017-11-08作者:懒猫不瘦

    逢纪简单地讲了鱼不智到邺城求取兵力分布图,因袁绍外出巡视各地,未能如愿的情况一五一十地道出,并特别指出鱼不智似乎有些恼怒。

    与公孙瓒交战连遭败绩,邺城府库被烟山军抢掠一空,加上鞠义的事,袁绍现在的心情简直坏得无以复加。

    得知鱼不智因借不到兵力分布图愠怒,袁本初心头更是不爽。

    从冀州府的角度看,兵力分布图属于军事资料,甭管重要程度有多高,必须得袁绍本人点头,下面的官吏才敢拿给鱼不智。袁绍外出巡视没回来,州府官吏不敢私下作主是正常反应,不道出袁绍行踪也是出于安全的考量,鱼不智应该理解才对,莫名其妙地甩脸色,敢情也没将他放在眼里嘛!

    再想到最近接连战败,不仅失去渤海和平原,州治都被烟山军给端了,袁绍心中各种憋屈。要知道他出自名门,步入仕途后可谓一帆风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渤海郡被韩馥压制的那段时间是他少有的煎熬与挫折,袁绍早已习惯了受人尊敬和重视,打心眼里就受不了别人不将他放在眼里,鱼不智是一名领主玩家,居然也毫不掩饰表达对他的不满,顿觉自尊受损。

    听逢纪说完,袁绍冷哼道:“鱼不智拂袖而去,又能怎样?”

    逐鹿领实力虽不弱,却还远远没到能让冀州府忌惮的地步。

    逢纪理解袁绍的心情,垂首肃容道:“主公,逐鹿领非寻常领地,骑兵与水师均很出色。他们与北平军关系原本就很密切,渤海今为北平军占据,倘若逐鹿领顺势倒向公孙瓒,水师沿河道破坏袭扰、骑兵往来驰骋……”

    袁绍面色一滞。

    飞鱼领骑兵威胁可以不理,北平军的骑兵实力摆在那里,轮不到飞鱼骑兵出来帮场子,但飞鱼领水师却不得不防,因为冀州府压根就没有水师。以前渤海是袁绍的,飞鱼领在袁绍治下,现在渤海是公孙瓒的地盘,真要彻底撕破脸皮,逼得鱼不智转而支持公孙瓒,可不是什么好事。

    袁绍明白逢纪的意思。

    并不是说逐鹿军的实力强到足以让冀州府忌惮,只不过冀州多事之秋,当以和为贵,团结一切力量与北平军争雄河北,毕竟形势对北平军更有利。因为些许小事将逐鹿领推到强大对手阵营,冀州府承受的压力会更大。

    “元图所言甚是,然鱼不智忒不识趣,领主甩脸色,冀州府颜面何在?”

    袁绍恨恨道,世家对脸面看得极重,再怎么不满也很少有人当面发作,哪怕想杀对方,应有风度和礼数还得维持,奈何玩家没这样的意识和涵养。

    “属下倒是能猜到不智城主因何失态……”

    逢纪是最早开始追随袁绍的心腹谋士,对冀州府各项事务参与度极深,他很早开始与鱼不智有过接触,综合各方面情报,大致推演出了整个脉络。

    在逢纪看来,鱼不智上次大怒之下拂袖而去,有其必然的原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鱼不智曾经和袁绍走得很近,袁绍肯专门设宴招待他,足以说明问题。最初的裂痕,应该是在界桥之战结束后。

    飞鱼水师跑到右北平境内打倭人,受到冀州府猜忌,虽说最终的调查结果基本排除逐鹿领倒向北平军的可能,认定是由于玩家对打击倭人的特殊兴趣引发的集体行动,但鱼不智跑来祝贺冀州军胜利时,遭袁绍冷落却是不争的事实,莫名其妙的逐鹿领主难免心怀芥蒂。

    事后袁绍没有修复双边关系,可以说是没来得及或没留意,毕竟那段时间冀州仍处于战争状态,没多久鱼不智又来要兵力分布图。但逢纪知道,袁绍完全没有修复关系的意愿,当时他刚赢得界桥之战,正处于志得意满的时候,感觉平定河北指日可待,席卷天下就在明天,怎么可能为小误会过多照顾一位领主的感受?

    说白了,那时逐鹿领对袁绍的价值降低了不少。

    遭到冷遇后,讨要县城兵力分布图无果,甚至想利用玩家的传送优势,想找袁绍陈情的要求也被拒绝,鱼不智积聚的怒火爆发,其实也不难理解。

    npc们与玩家的交道久了,知道玩家胆大妄为唯我独尊,向来不会对世家、诸侯、名士有敬畏,不死之身让玩家有充足底气快意恩仇。

    说翻脸就翻脸,感觉不爽就一怒拔刀,这才是玩家的标准作派。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不论实力强弱,玩家都敢这么干,潇洒得紧……

    正因如此,在很多npc看来,玩家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生物,绝对不能用正常逻辑去推测玩家的行为习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玩家就是光脚的,随着玩家整体实力不断提升,npc势力渐渐达成共识:玩家迟早成为祸害!逐鹿领人才济济,英才辈出,又刚刚成为天下第一都,倘若鱼不智不计后果地发疯,与公孙瓒沆瀣一气,为祸势必更大。

    袁绍皱眉道:“元图可有良策?”

    逢纪道:“当修补关系,尽量拉拢。”

    “即使着力拉拢,逐鹿领也不会帮我们对付右北平,飞鱼领在渤海呢。”

    逢纪平静道:“继续保持两不相帮即可,北平军自应由冀州将士对付。”

    袁绍眸中精芒一闪而过:“不错!我袁氏争雄河北,自当凭手中剑取之,岂能寄望于他人之手!逐鹿领那边修补关系却是麻烦,我好歹是关东盟主,冀州牧,屈尊纡贵过分将就他也不行,元图可有良策?”

    “无需直接与逐鹿领接触。”

    逢纪胸有成竹道:“孔璋有托人带信回来,称益州府收回巴郡之意甚坚,谈判旷日持久难有进展,我军近来与北平军连战不利,孔璋心中焦虑不安,希望主公另派使者接替与益州府谈判,允他回冀州。出面替赵部斡旋是不智城主的请托,我们尽力办好此事,不智城主自会承主公的情。”

    “先前孔璋与益州府交涉,多是以劝和为主,尽量避免向益州府力争。此法虽稳妥,却易让益州府怀疑主公对赵太守之事是否尽心。以在下之见,不妨改变策略,表明坚决支持赵太守之立场,以敦促巴郡之事尽快有定论。保住赵太守,一则修补与逐鹿领的关系,二则彰显主公影响力,振奋人心。”

    袁绍断然道:“好!你写封信派人送给孔璋,让他勿以冀州为念……”

    于是乎,翘首期盼回冀州的陈琳悲剧了,只能继续苦逼地在益州谈判。

    襄阳城。

    从州牧府出来,蔡瑁登上马车,只见车夫打了个响鞭,马车缓缓起步。蔡瑁在车内闭目养神,直到马车在蔡府外停下,仆人为他打开车门才睁眼。

    “老爷,那人到了。”老管家扶着车帘轻声道。

    蔡瑁微微颌首,踩在一名趴伏于地的仆人背,下了马车,走进府内。

    穿过几条幽深长廊,走过几个庭院,径直进入后院一间不起眼的房间。这个房间位于后院一角,是存放园艺工具的屋子,除了负责摆弄花卉的仆役们偶尔会过来,蔡府其他人平时基本不会光顾。

    但蔡瑁走进屋子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个人等着。

    烟袍覆身,烟巾蒙面,竟然是一名玩家!

    那玩家见蔡瑁进来,忙打招呼:“见过德珪先生。”

    蔡瑁淡漠点头,问道:“你是肖姐,还是秀姑娘?”

    玩家穿上这套隐藏身份的装束,相貌、装备、职业、名字或军团信息全都可隐藏,甚至可选择变声,不自己报名,任谁也看不出对方身份。蔡瑁对对方刻意隐藏信息有些不满意,每次见面都要问一下,让他尤其不爽。

    “秀姑娘。”

    烟袍罩着雌雄难辩,但所谓的“秀姑娘”说话时分明是男声。

    “哦,秀姑娘,你们让我很失望。”

    蔡瑁冷哼一声:“上次进攻逐鹿领,我动员武陵寇,说服一位太守带着攻城器械出兵,我答应的事情都有做到,可你们复仇者联盟参加行动的部队全都是乌合之众。不仅没能攻破逐鹿城,还给我惹下天大的麻烦,害得我不得不煞费力气解决掉曹寅,秀姑娘,你还敢来找我?”

    蔡瑁越说越是不爽,说到最后,已是声色俱厉。

    “秀姑娘”道:“德珪先生须知,上次是因为鱼不智早有提防,事先请巴郡军隐于侧,八千巴郡军出手,我们注定难赢。当时复仇者联盟参战部队仍想奋力一搏,但有人率先退走乱了军心,事态才变得无法收拾,所以复仇者联盟没有什么好羞愧的,至于谁先撤退,德珪先生不妨问问武陵寇。”

    蔡瑁不禁语塞。

    事情过了这么久,当时很多细节逐渐为人所知,蔡瑁当然知道最先逃跑的就是他雇佣的武陵寇。毕竟是流寇组织,恃强凌弱各种威武,可见到正规军就腿肚子打战,那晚八千巴郡军出现,他们事实上已经不可能打赢,武陵寇脚底抹油是必然的事,现在反而成了复仇者联盟为自己开脱的借口。

    蔡瑁虽行事手段偏于狠辣,却并非惯于强词夺理的人。襄阳蔡氏好歹是荆州大族,蔡瑁又接了蔡氏族长之位,无论家学熏陶,还是他现在身份,都容不得他巧言令色,尤其在他面对的是没有底蕴和传承的玩家的时候。

    见对方并未反驳,“秀姑娘”语气一缓:“上次的事,的确给德珪先生添了不少麻烦,若非武陵军吸引了敌人注意,我方部队怕是很多跑不掉呢。”

    “都过去了,秀姑娘今番找我何事?”

    “敢问先生,是否还想攻破逐鹿城?”

    “我行事向来有始有终,事情没有办成,自然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蔡瑁皱眉道:“你们又想开展行动?据我所知,逐鹿领和巴郡太守府关系甚好,逐鹿领又刚晋级都城,实力更胜一筹,无论外援还是自身战力都不容小觑,恕我直言,实在看不出贵盟有扳倒逐鹿领的机会。”

    “没错,我们的确有新计划,没有几分把握,也不敢来找先生……”

    龙领。

    一支羌胡骑兵由远而近,带来数百名衣衫褴褛的汉人。

    这些羌胡是匈奴人打扮,武帅也在队伍里面,混在族人中并不很起眼。

    蛮牛部虽遭重创,却仍然是一个中型部落,换回战俘不需要首领亲至,但武帅还是来了。他对龙领充满好奇,亲身经历过那天晚上惨痛的失败后,武帅对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领地充满敬畏,有机会近距离观察龙领,他自然不想错过。这些天他一直在琢磨龙领,略有心得,今天再次跟过来换俘,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对与错,或直接关系到蛮牛部的明天!

    龙领就在眼前,武帅的心情变得更加忐忑。

    跟上次来的时候相比,据点面积扩大了,大门附近正在修建石制城墙,这意味着龙领已经是一个城市级据点。武帅暗自叹息,等到石墙顺利合龙,草原上会出现一座全新的龙城,不擅攻城的羌胡更难撼动这个汉人据点。

    武帅不知道的是,十里外,另一个据点也在修石制城墙。河套领地没那么多人,好在龙领和野马城离得近,升级时用传送阵调度人口非常方便。

    “来者止步!”

    距龙领五百步处,蛮牛部的队伍被拦住。

    守军大声呼喝着,刀剑出鞘,箭塔内锋矢在阳光照耀下发出清冷光芒,破虏骑和北营骑兵也在领地侧翼出现,看那架势,分明做好了突击的准备。要不是这支羌胡没有展现敌意,根本不可能轻轻松松来到这个距离。

    蛮牛部停了下来。

    交涉完毕,守军带着蛮牛部族人前往换俘区。

    负责与蛮牛部接洽的,还是上次见过的那位转职官吏。

    “你们带来617名汉人,除不尽,便宜你们点,可以赎回155名族人。剩下的700多名族人你们准备怎么办?用战马和牛羊换吗?”转职官吏道。

    武帅走了过去:“我是蛮牛部首领,希望跟你们城主谈谈。”

    转职官吏警惕起来:“谈什么?”

    “合作,长期合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