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领主时代 第679章 玩家急报

时间:2017-11-08作者:懒猫不瘦

    江州城,巴郡太守府。

    “逐鹿领连续破三名城,顺利拿下称号,恭喜不智哩!”见到鱼不智走进来,赵部当即放下手中的笔,满面笑容地祝贺着。

    赵部说的不是什么客套话,他打心眼里为鱼不智感到高兴。巴郡太守府和逐鹿领早就超出地方官府和辖区领地的关系,有过去彼此扶助的经历,战场上的交情最是真挚,刘焉打压巴郡经济命脉时,也是逐鹿领暗中为巴郡召引外地商队,有效化解了益州府施加的压力,两家联系日益紧密,

    赵部俨然把鱼不智当作生死之交,作为玩家的鱼不智当然没那么肉麻,他最初与赵部结交,纯粹是为给领地谋利益,但赵部在逐鹿领遇到困难时多次伸出援手,鱼不智愿意认这朋友。

    “多谢大人,要没有太守府借出的临冲吕公车,名城战损失必然很大。”

    鱼不智笑着拱手道。

    他说的也不是客套话,要没有那些临冲吕公车,无当飞军就没办法居高临下轻松射杀,立体攻势自然无从谈起。纯粹靠肉搏和军团技杀伤敌人,逐鹿军的损失肯定不会是那么一点。

    “吕公车只是辅助,占领名城靠的还是军队,逐鹿军的战力竟如此强,老夫都感到有些意外。你倒是很会抓时机,趁着考验一口气拿下三座县城,自个占两座城也就罢了,还匀出一座给别人,县城在我手中,太守府更方便调配兵力和资源,不智为何要帮那军团?”

    “朋友。”鱼不智道。

    “朋友啊,果然是这样。”

    赵部不再追究这个问题,在他看来,鱼不智让城给朋友貌似是应该的。想当年他被困在益州南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还是鱼不智派人救援,带着他从崇山峻岭中逃回巴郡。如此仗义的一个人,让城才符合他风格嘛。

    “交涉的事情怎么样了?”鱼不智问道。

    “不怎么样。”赵部面色凝重:“刘焉给了两条路:要么我去州府做官,要么割让一部分地盘给他,好安顿那些投靠他的本地世家豪族。”

    不称呼表字、官职,直呼名字,可见赵部跟刘焉已彻底撕破脸皮。

    “不能去州府!”

    “那当然,我又不傻,愿意去州府还会跟刘焉闹这么僵?”

    “冀州府的人怎么说?”

    “还在谈,看情形谈得很辛苦。听说界桥之战刚结束那阵子,益州府态度相对软了一些,但公孙伯圭后来赢下巨马水之战和龙凑之战,袁本初的邺城被烟山军攻破,河北形势顷刻逆转,益州府的态度又强硬起来……”

    赵部神情苦涩,慨然长叹。

    巴郡太守府与益州府谈判,由于双方实力悬殊,赵部其实没什么筹码,基本都是冀州使者与益州府交涉。冀州使者陈琳不仅才智过人,能言善辩,更是名满天下智者,雄放豪迈的笔风使得他在士人中很有影响力,刘焉倒也不敢轻易得罪他。惹毛了陈琳,回头写一篇书檄给刘焉脸上涂抹锅底灰,还真拿他没办法,文笔好到陈琳这样的当真不多见。

    应该说袁绍派陈琳当使者,的确选对了人。

    当初调停武陵军越境事件,荆州府各种配合,想来也有类似的考虑。

    刘焉有不臣之心,好不容易来到益州做封疆大吏,整顿吏治收服豪强,又借张鲁之手截断益州与司隶交通,眼看大事即将成功,哪里愿意被陈琳作檄文讨伐,况且袁氏的影响力谁都不敢忽视。若非巴郡是益州东部门户关系重大,且益州府和巴郡的斗争涉及刘焉的权威和尊严,刘焉说不定愿意高抬贵手放赵部一马,但现在的情形,刘焉也没有多少可以让步的空间。

    两边都难以让步,谈判进程一直磕磕绊绊,成了一场持久战。

    刘焉要对付赵部很容易,但袁绍派使者斡旋,朱儁也送信为赵部陈情,益州府不得不考虑来自外部的反应。袁绍在河北大胜公孙瓒时,益州府承受的压力会更大一些,反过来袁绍失利的时候,益州府谈判时会更加从容。由于双方立场迥异,诉求存在很大分歧,谁也不知道这谈判何时出结果。

    鱼不智叹了一口气,诸侯间的博弈,尔等**只有远远看着的份。

    “慢慢来吧,这样拖着也不见得是坏事,你还是巴郡太守。”

    “是啊,拖着我还是太守……”

    赵部苦笑着,忽然道“说吧,你今天来江州,又有什么事情?”

    打交道久了,赵部知道鱼不智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鲜少会单纯串门。

    “领地缺棋士和博士,有吗?”鱼不智毫不客气地道。

    领地升到都城,新增建筑物需要两种新职业,鱼不智与赵部关系很铁,正所谓有资源不用过期作废。况且赵部这巴郡太守能当多久还是个未知数,鱼不智担忧这位好同志随时可能倒台,问太守府要这要那一点压力都没有,于是最近养成了有困难找太守的坏习惯,没把自己当外人。

    赵部知道自己的处境,再加上感激逐鹿领的帮助,通常也是来者不拒。有的直接就给了,没有的也知道后面长期关注着。

    “没有,我会让人留意,有了就给你送过来。”

    “嗯。我走了,谈判有新进展跟我说一声。”

    “好。”

    鱼不智并不是太失望,这个结果在他预料之中。

    领地规模提升过程中所出现的新职业,本就是系统对领主玩家的考验。如果搭上npc势力就能迎刃而解,领主玩家的日子未必太滋润了。

    象赵部这种地方诸侯,手中肯定有让玩家眼红的资源,人才也不例外,但要看是什么类型的人才。根据鱼不智的经验,地方诸侯手中的技能人才,通常是关系到民生的常见职业,诸如铁匠、裁缝、木匠、商人等。而那些与老百姓生活并非息息相关的职业,地方官府通常不会有,或者干脆象织工蚕农那样搞个官籍,看到但拿不到,除非有空子可钻,否则通常没机会。

    甭管是否符合事实,浮屠就是这规则。

    逐鹿领这次需要的两种新型人才,明显都不是常见职业,博士是中央政府负责传授学术的高级知识分子,棋士更是一个冷僻群体,没有也正常。

    绝大多数新职业得等到领地规模达到后才有机会接触,或是在流民中涌现,或是以事件、偶遇、任务等方式将相关人才送到玩家身边,至于玩家有没有把握机会,那就不关浮屠的事了,顶多后面再炮制新机会。

    鱼不智走出巴郡太守府的时候,吴懿快步走进一间华丽的大屋。

    见吴懿进来,刘焉和颜悦色道:“子远,坐。”

    “谢主公。”

    吴懿拱手为礼,然后找了个位置跪坐下来,自有婢女送上茶水。

    “子远近日与陈孔璋谈得如何?”待婢女退下,刘焉问道。

    “回禀主公,陈孔璋等从冀州南下,最初是为了调查武陵军越界事件,调查武陵军越界事件耗时数月,后来又来到绵竹斡旋益州府与巴郡的争端,谈判又拖延了数月,陈孔璋等人渐有不耐迹象。”吴懿恭恭敬敬道。

    “果然如此。”

    刘焉拈须而笑:“想当初孔璋南下之时,袁本初还是渤海太守,没多久即成功入主冀州,声势实力与过往大不相同,四方英杰之士纷纷前往投靠。陈孔璋虽是很早就追随袁本初,又是大名鼎鼎的名士,恐怕心中也会忐忑,想想自己在冀州府的位置。他这么久不在袁本初帐下,冀州府的高位怕是都被人抢光了,不信他还能在益州呆多久。”

    刘焉过去在中央和地方混了这么多年,政治眼光和手段是相当厉害的,深知那些从世家豪族走出来的名士心态脾性。勤学苦读若干年,所求无非飞黄腾达光耀门庭,为家族发展提供助力,这就得出仕,得的官越大越好。即便有的人官瘾不大,家族也会推着他往前冲,这年头家族利益高于一切。

    袁绍由太守晋级州牧,依附于他的英才也迎来一次进步的机会,至于能否坐上满意的位置,袁绍晋级前后是最关键的时期。然而这个节骨眼上,陈琳却因为外派任务数月时间都归不得,还坐得住才是怪事。

    吴懿笑得非常愉快:“河北战事也让孔璋忧心忡忡。”

    “龙凑之战后,公孙伯圭占据平原大部,幽州、渤海、平原连成一线,形成对冀州东、北夹击之势,且势力范围扩张至青州,北平军占据了上风。再加上邺城被烟山军攻破,袁本初回师魏郡,使北平军得以从容巩固胜果。如今河北重归袁氏弱而公孙氏强的格局,以在下之见,孔璋已经有些急了。”

    刘焉点头道:“急了就好,他着急,我们不急。这时候子远更要沉住气,耐着性子跟陈孔璋好好谈,切勿急躁冒进,失了礼数,授人口实。照这么拖下去,孔璋必定难以坚决下去,待他动身北返,收拾赵部的机会就来了,随便制造点事端将巴郡收回来,袁氏那边也不能说我刘君郎不给他们面子。”

    吴懿心悦诚服:“主公明见。”

    刘焉是益州牧,治下郡国人事、军事都归他管,要罢了赵部太守职务,严格讲除了天子下令,谁都没有权力说三道四,如今朝中大权被董卓把持,刘焉大可不承认长安命令,何况张鲁在汉中拦截天使,根本没人能救赵部。袁绍这河北诸侯管到益州家务事,刘焉还心平气和地跟使者谈了几个月时间,等陈琳走了才动手,的确已经给足了袁氏面子。

    吴懿有注意到刘焉说的是给“袁氏”面子,而不是给“袁本初”面子。

    以刘焉的出身和地位,的确有说这话的底气。

    这时候,官吏送进一份玩家急报。

    玩家急报,是游戏中npc势力通过玩家快速传递紧急公文的一种手法。玩家能驿站传送、能实现即时通讯,npc势力雇佣玩家做联络员已是常态,自然要将玩家的这些特点尽可能利用起来。将紧急公文密封,交给玩家送到npc难以很快到达的目的地,安全快捷,节省时间。

    玩家急报可在npc势力内部使用,也可在不同势力间传递情报。

    这次的玩家急报,就是一份外来情报,游戏中无法伪造npc势力印记,在公文中打上谁的印记,断无冒名顶替的可能。

    吴懿接过急报,拆开一看,面色渐渐阴沉。

    刘焉看在眼里,道:“子远,什么急报?”

    “是朱车骑的信。”

    “朱公伟的信……”刘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可是又为赵部求情?”

    “是。”

    早先朱儁有替赵部说好话,委婉表示希望刘焉能给赵部个机会,刘焉知道朱儁和赵部没什么交道,认定朱儁来信是出于道义,过段时间多半就忘了,并不是太重视,他耐着性子好几个月没动巴郡,算是给了朱儁面子。不想朱儁居然写第二封信旧事重提,刘焉顿时知道自己判断有误。

    朱儁是大汉名臣宿将,一直以实际行动讨伐董卓匡扶汉室,人望甚隆。虽说前段时间在中牟比较窘迫,惨淡经营,连吃败仗,但声望刷得更高了,转战河套后再不用时刻面对董卓,未来说不定又是一方豪强。朱儁有威望、有名声、有资历,将来很可能还有势力,得罪这样的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刘焉知道,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赵部,绝对不能!

    肿么办?

    万里之外的邺城,袁绍和逢纪也在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话。

    袁绍回来的时候烟山军已经溜了,顺利收复邺城,但是府库损失惨重,加上与北平军交战失利,让袁绍感觉到危机,一扫当上州牧后的志得意满,顿时恢复了当初在渤海挣扎求存时的几分英明果敢。

    “确定是鞠义?”

    逢纪道:“是。鞠义没有直接参与,但他指使韩文节任冀州牧时的偏将做内应,配合烟山军拿下邺城,抢得财物鞠义拿大头,涉事叛将供应不讳。”

    “理由?”

    “鞠义骁勇,向来不服管束,任韩文节部将时就反,界桥之战拿头功,更是恃功骄恣,目中无人。认为赏赐不够,心有怨忿,遂勾结烟山军自取。”

    袁绍眸中厉芒一闪而逝,森然道:“邀他到中军议事,杀之,兼其众!”

    “诺!”

    “还有何事?”见逢纪没走,袁绍问道。

    “主公巡视冀州时,鱼不智曾到州府求县城兵力分布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