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恐鳄(GL) 57.东方来客(03)

时间:2018-08-04作者:九九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防吞)盗章!正(防吞)版在晋(防吞)江!拒绝盗版!  禹天枫极力镇静:“哪有, 堂姐你别说笑了。”想跟我打心理战?没门!

    克洛伊悠哉地吃两片肉, 舒畅地叹一声:“啊, 好吃。”

    禹天枫把串好的项链拿给她:“堂姐,刚才是我不好, 项链还给你,你原谅我吧,别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克洛伊撩开散乱的头发, 把头伸过来:“给我戴上。”禹天枫照做,克洛伊满意地点头,吃着肉打量她。

    过了一会, 禹天枫看她没有要走的意思, 软软地问:“堂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克洛伊笑得灿烂:“没有呀~”

    “那你......”

    克洛伊把胳膊枕在脑袋下, 伸手勾住禹天枫包裹胸脯的兽皮衣:“今晚我在这睡。”

    ......

    禹天枫故作羞怯, 小心地摸到克洛伊勾在她兽皮衣上的手,扣住,尝试着挪开:“堂姐, 你我兽智有别,又是亲族,相认第一晚便共处一帐......”说着,她的视线落在克洛伊紧紧攥着兽皮衣不肯放松的手, 抽动嘴角:“这样, 不太好吧?”

    克洛伊敛着眸子嘻笑:“妹妹, 你说的话总是那么奇怪, 看来你是在野外混的太久了,部落里的规矩一点都不懂,没事,我这个做族长的就来好好教教你!”

    “你干什么!”

    克洛伊左手穿过禹天枫腋窝,抱住她的背,用力把她往下按,禹天枫迅速反应过来,一只胳膊撑住石床,一手护住兽皮衣,看克洛伊的目光没了先前的顺从,多了几分愤怒。

    半个身子贴在克洛伊身上,禹天枫得以仔细地观察这个兽人的容貌,克洛伊与寻常追求刚强的兽人不同,眉眼间更多地展现出女人特有的阴柔之美,不过这份阴柔放在克洛伊身上便成了阴毒。

    饶是禹天枫是部队里练出来的,也敌不过兽人先天的力量优势,被攥得紧紧的,一上一下横在床上,一时僵持不下。

    克洛伊舔舔嘴唇,笑道:“这才对嘛,这个样子才像你!”

    “无赖。”

    “你不就喜欢我无赖样子?”

    禹天枫挣扎了两下,想到肩上还担负解救乔伊斯等人的重任,暂时不宜跟乔伊斯撕破脸,于是采取迂回战术:“堂姐,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

    “害怕?”克洛伊挑起她的下巴尖,“我看你胆子肥的很哪。”

    禹天枫尽力维持不卑不亢的笑容:“堂姐,我尊敬的族长,你到底想要怎样惩罚莎莎刚才的无礼才算满意呢?”

    克洛伊沿着她的下巴摸到耳朵根:“我怎么舍得对这么可爱的妹妹下重手呢,哎呀呀,越看越觉得心疼,这样吧,我就小小的罚你一下,怎么样?”

    “堂姐想怎么罚莎莎?”

    克洛伊的手在她耳根和下颔摩挲:“啧啧,这样细腻的皮肤,我还是头一次遇着,光看相貌你算不上最漂亮,但你身上那股不服气的倔,还有这么光滑的皮肤,足以让你成为珍宝。”

    禹天枫动了动眉,忍住被陌生人触碰的不适感,谦卑地回道:“堂姐真是谬赞了,莎莎蒲柳之姿,怎可与堂姐身边那些美丽的阿努相比?再说了......”

    “嗯?”

    禹天枫松开护在胸前的手,从床边的骨盘里拿来一颗红色浆果,放入嘴里轻轻咬破,用拇指沾着殷红的果浆,摁在身下之人的嘴唇上,反复摩擦,直至把克洛伊的嘴唇染得鲜红艳丽:“我看能配得上珍宝之称的,当是堂姐才对。”

    克洛伊沉眼:“我的莎莎,你这样很危险,知道吗?”

    禹天枫面容乖巧:“莎莎不怕,有堂姐在,莎莎什么都不害怕。”

    克洛伊抱住她的脖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哟。”言罢,克洛伊蓦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禹天枫暗叫不好,立马屈腿抵挡,克洛伊张嘴在她肩胛咬了一口,禹天枫吃痛,面对施暴的敌人再也不客气,蹬腿就是一踢,把毫无防备的克洛伊给踹倒在地。

    “嘶......”克洛伊捂着屁股站起来,“我的乖乖,你这小腿劲儿真大,有劲的腿摸着舒服,不错。”

    禹天枫查看伤口,脖子下面赫然两个血色的圆孔,周围的肌肤全部红肿起来,酥软的麻醉感迅速扩展全身,禹天枫捂住伤口狠狠瞪向克洛伊:“你有毒?!”

    克洛伊笑着躺回她身边:“莎莎哟,让我教给你基本的常识吧,百足部落的兽人都可以释放毒素,而且我掌握的毒不止一两种。”

    “你给我下的什么毒?”

    克洛伊捧起她的脸颊,咬开一颗浆果,衔着浆果碰到她的嘴边:“我要你做我的帕姆。”

    禹天枫神经紧绷,用力挣扎却浑身使不上力,怒道:“身为一族之长,怎可使用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

    “卑鄙?下流?”克洛伊露出还沾着血迹的利齿笑道:“不论任何手段,只要能捕到猎物就是强者,不过说起卑鄙......”她略一停顿,意有所指地凝视禹天枫;“你到我身边,难道就没有见不得人的目的么?你真的是路易莎的遗崽吗?!”

    “......”

    克洛伊笑:“看来被我说中咯?呵,你以为我是怎么从阿母十几个孩子手里争到族长的位子的?那可不是耍几个卑鄙下流的手段就能赢来的。”

    禹天枫神情冰冷:“放开我。”

    “哈哈,你是真有胆子还是笨啊,你看看你现在连说话都喘气的样子,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禹天枫在心里自责,她还是掉以轻心了,以为这个世界的原始人都很好糊弄,是她轻敌了。

    见禹天枫安静下来,克洛伊以为她屈服了,态度缓和不少:“别看我刚才那么凶,对待智人可是很温柔的,放心,你是第一次吧,我不会弄疼你的——”

    门帘被掀开,晚间的凉风混着瀑布的水汽窜进帐篷,克洛伊愤怒地转头:“没看到我正要办事吗!”

    两个娇小的智人低下头,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智人穿着毛绒裙子走进来,不由分说地把克洛伊从床上拽开:“胡闹!要不是芬妮走之前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差点让你闯了祸!”

    克洛伊讷讷站在一边,灰溜溜的,一点也没有刚才的气势:“阿娘......”

    禹天枫看着中年智人:“您是艾达阿娘?”

    “我是艾达。”艾达一眼就看到禹天枫穿着草茎的左耳垂,坐到她身边,抚摸她的耳朵:“看看你,长得真漂亮,来,先把解药吃了。”艾达喂给禹天枫两片沾着棕色浆液的苦涩药草,牵起她的手:“你的皮肤比你的阿娘还要好。”欣慰地抱住她:“孩子,能找到你真是太好了,告诉我这些年你和贝拉都是怎么过的,我那苦命的朋友,我一直很想念她。”

    “艾达阿娘,我阿娘也一直很想您,她总是提起你们幼时玩耍的事情。”

    艾达满脸慈爱:“是的,那会我们还在阴萝部落,雨林的最南边,那里有宽阔的湖泊,甜蜜的浆果,是菲米尔大陆最美的地方。”说着,她生气地叫自家崽子:“克洛伊,还不过来给你莎莎妹妹道歉!”

    眼看有了靠山,禹天枫立马切换林黛玉模式,抽抽搭搭躲进艾达怀里,还微微哆嗦:“艾达阿娘,幸亏你来了,虽然我很仰慕克洛伊姐姐,但是我们才刚刚相见,她就、她就——我好害怕,好疼,呜呜嘤嘤嘤!”

    ......

    克洛伊:0w0???

    “克洛伊!”

    “诶,阿娘。”

    “马上给莎莎道歉!”

    “......”

    克洛伊:0w0|||

    克洛伊有些恍惚,糊里糊涂地给禹天枫说了声对不起,贴着艾达耳郭喃喃:“阿娘,她......真是路易莎的崽子?”

    艾达摸摸禹天枫的发顶:“是不是路易莎的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莎莎是贝拉的孩子。”

    克洛伊还是有点不相信:“真的?!”

    艾达解释道:“我阴萝部落出生的智人有给耳朵穿洞的习俗,但是每个智人的耳洞都不相同,我是右耳有两个,贝拉是左耳有一个,所以莎莎的耳洞一定是贝拉留给我的暗号,她知道有一天我会找到莎莎,替她守护她的孩子。”

    有了艾达的确认,克洛伊不敢再吱声,默默在心里擦汗。

    艾达闭目祈祷:“感谢幻兽之神的指引,让莎莎来到我的身边。”

    慢慢恢复知觉的禹天枫注意到艾达的腰带上别了一张血书兽皮,看清上面的几个符文,居然是汉字!禹天枫惊奇地念出:“幻化......刺青?”

    艾达立马藏起兽皮,与克洛伊异口同声地惊道:“你认得‘圣墟石板’上的符咒?!”

    “有羽毛的是手盗龙。”

    禹天枫猛的想起刚到这个世界时尾随她的怪物,急忙抓住机会问:“你说的手盗龙是不是那种长满蓝绿色羽毛的恐龙?”乔伊斯回答:“那是湿地手盗龙,一两只没什么好怕的,但经常成群结队活动,数量多了对付起来比较麻烦,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禹天枫说:“遇到你们之前我被两只湿地手盗龙袭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