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恐鳄(GL) 53.爬行联盟(07)

时间:2018-05-27作者:九九和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 本文在文学城, 拒绝盗版!  躺了不知多久,禹天枫身上的痛感稍微有所缓解, 她小心翼翼地活动手臂,虽然依旧疼得呲牙, 但比起先前那种销魂蚀骨的痛楚好多了。禹天枫咬紧牙,攀着身旁的一棵桫椤抖着腿站起来,不小心扯到小腿上的伤口, 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抱着树干缓了好一会才恢复元气。

    禹天枫在一袋里翻了翻,找出一小粒药片, 扔进嘴里就着唾沫咽下去, 然后从绑在大腿的小包里抽出一卷纱布,卷起裤腿,用手指沾着涎水把伤口边缘清理干净,割断一截纱布包扎。进行完简单的处理后, 禹天枫滑下身子靠着桫椤坐好,开始认真观察现在身处的环境。

    周围全是巨大的蕨树,看起来像桫椤, 但细看又有些差别, 禹天枫不懂植物,所以具体是片什么林她也不清楚。除了蕨树外, 还有许多山榕、橡皮, 粗大的板状根彼此交错, 深深埋进被苔藓覆盖的泥土。禹天枫脚边有几簇白色的小蘑菇,她摘起一朵闻闻,不知道这蘑菇有没有毒,能不能吃。树根和草丛里有很多虫子,不过体型比寻常所见大了许多,禹天枫以为是雨林里坏境好,营养丰富,才把这群小虫养的这么肥硕,没再多想别的。

    吃了镇定药休息了一阵,禹天枫的力气恢复了大半,雨也小了不少,看样子再过一会就能停了,她望望天,太阳光越来越弱,她是早晨中的埋伏,算着时间这回应该快黄昏了。原始雨林的夜晚非常危险,很多捕食者都是夜行动物,白天没什么动静,夜幕降临则倾巢出动。禹天枫隐隐皱眉,必须赶紧找个安全的藏身之所,尽快适应雨林里的求生生活,就算连队放弃了她,她也要想办法走出去!

    天色越来越暗,禹天枫用匕首砍了一截粗树枝,当做拐杖拄着走。雨林里不时传来怪异的叫声,有尖锐的,也有低沉的,显然不属于同一物种,让禹天枫奇怪的是,以她在南美训练的四年经验对雨林生物也算小有了解,此时却分辨不出林中的任何一种兽鸣......林子里还有动物活动的窸窣声,禹天枫只是能听到声响,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一天滴水未进,饥饿和伤痛让禹天枫的行动笨拙缓慢,但她又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天边还剩一缕阳光时,禹天枫找到一个稍微开阔的地段。这里是一道凹槽,泥槽内有积水,还有沉积的碎石块,想来雨水丰沛时这便能形成一条小溪。两旁树木略显瘦小,微微向凹槽倾斜,除了树木还有许多粗壮的藤蔓,蛇一般弯弯曲曲挂在树枝上。

    看到这样的景象禹天枫沉闷的心情终于有所缓和,这里有溪流的痕迹,说明附近很可能有更大的水源,顺着溪流往下走说不定就能找到河流,有河流的地方就有原住民部落或者探险队驻营,运气好的话她就能走出雨林了!就算碰不到部落驻营,她也能找个好地方搭个蕨叶帐篷,或者觅个树洞藏起来过夜。

    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导说,物质基础决定主观意识,意识有主动能动性,又反作用于物质,现在禹天枫就是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时候,一想到有走出雨林的可能,肚子好像没那么饿了,伤口也没那么痛了,瞬间斗志昂扬,雄纠纠气昂昂地在林中穿行。

    越往下走,泥槽越深,其中的积水也越多,形成了小溪流,再走两步,禹天枫甚至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听到水声,禹天枫的心情又畅快几分,不由加快脚步。

    不知是累极了产生了幻觉,还是林子里乱七八糟的声音太多了,禹天枫总感觉没走几步身后就会跟着响起唦唦声,等她猛地回头查看时,除了滴落露水的草叶,什么都没有。

    虽然并没发现异常,多年的实战经验还是让禹天枫留了个心眼,她低着头快步走着,一边走一边取下左手腕的手表,当唦唦声再次响起时,禹天枫举起手表,把表盘光滑的背面对准后方,背后的景象清晰地映照在金属圆盘上,待禹天枫看清后,惊恐地长大了嘴。

    禹天枫浑身发冷,连打好几个激灵,两排牙齿咯咯作响,脚步越来越大,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强忍着伤痛跑起来。她一跑,身后的声音也加快速度,唦唦声响个没完。禹天枫拼命压抑住呼之即出的尖叫,在不远处溪流分叉处猛地拐进密林,几乎是同一时间,她飞速地从腰间拔出手-枪,扣动扳机,只听“嘭!”的一响,林间霎时安静下来。

    “咕啊!嘶——”

    倒在地上的怪物蹬着腿嚎叫,细长的舌头贴在地上,尾巴不停翻转。

    禹天枫满脸冷汗,双手握枪不停喘气,突然眼神一滞,唰的转身后跳,迎面的蕨树后面窜出一只等人高的怪物,长得像恐龙,全身覆满蓝绿色的鳞甲和羽毛,两只前爪类似鸟类的翅膀,只不过尖端长着锋利的爪子。怪物伸长脖子盯着禹天枫,蓦地张开尖嘴大叫:“咕吼!”它瘆人的大嘴里长满锯齿,牙根积满唾液,吼叫时唾液喷溅,刺鼻的腥臭扑面而来。

    根本没有任何心急肉跳的时间,禹天枫条件反射地后腿一蹬,操着匕首扑上去,稳准狠地把刀尖扎进怪物的眼睛,怪物吃痛哀嚎一声,甩着尾巴挣扎,想要把骑在脖子上的禹天枫摔下去。禹天枫哪会给它反击的机会,对准怪物的脑门就是一扎,抽出匕首时,刀面上还带着血斑和脑浆。

    脑子被戳穿,这回怪物是死透了。禹天枫踢了踢瘫在地上的怪物,捂着嘴蹲下身,脑子一片混乱,惊魂未定。她一遍遍回忆学过的雨林生物知识,亚马逊有这种恐龙一样的动物吗?

    忽的,天空传来一声长鸣,禹天枫仰头去看,只见被夕阳染得血红的空中,一群翼龙挥翅飞过,禹天枫顿时两眼放空,瞳孔紧缩,从头到脚僵冷无力——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雨林深处传出恐怖的吼声,禹天枫抹一把脸,强迫自己认清现实。禹天枫不敢生活,也不敢携带有血腥的东西,只好从蓝羽怪物身上割了几片肉,就着溪水咽下去,先以此充饥。生肉腥辣,呛得禹天枫喉咙痛,捂嘴咳嗽了几下,再反复漱口,这才觉得嘴里好受些。

    死尸的血味肯定会引来更多肉食动物,此地不宜久留。禹天枫洗好匕首和脸上的血污,沿着溪流小跑向下游。一路上她又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生物,无一例外,都是她以前从没见过的,结合这里古怪的坏境和刚才惊险的遭遇,禹天枫悲痛欲绝地得出结论:她闯入了异世界。

    越靠近下游流水声越大,地面越加宽敞,禹天枫竟找到了一条浅河。有了先前的教训,禹天枫不敢大喇喇暴露在开阔视野,只敢躲在草堆里查看。禹天枫看到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岩洞,洞口草叶茂密,是个不错的藏身处,正当她确认没有危险准备过去时,河对岸走来一头棕色的丛林猫,两只兽瞳在昏暗里幽幽发亮。

    禹天枫吓得屏住呼吸,躲在草里不敢动,却看到对岸的林子里又走出一个裹着兽皮的女人。女人小声说了些什么,走在前面的大林猫扭转身,低头在她颈窝蹭了蹭,然后反身折回了密林。

    禹天枫叹一口气,接着露出如获新生的笑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跟女人打招呼,不料女人淌着水径直向她走来。禹天枫的心猛烈跳动,一步步慢慢后退,女人停在草堆外,轻声说:“你是走丢的智人吗?有没有受伤?部落名字是什么?我托朋友送你回去。”

    禹天枫万分诧异居然能听懂异世人的语言,一时木然,等女人又问了她一遍她才结巴道:“智人?部落?你......你在说什么?”

    朱恩和维姬在帐篷里等禹天枫,看到她平安无事,两人都送了口气。

    朱恩握着禹天枫的手说:“伯兰,你快吓死我了!”

    维姬一个劲抹眼泪:“你的失忆怎么严重到这种地步,连阿尔伯塔龙都不认得了吗,还傻不拉几地冲过去!”维姬又气又心痛,狠狠拍了禹天枫一下:“真是笨死你算了!就应该让阿尔伯塔龙吃掉你!”

    禹天枫连连道歉,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维姬安抚下来,过了一会,乔伊斯拖了两大块肉回来,维姬的注意力很快被新鲜的食物给转移了。

    乔伊斯问朱恩:“你还不回去吗,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阿母了。”朱恩说:“嗯,我知道了。”然后看着禹天枫叹气:“看来今天编不成篮子了。”禹天枫安慰她:“大家平安就好,乔伊斯说下次给我们带梭叶草回来,编篮子的时候我和维姬去找你。”朱恩点头:“好,那我回去了。”

    送走朱恩,维姬站起身说:“我来煮肉汤吧,伯兰你过来,我教你处理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