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恐鳄(GL) 51.爬行联盟(05)

时间:2018-05-13作者:九九和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 本文在文学城,拒绝盗版!  “嗯。”

    “一会到了千叶部落, 我裹着兽皮,她们问起我,你就说我染了风热,暂时不能靠近,她们自然会和我保持距离。”

    “好。”

    路上, 禹天枫问了很多维姬阿娘在百足部落的事, 心里的计划逐渐完善。

    禹天枫说:“千叶部落的眼线都是你娘去世后才来的, 所以不知道她逃来了千叶部落, 是吗?”

    “是的。”

    “嗯,还好......对了, 当年和你阿娘住在一起的百足部落兽人叫路易莎,确定吗?”

    维姬郑重地点头:“确定。”

    “那会百足部落的族长是谁, 现在换了吗?百足部落里还有你阿娘认识的人吗?”

    维姬说:“以前百足部落的族长是特里娜,现在的族长是她的长子克洛伊, 我说过,百足部落的兽人不会选择智人结成伴侣, 所以她们一个兽人拥有好几个智人。前族长特里娜拥有的一个智人, 名字叫艾达,和我阿娘出自同一部落, 阿娘跟我提过她几次。对了, 我娘说, 那个路易莎是特里娜的亲妹妹。”

    禹天枫沉吟片刻, 道:“也就是说,你娘和她闺蜜,都跟百足部落的首领亲族有关联,诶,她们既然出自同一部落,你娘和艾达有信物吗?”

    “闺蜜?”

    “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噢,是的,信物的话没有,不过阿娘跟我说过,她生长的部落在雨林南部,她们部落的智人都生的水灵,一出生就会在耳垂上穿洞,这是她们的习俗。”

    在耳垂上穿洞?那不就是打耳洞吗?禹天枫撩开耳发,取下左耳垂上的透明小棍:“我家乡仪容审核严格,只有左耳上有一个小眼,右耳的已经愈合了,你看这样像你娘说的那种吗?”

    维姬还不太明白她的用意,有些疑惑地回答:“我阿娘也只有一只耳朵有孔,你和她一样。”

    “她耳垂上穿的什么?”

    “细草茎。”

    禹天枫随手择了根草茎,撇断换下耳棍:“行。”

    维姬问:“伯兰,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禹天枫拍拍她的上臂:“别担心,一会你就按我说的做,把可能是百足部落眼线的人分别叫出来,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维姬乖乖应道:“哦。”

    “来,把你知道的事全部告诉我,尤其是和你阿娘生活过的那个兽人路易莎,还有她的闺蜜艾达。”

    “嗯。”

    ---------------

    到达千叶部落时天已经黑了,禹天枫已经试探过几个嫌疑人,可惜她们都不是百足部落的眼线,现在只剩下一个人,计划能不能成功,全靠这最后的希望。

    维姬不安地张望,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架帐篷前,低声道:“芬妮阿太,你在吗?”帐篷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维姬又唤了一声:“芬妮阿太?”不一会,一个老智人拄着木棍蹒跚地走出来:“小维姬?这回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维姬转头望了望树林,月光和篝火的照映下,树影里立着一个人,芬妮也看到了,问维姬:“那是......?”维姬说:“芬妮阿太,那个人是我今天采果子的时候遇见的,她问我部落里是不是有一个叫芬妮的老智人,我想到了你,说有,她就缠着我,说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

    芬妮浑浊的眼珠沉了沉:“啊,在林子里遇见的?是一个人生活吗?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拄着木棍往前慢慢地走:“快,让我看看她。”

    维姬扶着她走过去:“好的,芬妮阿太你慢点走。”

    芬妮走近禹天枫,见她头顶罩着兽皮,身子微微发抖,怯怯退后,怜惜地说:“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认识我的?”

    维姬拦一拦芬妮,小声说:“芬妮阿太,她染了风热,还是别靠的太近才好。”芬妮一听哦一声,笑一笑,没再上前,禹天枫适时地轻咳两声,尖着嗓子说:“芬妮阿太,我......我叫路易莎,咳咳......”

    果不其然,芬妮听到路易莎三个字时脸色变了变,但很快镇定下来:“你这小智人崽子,怎么取个兽人的名字呢?”

    禹天枫好不委屈:“阿娘去世前告诉我,那是我阿母的名字,她要经常叫着,害怕忘了。”

    老智人捂了捂嘴,又略带警惕地看了维姬一眼,一时有些无措,禹天枫忙对维姬道:“谢谢你带我见芬妮阿太,我好不容易见到她,我想跟她说些话......”维姬被禹天枫瞬间变了个人似的巨大反差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走开:“啊......好,好的,我还没吃晚饭呢,你们慢慢聊。”

    维姬走远后,芬妮向禹天枫走了两步,激动地问:“孩子,你的阿娘叫什么名字?”

    禹天枫梨花带雨:“贝......贝拉。”

    芬妮噢一声:“是的,是她,那个美丽的贝拉,当时特里娜族长十分喜爱她,可是路易莎长老......”芬妮唉唉叹息,皱巴巴的手轻轻抚摸禹天枫的肩头:“也就是你那痴情的阿母,也看上了贝拉,特里娜宠爱妹妹,就把贝拉让给了她,谁知道贝拉性子那样刚烈,竟然趁着兽人出猎放火出逃,没想到啊......那时候贝拉已经——”说着,她拉下禹天枫罩头的兽皮:“已经有了你。”

    禹天枫虽然在脸上抹花了脸,但她故意露出了俊秀的眉眼,几抔红土掩不住她秀丽的姿色,芬妮看到她穿着草茎左耳洞,老泪纵横:“是的,这是贝拉的‘面妆’。”禹天枫哭啼着回道:“这个耳洞,是我出生时阿娘亲手用骨刺刺穿的,阿娘还说,阿母夸她的耳朵好看,所以她要让阿母看到我,夸她们的崽子好看。”

    老智人听的心疼:“好看,孩子,你很美丽!来,告诉我,你的阿娘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她既然爱着长老,当初又为什么要做傻事呢?”

    禹天枫说:“阿娘带着我一直住在小岩山的洞穴里,那边的河里有鱼,我们以鱼和果子为生,我成年的时候阿娘染上恶疾,没多久就去了,她走前特地告诉我我名字的意义,还说在千叶部落看到了你,叫我来找你,好让你带我去找阿母......”禹天枫边说边抹眼泪:“你也知道,我阿娘性子烈,对感情看得重,她嫉妒阿母对其他的智人好,所以......”

    “哎——”芬妮长叹一气,“我明白,我都明白,可是身为百足部落的人,为了部落的强大,我们必须牺牲自己。”

    禹天枫突然跪在芬妮脚下,抱着她的腿抽泣:“芬妮阿太,我的阿娘不要我了,现在我只有一个人了,你不知道,小岩山的山洞里冷冰冰,外面到处都是可怕的野兽,我不想再过那种日子了,你带我去找我的阿母好不好?哪怕她不愿意认我,也没关系,我只想见她一面,告诉她,我和阿娘一直很想她!”

    芬妮闭上眼睛,抱住她轻轻拍她的背:“孩子,你要坚强,听我说,你阿母她......路易莎长老在一次狩猎中......受了重伤,已经......不在了。”

    禹天枫惊愕地张大嘴,心里想道:完了完了,好不容易演了一半认亲戏,眼看就要成功,结果路易莎死了,这下计划要泡汤了。而禹天枫这绝望的表情看在芬妮眼中却是另一番味道——多么可怜的孩子啊,听到阿母去世的消息被吓得失了魂!

    芬妮急忙对禹天枫说:“你放心,孩子,你是路易莎长老唯一的智人幼崽,是族长的亲族,天一亮我就送你回百足部落,克洛伊族长,也就是你的堂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禹天枫暗自松一口气,面上仍旧泪流成河:“谢谢芬妮阿太,只要这世上还有亲人,我就心满意足了。”接着扑到一棵树上痛哭流涕:“咳咳,我苦命的阿娘,阿母也不要我了,呜呜呜呜。”

    芬妮心痛地抚摸她的头发:“来我帐篷喝点苦聂水吧,巫师说喝了就不咳了。”

    “谢谢芬妮阿太。”

    芬妮的伴侣和孩子都是兽人,留禹天枫住不方便,于是当晚禹天枫还是住在维姬的帐篷里。

    维姬靠在火堆边,捧着装热水的石碗,问:“伯兰,刚才在芬妮面前那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禹天枫啃着钉齿兽的兽腿,问:“哪样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像变了个人一样,说根本就不对的话,还能哭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