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开,迪迦开大了[综英美] 7.第七章

时间:2018-01-28作者:月半时

    7.第七章第(1/2)页

    天:

    第二天一早,安纯之就和往常一样被手机的消息声吵醒了。

    [拳击教练]:“甜甜圈,该起床锻炼了!”

    [甜甜圈]:“……”

    自从安纯之答应了和网友一起晨练,拳击教练就尽职尽责的每天喊他起床,雷打不动。

    安纯之很好奇,难道拳击教练这个职业的人都这么有精力,而且时间观念非常固定的吗?

    偶尔他还是想睡懒觉的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拳击教练打字速度超慢。在他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安纯之还能在自己铺了四层棉褥的超柔软小床上再蠕动一会儿。

    [拳击教练]:“你真的醒了吗?”

    [拳击教练]:“睁开眼睛再回话,别再不小心把奇怪的图发过来了。”

    安纯之举着手机睡眼朦胧的一看,吓得一时间也不困了,赶紧爬出被窝。

    ……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提了。

    [甜甜圈]:“起来了。#委屈#”

    他不情不愿的慢腾腾梳洗后才出了门,小跑着前往法拉盛草原可乐娜公园,准备打他的太极拳。

    而这个时候,手表上的时针才指向五点半。

    与此同时——曼哈顿区的中央公园里。

    美国队长站在湖边低头看着手机,神情有些无奈。

    其实他已经都绕着湖边跑了一个小时了,才在五点的时候叫醒了网友甜甜圈。

    但是甜甜圈还是困得拖延了半个小时才到了公园。

    这个年轻朋友哪里都好,性格稳重温柔又聊得来,可就是有时候会犯懒,计划总想往后拖一拖。

    “唉。”美国队长摇了摇头,把手机收回口袋继续开始跑步。

    不过犯懒是现在大多数年轻人的通病,这个和平年代又没有战争,美国队长也乐于包容一下朋友的小毛病。

    “难道五点起床真的太早了吗?”他喃喃的自言自语着,绕着湖边越跑越快了。

    等时间到了六点半的时候,安纯之才又小跑着回了十五大道,拉开了平安商店的卷帘门。

    这算是在新的一天里开张了。

    安纯之回到柜台后面,一边打开了老式电视看早间新闻,一边热了一碗牛奶。

    “昨天想必有很多人都看见了,出现在纽约市中心的巨人……正是他用头堵住了虫洞才阻止了外星人继续来到地球。”带着甜美微笑的主持人说着,身后的背景配了一张昨天别人拍的照片。

    即使照片遥远又模糊,但依然能让众人感受到那种震撼感。

    安纯之又换了一个台。

    “这位超级英雄其实我们也不陌生,他就是最近在网络上很火的红灯超人,虽然热度还赶不上纽约市民的好邻居蜘蛛侠,但红灯超人经过昨天的外星人入侵事件……”

    ——还是在讲他的事。

    “果然在报道了。”安纯之嘀咕着。

    他就知道,昨天恢复原本体型的事肯定该引起轰动了。

    安纯之这会儿都快放弃纠正那个误称了,美利坚人民真不能给他起个好听点的名字吗!非得这么本土化?

    小心超人来告他名字侵权啊!

    而且说起来……好像是有个超级英雄还叫做绿灯侠来着,他是不是得庆幸他没叫红灯侠?

    安纯之摇摇头,踮起脚尖从最上面的柜子里拿出一盒燕麦片。

    门口的铃铛清脆的响了一声。

    “欢迎光临!”安纯之条件反射的微笑着说。但看清楚来人后,他往牛奶碗里倒燕麦片的动作不由得变慢了下来。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脸上皱纹累累的沧桑老人,穿着一身破旧得几乎辨不出颜色的肮脏大衣。

    他颤颤巍巍的走到装三明治的架子前,半侧着身子小心的问:“先生……我只有两英镑,我能买一块三明治吗?”

    两英镑差不多能兑换成二块六的美元,而最便宜的三明治也要五块钱才能买得到。

    这个老人看起来很担心安纯之把他赶出去。

    “呃……你自己拿吧。”安纯之迅速的瞥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咖啡馆,好奇的问,“你是英国人吗?”

    “不是。”老人喉咙里喘出了气音,他身子侧的更狠了,磨磨蹭蹭半天才从架子上拿下来一块三明治。

    安纯之等了一会儿,但是没听到老人下来的解释,于是追问:“那你怎么会有英镑?”

    老人的身体倾斜的更狠了,一手攥着三明治一手伸进口袋里摸着什么。

    他在几秒后才喘气费力的说:“那是一个好心的人施舍给我的。”

    “哦。”安纯之拖长了声音,不再问什么了,等着收钱。

    但是这个奇怪的老人还是站在原地磨磨蹭蹭的掏着口袋,半天都没有动。

    “如果你不饿,那么可以不买三明治。放心,我不会把你赶出去的。”安纯之终于忍不住提醒他了,

    “那么能不能请你别这样偷看对面了?对眼睛不好,真的。”

    老人终于把身体彻底转过来了,直起腰有些愕然的看着安纯之。

    然后他居然真的把三明治放回了架子上,直接转过身聚精会神的盯着马路对面的咖啡馆看,也不理安纯之了。

    “……”安纯之无言的摇摇头,端起碗开始喝他的燕麦牛奶。

    真是个奇怪的人。

    过了一会儿,老人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似的,用非常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