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159.第一百五十九章

时间:2018-06-13作者:柳碎夜

    此为防盗章  来的都是老顾客, 见药店新来了员工有的还要问上几句。其中有认出花染是原来对面饭店服务员的, 还详细问一些问题。又有夸白文雪有福气的, 女儿又乖又漂亮, 读书成绩还拔尖。

    白文雪一直从容地和顾客们说着话, 白书一来来回回给他们拿东西, 店里纷纷扰扰, 直到九点多才稍微清净下来。

    白书一是晚上的主要劳动力, 好不容易空闲下来,这时已经瘫在椅子上直喘气。白文雪站得有些久,又说了不少话, 也显出了几分疲惫。花染赶紧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热水,给白书一递了一块手帕。

    “谢谢染姐姐。”白书一不和她客气, 接过水抿了一口就开始研究花染递过来的手帕, “染姐姐你用手帕的啊。”

    花染见她拿在手里没有用,连忙道:“我洗干净了的, 还没用过。”

    白书一自来熟起来似乎很不会看气氛,但要说敏感又十分敏感。花染解释的话她一听就知道对方误会自己嫌弃她, 赶紧把手帕按到了脑门上。

    “我是怕自己用了弄脏啦,我洗完还给你哦。用手帕好啊, 多环保,我明天也去买一块。”

    “没事的没事的,我来洗就好了……”

    白文雪喝了几口水, 听两个小姑娘说着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感觉疲惫都减轻了一些。

    “一一你就是什么都要学, 用手帕倒是没关系,你都自己洗,妈妈可不帮你。”

    白书一虽然经常帮妈妈卖药,但是个家务白痴。白文雪宠女儿,从没强制要求她自己做这些事,导致她住校的时候还是把脏衣服往家里带。

    “我、我洗手帕难道还不会洗吗?自己洗就自己洗。”白书一平日里被妈妈拆穿还能嘻嘻哈哈死皮赖脸的,但在花染面前被这样小看不禁就逞强了起来。

    花染还没完全适应母女俩的相处方式,以为两人因这件事吵起来,有些慌张地道:“没事的小白,你给我,我一块儿洗就好了。”

    白文雪知道花染心眼实,好笑地道:“你别理她,让她自己做。”

    白书一也挺怕花染真帮自己洗手帕的——那也太不好意思了,连连摇头,“不用啦不用啦,手帕我能自己洗的,真的。”

    三人聊了会儿天,都稍稍缓了过来。白文雪看看时间差不多正打算关店门,花染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纸过来。

    “白姨,这是晚上收钱的明细,我接手过后的钱都另外放在一个格子里,你看一看吧。”

    白文雪有些惊讶,白书一则是一脸好奇。

    这母女俩在钱方面其实都是大马虎,白文雪开了这么多年药店就没一年是把利润算清过的。一方面是因为家境优渥,本身就不靠这个店赚钱,另一方面她和女儿一样散财散习惯了,真要算起来那就是一笔烂账,能头疼死。

    过去来帮忙的朋友是可以信任的熟人,忙起来也没人想起记账,所以药店至今金钱往来都是模模糊糊的,只知道一年下来没亏就行。

    这也是白文雪宁愿慢慢找也想找一个信得过的人的原因。不在乎归不在乎,可要是遇到个手脚不干净的,她的心还没好到这种程度。

    花染拿出明细给她看,白文雪也郑重起来。她不提药店之前是什么情况,接过花染手中的纸细细看了起来。白书一很有默契地没吭声,歪着头看上面的字。

    花染稍稍有些紧张。虽然她细细想了很久觉得应该没有遗漏,可当时真的太忙了,她很怕自己忙中出错,把这第一件事就搞砸。

    “染姐姐,你字真好看啊。”白书一比白文雪看得快,看完想也没想就夸了起来,“而且记性好好啊,当时那么忙,你都记得那么清楚。”

    花染原本紧张不已,听白书一这夸得牛头不对马嘴,一时都不知道该不该害羞,又能不能笑。

    白文雪看完后脸上的笑意比之前更多了几分。

    “之前说花染你能干,白姨还是说轻了,好好干,白姨看好你。”

    白书一不记得具体卖出去什么东西,白文雪当然也不可能记得很清楚。但因为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预定好的,她有记录,所以稍微对一对就能对上绝大部分。

    之前白文雪其实还是抱着拉一把花染的想法,现在对她则更加另眼相待。一上手就接触金钱,在没有任何指导的情况下能够想得那么仔细周到,还有能力记得那么清晰,恐怕比她大的人也没几个做得到。

    花染看到白文雪的笑容顿时狠狠松了一口气,心中大石头落地,脸上也显出了几分喜色。

    “谢谢白姨,我会好好做,好好努力的!”

    “哎呀,干吗说得那么见外啦!”白文雪和花染有着老板和员工这层关系,白书一可不这么想。她就是看着花染亲近,就是喜欢她,拉着她的手道,“染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得很好。”

    花染是真的很高兴,这时候连害羞也忘了,回握住白书一的手道:“谢谢你,小白。”

    白书一很喜欢看花染笑,见她一笑自己也忍不住开心起来,跟着傻笑。

    白文雪见两个孩子好姐妹似的,心中更有几分安慰。

    “好了好了,小染过来的第一天就弄那么晚,还是快点关门吧。”

    时间不到十点,这对花染来说实在是还早得很。不过白文雪和白书一一个年纪大,一个年纪小,正好都是睡得多的年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三人一块儿关了门,白文雪和白书一一起回家,花染则上楼洗漱。

    其实白文雪的家离药店不远,走路就十分钟左右。白书一和妈妈挽着手,一边走一边说着花染。

    白文雪见女儿说得眉飞色舞,再看看她已经超过自己的身高,忍不住感叹起时间的流逝来。

    “你现在是高兴啦,能天天见到小染。”

    “嘿嘿嘿,那妈妈你说染姐姐是不是很能干?是不是能给你帮忙?”

    这一点白文雪是不怀疑的,对于花染她目前十分满意。

    “好好好,多亏了你妈妈才找到这么能干的店员,好不好?”

    “可不是嘛!”

    关了拉门之后药店顿时安静了下来。这是花染第一次独自处于这样的空间,新奇之外也有几分不安。她这时才意识到白文雪对自己的信任,林立的柜台和货架上放着多种多样的药品,加上仓库里的存货,单单药品的价值就不低。

    对于这样的信任,花染既感激又感觉到几分压力,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辜负白文雪的期待。

    忙了一晚上,药店多少有些凌乱。时间尚早,花染仔细地打扫了一遍桌面和地面,然后才回卧室。房间里空调卫浴样样齐全,小厨房里甚至放着一个两厢冰箱,很有几分温馨小窝的样子。

    花染的东西不多,之前简单收拾了一下,这时候花了半小时也全部弄妥帖。她衣服少,全挂出来也没占衣柜多少空间,倒是书放了一柜子。

    等花染全部整理完,时间刚好十一点。她之前时间怎么也不够用,从没有早于凌晨一点睡下的时候,现在乍然那么早休息还有几分不适应。

    小房间配套的浴室不是很大,但热水器,淋浴间还有浴霸一应俱全。白书一之前已经教过她怎么用,还嘱咐她洗之前要先开一会儿浴霸。

    花染怕浪费电,脱了衣服之后才敢开起来,但就算这样也让她立时觉得暖和了起来。

    她本性是很爱干净的,之前却只能两三天才洗上一次澡。饭店那边没有单独的卫浴,洗澡的水要一壶一壶烧起来,每次洗都要花很多时间。加上天气寒冷,洗完别说暖身,反而很有可能受寒,她也只能尽量控制洗澡的频率。

    调好水温之后,淋浴间里迅速弥漫起了水汽。花染不是瘦骨嶙峋的身形,平日里被遮掩在偏大的衣着之下,发育良好的身体这时完全显露了出来。

    丰满的胸房,纤细的腰身加上白皙细腻的皮肤,花染拥有能够被任何一位女性嫉妒的躯体。但真要说起来,她其实并未对此感到骄傲过。或者不如说,曾还有一段时间为此感到不安和惶恐。

    但现在一切都在好起来,她曾经无比迷茫的前途似乎也正在渐渐明朗。而这一切,都是在她遇到白家母女之后的事。

    洗完澡,洗完衣服,趁着身体还热乎的时候躺进温暖的被窝,看半小时的书,在0点左右睡下,名为幸福的感情多年之后再一次光顾了花染。

    “好啦,吃菜吃菜,小染你多吃一点。”白文雪笑着把女儿拉坐下来,不让她胡闹了。

    “染姐姐,染姐姐,你吃这个,茄汁鲈鱼。”可惜白书一不是个肯安分的主,坐下来就开始给花染推荐菜肴,“年年有余。还有这个,蒜茸粉丝北极虾,有点甜甜的,可好吃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