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间:2018-05-24作者:柳碎夜

    ,!

    此为防盗章

    花染听到外面有动静连忙起身去迎接, 阳光从慢慢升起的拉门下渐渐照进店内, 也铺在花染的身上。

    白书一一开门就看到花染站在拉门后面, 精神虽然看起来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呆呆的。一边奇怪,一边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染姐姐, 你起床啦。早餐吃了吗?我给你带了豆浆和包子。”

    白文雪走在后面,立即发现店面比前一晚整洁了很多, 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打扫的。

    “我吃了五个汤圆。”花染渐渐开始适应白书一频繁的肢体接触, 对于她动不动就拉手的行为稍稍有些习惯了。

    “才五个啊, 那正好,再吃一点吧。”白书一把打包好的包子豆浆推到花染面前, 还很体贴地问道, “甜豆浆, 肉包子,不知道染姐姐你吃不吃得惯?”

    花染本身一点儿不挑食,听她这样问生怕自己拒绝会让她误会,哪里敢说吃不惯?

    “我吃的……谢谢你小白。”

    白书一挠挠头,难得显露出几分不好意思。

    “染姐姐你不要总是道谢啦,不要见外不要见外。”

    花染看着她害羞的样子, 自己也腼腆地笑起来。

    白书一居住的这片区域如今已算是比较市中心的位置,不过大概是因为周边都是拆迁户,所以生活节奏并不快, 到了九点左右药店才渐渐有了客人。

    花染虽然有一些中药知识, 但对药品是全然陌生的, 所以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肯定不能卖药。白文雪也不急着要她马上就能上手,早就帮她想好怎么走了,中午吃午餐的时候正好和她讲一讲打算。

    “你现在只能算是实习,过两天让小白陪你去药监局报名,先把上岗证考出来。”有顾客的时候她就带着花染一边卖药一边教,没有顾客的时候就让花染整理货架,顺便把每种药的说明看一下,“这个月你的主要任务就是熟悉药品的摆放。”

    花染学得很认真,但也不免有些担忧。

    “白姨,我会认真学习的。不过我没有高中毕业证……不知道能不能考。”

    “上岗证是没问题,”花染高三辍学的事白文雪之前就有了解,也思考过这件事,“不过你要往后考最好还是能拿到高中文凭。”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肯努力拿高中或者同等学力的文凭还是方便的。

    “染姐姐,你会考过了吗?过了的话不如去原来的高中问一问?”白书一之前也从白文雪那里知道花染高三辍学的事,这时候听她说没拿到毕业证,记起老师说的话,插嘴道:“我记得会考是在高二吧?老师说过了会考就能拿高中毕业证的。”

    花染辍学是在高二升高三的时候,会考当然是过了的。她读书的时候成绩优异,不过读的高中不算很好,老师也马虎得很。花染不记得老师有说过这些事,想当然的以为没有读完高中肯定没办法拿到毕业证。

    这时候突然听说自己还能拿到高中毕业证,一时惊喜不已。

    “真的吗小白?会考过了就能拿到毕业证?”

    “我记得是这样没错的。”白书一靠在药柜上,撑着下巴很笃定地点了点头。

    白文雪之前没想到这一遭,这时候也记起来了。

    “我也记得是这样。小染你可以回原学校问问,如果能拿到就最好了,可以省不少事。”

    这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对花染这样回学校无望的人来说,初中毕业和高中毕业实在是有很大的差别。

    “太好了,那我、那我到时候请个假回去。”花染觉得自从遇到白家母女俩之后自己就好运连连。

    “不用请假的,你原本就是做六休一,到时候调个班就好了。”

    白文雪自己开店马马虎虎,给花染定的合同却十分清晰。药店分成早中晚三班,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九点半,中间吃饭一小时,每班四小时。花染一天两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定。

    当然,刚开始的实习阶段不计入在内,毕竟要想快点上手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看多学多问。

    “我觉得染姐姐你还是先打个电话回去问一问吧,到时候回去拿也方便。”

    白书一年纪虽小,但很细心,每次说的话都很切中要害。

    “对对,谢谢你小白。”

    “都说不用谢啦,”花染一来白书一闲了很多。她性子黏人,又爱讲话,见花染有事情忙就跟在她身后乱转,自发当起了小老师,比白文雪教得还勤快。

    白文雪的病现在还有没什么有效治愈的手段,最好的方法就是多休息,多锻炼,注意饮食。吃过午餐之后白书一干脆把她劝回了家,就自己和花染看着药店。

    “就得让我妈回家去睡才好,她睡觉浅,这里临街很容易吵醒她的。”原本的的休息室变成了花染的卧室,白书一劝白文雪回家去睡的时候,她颇有些内疚。

    也不知道白书一是心细发现了她的异样还是就随口一说,倒是确实让花染安心了下来。中午的时候人不多,白书一自己应付惯了根本不当回事,反而是花染比较紧张。

    “染姐姐,刚吃完饭先休息一下嘛,待会儿再用功也可以啊。”白书一见花染在店里兜兜转转,好笑地把她拉到椅子上,“对了,我帮你擦药吧,今年养好冻疮的可能性虽然不太大,但好好注意的话,来年会好一些的。”

    “啊?不、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擦就好了。”

    “哎呀,又有什么关系,互相帮助嘛。”白书一哪里会听她的?拉着她的手不放,一边慢慢帮她上着药,一边道,“好看的手就要好好保护,不但要擦药也要好好擦护手霜。”

    花染没办法抽回手,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好半低着头任由白书一动作。她脸红得不行,既是害羞也是自惭。

    “不好看的……”

    原本她的手还算有几分清秀,可这时因为长了冻疮不仅变得又红又肿,而且还裂开了很多口子,渗出不少脓水。不要说展示人前,花染都不想看自己的手。

    可是,那个被称为喜欢漂亮东西的少女好像一点儿都没注意到这双手的丑陋,反而小心翼翼地帮她涂好了药膏。

    白书一颇为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然后很郑重地宣布道:“染姐姐,我觉得你真是太不看重自己了,所以决定今天开始由我来胜任这项工作。”

    花染听她说得好像这是件多好的美差一样,忍不坠是笑出了声。

    “小白,你真的……”她下意识想要夸白书一可爱,话到了嘴边才觉得太亲昵,顿时又吞了回去。

    因为从来没有和朋友亲密地相处过,白书一又是那么热情的人,她在这段关系之中一直处于被动和接受的位置。但随着渐渐熟悉亲密,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慢慢主动起来。

    “我真的?”可她说不出口不代表听到了开头的白书一不会追根究底,看着明显有半截话没说出口的花染,她再一次发挥了缠人宝宝的惊人功力,“诶,染姐姐你要说我什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呃……不是,我、我是说你真的很好。”

    白书一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是夸我吗?说我很好你干吗吞吞吐吐的……啊,染姐姐你不会是嫌我烦了吧。”

    花染真是被她吓死了,顿时什么也顾不得,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怎么会,我没有嫌你烦。我、我是想说你真的很可爱……”

    白书一真的很可爱,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是无比可爱的女孩子。

    可夸了人的花染不知道为什么比起被夸的白书一还要害羞,说到“可爱”两个字时白皙的脸上已经绯红一片。

    白书一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笑着靠过去揽住她,大大咧咧地道:“哈哈哈哈,染姐姐你不要着急啦,我和你开玩笑呢。”

    她顿了一顿,明亮的大眼望向花染,原本嘻嘻哈哈的声音也真诚了起来。

    “而且,我觉得染姐姐你更可爱……超级可爱的那种!”

    h市地处南方,很少会下很大的雪。不过今年似乎是个冷冬,还没过年已经下过两场。原本前两天白文雪就想让女儿带花染去药监局报名,因为天气太冷一直拖到了今天。

    “染姐姐你穿得太少啦,这样出去小心感冒。”白书一整装待发的时候才发现花染身上只穿着一件半旧的单薄羽绒服和牛仔裤,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试温度,“果然,你等我一下。”

    花染过冬的外套一共就两件,这件羽绒服已经是她最保暖的衣服了。作为花季少女,花染当然不可能真的毫不在意穿着。尤其身边的白书一几乎每天的衣服都不带重样,她偶尔也会生出真切的羡慕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