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130.第一百三十章

时间:2018-05-15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怎么样, 还习惯吗?”

    “嗯, 慢慢上手了。”

    老板娘打量了一下花染, 又扫视了一眼药店,笑着点头道:“挺适合你的。”

    很难叫人想象,这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子就是前不久在饭店打工的女服务员。相貌虽然没有什么改变,但不知道为什么叫人乍一眼就是觉得鲜活了很多。

    “谢谢你老板娘,”花染对老板娘十分感激,在饭店工作的时候虽然辛苦,但那时她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这滴水之恩是涌泉也报答不了的,“如果不是你……”

    老板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像是欣慰一般叹气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受人所托……”

    “嗯?”

    “花染, 我知道你很善良,所以不会忘记曾经帮助过你的人,对不对?”

    “这、这个是当然的……”花染总觉得今天的老板娘有点奇怪, 还有“受人所托”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你刚才……”

    铃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看到有顾客进来买药, 老板娘不再多待,“好啦,我出来也有一会儿, 该回去了。”

    花染这边要招待客人, 虽然对老板娘的话还有疑问, 但也只能呆呆地看着她出门。她心中隐隐约约有个念头,却怎么也抓不住。

    这个春节里花染的主要任务是考取上岗证,难度虽然不大,但花染性子认真,总是会抽空看书。白书一因为快要开学,天天赶作业,药店里充满了学习的氛围。

    “啊,终于只剩下竞赛题了。”

    这几天花染已经听习惯了白书一这样的欢呼,笑着抬头看了她一眼。

    白书一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迅速捕捉到了她的目光,笑嘻嘻地黏了过来。

    “染姐姐,你看完了吗?我看你都看了好几遍了。”

    花染稳重,又有白书一帮忙,白文雪总算能够比较放心地休息,过来年之后开始减少到一天一班或者两班的程度,这时候已经回家休息去。

    这段时间她一直没发病,让两人都很安心。

    “看完了,你作业做完了吗?”花染合上书,从旁边篮子里拿出手帕和针线,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和白姨的手帕也快绣好了。”

    绣条手帕对花染来说没什么难度,初一买回来的手帕和针线,不过几天就绣得差不多了。白文雪给她包了1000的红包,刚拆开的时候差点把她吓死。

    可再还回去已经不可能,她听白书一说喜欢自己绣的手帕的时候当即决定自己来买,绣好送给她和白文雪。

    “哎呀,真好看,这是百合花吗?”白书一欣喜地看着自己的手帕,嘿嘿傻笑,“染姐姐,你手真巧。”

    因为每天都被拉着坚持涂抹冻疮膏,加上碰水的机会减少,花染手上的冻疮竟然真的慢慢好转了一些,起码不再看起来触目惊心。

    “没有啦,我只会绣这种样式简单的。”

    淡青色的手帕一角,一朵被绿叶衬托着的百合花已完全成型。

    “才不是呢,明明那么好看,开学我就要向同学炫耀。”

    花染发现白书一真的比起一般的高中生还要孩子气很多,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确实小两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你可别说……”花染本想说“别说是我绣的”,想想她的同学基本不认识自己,遂作罢,“你什么时候开学?”

    “还五天……啊,竞赛题还没做完,我觉得我要死了。”

    对花染来说,为作业所困的学生很让人羡慕。

    “加油小白,你可以的。”

    “嗯嗯,我休息一会儿就去做。”

    白书一是典型的脑袋伶俐,但不是十分努力的类型。当然,她的“不是十分努力”并非说她一味浪费天分,而是缺乏动力。

    白书一会完成学校交代的学习任务,会为每次考试复习,也能够认真听讲。靠着脑袋聪明,她还参加了学校的竞赛班。

    可要说起钻研,她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显然不够。题目做过就行,做对就好,不要说举一反三,要不是规定要检查,她可能还会直接不做。

    可要说爱玩,比起一般的同龄人,白书一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在帮助母亲的事上。

    花染很快得出了结论:小白还是个心性跳脱的小孩子。

    白书一的注意力很容易分散,一心两用甚至几用听起来很厉害,可这也会导致马虎大意。她也容易被新鲜的事物吸引,会对任何事产生好奇,还稍微有些喜欢“管闲事”。

    花染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她管的“闲事”之一,所以对她这种地方很难讨厌起来。

    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她觉得小白开心才最重要。

    明明已经是那么懂事体贴的孩子了,稍微残留的那一点小孩天性更应该好好保护才对。

    花染觉得这也是白文雪纵容她的原因。

    白书一在旁边看花染绣了一会儿手帕,然后就跑去玩扫雷。药店配备了电脑,但因为白文雪不大会操作,所以除了平时看看电视剧之外基本沦为了白书一的玩具。

    花染之前只在学校用过电脑,对这个东西十分陌生,只知道价格不菲,所以很少会去碰它。

    这段时间人流量仍旧不太多,药店里一时只有白书一按动鼠标的声音。

    突然,伴随着开门的铃音,一道爽朗的男声传了进来。

    “小白,只有你在吗?白姨呢?”赵兴兴提着礼物推门进来,问完话才发现另一边坐着的花染,“嗯?这位是?”

    “兴哥哥,你来啦!”白书一蹦蹦跳跳地迎了出去,一边拉他的手一边道,“妈妈在家休息呢,对哦,你这段时间没来还不知道,我妈妈找到帮手啦,这是花染姐姐。”

    赵兴兴看了花染一眼,发现她正是对面那家餐馆的女服员,心中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你好。”

    花染忙不迭地站起身,有些局促地道:“你好。”

    “花染姐姐,这是我兴哥哥,叫赵兴兴。”

    赵兴兴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笑道:“你看起来比我小,叫我兴哥就好了。”

    花染点点头,低声叫了一句“兴哥”,白书一已经抢了赵兴兴手里的礼物拆了起来。

    “兴哥哥你给我买了什么礼物呀,最近怎么都没来?”

    赵兴兴摸了摸白书一的脑袋,“最近有点事,所以给你带礼物赔罪了。”

    “旱冰鞋!呜哇,谢谢兴哥哥,妈妈一直不肯让我买呢。”白书一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当即就要换上鞋子在店里滑几圈。

    “好了好了,店里那么窄小心磕到,那样白姨就真的不让你玩了。”赵兴兴好笑地拉住她,承诺道,“等有时间哥哥带你去旱冰场玩。”

    “好啊好啊,染姐姐,到时候你也和我们一起去玩吧。”

    白书一说一出是一出,花染又是茫然又是忐忑,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我这个妹妹就是太跳脱,你担待些。”赵兴兴长相俊朗,看起来正气稳重,加上白书一对他亲近,花染也稍稍放下了戒备之心。

    “没有的,小白很乖。”

    “就是就是,我很乖的。”

    赵兴兴看这个妹妹还是一团孩子气,笑着摇了摇头,“你呀,少叫白姨操点心才好。她身体好一些了吗?”

    “嗯嗯,这段时间还挺好的,没发过病了,都是染姐姐的功劳。”

    “没有没有,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才不是呢,而且染姐姐还会推拿,妈妈夸她专业级的。”

    初一那天白文雪因为走路太多,回来的时候腰酸腿疼,花染就帮她按了按。白书一过去也帮妈妈捶背捏腿,只不过手劲太大总被嫌弃,所以听她夸花染,印象特别深刻。

    “推拿?”赵兴兴目有深意地望向花染,“没想到花染你还有这个手艺。”

    花染被那直白赤·裸的目光刺探似地盯着,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她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低声道:“嗯……我跟爷爷学过。”

    赵兴兴像是已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再逼视她。

    “小白,既然白姨不在那我下次再来。加油完成作业,哥哥带你去玩。”

    “啊,那么快就走了啊?”

    “我可是大人了,还有很多事呢。”

    “好吧好吧,那你要再来看我和妈妈呀。”

    花染耳中听着两人告别,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花婆婆几年之前记性就时好时坏,只有刺绣仿佛本能似的,一直没有放下。当初花婆婆把自己绣了最久的一幅绣图捐给政府,拿了五万块钱奖金给花染的时候,是她哭得最惨的一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