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106.第一百零六章

时间:2018-04-22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大年初一, 药店放了半天假。不过不论是花染还是白文雪都没有睡懒觉,白书一也在依依不舍中起了床。

    “新年红包, 大吉大利。”

    吃早餐的时候白文雪给两人各发了一个红包, 花染还来不及推脱,白书一已经帮她接了过来。

    “呜哇, 谢谢妈妈, 爱你。”她一手把自己的红包塞进兜里, 另一手把花染的红包放进她的口袋。

    花染没来得及拒绝, 张了张嘴, 只能道谢:“谢谢白姨。”

    白书一浑然不觉的模样, 喝了一口皮蛋瘦肉粥, 问道:“这是染姐姐煮的吗?好好喝诶。”

    昨天晚上没能帮忙, 早上的时候花染更是积极寻找帮忙的机会。白文雪这次倒是没有推拒她, 让她做了一个皮蛋瘦肉粥。

    “是啊,你染姐姐看样子很会做饭, 可比你这个小东西强多了。”

    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大概也没几个不会做饭的。

    花染被夸得不好意思, 连连道:“没有白姨做的味道好。”

    白书一一点儿也不介意被当作比较, 笑嘻嘻地道:“那我命好嘛, 虽然不会做饭,但很会吃呀。”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吃早餐,花染的心思又稍稍飘到了昨晚的梦上。像是梦的后遗症一样,她现在看到白书一就觉得心口热热的。

    “妈妈, 既然早上你们放假, 那我可以和染姐姐一起出去逛个街吗?之前说的手帕我还没挑到呢。”

    “我是没问题, 不过你问过小染了吗?而且这初一有没有人开店?”总的来说,白书一算得上是个体贴懂事,而且很会察言观色的孩子。只不过有的时候热情上来就管不了那么多,白文雪总是怕她会好心办坏事。

    白书一闻言看了看花染,花染赶紧道:“我、我没其他事的。”

    白文雪看着她老实巴交的样子,不知怎么就生出这孩子要一直被自己女儿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哈哈哈,妈妈,那我们吃完早餐就去了。顾晚家的饰品店开着呢,之前和她讲好了的。”

    白文雪听说是顾晚,不再顾虑了,“去吧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吃午餐。”

    花染和白书一穿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出门,走在一起当真像是两姐妹一样。

    大年初一其实真的没有哪里可以逛,白书一直接带着她去了朋友家的饰品店。

    花染已经很久没有悠闲地逛过街了,因为既没钱也没时间。再加上这段时间吃住都在药店,和之前在饭店要一起去买菜相比,外出的机会反而更少了一些。

    街上的行人比起一般节假日的时候反而少了很多,只有店家门前挂着的装饰透出了浓郁的过年气氛。

    白书一同学家的饰品店不大,一个半店面被四个立式的柜子分成几个区域,整齐地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偶饰品。

    白书一轻车熟路地推门而入,在电子音的“欢迎光临”响起时,她清脆的声音也已经响起。

    “晚晚,晚晚你在吗?”

    收银台就在门边,只不过没人在。花染一进来就被那“欢迎光临”吓了一跳,继而被里面种类繁多的货品晃花了眼睛。

    “来了来了,这不是小白老公嘛。”一个女孩子很快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声音明快地道,“你说今天来,我还以为你肯定要赖床到下午了呢,竟然没睡懒觉。”

    白书一听了直跺脚,“哎呀,顾晚,你不要在我姐姐面前乱叫啦。”

    顾晚这时才发现白书一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个子比白书一稍矮,面容温婉靓丽,漂亮得像是电影明星一样。

    两人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看起来确实像是一对姐妹花。

    “小白老公,咱们一个村出来的,你什么时候有的姐姐,我怎么不知道?”

    “哎呀,就说让你不要那么叫了,都高中生了。”白书一被顾晚连叫了两声“老公”,顿时又急又羞。

    “那你什么时候改口叫回我晚晚姐,我就什么时候改口不叫你小白老公吧。”

    花染一直在打量这家店,也在打量那个叫顾晚的女孩子。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长相斯文带着一股子书卷气,性格却很开朗大方。

    “晚晚你别闹了,咱们现在同班,叫你姐姐我多不好意思啊。”白书一明摆着转移话题,拉过花染对着顾晚道,“对啦,和你介绍我姐姐,染姐姐是我妈妈药店的新帮手。”

    顾晚带着笑意,很落落大方地对着花染打招呼,“染姐姐好。”

    “染姐姐,这个是顾晚,我的发小兼同学。”

    比起稚气未脱的白书一,顾晚已经完全显出了青春期女孩子的风貌。不论是哪一位长辈看到,都会忍不住夸一句标致。

    “顾晚,你好。”

    明明身边的两位都是比她年轻的女孩子,可最不淡定最局促的却是她。

    “小白,我就只是发小兼同学吗?你这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明明说过要娶我的。”

    “晚晚姐,童言无忌,都多小时候的事了,你就饶了我吧。”白书一头都大了,连连求饶。

    花染难得看到白书一都招架不住的情况,忍着笑看两人说话。

    顾晚似乎和白书一的性子有些相像,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看起来对花染没有一点儿距离感。

    “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手帕进到了,你自己去看看。”

    白书一如蒙大赦,拉着花染往柜子后面绕,一边走一边道:“我真是被晚晚害死了。”

    没有顾晚在旁边,花染终于不再遮掩自己的笑意,问道:“她怎么害你啦?”

    白书一显然十分清楚饰品店的分类摆放,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放手帕的地方。

    “就她啦,进了高中之后在班里第一声就叫我‘小白老公’,结果这个就变成我的绰号,不止女孩子,男孩子也这么叫。”

    女孩子之间的友情是很奇妙的一种东西,尤其是青春期的女孩子。花染印象里,初中和高中的时候班级里盛行认亲戚,老公老婆阿姨妈妈,五花八门的关系网,进去了才代表关系好。

    不过白书一这个显然不太像这回事,花染有点好奇,问道:“她为什么这样叫你?”

    “唉,我们是一个村的,真论起关系来她没准还得叫我一声阿姨呢。我小时候妈妈没时间带我,把我放到晚晚家,我俩过家家的时候大概不知怎么这样叫起来的吧,我都不太记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梦,花染有种和白书一更亲近了的感觉,这时候看她嘟着嘴的可爱模样,竟然忍不住调侃道:“看来真的是个小负心汉了。”

    “哪里啦,染姐姐你也笑我。”

    两个人一边讲一边挑手帕,顾晚大概是招待完了其他客人,这时候走到了两人身边。

    “怎么样,有挑到喜欢的吗?”

    白书一连着看了七八条都没挑着喜欢的,看顾晚过来不禁埋怨道:“晚晚,不是和你说要有那种刺绣的嘛,要……额,要淡雅一点的,这种都太艳啦。”

    “还淡雅一点的,最适合你的是樱桃小丸子吧,”顾晚随手拣出几条放到她面前,“好了,有刺绣的都在这里,你看看吧,我妈说是她好不容易挑出来的。”

    白书一皱着眉头,显然还是不满意。

    “都不好看,太俗了。我想要染姐姐那种的,角上绣着小竹子,还能绣名字。”

    “你这不是买手帕,我看你就是为难我顾晚。”顾晚拍了一下白书一的脑袋,“没这样的手帕,不如你买条回去自己绣好了。”

    花染这才知道白书一之前没买回手帕,今天又要来挑的原因。

    “小白,那个是我自己绣的,应该没有相似的。”

    “啊,原来是这样吗?”白书一把手帕一扔,一顿泄气,“难怪我一直找不到。”

    花染一个跟着爷爷生活的女孩子,砍柴做饭,洗衣服补衣服当然都不在话下。村里有个做刺绣的婆婆,课余之外,她最大的兴趣就是跟着那个婆婆学一点刺绣。

    当别人还在玩十字绣的时候,她已经能在衣服上绣图案了。

    “小白,我帮你绣一条吧,你喜欢什么样式的和我说。”

    花染虽然从不认为自己的手艺拿得出手,但白书一这样喜欢还是让她十分高兴。

    “啊!真的吗?太好啦太好啦,那我挑一条颜色喜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