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103.第一百零三章

时间:2018-04-22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她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嘴巴里讲个不停, “我看人的眼光也可准!染姐姐你又漂亮又聪明,还稳重, 我喜欢你,我妈妈也喜欢你,她经常在我面前夸你呢。”

    像白书一这样整天把喜欢挂在嘴上的人大概怎么都不会理解花染听到这些话时心中的触动。花染每次听到她用清脆悦耳的声音说出亲昵话语时, 每次接触到她灵动热烈的目光时, 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哪里不对劲, 但渐渐她就明白,这并不是不好的事。是因为白书一太美好——不同于任何曾经厌弃她或者别有目的接近她的人, 她天真甚至看起来有点痴傻和自来熟的行为是出自于最纯粹真挚的感情。

    花染的年纪虽然不大, 但已经经历过生离死别以及各种生活的苦楚。在遇到白书一之前,她的心早已渐渐麻木。这些心悸或许就是因此而来——一颗经历了太多苦难而伤痕累累的心脏, 乍一被这赤子般的热情与单纯滋润时产生的应激反应。

    这不是不好的事,花染觉得自己正在活过来。

    老板娘知道这件事后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真心实意为花染感到开心。两边商议后, 只等老板娘招到人花染就可以到药店工作。

    自从知道妈妈再次晕倒的事情之后, 白书一态度也强硬了起来。白文雪如果不肯早点关门, 她就不肯去晚自习。

    白文雪在对待女儿的问题上和一般母亲有些不同, 不会拿母亲的身份去压她。尤其这一次道理还不在自己这一边, 最后只能妥协早早关了店门。

    临近年末人不太好招,花染迟迟无法到岗最着急的人不是白文雪而是白书一。

    不过, 她这个着急不全然是因为想要时常能够见到花染, 而是担心对方手上的冻疮继续恶化。

    她没有看不起饭店服务员的意思, 只是在药店的工作显然要比时常碰水的服务员对养伤更有利。这日也盼,夜也盼,直到白书一这个学期结束,才终于把花染盼了来。

    老板娘找到新员工之后很干脆地结了花染的工钱,白文雪弄完手续正式和花染签订了合同,三人还在江西菜馆吃了一顿饭。

    老板娘又是夸白文雪心善又是夸花染踏实能干,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要说花染正式来药店上班谁最开心,那一定是白书一无疑了。她这次期末又考了个年级第二,已经快被白文雪唠叨死,天天期盼着花染能快点来,让妈妈有点事做。

    花染当天晚上就把行李都搬了过来。她的东西不多,药店和饭店又是两对门,搬个家十分钟不到。

    商铺原本就是白文雪自家的产业,一层直接通了二层,楼上弄成了休息室。说是休息室,其实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甚至有个小厨房,基本就是一个套间了。

    这次招了花染来刚好给她住,既解决了员工住宿问题,还解决了药店晚上值班的问题,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花染把行李搬进房间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间不算大,东西也不是很多,但看起来干净整洁温暖舒适,中间那张大床她见都没见过,只看一眼就觉得件价格不菲。

    她原本已经慢慢安定下来的心这时又不禁恍惚了起来:这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吗?

    白书一跟着花染一块儿上来,见她在门口发呆,奇怪道:“染姐姐,你怎么啦?”

    “没有……”花染听到白书一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看到她不明所以的面容时,顿时有些无措。

    见识到白书一具体的生活环境,花染确切地明白了两人的差距,所以也对她想和自己成为朋友这件事更加感到不可思议。

    白书一以为她是到了新环境一时不适应,很体贴地拉着她参观休息室。

    “柜子在这边,染姐姐你可以先把东西放一放。床我妈妈午睡偶尔会用一下,不过之前已经打扫过了,床单被单都是新的,也已经洗过了。”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有带。”看着床上那看起来就厚实绵软的崭新套装,花染实在觉得自己睡不下去,“这些都是新的……”

    “当然是新的啦,怎么能给你睡旧的。染姐姐你放心好了,这些没花钱,都是进货时候的赠品啦。”

    “可是……”

    白书一见她还是一脸犹豫,直接抬着床尾的一个把手,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床面稍稍抬了起来。

    这张床很大也比较高,下面的空间是隐藏的柜子,床面底下带着支架可以轻易地上下活动。

    “不骗你的染姐姐,你看看这里面还好几床呢,我妈每年都要送人,否则就要放不下了。”

    里面确实还放着好几床拆都没有拆的三件套,证实白书一所言不虚。花染见她说的是实话,又想着自己那一床土气单薄的床单棉被与这里格格不入,总算是接受了她的提议。

    “那、那谢谢你和白姨了。”

    “哎呀,染姐姐你来工作帮我妈妈,这些都是应该的。”

    白书一不当一回事,拉着她继续介绍:“浴室在这边,平时都不怎么用。你有带洗漱用品吗?没带的话橱子里也有新的。热水器最近一直开着,你洗澡的时候可以直接用。这是洗衣机,说明书就在上面。”

    这里的东西全都很新,尤其是洗衣机,看起来分明就是刚拆没多久,上面的说明书还装在袋子里。

    “这、这也是新买的吗?”花染总觉得自己住过来让她们花了很多钱。

    “哈哈哈,也是送的。洗衣机,冰箱还有微波炉都是送的,我们家雨伞都是送的,你就放心用吧,真的都是现成的。”

    花染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这时候也只能安慰自己不要太过在意了。

    “晒衣服你开后面的阳台就可以了,这边是厨房。就是基本没用过,偶尔煮个糖水喝。”白书一拉着花染走了一圈,介绍得十分仔细,最后颇有些歉疚地道,“这里其他都还好,就是临街,晚上可能有点吵。”

    “没有没有,我觉得这里很好很好了。”不要说比起她过去农村的家和打工饭店住处,就算比起当初她误入的那个销金窟的住宿条件来说,这里也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你能喜欢最好了,那你收拾东西,我先下去帮我妈妈看着店。”白书一有的时候看起来不谙世事得比实际年龄还要小,有的时候又体贴成熟过了头,而不论是哪一方,都让花染心生暖意。

    因为临近年底,药店也忙碌了起来。在中国,过年当然就要走亲戚,走亲戚自然不能空手而去。大部分人过年送礼都会选择在药店购买滋补品,所以这段时间是药店的营业高峰期。

    白文雪的药店基本都是熟客,附近的人只要送礼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到她这里购买。很多人都是早早打了电话预定,之后挑个时间来拿。

    花染快速收拾好东西,下楼看到的还是一副忙碌的景象。不过因为都是老顾客,所以人多归人多,热闹归热闹,不论是白文雪还是白书一都没有手忙脚乱的样子。

    有一些没轮到的顾客甚至直接站在店里交谈起来,显然也是认识的。

    “染姐姐,你下来啦,先把白大褂穿上吧。”白书一一眼看到花染,见她无措的样子赶紧拎了一件白大褂给她,“你来帮忙收钱,我去给他们拿东西。”

    白书一只要在药店帮忙,身上总是穿着白大褂。本来是雪一样粉嫩可爱的小女孩,配着一身白褂子又显出几分清隽来。

    花染一来就遇上了忙碌的时候,因为不熟悉很怕自己帮倒忙,所以白书一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来的都是老顾客,见药店新来了员工有的还要问上几句。其中有认出花染是原来对面饭店服务员的,还详细问一些问题。又有夸白文雪有福气的,女儿又乖又漂亮,读书成绩还拔尖。

    白文雪一直从容地和顾客们说着话,白书一来来回回给他们拿东西,店里纷纷扰扰,直到九点多才稍微清净下来。

    白书一是晚上的主要劳动力,好不容易空闲下来,这时已经瘫在椅子上直喘气。白文雪站得有些久,又说了不少话,也显出了几分疲惫。花染赶紧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热水,给白书一递了一块手帕。

    “谢谢染姐姐。”白书一不和她客气,接过水抿了一口就开始研究花染递过来的手帕,“染姐姐你用手帕的啊。”

    花染见她拿在手里没有用,连忙道:“我洗干净了的,还没用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