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80.第八十章

时间:2018-03-20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聊天, 难过的时候可以互相安慰,开心的时候也可以相互分享……”

    花染昏沉着脑袋,极力去理解耳边断断续续的话语。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睡觉……妈妈怕吵醒我……”

    原来小白也是一个寂寞的孩子。

    “染姐姐……染姐姐?”

    正因为小白也是一个寂寞的孩子,所以她才能更加理解别人的痛苦, 也所以无法坐视不管他人的苦难。

    花染昏昏沉沉地想,如果说这么多年如同被诅咒般的艰难生活有什么收获的话, 那一定就是遇到了这份温柔吧。

    “……染姐姐?你醒啦?太好了,差点吓死我!”

    花染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浴室外的更衣室里。身上包裹着浴巾, 而白书一正满脸焦急地望着她。

    “小白?”

    白书一见花染莫名其妙的样子,狠狠松了一口气, 一边把一杯温水递给她, 一边问道:“染姐姐, 你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吧?”

    花染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接过温水喝了好几口之后才发现脑袋有些晕晕的。

    “我是怎么了?”

    “你晕了一小会儿, 可能是泡太久了。没想到染姐姐你这么不擅长泡澡, 以后我们还是少泡一会儿。”

    花染总算反应了过来, 然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怎么被带出浴室的事。

    “啊……对不起小白,还麻烦你……”

    “没事啦没事啦,是我不好, 都没注意到你的状况, 拉着你说了一堆的话。现在好点了吗?穿上睡衣去床上休息吧。”

    白书一虽然穿着睡衣, 但样子十分凌乱, 看上去似乎是着急慌忙乱套的。花染这才意识到自己未着寸缕, 有些紧张地拉了拉浴巾。

    白书一趁势把睡衣放到她身边,笑道:“我怕你着凉,大致帮你擦了一下。内裤睡衣都有,不过内衣要晚上洗掉烘干,明天才能穿。”

    她说着摸了摸还湿着的短发,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原本以为你比我矮应该可以穿我买的新内衣……没想到……”

    少女清澈直白的目光没有丝毫猥琐之意地扫向了她胸前,带着几分惊叹和羡慕。

    “没想到差距那么大。”

    小孩子有时候真是直白得叫人不知如何接话。

    “嗯……那、那我待会儿自己洗掉……”

    “好啦,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换,我在床上等你。”白书一大概也开始习惯花染爱害羞的性格,体贴地给她留了单独的空间。

    花染穿上睡衣,又把衣服洗完挂着烘干,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白书一乖宝宝似的窝在被窝里,电视虽然仍旧在播放春晚的内容,但她显然没有在看。

    “小白?”

    “染姐姐?”白书一揉了揉眼睛,似乎已经困极,一边蠕动着身体往旁边靠一边口齿不清地道,“你好了吗?”

    “嗯,你困了吗?”花染小心地钻进被子里,帮她掖好被角,“困了就睡吧。”

    白书一眼睛都没睁就自然地靠了过来,含糊地问道:“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半。”

    “我要等到十二点,染姐姐我们说说话吧。”

    花染长时间处于短眠的状态,身体也养成了习惯,所以这时候还不是很困。她见白书一明明已经十分困顿却强撑着的样子,有些不解。

    “想睡就睡吧,不要强忍着。”

    “可是……我想和你说新年好……我们一起跨年……倒数……”白书一一边说一边往花染怀里钻,嘟囔道,“我还从来……没有和别人……一起……”

    面对这样的亲昵,花染难得没生出多少抗拒,顺势揽住她的身体轻轻地道:“没关系的,就算睡着了我们也在一起,在梦里我们也可以一起跨年。”

    十六岁的少女正处于孩子与成人之间最微妙的一个阶段,对于不得不早熟的花染来说,迟迟不肯长大的白书一仿佛nevernd上的小飞侠一样不可思议又充满惊喜。

    在与她相处的过程中,花染慢慢适应着自己的位置,也渐渐找回了一些童真。无知无觉地说出这种,在平时一定会被认为十分羞耻的话语,她却并没有感到多少不适。取而代之的是由内而外生出的暖流,和几乎淹没胸口的麻意。

    “嗯……梦里……嗯嗯……我们一起……”

    白书一像是得到了回应一般,终于心满意足地睡下,安逸的面容中透着满足。

    花染关了电视,熄灭了灯光,然后抱住白书一安稳地睡去。

    梦是黑白的吗?还是彩色的?

    花染曾经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这样的问题。

    是黑白的吧,因为她从来没有梦到过色彩。

    她的梦里充满了荆棘与泥沼,每前行一步都会遍体鳞伤。可如果不前进的话,等待她的就是无尽的深渊与坠落。

    往前走,只能不断地往前走。就算明白前路没有人在等待自己,就算明白再怎么走下去都只是一个人,就算明白即便是做梦也没有可以梦到的人。

    被戴上枷锁,被穿上铁靴,被拴上巨石。

    她跌倒,再爬起来,看见的是满目疮痍与自己空荡荡的心口。

    因为麻木所以不会再觉得痛,因为麻木所以连什么时候遗失了心也不知道。

    这个梦她做过很多回,每做一遍都让她更明白一个道理:原来人没有心也可以活下来。

    可是,为什么又梦到了这个场景呢?明明这个梦境最近已经不再侵扰她。

    花染有些害怕。

    被温暖浸润过的身体再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寒冷让她不禁心生恐惧,脚下发软。

    是因为什么呢?

    她抬头望向了那一成不变的晦暗天空,阴云依旧严严实实地遮掩住了阳光。

    是因为什么……

    突然,她的耳中传来了巨大的声响,有烟花一般绚烂的光芒在她眼前的天空中炸开。那声音此起彼伏,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似乎就在她的耳边。

    烟花跟随着这些声响遍布了天空,把她黑白的梦境渲染成了五光十色的模样。

    温热的泪水从眼角滑下,流进口中却是甘甜的味道。

    一定是光芒太过耀眼了吧?

    可是她却一点儿也不想把目光移开。

    像是在回应她的期待,天空中最大的一个烟花没有消散而去,反而渐渐聚拢,变成了一只长着透明翅膀的妖精。妖精穿着白色的仙女服,戴着可爱的花圈,捧着一颗红宝石般的苹果向她飞来。

    “新年快乐,染姐姐。”

    花染看到了白书一的脸,看到她稚气又明媚的笑容,也终于看到了乌云之后的太阳。

    苹果似乎是从火中生长出来一般带着灼热的温度和剧烈的脉动,还散发着甜蜜的香气。

    她呆呆地看着白书一轻柔地把苹果放进自己的胸口,空荡荡的感觉瞬间被闷热胀痛和酸涩悸动取代。那个感觉有点难受又有点舒服,就像把身体浸泡在热水中一般。

    “小白……”

    小精灵一边亲吻她的胸口,一边像是念咒语般轻轻地道:“不会痛了哦,不会再痛了。”

    花染不知道自己的心今后还会不会痛,会痛也没有关系,她只知道,她的新年已经来了。

    “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天的懒觉绝对不是那么好睡的,鞭炮声响起的那一刻,被窝里的两个人默契地动了一下。

    大冬天又是放假,任谁也不愿离开温暖的被窝。白书一蹭了蹭脸边柔软的枕头,把耳朵彻底埋进那之中。

    她做了一个梦,一个虽然有点悲伤但又很开心的梦。她梦到自己在天上飞,梦到自己变成了烟花,变成了小精灵,还梦到了染姐姐和妈妈。她们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去看山看海。

    这样好的初梦,她还想再继续做下去。

    可是她的枕头好像不太听话,起伏得太厉害了一点儿。

    是因为枕头也变成了小精灵吗?

    “……白,小白?”

    花染看着趴在自己胸口上,怎么也不愿意睁开眼的白书一,终于找到了心口又热又闷的原因。

    白书一今天起得特别早,连带着白文雪也早起了半小时。两人吃过早餐,到药店的时候恰好8点左右。

    花染听到外面有动静连忙起身去迎接,阳光从慢慢升起的拉门下渐渐照进店内,也铺在花染的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