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73.第七十三章

时间:2018-03-15作者:柳碎夜

    此为防盗章

    “花染……哎, 我就叫你染姐姐吧, 你这手怎么弄的,是不是很疼啊?我待会儿稍微给你处理一下, 你得忍着点。”比她稍微高一点的女孩声音听起来还很清脆稚气,性子看起来有点跳脱, 但她帮忙冲冷水的动作十分轻柔。

    原本灼热钻心的疼痛似乎确实减轻了一些,花染这时才记起来要不好意思,一边想要抽回手一边低声道:“没事的, 我就是想买点红药水。”

    但女孩子的力气比她想象的还要大, 她抽了半天竟然愣是没抽出来。

    “那怎么行?你这已经很严重了,起了那么多燎泡, 不注意会发炎的。”白书一长相清秀, 又按学校规定剪了个规矩的妹妹头, 看着十分软妹。但她强势起来很叫人难以招架,反正花染这时候已经败下阵来了。

    花染本身性格就不算外向的类型,从小也不擅长和人亲近,加上前段时间那有点不好的遭遇,最近更是排斥跟人肢体接触。

    大概是白书一年纪小,又是女孩子, 看起来还很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被这样强硬地对待之后, 花染竟然无法生出一点的反感来。

    或许有人天生就有叫人卸下防备的能力。

    “我妈妈在睡觉, 不过没事, 我也会处理的, 你先坐。”白书一把人拉到柜台边坐好,自己跑去拿应急医药箱。

    “起泡是浅二度烧伤了,我给你抹点京万红软膏,嗯,再吃点维生素c好了,消炎药是处方药,你如果需要的话还要先去医院看一看。”

    花染一听去医院顿时连连摇头。她家境贫寒,爷爷当初重病不但掏光了最后一点家底,如今还欠着一堆外债。在她的印象里,去一趟医院可是非常花钱的。

    “我没事的,那个……这个药膏贵不贵?”她匆匆出来,身上就带了五块钱,原本买红药水当然够,但是这个药膏显然不是那么便宜的东西。

    白书一虽然从小没为钱这种事发过愁,但生长在药店里不说看惯了人生百态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人和事的。即便不细想,单看花染小小年纪在小餐馆里打工,白书一也明白她家境恐怕不怎么好。

    “诶,这个不要钱啦。本来就是我们家自己用的,又不卖给你。”白书一一边轻轻把软膏涂到花染的伤口上,一边问她,“怎么样,疼不疼?”

    她天生似乎就有悯人的性情,尤其见不得漂亮的人受苦。

    花染有点不自在,只摇头道:“还好。”

    在她看来,两人也不过刚刚见过面,说过几句话,连朋友也算不上,这个小姑娘怎么就那么亲昵了呢?她从来不擅长和人交往,更何况是白书一这样对一般人来说也熟稔得有些快的人了。

    白书一自我步调惯了,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花染怎么想。她处理起伤口来确实很熟练,而且全程还说话来分散花染的注意力。

    “染姐姐你的手那么漂亮一定要保护好啊,最近不要下水,有空过来我帮你上药,反正距离那么近。”

    “这、这不用了,我买瓶红药水回去自己涂就好了。”

    花染看着白书一握着自己的手,不禁生出了几分自卑。要说手好看,像她那样青葱似的少女的手指才叫好看。花染是明白自己的手有多粗糙的,要不是白书一语气那么诚恳,表情又那么真挚,恐怕这句话很容易被人误会是讽刺了。

    “红药水对烫伤不管用啦,而且你伤的是右手,自己上药也不好上吧?你这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就得看怎么注意了。你总不想影响上班吧?我们药店也有帮忙上药的业务,附近不少打完架的男孩子就总是跑过来让我妈妈帮忙上药。”白书一语调天真烂漫,说话却又很周到,也就她这样的家庭环境才能养出这种性格。

    “那钱……”

    “不是说不要钱了嘛,又没有卖药给你。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用的,你也看到了箱子里一堆零散的药,我和我妈哪里用得完?拆开放着也是放着。”这箱子是家里的备用药不假,不过这软膏却是她刚才拆完放进去的。“一般人哪有可能天天烫伤的,你买走肯定用不完,来我这里上几次也就完了。”

    花染明知她说得牵强,心里也不是很愿意占便宜,一时却又想不出什么话能反驳。“那,那我买一瓶红药水吧。”

    “好吧,我们药店总不能不卖药。”白书一拿了药水给她,“一块二。”

    花染松了口气,付完钱正要走,却听到白书一笑眯眯地道:“染姐姐,我这两天放假还蛮闲的,你要是没时间过来的话,我过去也可以。”

    这个女孩子真的做得出来。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次接触,但花染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明白这个女孩的行事作风了。

    “我会过来的。”

    花染性子温婉内向,甚至会给人有点软弱的印象。她不太会应对人,更何况白书一是全然的好意,实在叫她不知该怎么拒绝。

    “那我等你!”

    十五岁的小女孩,清瘦的身材加上还留着一点婴儿肥的脸庞,清新的感觉像是枝青翠欲滴的嫩竹一般。

    白书一有一双好看的杏眼,因为时常笑所以总是眯得像两弯月牙似的。她的皮肤很白,笑靥明显,嘴角微微上翘似乎随时带着笑意。

    像是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世愁苦的小仙童。

    花染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表示出这样的善意与亲近,她的人生中虽然也偶有遇到过几次难得的好意,但像这般突如其来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回到餐馆之后,她开始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即便已经过了饭点,可她除了点菜上菜之外还有其他的工作。服务员虽然算不上是什么体面的职业,但对现在的花染来说已经十分难得——起码不是那种龌龊的工作。

    一天忙碌下来,等吃完夜宵的客人走了,收拾完已经是凌晨两点。

    狭窄的房间是由楼梯下的储藏室改出来的,只恰好能放置一张床和一个柜子。花染窝在木板床上就着昏暗的台灯看书,虽然已经十分困顿,但还是不肯落下每天的任务。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这些书还有什么意义,可从小爷爷教给她的就是知识改变命运。虽然她仍旧没有靠学习改变了什么,但看着这些的时候又好像时时刻刻都看到了希望。

    花染倒并不觉得自己有学习的天赋,但如果生活中最轻松的事情就是读书,恐怕没有谁会不喜欢吧?

    手上的伤因为浸过水后变得又红又肿,花染坚持了半个小时,终于还是在疼痛中沉沉睡去。

    饭店中午才会营业,但买菜和其他准备工作也需要早起进行。花染六点左右就起了床,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开饭店的是一对来自异地的夫妻,来h市也有几年,人在他乡经营着一家小饭馆,难免就有些精打细算。花染刚开始因为内向招待人还有些生硬,但她记性好手脚也利落,所以上手很快。而像她这样漂亮勤劳的小姑娘,老板当然也就一个顶三个用,原来想再招一个人的想法都没了。

    但花染还是十分感激他们的,毕竟,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这家店的老板娘收留了她。

    一个月1000的工资虽然不能说高,但包吃包住省了她很大一笔钱。再说,像她这样高中辍学的人也实在不能强求更多了。

    这两天刚好是周末,来吃饭的人不少,花染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多才空闲了一些。就在她擦着一张餐桌的时候,白书一从门口走了进来。

    老板娘在当地也好几年了,知道白家在这带很吃得开,再加上白书一总是照顾她们生意,为人又讨喜,一见她就热情地招呼了上来。

    “这不是小白吗?这个点难道还没吃饭?想吃什么阿姨让叔叔给你做。”

    白书一笑眯眯地看了花染一眼,然后才对老板娘道:“阿姨你别忙啦,我已经吃过了。昨天染姐姐不是烫伤了吗?我妈妈不太放心,让我过来再看看。”

    白妈妈是附近有名的好人,尤其对经历不大好的年轻人十分关照。老板娘听她这样讲也不再说什么,笑着道:“白姐就是心善。我昨天就和花染讲让她多注意了,你今天再帮她看看正好。那你自便吧,阿姨进去看看其他客人的菜好了没。”

    “好的。”

    花染在看到白书一的一瞬间就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了。对于这样过分热情又体贴的亲近,她有几分不自在,有几分别扭,也有几分感动。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