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69.第六十九章

时间:2018-03-08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花染记性好, 又勤奋努力, 上班的时候跟在白文雪身边学习,关门之后就自己看药品放置的位置、价格和说明,不到一周就已经能快速找到顾客需要的药品。

    她做事仔细,不但是自己经手的钱连白书一和白文雪卖的都一一记下。其实这样做对盘货很有好处,白文雪干脆给了她一本记账本,把这个任务正式交给了她。

    这是花染的第一个正经任务, 她当然做得异常认真。而除此之外, 打扫卫生,拿午餐和晚餐,只要是自己能做的, 她全部都抢先去做。

    虽然还不能正式上工, 但白文雪已经感觉到轻松了不少。花染根本不用她多费心指派任务,只要说一就往往能自己把二三四都给做了。

    h市地处南方, 很少会下很大的雪。不过今年似乎是个冷冬,还没过年已经下过两场。原本前两天白文雪就想让女儿带花染去药监局报名,因为天气太冷一直拖到了今天。

    “染姐姐你穿得太少啦, 这样出去小心感冒。”白书一整装待发的时候才发现花染身上只穿着一件半旧的单薄羽绒服和牛仔裤, 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试温度,“果然, 你等我一下。”

    花染过冬的外套一共就两件, 这件羽绒服已经是她最保暖的衣服了。作为花季少女, 花染当然不可能真的毫不在意穿着。尤其身边的白书一几乎每天的衣服都不带重样, 她偶尔也会生出真切的羡慕来。

    不过, 在她心里任何虚荣的欲望都要往后排,比起好不好看,能满足最基本的需求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白书一自己虽然新衣服不断,但好像根本不在意她土气的穿着打扮,天天都要夸几遍她漂亮。

    “小白……”花染不知道白书一去做什么,下意识想要叫她不要麻烦。可白书一是谁啊?想做就做,早就跑没影了。

    知女莫若母,白文雪倒是一下子就知道女儿干吗去了,笑着道:“没事的小染,你稍微等一等。”

    这也就是因为和花染相处过一段时间,白文雪知道对方不是那种被帮助了还会因自卑而生出间隙的人,这才没有阻止女儿。

    白书一半小时后才回来,提着一个大包跑得气喘吁吁。

    “染姐姐染姐姐,你来看看。”她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背包,从里面往外拿衣服,“这件白色的好不好看?这件红色的也很配你。”

    花染这时候要还不知道白书一要做什么,那就实在是太蠢了。

    “不、不用了小白,真的,不用了。”

    “啊,染姐姐你不喜欢吗?”白书一看看衣服又看看花染,带着几分失落道,“可是我觉得你穿会很好看诶。”

    “不是不是,你、这是你的衣服吧?你自己穿就好了,我有衣服的。”

    “这是我去年买的衣服,今年已经有点小了……啊,不过你放心,我穿得次数不多,而且都洗干净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没关系啦,染姐姐你出门在外带很多衣服不方便吧,我之前看你行李好少。现在去买新衣服也来不及啦,你先穿我的嘛。”

    连理由都替她想好了,花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白书一。

    “小染你就穿上吧。一一这几年长得快,衣服一年之后基本就不能穿了,扔掉也怪可惜的。我看你身形和她去年差不多,穿着应该很合适。”白书一因为小时候早上了两年学,现在才正是长个子的时候。只说花染遇到她之后这两个月,个子就明显长了不少。

    白文雪也在一边帮腔,花染终于败下阵来。

    “那谢谢……”

    “哎呀哎呀,”白书一一听花染又要道谢,一副不要听的样子,上手就要帮她换衣服,“那这次先穿这件白色的好了。”

    她看起来瘦,力气却不小,稍微有些强硬就让花染一点儿都招架不住。

    “小白小白,我、我自己来。”

    白书一听她这样说才停了手,把衣服塞到她手中,“那染姐姐你先去换衣服,我等你。”

    花染暗暗叹了口气,既有些无奈又分明有些开心。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她在镜子面前看了好一会儿。白色的羽绒服,胸前印着一只卡通人物,对于成年人来说稍显稚气。

    不过花染本来年纪就不大,而且就像白文雪说的一样,大小十分合身,这一穿顿时整个人都青春靓丽起来。

    白书一见到花染下来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着急慌忙地上去拉她的手,“好看好看,染姐姐你穿着真好看。”

    花染无论被白书一夸多少次都还是不能适应她的直白,只能红着脸摇头。白书一不止带了衣服,还带了围巾帽子和手套,又耍赖撒娇地让花染戴上,这才终于满意。

    白文雪看着姐妹似的两人,满是笑意地道:“好了好了,快去吧,再耽搁就晚了。”

    “那妈妈,我带染姐姐去报名啦,下午辛苦你一个人看店哦。”白书一拉着打扮整齐的花染一起出门,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白文雪已经替两人联系好药监局认识的人,带着材料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白姨,那我们先走了。”花染被白书一闹了一通,出门的时候脸还是红的。

    药监局离这里不近,还好交通方便,直接出门就能打车。白书一一直拉着花染的手没放开,拦了车两人一起坐进了后座。

    花染很少坐出租车,只在当初爷爷病危的时候打过一次车。短短二十分钟的路程就花了几十块钱,看白书一递出去钱的时候,她的心都在滴血。

    “小白,这个钱还是我出吧……”毕竟是她来报名,车费怎么还能让白书一出呢?

    “啊?别在意别在意,是公费啦,我妈妈给我的,我还能剩下点零花呢。”

    这么久相处下来花染是看出来了,因为家庭条件优渥,白书一花钱确实有些大手大脚。她知道,每个人价值观不同。白家有钱,白妈妈对女儿实行的是富养的政策,对白书一来说这连缺点都算不上。

    她知道自己拗不过白书一,干脆不说话了。

    报名很顺利,因为有白文雪认识的人帮忙,白书一也熟门熟路,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弄完了。交了培训费和报名费,记下了培训的时间地点,两个人没多耽搁就打道回府了。

    白书一坐在车上的时候还是很兴奋,因为就在刚才她发现了一个惊喜的巧合。

    “没想到染姐姐你和我生日是同一天,真的太巧啦!”

    白文雪虽然也收了花染的身份证复印件,但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随便给女儿看的。白书一今天在和花染一起印资料的时候从上面看到了她的生日,顿时惊喜不已。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过生日啦!”

    花染见她那么开心只得笑而不语。

    身份证上的是阳历生日,一般人都是过得阴历生日,她比白书一大四岁,两人的生日怎么说也不大可能算得上是同一天。

    不过她本来就不怎么在乎这个,听白书一说两人生日是一样的,心中也为这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巧合的巧合感到喜悦。

    白书一的性格特别乐天,能为一点儿小事开心不已。知道花染和自己一个生日,她一回到药店就和白文雪说了起来。

    白文雪没花染的顾虑,笑着打破了她的幻想。

    “说你聪明你怎么就傻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过阳历生日的?不都是过得阴历吗?”

    “啊?”白书一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顿时知道自己一根筋了,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失落地看向花染,“对哦,我都忘记了,染姐姐你也过阴历的吧?”

    花染长大那么大从没有正经地庆祝过生日,可她见不得白书一失落,难得说了一次谎。

    “我、我过阳历的……”

    白书一高兴了,也不理会白文雪的摇头,干脆利落地要改自己的生日。

    “那我也过阳历的,我们今年就一起过。”

    一个生日而已,白文雪根本不会说什么,就是再一次对这个女儿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摇头叹气。

    “报了名就好好加油吧,培训和考试都不难,你把上岗证考出来就能正式转正了。”

    花染迫不及待地想要真正帮上白文雪的忙,事情这样顺利叫她开心不已。

    “对了,之前说联系学校的事怎么样了?”白文雪要是看重一个人的话对她的事就会特别上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