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61.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8-02-28作者:柳碎夜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因为这几天只有白文雪一个人, 晚餐的量稍微少了一些。花染看到晚餐就知道今晚白书一又不在, 心里不禁有几分失落。

    她平日里没什么娱乐活动, 最多不过抽空看看书,所以每次遇到白书一讲上几句话就能很开心。

    一条马路的距离并不远,几分钟就可以走到。药店的玻璃门上布满了雾气,乍一眼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白姨, 我给你送晚餐来了……”药店比平时要安静,推门的铃声听起来十分突兀, 花染没有听到回答, 一边奇怪一边往柜台边走,“白姨?”

    然后,她看到了足以叫人心惊胆战的场景。

    白文雪趴在地上没有一点儿反应, 额头上似乎还有一些血迹。

    花染吓了一跳, 急急忙忙放了手里的东西,绕进了柜台里。

    “白姨, 白姨?”她不敢随便动白文雪,只能先确认她是不是还有意识, 握住她的手轻声道,“白姨,你要是听得见我说话就握一下我的手。”

    手上传来了微弱却分明的力道。

    花染稍稍松了一口气,接着道:“白姨,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所以也不敢碰你, 我给你叫救护车好不好?好你也握一下我的手。”

    花染的爷爷得过中风, 所以她很担心白文雪也是一个情况。

    手上迟迟没有传来回应。

    花染有些着急, 又不敢再耽搁,起身想要打电话,白文雪却拉住了她的手。

    “白姨你是想要我扶你起来吗?”

    手上的力道不轻,花染这时才发现事情好像还没那么糟糕。

    “扶、扶我一下……”白文雪终于发出了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十分清晰。

    花染突然想起之前听白书一说过,白文雪有美尼尔综合征,这才赶忙跪下身来轻轻把她扶到了躺椅上。

    白文雪闭目躺在椅子上不再出声,花染既怕她情况恶化,又怕自己出声打扰到她,只好一直握着她的手在旁边等待。

    白文雪似乎也知道她在担心自己,轻轻地回握着,像是在告诉她自己没有大碍。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白文雪才终于睁开了眼睛。花染一直没有出声,只满脸焦急地看着她。

    “白姨……”

    “我没事,老毛病了……”白文雪看起来确实好了一些,只额头上的伤还有些触目惊心,“小染,你帮我拿一下药,安定和非那根那两个。”

    “好好,白姨你好好躺着,我帮你拿。”

    这两个药白书一特地放在十分显眼的地方,花染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倒了热水,等喂白文雪吃了药,再帮她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口,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到六点。

    大概是因为晚餐时间,外面天气又不好,期间一直没有人进店买药。

    “小染,不好意思耽误你那么久。”白文雪虽然经常帮助别人,但很不喜欢麻烦人家。

    “白姨你不要这样说,现在好一点了吗?”花染还有些惊魂未定。

    因为经历过爷爷的重病,她对于生病这种事有种生理上的恐惧,不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

    “我好多了,你回去吧,我没事的。”

    花染摇了摇头,“白姨,在小白回来之前我还是陪着你吧,我去和老板娘请个假。”

    白文雪刚想拒绝,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点头道:“也好,我直接打电话和她讲一声吧,谢谢你了。”

    花染刚才一直处于紧张和担忧之中,行动根本没有经过思考。现在紧急的状况过去,陡然发现自己要和白文雪独处,不禁局促了起来。

    “不、不要这样讲,白姨,你和小白之前也帮了我好多……”她性子沉静内向,平时是绝对做不出这样主动的举动。被道谢之后已经满脸通红,坐立难安。

    白文雪没有说什么,先给老板娘打了个电话,然后叫花染坐到自己身边。

    花染说是说自己要陪着白文雪,可她根本没考虑过陪着人要做什么。平时都是白书一拉着她叽叽喳喳,她和白文雪则素来客客气气。所以虽然和人家不算陌生,但其实根本没说过几句话。

    白文雪症状缓和后精神看起来好了不少,这时候温和地看着花染主动打开了话题。

    “小染,我看你刚才处理伤患很有条理,是有接触过这方面吗?”

    花染慢慢从老板娘那里听说了不少白文雪的事,打从心底敬重她,回答得特别真诚。

    “我爷爷是名老中医,后来得了重病,我照顾过他所以稍微知道一点。”

    因为女儿对花染的亲近,白文雪向老板娘略微打听过她家里的情况。比起白书一来,她其实对花染的了解还更多一些。

    不过因为老板娘只知道花染家境贫寒,所以她了解的也不多。

    “原来是这样……”白文雪对花染原本就有好感,一个是因为女儿亲近人家,另一个则是觉得她不骄不躁,为人稳重。只是毕竟认识的时间短,又不了解人家的具体情况,她也就从来没多过嘴。

    只不过,晚上这件事发生后就不一样了。虽然她这个老毛病暂时危及不到生命,但重要的是花染毫不犹豫帮助她的态度。再看到对方似乎有一些基础,她的心思不禁浮动了起来。

    “那你跟着爷爷有学过中医知识吗?”

    白文雪问得明显,花染却不知其意,老老实实地道:“我认识一些中药,跟着爷爷学过一点推拿正骨。”

    白文雪点了点头,直接站起来走向中药区。她当初学的就是中医,拿的也是执业中药师证,所以虽然现在中药基本赚不到钱,她这小小的店里还是开辟了这样一个区域。

    “白姨?”花染见她起身还有些慌张。

    白文雪这个病来得快去得也快,症状过去又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所以这时候已经没有大碍了。

    “不要紧张,我没事的。”她取了几味中药出来,拿到花染面前让她辨认,“能认得出来吗?”

    花染已经很久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了,不过毕竟是从小耳濡目染的,这时候很快就认了出来。

    “三七,枸杞,当归还有黄精,对吗?”

    白文雪看起来很满意,点了点头,还伸出了大拇指,夸她。“没错,小染你很棒。”

    她夸人像是在夸孩子一样,把花染听得又是害羞又是高兴。“不是的……白姨,这几个比较简单……”

    “小染,你知道阿姨店里一直在招人吧?”

    花染听说过这件事,但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她的爷爷虽然是老中医,但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只是跟在旁边帮帮忙。爷爷一直叫她好好念书,所以她也从没有意识地把精力放到这些上。

    倒是后来爷爷重病,家里实在穷得没钱去医院,她才把爷爷的书翻出来囫囵吞枣地啃了一遍。只不过没有爷爷的指导,中药对于中风这些病也没多大作用,她看看也不过是当心理慰藉。

    这时候白文雪和她说起这个,就算是再迟钝花染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知道……可是白姨……”

    白文雪见她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当即要她回复,只是道:“小染你有想过以后要怎么样吗?”

    被问到未来,花染不禁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把家的最后的家当全部变卖之后她身上还背着十几万的外债,要不是有村长帮她做担保,恐怕早就要卖身抵押了。

    如果像现在这样在饭店打工,她十几年都不一定能够还清这个钱。可让她去做别的,她又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她已经知道自己是宁死也不会去做出卖身体的事。

    白文雪叹了口气,轻轻摸着花染的肩头道:“白姨也看了你一段时间,虽然不清楚你的家庭情况,但自认眼光不差。你人踏实勤快,也很聪明伶俐,再加上还有点基础,白姨这里应该很适合你。”

    “可、可是我连高中也没毕业……我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药店这种地方对花染来说太神圣了,在她看来专业性那么强的职业哪里是她这种服务员能够胜任的呢?

    “这些都不重要,其实卖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只要你愿意,肯好好学,这些都是有办法的。”

    白文雪看起来是那么和蔼可亲,话语又是那么温柔善意,再看看这窗明几净温暖整洁的药店,花染确实心动不已。

    花染莫名感觉自己稍稍能理解她养成这种性格的原因——因为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单身母亲带孩子的艰苦她多少能够明白一点。如果没有这样乐天的性格,家里一定会冷清很多。

    “好啦,吃菜吃菜,小染你多吃一点。”白文雪笑着把女儿拉坐下来,不让她胡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