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第五十五章

时间:2018-02-23作者:柳碎夜

    ,!

    此为防盗章

    花染培训了两天后参加了考试, 没出什么意外顺利拿到了上岗证。拿到上岗证当天白文雪给她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 并且正式给她转正。

    除去之前拿到的红包,这是花染在药店工作后拿到的第一份工资。白文雪是直接从抽屉里拿得现金,整整齐齐二十六张交到她手中。

    花染接到手就觉得不对, 轻轻抿了一下, 立即知道比起原本说好的1发多了不少。

    “白姨, 这,这工资不对……多了。”

    白文雪按住她要还回来的手,温和地道:“没有错没有错,工资虽然是1,但你几乎每天都在药店,加班都快和上班一样多了。这是你应该拿的,不是需要客气的事。”

    “可、可我是在学习,那是我应该做的……而且, 您还给我包了1000的红包。”

    白文雪看着她忐忑的样子,语重心长地道:“小染, 你是来工作的, 不是来义务帮忙的。我招你不是可怜你, 救济你, 而是看好你。应该是你得的, 你就要心安理得地拿着。这不该推却, 也不该为此感到难为情。”

    “至于红包, 那和工作无关。我家一一喜欢你, 你就是她姐姐。有缘能一起过年, 你是晚辈我是长辈,发个红包又有什么可以计较的呢?”

    白家母女,一个口齿伶俐,一个阅历丰富,遇着个老实人花染,想着法子不让她吃亏。

    花染心里明白,既为此感动,也为此不安。她推却不了,而且确实非常需要钱。如果吃苦能赚到钱,哪怕只是多一分,她都会拼命去做。可在药店的这段时间,是她最轻松也最开心的日子,她总觉得这个钱拿得不安心。

    “可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帮到您……”

    “不是的小染,你进来之后我轻松了很多,相信你自己。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受过不少苦,想得也很多。”白文雪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年轻,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一点。”

    花染并非没遇到过帮助自己的人,可白文雪对她来说又有不一样的地方。温和慈爱,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帮助,还带着母亲般的关怀。

    花染最终还是收下了工资,红着眼眶道:“我知道了白姨。”

    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努力再努力,能够再切实一些帮到白文雪。

    白书一开学之后,药店确实看着冷清了一些,刚开始的几天花染颇有些不适应。还好她午餐晚餐都会回来吃,每天总能说上几句话。

    这一天临近中午的时候白文雪接了个电话,让饭店紧急多加了两个菜,说是白书一中午要带同学回来吃饭。

    果不其然,等到饭点花染就看着白书一领着两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生一块儿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花染见过,正是之前的顾晚。

    “姨婆,染姐姐,中午好。”顾晚落落大方地和两人打招呼。

    白文雪露出了笑意,招手道:“快过来让姨婆瞧瞧,一段时间不见又长漂亮。”

    花染虽然听白书一说过按辈分顾晚要叫她阿姨,但真听到她喊白文雪姨婆,还是有些惊讶。

    顾晚是认识的,另一个女孩子却没见过。花染性子矜持,做不出来直白打量人的事,只粗粗扫了她一眼。

    三个高中女生穿着学校的校服,剪着差不离的妹妹头,乍一看像是三胞胎似的。白书一俊秀清隽,带着几分稚气未脱;顾晚斯文清秀,满身都是少女娇俏;而这一位女孩子,长相明艳动人,表情却十分淡漠。

    白书一很快就给两人介绍了她。

    “妈妈,染姐姐,这位是我的同班同学,苏颜。苏颜,这是我妈妈和染姐姐。”

    苏颜态度很恭敬,“阿姨好,姐姐好。”

    “好好好,不要站着了,都进来吧。菜已经叫好了,一一你去把桌子撑起来,先吃饭。”

    有三个孩子在,这次吃饭的地点放在了后面的房间。白文雪让花染和她们一块儿吃,自己坐在前面看店。

    “白姨,还是你去和她们一块儿吃,我在前面看着吧。”

    “我一个大人就不去和你们孝子挤了,她们要不自在的。而且我中午想喝粥,已经在粥铺另外叫了一份,你去吃吧,不用管我。”

    “那我也在外面吃吧,让她们同学一块刚好。”

    在一群学生面前,花染也有些不自在。

    白文雪没说什么,可惜白书一不肯放人——她最喜欢的花染姐姐怎么能不一起吃饭呢?

    花染无奈只得同意,被白书一拉进去的时候里面另外两人已经把菜都摆好了。

    “染姐姐快坐。”

    顾晚招呼花染,苏颜则只是向她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什么表情,从见面到现在,苏颜给花染的感觉一直都是冷冷的。不过看到白书一对她那么热情,她觉得大概只是现在女孩子的性格都很鲜明的原因。

    饭桌上有白书一和顾晚唱双簧倒也不算寂寞,花染还稍微说上几句,苏颜则一直默默地吃饭。

    “染姐姐,我和你说啊,苏颜可厉害了。虽然这个学期才进我们一班,但是去年一直拿第一,比我们都厉害。”

    她说得真诚,一点儿没有万年第二被压的嫉妒。

    “好啦好啦,你再说我耳朵都要生茧了。苏颜是你的克星,万年第二。”

    这话白书一不爱听,撅着嘴道:“咋的,我今年就考个第一给你看一看,叫你小瞧我。”

    “好啊,你要是真考了第一,姐姐把店里最大的玩具熊送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能赖账。”

    顾晚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看向苏颜,“苏颜的认真程度可不是你能比的,是吧苏颜,小白没希望吧?”

    “每次就差个几分,怎么就没希望啦。”

    白书一颇不服气。

    苏颜这时终于开了口,淡淡地道:“差几分也是差,我不会输给你的。”

    “啊……怎么这样啦。”白书一说着泄气的话,脸上却明显是高兴的神情。

    花染看得出来三个女孩子的关系不错,一时又回忆起几分对学校的向往。

    几个孩子都很乖巧,吃完午餐自己收拾好,然后一块儿去上学。

    苏颜和顾晚连着几天都一起过来吃午餐,花染对她们也更加熟悉了一些。顾晚不用说,苏颜虽然看上去冷冷的,但也仍旧是个普通的高中女生。

    花染有一次听到她喊“小白老公”,然后被顾晚调侃红了脸,样子十分可爱。

    原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来朋友家吃饭,直到周末花染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因为学校已经开学,花染联系好了原本的高中,过两天准备回趟老家拿毕业证。白书一知道她要回去两天,特别依依不舍,做完作业黏在她身边讲话。

    “染姐姐,我会想你的,你要快点回来。”

    能被人这样惦念着,对花染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就两天,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她过年没有回去,这次要去拜访村长,所以多预计了一天。

    “有两天要见不到你了。”白书一捂着心口装痛。

    花染忍住笑,点点她贴过来的脑袋,“明明你也要上学的。”

    “那就是四顿饭不能一起吃。”

    “你不是还有两个要好的酗伴一块儿吗?”

    “哎呀,她们不来了啦。”

    “不来了吗?”

    “对啊,之前是因为苏颜掉了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我故意拉着她来吃午餐,晚晚是我怕她不好意思找来作伴的。”

    花染这才意识到白书一是在做好事,而不是单纯邀请酗伴来家里吃饭。

    白书一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儿炫耀的意思,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白文雪显然知道这里面的内情,这几天却绝口未提,似乎早已习惯。

    因为自己也接受过她们的帮助,或者不如说现在仍旧在被帮助着,所以虽然这次白书一帮助的是别人,花染却对这样的温柔与体贴感同身受。

    她有满腔的感动与赞美之词说不出口,最后只忍不住摸了摸白书一的脑袋。

    白书一先是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然后开始自然地蹭着她的手,嘿嘿傻笑。

    “染姐姐,我喜欢你摸摸头。”

    就算花染什么也没说,但摸头这个行为本身对她来说好像就是一种夸奖。孝子能为奖励开心,也会为奖赏努力,然后把这些事变作了习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