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52.第五十二章

时间:2018-02-22作者:柳碎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染姐姐, 你的手……”白书一接过午餐的时候瞄到一眼, 吓了好大一跳。

    花染这两个月下来已经很知道白书一的性子了,赶紧道:“没事的, 老毛病了。”

    “老毛病才更应该注意啊,染姐姐你别走, 我给你拿支冻疮膏。”

    “小白,你别麻烦了,冻疮膏也不管用的。”花染见识过白书一散财小童子的功力, 一边推拒一边往外走, “你叫白姨快一起吃饭吧,天气冷, 饭菜凉得快。”

    “哎, 染姐姐!”白书一见她走了,手里攥着冻疮膏直跳脚。

    白文雪这时候从洗手间出来,见女儿咋咋呼呼的,不禁奇怪道:“怎么了?你长冻疮了?”

    “哎呀不是, 是染姐姐, 她手上长了好大一片。”白书一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不行, 我还是得给她送过去, 妈妈, 冻疮膏多少钱啊?你从我零花钱里扣呗。”

    白文雪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啊, 真拿自己当小医生啦?冻疮最主要是要养着, 人家花染是要做事的, 你拿这个给人家又没什么大作用,还要人家承你的情。”

    “可是也不能放着不管啊,擦一擦总会舒服点的。”

    白文雪知道劝不住她,只得道:“好啦好啦,知道你最近对这个染姐姐最上心了。这样吧,你先吃饭,现在过去人家肯定正在忙。妈妈待会儿再给她配点其他药,你自己看着办吧。”

    “嗯嗯嗯。”

    白书一听得连连点头,饭也比平时吃得更快。白文雪见她风一样地跑出药店,心情一时十分复杂。

    善良是好的,可爱管闲事就不大好了。

    白书一心里着急,一条马路也跑得气喘吁吁,大冷的天出了一脑门的汗,气还没喘匀就推门喊“染姐姐”。

    花染从药店匆匆回来的时候,饭店里已经忙开了。平日里来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2-4个人左右,很少有人成群结队过来聚餐。但中午七八个年轻男孩子占了店里唯一的一个大圆桌,让店里一下子看起来更加热闹。

    “老板娘,还没好吗?你们上菜也太慢了,再不上我们不付钱了啊!”

    “酒呢?两箱啤酒怎么够?服务员?有没有人管我们了?”

    花染有点被这些年轻人吵吵嚷嚷的气势惊到。平时基本都是熟客,大多人也很和善,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看起来就很难招惹的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还要加多少什么酒,多少酒?”另一个服务员正在别的桌点菜,一副看着就不想过去的样子,老板娘也不知道在哪里。

    花染虽然有点不适应,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去招呼他们。

    一桌八个男孩子,头发五颜六色,年纪看起来都不大,小的大概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

    其中看起来年纪最大的一个青年大概是一群人的头头,花染这一问其他人纷纷看向了他,杂乱地叫嚷着。

    “张哥,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再点十箱都没问题,对吧,张哥?”

    那个被叫做张哥的青年理着一个平头,面容看起来既不凶神恶煞也不流里流气,与这帮小弟看起来倒有些不一样。

    “点十箱没问题,但你们喝不完今天就别走出这个门。”

    张哥说话显然很有威信,小弟们顿时不敢再放大话,改口道:“五箱就差不多了,大冷天喝那么多啤酒不好。”

    几人七嘴八舌,最后说好再点五箱。花染重复了一遍,这群看起来小混混似的青年似乎这时才注意到这个长得过分漂亮的女服员。

    “哎呀,几个月不来没想到老板娘招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妹妹。”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花染还小的阿飞痞痞地道,“张哥,要不要让她陪着喝几杯酒啊,比一些店里的‘公主’还好看。”

    花染在听到“公主”两个字的时候,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张哥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花染吓得退了一步,旁边有人立即攥住了她的手。

    “怎么啦,还害羞啊。又不做别的,就喝个酒而已。给你小费还不行吗?兄弟们就图个乐子。”

    张哥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制止,只是盯着花染看,似乎正在回忆什么。

    花染一被抓住就忍不住叫了一声,饭店里的其他客人这时候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看了过来。

    但是,别说客人们没有什么反应,就连同在这里工作的那位服务员也没有任何行动。他们似是探究似是观望,目光隐晦又带着几分看热闹的八卦。

    花染想要挣扎,却发现身上没有什么力气。别人的目光让她难堪,而男人有力的手更是叫她害怕不已。曾经以为会永远埋藏进记忆深处的不好回忆又突然冒了出来,叫她的身体不自主地发起抖来。

    那时候有人帮了她,可是现在呢?明明还是公众场合,她却仿佛孤立无援一般。

    “染姐姐!”僵持也不过是一两秒的事情,就在众人等待事态的发展时,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饭店里诡异的气氛。

    “这不是小白呢?”有人回过神来,一看来人是白书一,很亲切地打了声招呼。

    白书一似乎没有听到,在门口呆呆地看着花染。

    花染原本以为这样的状况已经是难堪与羞耻的极致,却在看到白书一投注过来的目光时才知道什么叫做羞愤欲死。

    女孩白皙稚嫩的脸庞上似乎还残留着几分笑意,但她的眉头已经拢在了一块儿。

    快走吧。

    花染只能这样期望。不要说奢望这样一个小女孩子来救自己,她只希望对方今天之后不要拿异样的目光看待自己。

    白书一在这个时候动了。

    裹着棉衣也遮掩不住的纤瘦身形从饭店中央穿过,似乎带着室外的寒风。

    “小杨,你胆子真的不小了啊?敢拉我姐姐的手?”女孩子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并不怎么严厉,手上的动作却十分凌厉。她一把拉开那个小杨的手,用肩膀轻轻把花染推到了背后。

    那个被叫小杨的小混混看起来不仅认识白书一,而且还颇为忌惮她。

    “小、小白,你怎么来了?不是都在药店吃饭了吗?”

    不止是这个小杨,在座的一群人似乎都认识她,连张哥都颇为和蔼可亲地开口问道:“小白,白姨还好吗?好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

    白书一鼓着一张脸,终于显出了几分生气的样子。

    “我妈好不好,你都到我家对面了也不知道去看下她,还问我?我妈前两天还念叨你,怕你又闯什么祸。”

    “哎,小白,你怎么能这么和张哥说话呢,这大庭广众的……”旁边小杨见白书一说得激动,小心地拉了拉她的手。

    白书一挥开他的手,“还说,你干吗拉我姐姐的手?”

    小杨虽然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美女服务员怎么突然变成了她的姐姐,但也不敢在白书一这个小孩子面前说什么龌龊话,赶紧道:“哎不是,就点菜嘛,我想看看菜单里有啥。”

    白书一说着话,除了小杨之外其他人似乎都不敢出声,就等着张哥开口。

    “小白,上一次白姨气得不轻,我这不是怕她看到我又生气吗?如果她气消了,待会儿吃完饭我就去看看她。”

    从白书一出现到现在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花染被她推到旁边之后好像一下子就没事了一样。饭店里其他客人都看戏似的看着一个小女孩子教训这个之前还威风得不行的混混头目,甚至有些人还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哼,你吃了饭就快过来,我妈正要训你呢。兴哥哥现在就管这带,你要是再不乖,我就让他抓你。”

    白书一说得天真,花染心中这口气这时候才算是彻底松了下来。

    老板娘在这个时候出来,又是安抚白书一又是招呼张哥,顺手把花染推进了后面。

    花染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刚转进门就趔趄了一下。

    “染姐姐,你没事吧?”

    白书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进来,稳稳地扶住了她的手。

    “小白……”

    花染脑子还有些乱,想感谢她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

    白书一一边把手里的药放到花染的口袋里,一边轻声道:“染姐姐你别怕,那些人就是年纪小不懂事。我说你是我姐姐,他们以后肯定不会再找你麻烦的。”

    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说别人年纪小不懂事,偏偏听起来还很有说服力。花染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笑一下,眼角却已经被温热的液体浸湿了。

    白文雪虽然没有亲兄弟姐妹,但堂表的亲戚不少。过去在一个村里时常走动,关系还算亲昵,如今也维持着过年互相探望的习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