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50.第五十章

时间:2018-02-22作者:柳碎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花婆婆几年之前记性就时好时坏, 只有刺绣仿佛本能似的,一直没有放下。当初花婆婆把自己绣了最久的一幅绣图捐给政府, 拿了五万块钱奖金给花染的时候, 是她哭得最惨的一次。

    花婆婆独居在村子的边缘, 靠近一条从山上流下的溪水旁边。老人九十岁高龄, 只剩一个女儿还在世,已经被孙子接到镇里生活。孙子曾孙对她不能算差,时常给她寄钱寄东西,还付钱给邻居让帮忙照顾她。

    只是毕竟工作繁忙,一年指不定能来看她几次。花婆婆自己也不愿意麻烦子孙,更不愿意麻烦别人。

    花染远远就看到花婆婆穿着厚实的衣服, 戴着黑色的圆顶老人帽坐在院子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摸索着绷架上的绣品。

    “婆婆, 花婆婆。”

    花婆婆的眼神已经不大好了,耳朵更是聋得很,直到花染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才听到声音。

    “啊?是谁啊?”

    花染在她身边蹲下,大声道:“是我啊婆婆, 我是小染。”

    “啊,是萧丫头啊?”花婆婆眯着眼睛打量花染的脸, 浑浊的瞳仁中似乎有温暖的光, “让婆婆看看, 萧丫头你走好久了, 婆婆都要不认识你了。”

    花家村的原住民都姓花, 外来户十分少, 这些年也只有几个而已。花染知道她认错人了,道:“婆婆,我不是萧丫头,我是染丫头,我是小染啊。”

    “小染啊……啊,小染。”花婆婆伸手摸了摸花染的脸,埋怨道:“萧丫头啊,你怎么那么狠心,你走以后染丫头太苦了。就算当初再怎么不愿意嫁到村里,可染丫头她爸爸人还是好的,是他救了你啊。”

    花婆婆记性不好,口齿却很清楚。

    花染听着听着就明白花婆婆是把自己和母亲弄混了,心中既有些难过,又对她的话有一些震惊。两年前婆婆的记性还没差到这种地步,不一会儿就能认出她来的。

    “花婆婆……”老人干瘦粗糙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让她觉得生疼,一直疼到了心里,“你、你还好吗?身体还好吗?有人照顾你吗?”

    花婆婆笑着点点头,“好啊,都好啊。老姐妹时常过来串门,和我讲话。”

    能被花婆婆称为老姐妹的人,已经大多不在世了。

    花染见她精神气明显不如前两年,心中不知为何有种不大好的预感。她晃了晃脑袋把这种不吉利的念头驱散,转而看向绷架上的绣品道:“婆婆,这是你新绣的图案吗?”

    花婆婆重重地叹了口气,“不是咯,婆婆看不见啦。萧丫头你当初就爱跟着婆婆学刺绣,现在肯定很厉害了吧?唉,你家染丫头绣得也好啊。”

    花染没有再去纠正花婆婆,只是陪着她聊天。老人说了会儿话,渐渐就乏了,花染见她睡着,给她盖了一条毯子之后才离开。

    回到镇上以后,花染还去拜访了一位五金店的老板。她爷爷曾经治好了这位老板的顽疾,因着这点缘分,在花爷爷病重的时候老板借了她剩下的四万。虽然利息有些高,但在没有其他人愿意帮助她,并且是在她很有可能还不出钱的情况下借给她,已经足够叫花染感激了。

    办完这些事,花染终于踏上了回h市的旅途。

    能拿到高中毕业证原本是很叫人高兴的一件事,可花染回来时却心情沉重。钱的事,村长家的事,花婆婆的事,还有多年不曾听人说过的,关于母亲的事,全都压在了她的心口上。

    而且,这种忧虑在越接近温馨大药房的时候,越叫她焦虑。她原本下的先试着向白文雪借钱的决心,开始猛烈地动摇了起来。

    已经被如此关照,自己真的能再这样得寸进尺吗?白姨会怎么看待自己呢?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骗她?

    花染十分珍惜与白文雪和白书的关系,所以也更加在乎她们对自己的看法。如果只是借不到钱还没关系,可如果让她们以为自己心怀不轨,既而无法继续在药店工作,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花染忧心忡忡地下了公交,距离药店不过几百米,脚下却像灌了铅似的只能缓慢移动。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她怀抱着沉重的心情慢慢往回走。

    正当这时,有个身影蹦蹦跳跳地从药店里冒了出来。

    花染看到白书一利索地开起了药店门前的广告灯,然后像是寻找着什么似的站在门口张望。她的心快速地跳了一下,而后远远地对上了那个孩子的眼睛。

    “染姐姐!”白书一的声音带着惊喜与激动,一边冲她挥手一边已经朝着她跑来,“染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少女清隽的面容上是不知人间愁苦的温暖笑容,仿佛是能够融化寒冬冰雪的阳光,一下照得花染心口发热,眼眶发酸。

    “小白……”

    白书一牵起她的手,笑眯眯地道:“怎么啦染姐姐?看到我那么感动吗?嘿嘿嘿,我们回家吧,正好吃晚餐呢。”

    心口的阴霾仿佛一下子被驱散,各种无解的困难似乎也不那么叫人心生怯意。白书一纤细有力的手握着她的,像是正在把她从荆棘的道路上牵引回温暖的阳光下。

    “嗯。”

    白书一似乎有满腔的话要说,拉着她喋喋不休,花染则默默地跟在她身边,轻轻地回应她。在踏进药店的一瞬间,她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小染回来啦?”白文雪正在摆菜,看到女儿牵着花染回来,笑道,“一一今天都不知道在门口张望了几回呢,总算是把你盼回来了,还没吃晚饭吧?快来一起吃。”

    这就是被人等待和迎接的滋味吗?她好像很久没有品尝过了。

    白书一见花染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主动拿了她的背包放好,又催她去洗手。

    等花染进了洗手间后,白书一才有些忧愁地对白文雪道:“妈妈,我觉得染姐姐有点怪怪的……是不是回去发生了什么事啊?”

    她生性敏感,白文雪也是直觉敏锐。

    “好像是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感觉是受委屈了,别是被人欺负了吧?”白书一一想到这种可能就义愤填膺了起来,声音也不自觉地大了一些。

    白文雪之前不太多过问花染的事,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却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家人。

    “我待会儿问问小染,别是有什么难处不好意思说。”

    白书一自然赞成不已,“对对对,妈妈你问问她。”

    白文雪见她激动的样子,笑道:“我有分寸的,你就别瞎掺和了,免得她在你面前不好意思讲。”

    “我知道啦妈妈。”

    花染之前因惶恐而冰冷的心终于稍稍暖了起来,只是吃饭的时候仍是免不了心事重重。一夜未睡加上旅途的疲惫让她看起来异常憔悴,白文雪和白书一看在眼中却默契地没有去提,吃完晚餐后让她先回房间休息。

    如果是平时的花染一定会拒绝这个提议,并且执意要立即投入到工作之中。但她今天确实神思恍惚,顺从地回了房间,连背包都忘了拿。

    “妈妈,肯定有事。”白书一笃定地道。

    白文雪点点头,“我去问问她,一一你看好店。”

    “好咧,妈妈你去吧。”

    花染当初应承下大伯的话第一个想法是向白文雪预支工资,签一份五年十年甚至更久的合同都没关系,借的钱慢慢从她的工资里扣。可仔细想想之后,她又觉得这样太不要脸了。

    哪有工作没多久的员工向老板预支十年工钱的事?就算自己肯卖身,人家需要自己做那么久吗?因为她们对自己好,所以就第一时间想到向她们借钱吗?

    花染最明白和人借钱的难堪,原本关系还不错的乡里乡亲因为这种事疏远的不在少数。她既对自己的处境悲哀,又对想要依靠白家的自己感到厌恶。

    太厚颜无耻了。

    话到了嘴边,她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可不这样做,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好不容易从泥沼中挣脱出来,难道又再次回去吗?

    如果真的那样做,自己就再也没有面目见白书一、白文雪和村长爷爷他们了吧?

    死后爷爷和爸爸也一定不会愿意再见自己。

    花染在房中呆坐,心中挣扎无比,就在这时,白文雪的声音合着敲门声一起传了进来。

    “小染,你包忘记拿了。”

    花染没有赖床的习惯,早早起了床。冰箱里有速冻饺子和汤圆,昨晚白书一就已经和她说过可以当做夜宵或者早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