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第四十七章

时间:2018-02-22作者:柳碎夜

    ,!

    此为防盗章 〃染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得点了点头,加快了收拾的速度。等到白书一可以帮她上药, 已经又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花染本来不想带白书一去自己那狭窄逼仄的地方, 可在店里上药好像又不太好。若说自己来吧, 她怕对方会直接把药送给自己,说不需要那干吗让她等这么久呢?

    最后, 白书一还是坐到了花染的床前帮她处理伤口。

    花染多少感觉到了点局促和不自在, 反倒是白书一十分泰然自若。大概是因为对方表现得太过自然, 既没有表现出鄙视也没有显现出同情的情绪,花染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染姐姐你快点给我看看手。”白书一迫不及待地要检查花染的伤势。

    花染虽然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对方焦急紧张的样子也叫她不好再矫情,犹豫着把手伸了出去。

    花染的手型很好看, 手掌匀称, 手指纤长, 只是因为经常劳动的原因皮肤有些粗糙,指腹也遍布了老茧。

    白书一则是典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纤细洁白的手指青葱似的, 掌心细腻,手背上白得能映出细小的血管来。

    被这样的手握住的花染,连心都忍不住颤了一颤。

    “果然肿了, 再不注意估计要化脓了。”白书一低着头小声地咕哝着, 语气满满都是心疼。

    花染真的很不明白, 明明自己是她昨天才刚刚认识的人, 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

    “小、小白……”花染想要叫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只知道她妈妈叫她一一,老板娘叫她小白,下意识就跟着老板娘叫了起来。

    “嗯?怎么啦染姐姐?”白书一的声音清脆动听,带着还没有变声的少年气。

    “你到底为什么……我们根本认识没多久……”花染觉得自己这样怀疑人家的好意实在不太好——自己有什么可以图谋的呢?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小女孩来说。

    可她就是忍不住生出这样的疑问。

    这样的问题连白书一自己也回答不上来。第一眼见花染她只是觉得对方好看,好看到让自己想要亲近的程度。虽然被自己老妈说过好多次这个毛病,但她还是改不了。

    她从小跟着白文雪在药店长大,因为母亲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她在耳濡目染之下也对于这些人这些事无法视而不见。见到可怜的人,看到人受苦,她会有感同身受一般的酸楚。

    而像花染这样好看的人如果受难,对白书一来说简直太难受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染姐姐你看着让人想亲近……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女孩说的话听起来天真过了头,好像完全不知人世险恶的样子。因为长得好看就觉得陌生人亲近,因为觉得亲近就去帮助他,完全没有考虑过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譬如引狼入室,又或者像农夫与蛇的故事说的那样。

    花染既羡慕又稍微有些嫉妒,但更多的是对这种纯洁善意的向往与珍惜。

    “真的很谢谢你。”或许像小白这样温室中成长的小女孩能这样对她只是一时的同情,但能够同情别人并且愿意付诸行动已经是很难得的品质了。

    花染当然有自尊,可她不是不分是非的人。

    “哎呀,顺手的事有什么好谢啦。”白书一手脚利索,动作却很轻柔,帮她上完药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双折叠好的橡胶手套放到床边,“染姐姐,我知道你肯定不能不碰水,所以给你带了双手套过来。”

    花染愣了一愣,这时候除了感动之外就是实在有些惊讶于这个女孩的细心了。

    “谢谢你,这个多少钱?”

    昨晚洗碗之后她的手情况确实更严重了一些,比起上医院,这样一双手套显然更划算。

    “哈哈哈,三块八,赚你一毛,算友情价。”白书一没有推辞,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伸出了手,“所以说我虽然跑了一趟,但是推销了东西嘛。”

    花染有些好笑,一边从口袋里拿钱一边又突然有些明白自己无法反感她的原因了。

    她虽然帮助你,或许也同情你,但是她从来没有看低过你。

    正正好三块八硬币躺在纤白柔软的手中,白书一笑嘻嘻地收下。

    “那染姐姐我就先走啦,你一定要好好注意不能马虎,晚上要是有空再过来一趟吧。”

    瘦瘦高高的女孩子站起身,头顶几乎碰到小隔间的顶部。花染抬头看她,见她雪似白皙的面庞上显现出的灿烂笑意,只觉得这个狭小的阴暗空间都明亮了起来。

    直到白书一走后花染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两天的境遇虽不能算奇幻,对她来说却也足够意外。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邂逅,或许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她觉得自己不会忘记这件事,也不会忘记这个人,更不会忘记这一份温柔。

    “小白走了吗?”老板娘很卖白家面子,没对花染这点小岔子有任何抱怨。

    “嗯,刚走。”

    “唉,小白真是个好孩子,比我家那小兔崽子可懂事多了。”老板娘40岁左右,儿子也在这附近上高中,不过很少来饭店,“白姐也是个很好的人。别看这白家如今孤儿寡母,人脉可广着呢,心地也善良。我看花染你是个好姑娘,人勤奋漂亮,又很努力,总不会想在我这小饭店窝一辈子吧?好好和小白打好关系,以后万一想找点其他出路也方便。”

    花染听得睁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老板娘笑了笑倒颇显出几分真心。

    “小姑娘不要觉得我市侩,人家也是帮过我的。我儿子原本上不了这边的高中,白姐看他成绩不错就帮了一手。小白喜欢吃我们家的菜,我们从来都弄得最用心。这人活在世不就是互相帮助吗?我们知道感恩就好了。我不是叫你有目的的去巴结她们,但和善相处难道不对吗?要是因此获得了什么回报就当是对你为人处世的奖赏好了。”

    老板娘的这番话倒是让花染对她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除了感激之外也很有几分感动。但她想,自己果然还是无法这样去做。就当是为了在心中留一片纯净之地,她也无法对一个刚刚帮助了自己的小姑娘怀抱更大的期望。

    “哎呀,这不是小白吗?又来餐馆吃饭了?”白书一刚从饭店出来就听到了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顿时满脸笑容。

    “兴哥哥,你怎么这时候来这边?哎呀,这身制服好帅啊。”

    来人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个子颇高,面容俊朗,穿着民警制服,看起来一身正气。

    “哈哈,帅吧?哥哥我之后就在这片巡逻了,今天过来想和白姨说一声,刚凑巧看你出来。”

    “啊?真的吗?那兴哥哥你可得罩着我和我妈妈了。”白书一看起来和他颇为熟悉,抱着他的手臂就往自家药店走,“最近小杨那几个又打架,刚好被我妈妈看见了,差点没把她气死。你现在来了正好管管他们。我妈说他们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再混下去。”

    赵兴兴顺手摸了摸白书一柔顺的短发,一副大哥哥的口气道:“你放心好了,那几个小兔崽子哥哥我会好好教育的。白姨最近身体怎么样了?我听我爸说她要招人,找得怎么样了?”

    “之前检查说是美尼尔综合征,不能太劳累。唉,我有讲过实在不行不如把药店关了算了,又不差这点钱,可她就是不乐意。按我妈的性子一定得要招个信得过的人对吧?可是合适又信得过的哪有那么容易找啊?你说是不是,兴哥哥?”

    白书一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赵兴兴听得失笑。

    “你呀,还编排起白姨了?白姨不肯关药店自然有她的道理……不过这人确实不太好找。平时我会多过来看看的,你有时间也帮帮她。”

    “我知道啦,所以已经和学校申请好下周开始就不住校了。晚上帮妈妈看着点店,中午也能让她休息一下。”

    “白姨同意了?小白你刚上高中,这样会不会影响学习啊?”

    两人说着说着已经进了药店,赵兴兴问这一句刚好被白文雪听到,登时抱怨了起来。

    “哎呦,兴兴你来得正好,快帮我训训一一,这孩子就是讲不听,还敢冒充我的签字去骗老师!”

    赵兴兴一听知道这是白书一自作主张,伸手轻巧地给了她一个烤栗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