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38.第三十八章

时间:2018-02-07作者:柳碎夜

    此为防盗章  她从没想过所谓的契机会来得这样突然, 这样叫人措手不及。在她眼里,不论是白文雪还是白书一都是很好的人,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有更接近她们的机会。

    白文雪见她呆愣的样子显出了更温和的笑意。

    “白姨知道突然和你说这个让你有点不知所措,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工资开始的时候1, 包吃包住, 以后做得好可以再加。不过你要是愿意来工作,起码要帮白姨三年。以后拿到证如果愿意挂到药店里, 还有另外的钱。”

    这已经不止是招揽员工了, 花染从她的话中听到了许诺和未来。

    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有一个声音在花染脑中大声告诉她。

    或许不抓住此刻的机会,以后就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机遇了。就像老板娘说的那样,把这个当作是做了好事的奖励呢?只要牢记白姨的恩情,以后好好回报她不就好了吗?

    花染自小挣扎于困苦的生活之中,连埋怨出身的时间都没有。可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努力,希望的光芒一直无比微弱。在最后的亲人也重病去世之后,她的世界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可生活在继续,没有希望还有责任和负担这样的东西督促着她继续行走。

    太苦了吗?

    她没有时间思考这些。

    她只知道自己就算死也不能给别人造成麻烦。那些愿意借钱给她的人, 愿意帮她做担保的人都是好人,她绝对绝对不能再给他们增加困扰。

    “可是饭店……”

    “那边你放心,我会去说的。”

    不能再犹豫了。

    就算对未来再怎么迷茫, 在人家这样好意的帮助下要是还无法迈出这一步, 她觉得自己今后大概也就只能浑浑噩噩一辈子。

    “白姨, 我、我会努力的。”花染终于下定决心, 又怕自己犹豫的态度让白文雪产生误解,慌忙起身向她鞠躬,“我会用心学习的。”

    白文雪喜欢小孩子,更喜欢漂亮的小孩子,但从工作上来说,她最喜欢的还是实在人。恰巧花染全都符合她的预期,这时候决定招花染也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毕竟她是真的觉得吃力了。

    这件事定了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变了一些,白文雪用微波炉热了晚餐,一边吃一边又问了花染不少问题,花染一一回答。期间偶尔有人来买药,白文雪干脆指挥着叫她去拿。

    九点左右时,白书一夜自习回来,一眼看到花染坐在店内,脸上笑容乍现。

    “哎呀,染姐姐你怎么在这……”只是,这份喜悦在看到白文雪额头上的纱布时登时消失不见,“……妈妈,你的头怎么了?”

    她紧张兮兮地跑到白文雪身边,一副想要查看又不敢去碰的样子。

    “妈妈,你怎么了?撞到脑袋了?啊!不会是又晕倒了吧?”

    白文雪见她咋咋呼呼,又好气又好笑地道:“没有没有,妈妈就是没注意撞到了玻璃门上,不要那么大声。”

    “真的?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染姐姐,是真的吗?”

    花染被白文雪嘱咐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白书一,可她又不太会说谎,这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你问小染做什么,她又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纱布肯定是染姐姐贴的,妈妈你可别骗我了。”

    花染太惊讶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小白,你怎么知道是我贴的?”

    白文雪见花染这实诚劲,知道想靠她帮忙瞒着是不可能了。

    “因为我妈贴纱布会习惯性用十字交叉的贴法,这个明显不是她自己弄的。”白书一解释完又看向了白文雪,气鼓鼓地道:“你连处理伤口都要染姐姐帮忙,肯定晕倒了吧。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等我放学,你又不听。”

    花染见识过白书一教训那帮小混混的气势,只是没想到她还敢教训自己妈妈,顿时看得目瞪口呆。

    白文雪大概也是觉得理亏,和女儿对视半天,结果一转头生硬地转了话题,“不说这个了,你染姐姐在这里可不是单纯为了给妈妈处理伤口的,妈妈是在和她谈正事。”

    白书一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扭头颇为无奈地看了花染一眼,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正事?”

    花染这一晚上的心情可算是过山车一般,刚才看到白书一本是喜上眉梢,结果又被她的问题弄得心虚不已。她本身不善言辞,加上心绪起伏,被白书一这样一问,一时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

    白文雪刚被女儿抓了包,这时候卖起了关子。

    “反正是好事,先不告诉你。”

    白书一看妈妈的态度知道从她那里是别想知道答案了,立即转了目标抱住花染的手问道:“染姐姐,我妈妈和你说什么好事啊?你和我说一说,让我也高兴一下呗。”

    “小染你可别和她讲,小心被她烦死。”

    花染张了张嘴,因白文雪的态度一时竟然真的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讲。

    “诶,不要听我妈妈乱说啦,你不告诉我才要被我烦死呢。”白书一讲得理直气壮,并且再一次展现了自己黏人的功力,“染姐姐,你就告诉我嘛,告诉我嘛,否则我晚上要睡不着觉了。”

    花染不是白文雪,哪里招架得住白书一的死缠烂打,没一会儿就举白旗投降了。

    “小白,白姨说希望我能来药店帮……”

    “啊!是真的嘛!太好啦,太好啦!”白书一还没听完就已经兴奋不已,一边跳一边抱着花染连声问道,“染姐姐你答应了吗?你要来我家帮忙?太好啦,那我就能天天见到你了。”

    花染被她抱得身体不稳,下意识地回抱住她,一时又是好笑又有几分感动。从相遇之初开始,白书一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不断靠近她也不断温暖她。既没有在乎过身份,也没有怀抱过目的。

    时间虽短,但花染早已在心底把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女孩子当做最好的朋友。

    “是真的,小白。”花染稳住她的身体,用带了几分喜悦的声音道。

    白书一是真的太高兴了。她之所以刚才没往这上面去猜是因为白文雪之前和她讲过的那些话,她以为妈妈这次不想多管闲事。

    现在花染说要来药店帮忙,又怎么可能不让她开心呢?

    喜悦的事与人分享,喜悦之情似乎就会成倍递增。花染毕竟年纪不大,再怎么内向——或者说稳重,这时候也因为十足的喜悦而显出了几分少年人的明媚来。

    白书一喜欢看花染的笑容,喜欢看她柔和的眉眼没有愁苦。她不是不知道妈妈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也很明白自己不可能帮得了所有人,可她还是有想要帮助的人。

    她知道,这或许是自己的任性,目的也只不过是叫自己的内心能不要那么煎熬,可如果有人能为她这样微不足道的理由而获得喜悦的话,就已经足够了。

    白文雪见两人傻乎乎笑成一块儿,对自己的决定又更加坚定了一分。她是家中独女,所以白书一连亲近点的表兄弟姐妹都没有。加上当初晚婚,朋友家的孩子也都比女儿大出很多。

    白书一在学校人缘不错,但因为总是想着回来帮妈妈的忙,很少和朋友一块儿出去玩。如今花染来药店帮忙也算是给她找了一个伙伴,白文雪是越看越满意。

    “好了好了,别磨蹭了,早点让你染姐姐先回去休息吧。我们早点关门,你也早点睡。”

    “啊?还要回去吗?那染姐姐什么时候过来啊?染姐姐过来住哪边?”白书一抱着花染不松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花染抿着唇看她撒娇的小女儿态,只觉得整个心房都充斥着温暖。

    白书一,还有白文雪,虽然与这一对母女认识不过几个月,但是她每次见她们都会受到那种温馨气氛的感染。而从今天开始,她与她们有了更紧密的联系。哪怕只是进步一点点,都让她打从心底欣喜。

    “你真是的,哪里有那么快,好了好了,不要闹了,这都多晚了。”

    白书一似乎记起了什么,倒是不再磨蹭,不由分说地拉起花染的手,风一般地往外跑。“好啦好啦,那我送染姐姐回去,待会儿回来和你一起关门。”

    白文雪见女儿这架势当真是哭笑不得。

    “嗯……”她不敢直视白书一的眼睛,略微低了低视线,轻声道,“就是我没有什么经验,希望到时不要给你和白姨带来麻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