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30.第三十章

时间:2018-01-30作者:柳碎夜

    30.第三十章第(1/2)页

    天:

    此为防盗章  随着政府对高山村落的重视,像花婆婆这种有手艺的老人也被重点照顾起来。老人家晚年生活虽然还过得去, 但岁月在她身上已经刻下了不可忽视的印记。

    花婆婆几年之前记性就时好时坏, 只有刺绣仿佛本能似的, 一直没有放下。当初花婆婆把自己绣了最久的一幅绣图捐给政府, 拿了五万块钱奖金给花染的时候,是她哭得最惨的一次。

    花婆婆独居在村子的边缘,靠近一条从山上流下的溪水旁边。老人九十岁高龄,只剩一个女儿还在世,已经被孙子接到镇里生活。孙子曾孙对她不能算差,时常给她寄钱寄东西,还付钱给邻居让帮忙照顾她。

    只是毕竟工作繁忙,一年指不定能来看她几次。花婆婆自己也不愿意麻烦子孙,更不愿意麻烦别人。

    花染远远就看到花婆婆穿着厚实的衣服, 戴着黑色的圆顶老人帽坐在院子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摸索着绷架上的绣品。

    “婆婆,花婆婆。”

    花婆婆的眼神已经不大好了, 耳朵更是聋得很, 直到花染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才听到声音。

    “啊?是谁啊?”

    花染在她身边蹲下, 大声道:“是我啊婆婆,我是小染。”

    “啊, 是萧丫头啊?”花婆婆眯着眼睛打量花染的脸, 浑浊的瞳仁中似乎有温暖的光, “让婆婆看看, 萧丫头你走好久了, 婆婆都要不认识你了。”

    花家村的原住民都姓花,外来户十分少,这些年也只有几个而已。花染知道她认错人了,道:“婆婆,我不是萧丫头,我是染丫头,我是小染啊。”

    “小染啊……啊,小染。”花婆婆伸手摸了摸花染的脸,埋怨道:“萧丫头啊,你怎么那么狠心,你走以后染丫头太苦了。就算当初再怎么不愿意嫁到村里,可染丫头她爸爸人还是好的,是他救了你啊。”

    花婆婆记性不好,口齿却很清楚。

    花染听着听着就明白花婆婆是把自己和母亲弄混了,心中既有些难过,又对她的话有一些震惊。两年前婆婆的记性还没差到这种地步,不一会儿就能认出她来的。

    “花婆婆……”老人干瘦粗糙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让她觉得生疼,一直疼到了心里,“你、你还好吗?身体还好吗?有人照顾你吗?”

    花婆婆笑着点点头,“好啊,都好啊。老姐妹时常过来串门,和我讲话。”

    能被花婆婆称为老姐妹的人,已经大多不在世了。

    花染见她精神气明显不如前两年,心中不知为何有种不大好的预感。她晃了晃脑袋把这种不吉利的念头驱散,转而看向绷架上的绣品道:“婆婆,这是你新绣的图案吗?”

    花婆婆重重地叹了口气,“不是咯,婆婆看不见啦。萧丫头你当初就爱跟着婆婆学刺绣,现在肯定很厉害了吧?唉,你家染丫头绣得也好啊。”

    花染没有再去纠正花婆婆,只是陪着她聊天。老人说了会儿话,渐渐就乏了,花染见她睡着,给她盖了一条毯子之后才离开。

    回到镇上以后,花染还去拜访了一位五金店的老板。她爷爷曾经治好了这位老板的顽疾,因着这点缘分,在花爷爷病重的时候老板借了她剩下的四万。虽然利息有些高,但在没有其他人愿意帮助她,并且是在她很有可能还不出钱的情况下借给她,已经足够叫花染感激了。

    办完这些事,花染终于踏上了回h市的旅途。

    能拿到高中毕业证原本是很叫人高兴的一件事,可花染回来时却心情沉重。钱的事,村长家的事,花婆婆的事,还有多年不曾听人说过的,关于母亲的事,全都压在了她的心口上。

    而且,这种忧虑在越接近温馨大药房的时候,越叫她焦虑。她原本下的先试着向白文雪借钱的决心,开始猛烈地动摇了起来。

    已经被如此关照,自己真的能再这样得寸进尺吗?白姨会怎么看待自己呢?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骗她?

    花染十分珍惜与白文雪和白书的关系,所以也更加在乎她们对自己的看法。如果只是借不到钱还没关系,可如果让她们以为自己心怀不轨,既而无法继续在药店工作,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花染忧心忡忡地下了公交,距离药店不过几百米,脚下却像灌了铅似的只能缓慢移动。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她怀抱着沉重的心情慢慢往回走。

    正当这时,有个身影蹦蹦跳跳地从药店里冒了出来。

    花染看到白书一利索地开起了药店门前的广告灯,然后像是寻找着什么似的站在门口张望。她的心快速地跳了一下,而后远远地对上了那个孩子的眼睛。

    “染姐姐!”白书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