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温柔以待 24.第二十四章

时间:2018-01-28作者:柳碎夜

    24.第二十四章第(1/2)页

    天:

    这一晚店门一直开到了十一点半,就在离最后一笔生意过去十几分钟,花染见路上行人越来越少准备关门时,突然三四个男人急匆匆地跑进了店里。

    他们动作很大,声音也很响,一下子打破了店里的安静。花染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发现这四个男子都有些眼熟。

    “怎么是你?白姨呢?”四人之中有一人跑在最前面,一下到了柜台前,语气着急地道,“你会不会包扎,快帮强哥处理一下。”

    听到“强哥”两个字时花染才想起这几人是谁。和她说话的这个就是当时拉她手的小杨,后面被两个男孩扶住的男子正是强哥。

    花染顺着小杨的话看向强哥,发现他额头上受了不轻的伤,血已经流了一身,隐约可以看出一道很深的伤口。

    她心底里其实还相当怕这几个男人,可记起白书一说这几人和白家是旧识,又见他伤得严重实在不能不管,只好鼓起勇气对几人道:“你们先扶他到椅子上坐下,我看看能不能止一下血。”

    几人看起来对药店很熟悉,扶着强哥到椅子上坐好。被叫做强哥的男人脸色惨白,表情却一直很冷静,意识似乎也很清楚,闭着一只眼睛打量着花染。

    花染以前经常看到爷爷给受外伤的人敷药,所以对血和触目惊心的伤口不怎么害怕。只是身边好几个异性全神贯注盯着她,让她十分紧张。

    强哥的伤又长又深,像是被什么锋利的道具割开的一般,单纯用纱布没有办法止血。花染想用云南白药粉先帮他止血,可每次一抹上去就被血液冲掉。最后她只能在纱布里包上药粉,用手按在他头上。

    强哥似乎对于疼痛毫无所觉,过程之中还能指派小杨出去查探情况。花染按了足足十几分钟,血才终于慢慢止住。

    另外两个男孩一直焦急地等待在旁边,直到这时才终于放松下来。

    花染帮强哥换了一条纱布,又加了不少云南白药,最后用绷带给他缠好。

    “血虽然止住了,但还是去医院缝一下针吧,否则好得会很慢。”花染虽然不想惹事,但到底在药店工作了不短时间,耳濡目染,下意识就嘱咐了起来。

    强哥说了一声“谢谢”,旁边两个小弟也赶紧跟着道谢,倒是让花染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应该的应该的。”她不敢问这伤是怎么来的,更不敢多说什么。

    强哥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花染一边问自己的小弟:“确定没有人跟着了吗?”

    花染手上都是血,又不敢不接,只得小心翼翼地拿着钱往柜台里走,假装完全听不见几人的对话。

    “小杨说没看到人,刚才应该是甩脱了,而且他们也不敢闹到白姨这里。”

    强哥一边站起身一边道:“还是不能叫白姨难做,没人我们就赶紧走吧。”

    花染正在给他找钱,见几人往外走,一个着急忍不住叫道:“强哥,找你的钱。”

    她叫完才觉得哪里不大好,强哥转头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皱着眉问道:“你认识陶婉吗?”

    “什么?”花染有些莫名其妙。

    强哥没再搭理她,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钱不用找了。”

    花染看到三人走出店门,正要吐出一口气,小杨突然推了门探进头来说了一句。

    “花染小姐姐,上次真是对不起。”

    花染被这样一弄,心脏都要吓停了,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赶紧关了门。

    在药店工作的时间越久,花染也越开始明白饭店老板娘当初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几乎每个来药店买药的顾客都认识白家母女,大多会聊上几句。尤其是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以后,附近的老人时常喜欢过来走走,就算不买药也要和白文雪说说话。

    大概是因为药店开的时间很久,这里几乎成为了一个标志性的地方。附近几乎都是拆迁分配房,大多出租给了年轻的上班族。他们白天不在家,快递很多都暂时放到药店里来,一来二去也都和白家母女认识了。

    花染不知道白文雪的人脉广不广,但知道她们的人缘一定很好。热心地帮助他人,平等地对待他人,为他人创造便利。

    她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白文雪像是很多人的妈妈,而白书一则像是许多人的孙女。

    一日又一日,生活像是一成不变,却又那么丰富多彩。时间过得到底是快还是慢呢?花染不知道。但一定是快乐的,这件事她无比确定。

    四月中旬的周末,三人起了一个大早,准备去花染的老家。赵兴兴亲自开车,为三人当起了司机。四人十点左右到达t县,赵兴兴在花染的带路下找到了五金店。

    白文雪让赵兴兴和白书一在车里等,自己则陪着花染一起去还钱。五金店的老板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花染之前已经和他联系过,所以当两人进到店里时,他看起来并不惊讶。

    “王叔。”花染腼腆地叫了王老板一声。

    “来啦,你们和我到里面说吧,”王老板看起来是个爽利人,一边客气地招呼她们,一边对着店里的伙计道:“小陈,你倒两杯水过来,然后看一下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