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帅爆全地球[星际] 140.第一百四十章

时间:2018-05-07作者:一纸无稽

    此为防盗章  易桢低着头收拾好地面上的水, 古斯年的通讯仪响了,一个年轻男人通过全息投影出现在半空中, “古先生, 您的机器管家芯片被人为折断成两半, 芯片不能修复, 非常抱歉,我们只能为您重新提供一块新的芯片处理器安装在里面, 机器已经修理完毕, 我明天给您送过来?”

    古斯年的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 开口的瞬间就让对面的年轻男人小脸微微一红, “不用那么麻烦,寄到我家里就行,我会让我的小机器人给他们开门。”

    古斯年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正仰着脑袋的一脸懵逼的易桢, 紧接着易桢听见古斯年的命令:“小家伙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明天你给送货来的人开门。”

    易桢:“好的,先生。”

    温清听见对方的拒绝温和礼貌地点头微笑了一下, 紧接着看见黑掉的通讯怅然若失, 略略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面前的自己面前的机器人, 依依不舍的摸了摸这个机器人的身体。

    他喜欢古斯年, 这个男人身上的魅力会令人疯狂, 就在他失落的时候, 他突然接到一个通讯请求——

    “嗨, 怎么样?我表哥答应让你送机器人去他家了吗?”男人带着玩世不恭的笑,他手里拿着一本纸质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了两下。

    刚才正和古斯年联系的年轻男人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撇嘴说:“没有,他让我邮寄过去。”

    “我都说了这招不行,你真想追求我表哥,得想别的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我连人都看不到……他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觉得你能曲线救国。”

    ……

    三人成众——

    [易桢]:古斯年的机器管家修好了,明天送回来,我不用打扫卫生了。

    [绿胖]:修好了?不行,它被修好了,你就有危险了!

    [易桢]:危险?

    [绿胖]:机器管家就像一个保姆,可以做任何一件事情,如果它回家了,就不需要你了,你肯定会被停用的!到时候id会被锁死!你就不能开机了,除非有一天你的主人再次需要你的时候……你才会被开机重启!

    [独眼]:对,绿胖说的没错,不能让机器管家回家,否则你会被停用的。

    [易桢]: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机器人躲在角落里,慢悠悠地滑动出来,歪着脑袋望向正准备躺在床上的古斯年。

    不知道为什么,古斯年觉得他买的小机器人正在对他笑?而且笑得很阴森。

    古斯年均匀的呼吸声慢慢的响起来,易桢滚了滚小轮子,突然群里出现绿大胖夺命连环信息:

    [绿胖]:小红,我刚刚差点点就被人买回家了,就差一点点!但是我学你说自己是赠品就被放回去了!

    [易桢]:你不是做梦都想要个新主人吗?

    [绿胖]:还不是因为你!你刚刚说你主人修好了新机械管家……我一想到你被停机,我突然不想被人买回家……被买回去早晚有一天我会被其他机器人代替,然后我们就……会被锁住停机!

    [绿胖]:被锁住和销毁没有区别!没有!

    [绿胖]:小红,怎么办!我好害怕qaq不想被买回家!

    [独眼]:对啊,被人类临时买回去作为备用机器人,很有可能像易桢这样,如果主人的家里不再需要我们,id就会被锁死,不能开机,久而久之和销毁没有任何区别。

    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更何况是最普通的ew机器人,被遗弃的可能性非常高,被注销后id锁死,如果没有新的主人,那么就会永远关机。

    [易桢]:我来想办法。

    [绿胖]:[期待的搓手手]!

    [独眼]:[期待的搓手手]!(备注:我是复制粘贴的)

    易桢看见独眼的备注内容,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两个活宝机器人,作为机器人这两个看上去和他一样,太像真人了,他也尝试过和其他的机器人聊天,不过那些机器人都很死板。

    大半夜的时候易桢再次登录星战游戏,想看看罗定泽在不在,此时已经是凌晨2两点,果然没人,军队对于睡觉起床的时间管理严格,不可能大半夜还有人开着灯玩,他只好留言给罗定泽。

    [私聊][帅爆全地球]:@[小罗纳尔多]帮我个小忙,我就答应给你们做陪练,练到你们参加新兵港战为止。

    阳光炙热的焦烤着大地。

    训练场内,设备齐全,第十七军团机甲兵和今年的新兵被分成红蓝双方进行‘友谊赛’,地上放满了路障工事,双方士兵开始对冲。

    罗定泽作为火力冲锋手迅速的穿过前方火力,他驾驶着一架军用型磁暴卫士进入战斗场内,特制的激光枪瞬间打中前方的敌人,对方立即被判定死亡。

    “go!go!go!”罗定泽不停地挥动他的手做出不同命令指示,在通讯当中喊道,顿时他的队友立即跟上他的脚步开始冲锋!

    双方都是一百人的队伍,一些没上的十七军团的士兵好暇以整地看着比赛,不慢不紧、不慌不忙的,他们的对手和昨天晚上的对手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演戏一开始,罗定泽就代领他的团队占领了制高点,在狙击手的帮助下,很快他们就冲进了对方的基地。

    “砰——”

    罗定泽左手中枪,他皱了眉头:“有狙击手!找出狙击手,击毙他!”

    ……

    就在罗定泽举着机关枪一枪干掉对面的狙击手的时候,狙击手倒下的瞬间,一个老兵手握着机枪冲到距离他不到两米的距离开枪!

    “砰——”

    对面的老兵一愣,低头看一眼自己的红色染剂,下一刻他就被宣布阵亡。

    罗定泽一方竟然十分轻松的打赢了自己队伍了的。

    “罗定泽居然敢无视对方的机枪师和狙击手?这小子……是想吓死我?”白少天瞪了一眼自己的下属,他刚才心脏病差点没被吓出来,这小子就这么蛮横的冲出来了?虽然他是火力突击手,也不用这样吧?!

    “哦,并不是,他敢无视对方的机枪师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队友会帮他解决对方,他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做掉对面的狙击手,给其他队友制作突破的机会,他每一次的进攻都在给狙击手制造机会。”叶凌的声音响起,他头发中有少许白发,不过依旧十分俊美,不怒自威。

    叶凌本来也只是路过,见这次新兵表现不错,也不吝啬自己的表扬:“这新兵练得不错。”

    “小白,可以啊,这兵练得不错啊,把我手下这些老兵痞都打傻眼了。”

    白少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没……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他们都被打咽气……”

    “太过谦虚,就是虚伪!”几个教官鄙夷地看向白少天。

    罗定泽打赢了比赛,嘴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笑嘻嘻地对白少天招手。

    白少天心里却苦笑了,这罗定泽本来就是个刺头,现在可更是个刺头了:“今天赢了别得意,高手大有人在。”

    “知道了教官,为了你不裸奔,我会尽力的~”罗定泽做了个鬼脸。

    午后的阳光,门铃被敲响,易桢垫着小脚按下开关,几个运货的机器人抬着一个大盒子将盒子里的机器人立起来靠在墙上,揭开后,一个清秀俊俏的男人拨通一个通讯想借机和自己的男神说上两句话,可惜对方的通讯仪——“忙,有事留言即可,稍后回复。”

    “您、您好,我把东西送来了!”

    仔细打量古斯年的房子,温清脸微红,如果哥哥能和上将的母亲说一说他的事情,说不定……真的可以?

    半个小时后——

    [易桢]:那个送货的还没走,好烦啊。

    [绿胖]:送货到家不过几分钟的事情,不会是想偷东西吧?

    [易桢]:呵,不是,应该是个痴汉。

    [绿胖]:痴汉是什么东西(●—●)?

    [独眼]:……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温清低头地上瞪着大眼睛望着自己的矮小机器人ew,温清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突然想到ew的身上有也摄像头,如果被古斯年知道自己这么痴迷地在他的房子里转悠,会不会被当成神经病?

    慌忙之下,温清不好意思地关门跑路。

    易桢长舒一口,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颊,看向被立起来半打开的机械管家,在机械管家的面前转悠了两圈,然后打开自己的数据舱连接线连接上去——

    易桢:“哥们儿,抱歉啦,你可以重新返厂了。”

    数据线连接上去,易桢噼里啪啦输入一大串代码,然后开启他的病毒程序。

    刚刚还闪了闪光芒的机器人瞬间黑了下去。

    帅爆全地球vs ruler

    易桢杀死德卡尔后,打开窗户判断自己距离对方的距离,大约700米,还有一分钟,一个翻身,易桢从窗户跳下去,用手里的枪对着墙施力,顺利接力落到楼下一辆越野副驾驶。

    发动机强制快速启动,轮胎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尖锐而刺耳,易桢搬动手刹的瞬间,越野像一把利箭飞出!车尾卷起滚滚浓烟。

    “这车速应该飙到500码了吧?这是完成白色公路任务打算自杀了?”

    一个对车有些研究的玩家表情凝固了,以这个速度在这片到处都是车辆、建筑的地区飙车,这是不死也残的节奏啊,稍微的偏移一点方向盘就是侧翻!

    但是随着易桢脚下的油门,车子并没有如想象中的撞墙,跟随易桢的角度,终于在前方的大路上出现一个手里拿着狙|击枪穿着装备的家伙。

    “这么冲过去会成靶子,没地方能躲!”

    喜欢玩战争模式的玩家一眼就看出易桢的劣势,就在大家诧异的时候,随着轰的一声,他们的表情都变了。

    高速驾驶的易桢向右挥了一盘子,不出所料的车身横斜飞到半空中,易桢向上跳,手里的机枪开始射击!弹药想撕走倾泻,形成一个圆形弹幕,弹幕一波接着一波,而他在半空中旋转,有横飞的车子作为挡板,灵活的走位让他落地的瞬间找到一个有着一堵小矮墙的位置。

    紧接着易桢对着汽车的油箱打了一枪!

    轰!

    皮卡炸裂!宛如一道绚丽的烟花,伴随着滚滚浓烟!

    “这是什么骚操作?!”

    “我能说什么?666666666”

    “这一系列开车、弃车、跳车、拔枪干人的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我一脸懵逼。”

    “说真的,这游戏收你们5星币一小时真的便宜了……看看这真实度!这操作!跪下唱征服!”

    “蒂花之秀,天秀,星宿老怪?”

    古斯年看见易桢突然侧翻的车瞬间做出判断,打了几发点对射躲开易桢倾泻而来的弹药后,闪身到了墙的另一侧,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二十分钟,你很守时。”

    [地图][帅爆全地球]:“……”

    在观众房间内可以听见里面人的对话,顿时不少人嘴角微抽。

    “这个叫尺子的,是不是眼瞎没看见刚刚的操作?还是被吓傻了?”

    “哈哈哈,多半懵逼了吧?”

    就在整个观赛房间议论[帅爆全地球]会不会虐杀对方的时候,枪声打响了!

    易桢翻滚着身体快速的向后移动,他刚才躲避的墙被对面的狙|击枪连续打了三枪,伴随着对面狙|击枪枪口火花的闪烁,顿时墙体被打穿一个弹孔,子弹特有的破空声闻风而来。

    易桢一个翻身躲了过去,很快他调整好角度,再次给自己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他将手里的机枪丢在地上,一个旋转迅速将之前捡来的狙|击枪握在手上,立即打开他的瞄准镜,那一连串的子弹瞬间打在易桢的脚边,出于本能易桢迅速做出反应,再次后退到巷道深处,刚才他所在的位置被对面的狙|击枪直接打缺一块,一整块大理石伴随着其他细小的碎块瞬间落地,闷哼了一声。

    易桢迅速动起来,他的身侧再次传来一声枪响,真是他刚才的位置,只要他稍微晚一步,就会这这狙击子弹射个透心凉。

    高手,一个真的高手!在可以看见的地方,子弹刷刷落下,易桢根本不能出去,一旦出去就会被射成塞子,他在这条死巷道里甚至不能探头去看对方的位置,更不要说开枪了。

    就在易桢思考的时候,外面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这是易桢看了一眼比他高出一半的墙面,不能等对方进来,否则他会成为瓮中之鳖,易桢迅只能将自己手里的狙|击枪丢到左侧的屋顶上,急速的奔跑向对面那一堵墙百米冲刺,在即将撞墙的最后一秒,他一脚踩上右面的墙侧,借住摩擦力左右攀登在他登上房顶的瞬间,敌人也冲进了巷道!

    在半空中的易桢手握机枪立即对着下方一阵横扫!

    下方看上去样貌平凡的家伙没有因为敌人在空中而惊慌,反手对着空中连续射击!

    “操!点对射!是点对射!”

    “我的妈,我刚刚看见[帅爆全地球]这位大佬的骚操作已经很慌了,这位大兄弟也不是常人啊!”

    “溜得飞起!”

    [地图][ruler]:很久没有人让我这么狼狈了。

    古斯年侧身和打出的五发子弹,让他从易桢的扫射中安然躲开,头发凌乱,而易桢打完扫射从右侧一跃到左侧,捡起地上的狙|击枪就死命狂奔,一个箭步跳下这一连串的低矮建筑,瞬时易桢和古斯年的位置发生了对调。

    浑身的神经都绷劲了,本来以为刚才那一波出其不意的攻击可以击杀对方,没想到这个叫尺子的家伙也是个厉害角色,刚才那一瞬的交战,对方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要知道这个游戏可以根据情绪来反应面部表情的!

    五颗子弹瞬发,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时候易桢侧身躲到一辆越野车的后,精神高度集中。

    这片区域相对易桢之前和npc交战的地方障碍物少了很多,主要是沙地地面,易桢时刻盯着矮枪和巷道,只要对方一露出头,他就一枪击毙!

    易桢看见一个东西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推弹上膛,子弹掠过风声!

    “砰!”

    瞬间打在那个东西上,落地!

    落地的刀刀刃上倒影出天空的余晖。

    一把军刀?

    没时间发愣,易桢瞄准后,再次开枪!对面的人影一个转身射出三段子弹,一颗接着一颗,同时这三颗子弹还将易桢的子弹打偏,,如果不是易桢反应够快的,最后一颗只差半秒的时间就能打在易桢的脑勺上。

    易桢想也不想,立即撒腿就跑,这枪法也太好了吧?!比古斯年还厉害!

    他有更好的模仿选择了!

    就这个人!

    跑到相对高的位置,易桢准备再来一次偷袭,毕竟这对手打三段子弹的同时还不忘记要自己的小命,而且刚刚差一点他就要挂了!

    两人进入了激战,而观看比赛的所有人也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ruler]也好强……强爆了!”

    “原来是两个大神约战吗?运气不错,赶上了!”

    “这波操作,满分,那个三段子弹吓到我了!”

    易桢丢下手里的机枪,捡了地上一把散弹枪,打出来就如网状一样的子弹数量,可以把人穿出一个个血窟露,数着对方走过的脚步数,判断距离,就在对面的人即将靠近的瞬间,易桢将自己的狙|击枪丢出去做靶子,下一秒,他一个侧身超近距离的散弹枪打出一波星辰流弹!

    子弹就像爆炸的烟花的花束,喷涌而出,对面的人冷静的向后连腿,连连发出几发子弹,在易桢意料之外的是,对方五发子弹竟然打掉了几乎所有雾散弹,只有最后一颗子弹没有被截住,直线距离大约10米,易桢面上露出一丝欣喜。

    这回总该死了吧!

    对面的男人却咧嘴对着他微微一笑,脑袋向右一侧,躲开了易桢最后一个子弹,并且从背后反手摸出一把手|枪。

    “砰!”

    易桢立即举起枪对着哪一颗子弹点对射,在半空中两颗子弹瞬间交汇!

    弹壳碰撞擦出炽烈的火花!

    “砰!”

    又是一道枪响!

    系统提示:红方win!

    古斯年微微一愣,就连易桢也愣住了,古斯年看了看自己手里手|枪,又看看狗带的对手。

    系统提示:你在西南大后方被npc[亚伯罕]残忍的杀害了。

    随着易桢死亡,他瞬间回到了出生地,而古斯年看着他对面的不到十岁的黑人小男孩沉默了。

    他这算是被npc截胡了?!

    古斯年也立即离开地图,在出生点看见易桢。

    “唉,刚才太尴尬了,我没想到那小男孩竟然一路跟着我……又被放黑枪了。”因为和古斯年打得太投入,易桢完全忘记了这个地图爱放黑枪的npc!结果被之前一脚踹倒在地的npc小男孩给击杀了!他也是懵了,本来他们两应该在那片空地上大干一场,定下胜负的!

    “对了,这位仁兄!刚才你怎么用五颗子弹打掉雾散弹的?雾散弹一枪里面就有二十颗圆形钢珠!我起码开了八枪!”

    古斯年却没有回答而饶有兴趣地问到,声音撩人:“你是哪个军队的?”

    易桢猜测这位尺子大兄弟一定是军队的高官,毕竟他的水平可是能打败他这个翻版年轻古斯年!古斯年的履历就算是易桢看来,那也是华丽到爆表,人生赢家这四个字都不能形容他。

    “不是,你不说就算了,反正给我一天时间我就能学会。”易桢矢口否认后,看了看时间。

    “啊啊啊,完蛋了,都六点了!我下了!”易桢看见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般这个时候古斯年已经到家了,如果看见他的机器人又没待在原位,这人很有可能会拆开他的核心舱,检查他的身体!

    “你……”,古斯年刚想问易桢的名字,却看见对方的名字已经灰掉,古斯年稍微有些郁闷地同时下线了。

    整个观众房间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久,终于爆发出宛如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刚刚[帅爆全地球]死的时候,真的笑死我了,居然被十岁小男孩打了黑枪,一枪入魂!哈哈哈哈哈!”

    “[帅爆全地球]大神一脸懵逼:我怎么突然就死了?谁杀了我!”

    “[ruler]和哪位差不多吧,肯定在想:谁、是谁?杀了我的对手?”

    “好。”易桢也想打机甲solo,近战更能了解对方的战斗方式。

    很快系统开始读图,进入两人同时进入一张地图——星际无妄海。

    [帅爆全地球]vs[ruler]

    两架机甲出现在对战场地之上,静静屹立。

    倒计时读秒——

    十……九……八……三……二……一!

    开始!

    透明干净的水倒影天空的银河,易桢驾驶着机甲进入地图,双脚踩在水里却仿佛置身在星辰里,环顾四周,这个世界连风都没有,唯有易桢操控的机甲走过的地方荡起涟漪,水波散开。

    拉动引擎,灰色的机甲宛如一道疾风略过水面,顿时海面上惊起波浪,两架一模一样的双翼之矢速度型机甲在海面中心相遇,两架机甲同时突进同时进入对方的射程!

    砰!

    两颗弧形子弹在空中相遇,电光石火之间,擦过一道火花!

    呲——

    两颗子弹碰撞后,瞬间想起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轰轰轰——

    易桢加速引擎轰鸣的同时再次发动攻击,伴随着超高速的变频节奏,快速突进,手里的镭机枪爆射出一道星辰弹幕,为他开道。

    易桢的嘴角挂着笑,这个地图视野开阔,几乎没有遮挡物,在双方对冲的时候发动攻击,谁先获得主动权谁的赢面就大!

    机枪打过去的扫射都被对面的男人利用一种诡异的节奏躲开,易桢的攻击连续落空,诧异得看着这种诡异的走位,易桢略微皱了眉头,对方的每一步都刚刚好躲开自己的攻击。

    易桢发现在驾驶机甲的时候,他连近身和对方战斗的机会都没有,对方的动作难以捕捉。

    战斗场上,黑色机甲宛如鬼魅,动作灵活多变,在星空无妄海上急行,翩然落下的瞬间伴随着诡异的移动路径,曲折前行,急速逼近。

    但是易桢不急,手中的机枪打出一波又一波弹幕,挡住对方的进攻,但是在连续不断的加速变频之下,引擎的轰鸣声伴随着变频,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曲线,对方已经出现在距离他不足二十米的位置!

    易桢没有放弃手里的机枪,而是抬手拉起引擎急速反向后退的同时发动攻击,三个子弹在半空中反向折射,通过碰撞形成一个诡异的三角循环!

    这个三角形从大一直变小,直到三颗子弹同时指向一个方向!

    古斯年看见这个三角循环子弹露出一个略微诧异的表情,很快一个高速变频双轨滑步躲了过去,两人进入彼此的进战攻击范围。

    轰!

    瞬间火花四溅!

    两架机甲第一次近距离碰撞。

    古斯年本以为对手只是港战不错,没想到机甲水平也学得不赖,连动作和判断方式都和他一模一样,近战格摩擦出剧烈而炙热的火花!

    两架机甲在无妄海之上,尽情搏杀!

    易桢所有的战斗方式都是通过模仿天梯榜第一名的[裁决之刃]学的,完全就是个翻版的古斯年。

    第一次交手的瞬间,古斯年就发现对方不仅仅港战学得不错,就连机甲也学得很好,战斗的方式可以学,但是侧旋、三段子弹、角形三段、近战格斗不是看看视频就能学会的,这人应该一直都在模仿自己吧?

    想到这里,古斯年突然觉得太可惜了,小鸽子完全可以走出一条自己的战斗风格。

    模仿的东西难以超越,但是小鸽子表现出来的惊人的预判能力非常不错,根本就是一个为了战斗而生的人!

    和他一样!

    两人就像心有灵犀一样,同时再次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近战!

    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

    两架机甲如同不知疲倦,在这片战场上体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节奏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加速!

    加速!

    砰砰砰——

    再次突进,两架机甲的机枪打出的子弹在半空中点对射相遇全部落入水中,易桢明显感觉这次他没有掌控到节奏,反而节奏被牢牢掌控在对方的手上!

    第一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易桢认识到自己的对手是真的强!不是他打代练遇见的那些对手,而是一位真正的强者。

    如同鬼魅的步伐,在易桢的程序里不停回放,到底是怎么躲开他的流弹的?

    易桢一边战斗一边盯着古斯年的步伐将数据送进终端进行分析。

    曲折率……双轨……旋转……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

    “我知道了!”突然易桢的声音在公共频道响起,易桢操控着双翼之矢爆炸而上,飞到天空中,下一秒他的步伐变得宛若鬼魅,这一次竟然突破古斯年的防御,进入战斗区域,机枪对着古斯年发动攻击,超近距离的攻击!

    古斯年只是略略诧异,怎么刚才还不能靠近自己的小鸽子这才一会儿就能主动靠近自己的攻击范围了。

    “变频就是超高速控制,利用身体和阻力控制每个部位上的力量,进行曲折率;双轨、单轨曲线频率的变化,进行速度型突击!”易桢实验过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就是因为这种超微控制,他的敌人才能在不射出子弹的同时躲开他的所有攻击,就算在他的攻击下却可以像散步一样悠闲。

    古斯年听见通讯里对方对自己步伐的分析,回应道:“对。”

    只看自己操作过一次,就能有模有样了,真是个厉害的家伙。

    “这是因为你操控的是机甲,如果没有机甲肯定不行,人没有机甲的速度,躲不过去这些子弹。”易桢客观的透过机甲提供的速度计算和躲开的唯一频率评价道。

    古斯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没错。”

    就在这时古斯年看见对面的家伙竟然对他勾了勾食指。

    “继续吧,我今天肯定能赢你!”易桢没有刚才的狼狈,说道。

    “你确定?”古斯年反问了一句后,在半空中略微停顿,他的视野非常清晰,刚才侧旋后看见左前方引擎全开爆射而来的对手,反手取下双翼之矢自带的机械军刀,靠着引擎的反作用力悬在半空中。

    看着古斯年的动作,易桢突然心底深处一种不好预感,下意识的想要撤退,但是——

    超速变频!古斯年控制下的机甲迅速飞驰而来!动作太快了,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手中握着机械军刀宛如一把利刃!挡开易桢所有的子弹攻击。

    他,所向披靡!!

    战刀一出的瞬间,对方如同暗夜中的鬼步者。

    鬼匿,无踪。

    对方攻击过来的瞬间,易桢迅速后退,战斗的攻击擦身而过,但是对方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而是反手在空中做出一个诡异的微操动作,再次攻击过来!

    嗡——

    是机械刀打在机甲上的嗡鸣声!

    “不好!”

    易桢发现自己被打中了,强制稳住了机甲的中心,一个漂亮的位移离开对方的攻击范围,

    轰轰轰——

    空中两道快如闪电的攻击宛如教科书的悬刀反手式!

    易桢急忙开启机甲的能量罩,险险躲了过去这两道攻击,想要尽快拉开和对方的距离。

    但是对方的动作太灵活了,已经来不及了。

    轰轰轰轰——

    机械军刀伴随着十八连打到到易桢的双翼之矢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伴随着军刀打过双翼之矢的身体,擦起电光石火。

    火光四射!

    x1连!

    x2连!

    ……

    x17连!

    x18连!

    快节奏的战斗将易桢压得喘不过气,直到最后对方手里的机械军刀穿过他的胸膛,游戏宣布结束,易桢瞬间被传送出战斗地图。

    系统提示:

    [ruler] win。

    回到出生点的易桢回看死亡回放,对方的完全掌握了节奏感!他的机甲完全被十八连击切成了渣渣,而这十八连就像一道疾风吹过飘零的树叶。

    疾风是对手。

    树叶是自己。

    精彩绝伦的上帝绝杀!绝对的机甲艺术!比古斯年强!强很多!

    “厉害!”易桢虽然输了,但是一点都不生气,反而热血沸腾,急吼吼地拉着刚出来的ruler:“再来!”

    半个小时后又一次被送出来的易桢既兴奋有激动地说道:“再来!”

    “再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易桢输的没脾气了,讪讪说道:“这样……我今天研究一下,明天我们再继续,明天我肯定能躲开你的机械十八连!”

    另一头,古斯年对易桢的感官不错,甚至考虑要不要把人挖到自己的军团里,在出生点,有种看小朋友的感觉,拍了拍易桢的肩膀说:“小鸽子,我有个事想问你。”

    “什么?”易桢对这位老铁的战斗方式非常满意,如果能全部学会的话,他一定可以打赢古斯年!一看见对方问话连忙热情回复。

    “为什么要帮十七军团训练新兵?这号不是你的,号主很菜。”古斯年好暇以整地看着易桢,脸上还微微含笑,语气没有责备,就像和朋友闲聊一样,在古斯年的眼里,上号的人一定是军部的人,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