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帅爆全地球[星际]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时间:2018-05-03作者:一纸无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易桢杀死德卡尔后, 打开窗户判断自己距离对方的距离,大约700米, 还有一分钟,一个翻身, 易桢从窗户跳下去, 用手里的枪对着墙施力,顺利接力落到楼下一辆越野副驾驶。

    发动机强制快速启动,轮胎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尖锐而刺耳, 易桢搬动手刹的瞬间,越野像一把利箭飞出!车尾卷起滚滚浓烟。

    “这车速应该飙到500码了吧?这是完成白色公路任务打算自杀了?”

    一个对车有些研究的玩家表情凝固了, 以这个速度在这片到处都是车辆、建筑的地区飙车, 这是不死也残的节奏啊, 稍微的偏移一点方向盘就是侧翻!

    但是随着易桢脚下的油门, 车子并没有如想象中的撞墙, 跟随易桢的角度,终于在前方的大路上出现一个手里拿着狙|击枪穿着装备的家伙。

    “这么冲过去会成靶子,没地方能躲!”

    喜欢玩战争模式的玩家一眼就看出易桢的劣势,就在大家诧异的时候, 随着轰的一声, 他们的表情都变了。

    高速驾驶的易桢向右挥了一盘子,不出所料的车身横斜飞到半空中,易桢向上跳, 手里的机枪开始射击!弹药想撕走倾泻, 形成一个圆形弹幕, 弹幕一波接着一波,而他在半空中旋转,有横飞的车子作为挡板,灵活的走位让他落地的瞬间找到一个有着一堵小矮墙的位置。

    紧接着易桢对着汽车的油箱打了一枪!

    轰!

    皮卡炸裂!宛如一道绚丽的烟花,伴随着滚滚浓烟!

    “这是什么骚操作?!”

    “我能说什么?666666666”

    “这一系列开车、弃车、跳车、拔枪干人的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我一脸懵逼。”

    “说真的,这游戏收你们5星币一小时真的便宜了……看看这真实度!这操作!跪下唱征服!”

    “蒂花之秀,天秀,星宿老怪?”

    古斯年看见易桢突然侧翻的车瞬间做出判断,打了几发点对射躲开易桢倾泻而来的弹药后,闪身到了墙的另一侧,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二十分钟,你很守时。”

    [地图][帅爆全地球]:“……”

    在观众房间内可以听见里面人的对话,顿时不少人嘴角微抽。

    “这个叫尺子的,是不是眼瞎没看见刚刚的操作?还是被吓傻了?”

    “哈哈哈,多半懵逼了吧?”

    就在整个观赛房间议论[帅爆全地球]会不会虐杀对方的时候,枪声打响了!

    易桢翻滚着身体快速的向后移动,他刚才躲避的墙被对面的狙|击枪连续打了三枪,伴随着对面狙|击枪枪口火花的闪烁,顿时墙体被打穿一个弹孔,子弹特有的破空声闻风而来。

    易桢一个翻身躲了过去,很快他调整好角度,再次给自己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他将手里的机枪丢在地上,一个旋转迅速将之前捡来的狙|击枪握在手上,立即打开他的瞄准镜,那一连串的子弹瞬间打在易桢的脚边,出于本能易桢迅速做出反应,再次后退到巷道深处,刚才他所在的位置被对面的狙|击枪直接打缺一块,一整块大理石伴随着其他细小的碎块瞬间落地,闷哼了一声。

    易桢迅速动起来,他的身侧再次传来一声枪响,真是他刚才的位置,只要他稍微晚一步,就会这这狙击子弹射个透心凉。

    高手,一个真的高手!在可以看见的地方,子弹刷刷落下,易桢根本不能出去,一旦出去就会被射成塞子,他在这条死巷道里甚至不能探头去看对方的位置,更不要说开枪了。

    就在易桢思考的时候,外面突然传出一阵脚步声,这是易桢看了一眼比他高出一半的墙面,不能等对方进来,否则他会成为瓮中之鳖,易桢迅只能将自己手里的狙|击枪丢到左侧的屋顶上,急速的奔跑向对面那一堵墙百米冲刺,在即将撞墙的最后一秒,他一脚踩上右面的墙侧,借住摩擦力左右攀登在他登上房顶的瞬间,敌人也冲进了巷道!

    在半空中的易桢手握机枪立即对着下方一阵横扫!

    下方看上去样貌平凡的家伙没有因为敌人在空中而惊慌,反手对着空中连续射击!

    “操!点对射!是点对射!”

    “我的妈,我刚刚看见[帅爆全地球]这位大佬的骚操作已经很慌了,这位大兄弟也不是常人啊!”

    “溜得飞起!”

    [地图][ruler]:很久没有人让我这么狼狈了。

    古斯年侧身和打出的五发子弹,让他从易桢的扫射中安然躲开,头发凌乱,而易桢打完扫射从右侧一跃到左侧,捡起地上的狙|击枪就死命狂奔,一个箭步跳下这一连串的低矮建筑,瞬时易桢和古斯年的位置发生了对调。

    浑身的神经都绷劲了,本来以为刚才那一波出其不意的攻击可以击杀对方,没想到这个叫尺子的家伙也是个厉害角色,刚才那一瞬的交战,对方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要知道这个游戏可以根据情绪来反应面部表情的!

    五颗子弹瞬发,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时候易桢侧身躲到一辆越野车的后,精神高度集中。

    这片区域相对易桢之前和npc交战的地方障碍物少了很多,主要是沙地地面,易桢时刻盯着矮枪和巷道,只要对方一露出头,他就一枪击毙!

    易桢看见一个东西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推弹上膛,子弹掠过风声!

    “砰!”

    瞬间打在那个东西上,落地!

    落地的刀刀刃上倒影出天空的余晖。

    一把军刀?

    没时间发愣,易桢瞄准后,再次开枪!对面的人影一个转身射出三段子弹,一颗接着一颗,同时这三颗子弹还将易桢的子弹打偏,,如果不是易桢反应够快的,最后一颗只差半秒的时间就能打在易桢的脑勺上。

    易桢想也不想,立即撒腿就跑,这枪法也太好了吧?!比古斯年还厉害!

    他有更好的模仿选择了!

    就这个人!

    跑到相对高的位置,易桢准备再来一次偷袭,毕竟这对手打三段子弹的同时还不忘记要自己的小命,而且刚刚差一点他就要挂了!

    两人进入了激战,而观看比赛的所有人也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ruler]也好强……强爆了!”

    “原来是两个大神约战吗?运气不错,赶上了!”

    “这波操作,满分,那个三段子弹吓到我了!”

    易桢丢下手里的机枪,捡了地上一把散弹枪,打出来就如网状一样的子弹数量,可以把人穿出一个个血窟露,数着对方走过的脚步数,判断距离,就在对面的人即将靠近的瞬间,易桢将自己的狙|击枪丢出去做靶子,下一秒,他一个侧身超近距离的散弹枪打出一波星辰流弹!

    子弹就像爆炸的烟花的花束,喷涌而出,对面的人冷静的向后连腿,连连发出几发子弹,在易桢意料之外的是,对方五发子弹竟然打掉了几乎所有雾散弹,只有最后一颗子弹没有被截住,直线距离大约10米,易桢面上露出一丝欣喜。

    这回总该死了吧!

    对面的男人却咧嘴对着他微微一笑,脑袋向右一侧,躲开了易桢最后一个子弹,并且从背后反手摸出一把手|枪。

    “砰!”

    易桢立即举起枪对着哪一颗子弹点对射,在半空中两颗子弹瞬间交汇!

    弹壳碰撞擦出炽烈的火花!

    “砰!”

    又是一道枪响!

    系统提示:红方win!

    古斯年微微一愣,就连易桢也愣住了,古斯年看了看自己手里手|枪,又看看狗带的对手。

    系统提示:你在西南大后方被npc[亚伯罕]残忍的杀害了。

    随着易桢死亡,他瞬间回到了出生地,而古斯年看着他对面的不到十岁的黑人小男孩沉默了。

    他这算是被npc截胡了?!

    古斯年也立即离开地图,在出生点看见易桢。

    “唉,刚才太尴尬了,我没想到那小男孩竟然一路跟着我……又被放黑枪了。”因为和古斯年打得太投入,易桢完全忘记了这个地图爱放黑枪的npc!结果被之前一脚踹倒在地的npc小男孩给击杀了!他也是懵了,本来他们两应该在那片空地上大干一场,定下胜负的!

    “对了,这位仁兄!刚才你怎么用五颗子弹打掉雾散弹的?雾散弹一枪里面就有二十颗圆形钢珠!我起码开了八枪!”

    古斯年却没有回答而饶有兴趣地问到,声音撩人:“你是哪个军队的?”

    易桢猜测这位尺子大兄弟一定是军队的高官,毕竟他的水平可是能打败他这个翻版年轻古斯年!古斯年的履历就算是易桢看来,那也是华丽到爆表,人生赢家这四个字都不能形容他。

    “不是,你不说就算了,反正给我一天时间我就能学会。”易桢矢口否认后,看了看时间。

    “啊啊啊,完蛋了,都六点了!我下了!”易桢看见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般这个时候古斯年已经到家了,如果看见他的机器人又没待在原位,这人很有可能会拆开他的核心舱,检查他的身体!

    “你……”,古斯年刚想问易桢的名字,却看见对方的名字已经灰掉,古斯年稍微有些郁闷地同时下线了。

    整个观众房间里静悄悄的,过了好久,终于爆发出宛如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刚刚[帅爆全地球]死的时候,真的笑死我了,居然被十岁小男孩打了黑枪,一枪入魂!哈哈哈哈哈!”

    “[帅爆全地球]大神一脸懵逼:我怎么突然就死了?谁杀了我!”

    “[ruler]和哪位差不多吧,肯定在想:谁、是谁?杀了我的对手?”

    “我选择死亡,木星朱庇特?重力压太高了,我去,正常人超过一倍的重力就会身体不适,这个地图应该是所有玩家都讨厌的黑暗地图了吧?打一把简直就是要人命!”

    睁开双眸,落入易桢视觉系统的是一片宛如世界屋脊一般的荒凉世界,风沙冷冽在空中猎猎作响,天空上方飞船横行,一个一个金属城市在这个星球行走。

    木星朱庇特!

    木星的引力是地球上的2.5倍,因为巨大的体积和质量木星可以牵引太阳系包括太阳在内的其它行星。

    人类的身体对于重力、气压的变化非常敏感,但是星战前夜为了让比赛在军事上的应用更具参考性、实际性,在感官设定上加入了真是宇宙的重力参数、第一宇宙速度、气压等特殊物理系统,木星朱庇特这个地图被列为最讨厌的地图没有之一,就是由于加入了重力参数。

    玩家在这个地图打上一场比赛,下线后可以吐三天。

    如果是上段比赛中三把里面此图必出一次,传说中的官方垃圾段位机制。

    除了易桢另外四位队友身体机能上都有所下降,但易桢却没有太大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他现在身体的特殊性,对易桢来说这地图和在德克城一样,没区别。

    由于这张地图刚出的时候,星战前夜的官方被民用玩家问候全家的数不胜数,论坛上的骂这张地图的人更是如过江之鲫,不过官方策划也表明绝不修改本次更新,这张地图在军事方面有重要作用,希望广大人民多多参与进行完善作为让步最后官方决定给这张地图加三十秒适应时间。

    龙城适应性的举起双手,活动关节,随着他的动作,反恐战士手里的狙|击枪被他举了起来,转眼看过去,小学生血色星辰竟然大摇大摆地绕了一圈,看样子惬意而轻松。

    对面的id出现——

    “哈哈哈哈,同服是冤家,复制党你们好啊,哈哈哈哈!”对面一个张狂的笑声在公共频道响起,为你为王细细一看,还真是熟悉的id[十三月第三十一号],是舍生忘死89区著名的游戏主播,日常直播带粉,以幽默搞笑著称,加上技术的确不错,粉丝几千万还是有的,特别是玩一手星辰流弹简直就是人间大炮。

    果不其然,十三月的直播间内,200万在线观看的观众已经开始密密麻麻的刷屏——

    “emmm,你们是单身多少年的手速啊?月神才发链接0.00001秒,你们就进匹配房间了?”

    “可爱,月神带粉吗?给你一个星际洲弹!”

    “这是月神的地三十一个小号了,前面三十个都已经璀璨钻石了,有个问题想问……”

    “月神考虑过卖掉你的小号吗?n(*≧▽≦*)n”

    ……

    密密麻麻的弹幕和粉丝送的礼物内容在最右边的小框内一闪而过,十三月带着四个粉丝进入地图,五架星辰战机华丽丽地出现在地图上,带着万千粉丝数不清的弹幕。

    十三月清了清声音,算得上是标准的男神音,悦耳。

    “对面的小可爱们,遇见我是你们的不幸,先心疼五秒钟,作为尊重我会打一波星辰流弹,求五杀!”

    妖精哪里跑选择机甲是一架白色机甲——北地之门,这款机甲的特点就是肉厚,作为火力突击手是一款不错的机甲,只听见妖精哪里跑在公共频道内笑了笑说:“对面的过分了!我们队里还有祖国的花朵,星辰流弹吓着花朵了怎么办?”

    十三月第三十一号:“不行,要五杀!今天我开的是教学直播[email protected][血色星辰]小可爱,这把打完你就知道什么是学习使你快乐,游戏令人痛苦了。”

    [近聊]龙城:“……”

    十三月也停止在全部频道里说话的声音,转而进入他的直播间和团队频道里讲解——

    “今天的地图比较特殊是木星朱庇特,教大家一些小技巧,在木星朱庇特想要打出星辰流弹我们可以选择更轻变的左轮90ta这一款机枪,角度控制和平时稍微有一些不一样,大约每枪相差15度这样才能形成密密麻麻的流弹。”

    弹幕:

    “听不懂哦,听不懂,要月神抱抱我才起来!”

    “一脸懵逼,十五度?怎么控制……我打的时候又不可能拿个尺子量角度……”

    “角度应该可以通过机甲瞄准镜找到吧,不过要在那么短的时候内操控角度,太难了,星辰弹幕打得不错也就那么几个人……默默给月神打几个666以示尊敬。”

    十三月默默地装了逼,接着说:“我觉得还是必须要在实战中跟你们讲技巧才有用,来吧,跟随我的节奏!go!go!go!”

    观看比赛的观众耳边响起动次打次的节奏感音乐,随着音乐响起,一家红色星辰战机拉起引擎,随着引擎的轰鸣疾驰,在这张地图上宛如一道席卷而来的飓风,带起风与沙。

    “变频?emmm!一来就秀操作?蒂花之秀、天秀、星宿老怪……”

    “哈哈哈,对面祖国的花朵一脸懵逼……”

    “对面的[血色星辰]到底怎么回事啊?真的是小学生?”

    “我和大神同服的,刚刚这个小可爱在世界找代练,一千星际币一颗星,求上铂金,全服都一脸懵逼了!”

    “哈哈哈哈,他怕是没睡醒哦,那个代练疯了才会帮他打啊?一千一颗星?”

    十三月的直播间内其乐融融,而易桢的确有点茫然,不过不是因为对面星辰战机拉风的操作,而是因为从他的角度看上去对面这家疾驰过来的战机真是——充满了破绽。

    “嗨,小花朵离我们远一点,别被打死了,如果我们都挂了……你就认输吧。”团队里脾气最好的妖精哪里走对易桢说道,然后开着白色机甲冲到最前方抵挡,她的操作速度很快。

    轰——

    对面一家红色星辰战机战斗状况开启,手里握着一把左轮90ta机枪,背上还有一把一模一样的机枪,看上去和易桢的模样有点像,如果说十三月的装备等级是a,那么易桢身上的装备只能勉强算得上是个f。

    高速战斗下,移动的速度并没有减退,易桢的队友妖精哪里走很快架起一道防御,进行火力冲锋,枪口炸裂开惊人的火花伴随着刺耳的枪响直奔对方的面门。

    “看见了吗?后悬三十五度,左旋六十二度,完美避开,避开子弹的角度根据你们的瞄准镜来确定,机甲自带的规避线非常明确。”十三月一边飞一边讲解。

    弹幕:

    “问题是做这些我们需要反映时间啊,而切操控机甲的时间间隙,手感,反映速度对这个都有影响,不是谁都能像大神你一样的啊啊啊,不要说的那么轻松,好不好!”

    “ls你完全没懂,月神说这些就是想装逼啊!”

    “哈哈哈哈,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十三月略略一笑,“唉,被发现了,我就是想装逼,好了,继续和大家讲解,现在我就这样穿过去,搞定对面的火力突击手!”

    轰轰轰——

    十三月突兀的躲避所有子弹在距离妖精哪里跑不远处降落,滑轨连续移动宛如鬼魅一般,十三月没有立即使用他的枪,而是用挥舞着枪做他的武器,一把左轮90ta机枪就像一根铁棍一样,带着重节奏伴随着直播间的音乐声杀了过来。

    直播间里的人看着这场比赛,全都直呼十三月不要脸,这明显就是欺负人家女孩子力气小,果然月神技术提高了还是那个连女孩子都揍的月神,一点没变,下一秒整个直播间上刷出一大波复制党的消息。

    “又看单身汪暴打小姐姐,活该单身啊!”

    “又看单身汪暴打小姐姐,活该单身啊!”

    其余几个队友见到妖精哪里跑陷入困战,立即上去帮忙,十三月作为一个拥有无数璀璨钻石小号的玩家只是微微一笑,不以为然1v4打了起来。

    不过一会儿,系统提示音响了——

    一血first blood

    双杀double kill

    三杀triple kill

    十三月拿了三杀后,“哈哈哈,小可爱@[血色星辰]等我拿了四杀就来找你拿五杀,么么哒!”

    易桢:“……”

    机枪伴随着硝烟和流弹的味道,那宛如星空瀑布的流弹就像星辰绚烂的瞬间,弧形、直线型最终汇集到同一个点,妖精哪里跑长舒一口,就在她以为挡住了星辰流弹的时候,突然两颗子弹直奔机甲面门!

    妖精哪里跑闭上了眼睛,看来不用十分钟,他们就输了。

    伴随着一声枪响,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来——

    一杀you have slain an enemy.

    双杀double kill

    三杀triple kill

    四杀quadra kill

    四杀的提示音响起的同时,十三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三个流弹被空中突如其来的子弹打飞,子弹点对射!

    安静的直播里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反应过来喊出一声:“卧槽!”

    “什么状况?月神的队友被团灭了?谁杀的?快点看击杀者是谁!”

    [血色星辰]身上四个大人头,还有黄金爆头的炫酷提示同时出现在比赛场上。

    [妖精哪里跑]:“???什么状况?”

    易桢在团队里敲字:“我刚刚过去干掉了他的队友,你们怎么就都挂了?还好我回来及时,不然你也死了。”

    [妖精哪里跑]:???一脸懵逼、二脸懵逼……n脸懵逼!

    躺在地上的红方四位十三月粉丝,正在默默发消息:“我不知道我怎么死的……这一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十三月收起心里的惊讶,手里豁然多了一把机枪,狠辣而刁钻的射击,许多玩家都看出了这些射击角度的特殊性,星辰流弹很难躲避,加上血色星辰的位置特殊,想要躲开这些子弹除非这个小学生的反应速度低于0.00001秒,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但是操控机甲台还需要手速反应,几乎是不可能的。

    然后易桢则下意识的迎战,别人的确需要操作,但是他是机器人,传个命令数据就可以了,对于别人来说机甲是可控制的,对易桢来说机甲随时可以是身体的一部分。

    反应时间?不存在的。

    子弹就要到了,然而就在这时,易桢反手闪电一般取下背上的第二把机枪,做出令人不敢置信的反应,他的身体宛如灵动的精灵。

    “砰砰砰——”

    伴随着枪响,流弹一一被击落,唯一一颗子弹突破到距离易桢不到两米的距离,易桢驾驶的笨重机甲7528做出了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动作,半空侧旋,在空中打出一发子弹!

    “砰!!!”

    点对射!

    距离易桢不到半米的流弹哐当一声落地,弹壳落地的瞬间弹起发出一声闷哼再次落在沙地上。

    十三月的整个直播间都安静了。

    就在十三月亲眼目睹了神一般的点对射的瞬间,对面的机甲由于一道闪电一脚踹中他的腹部,只是刹那之间,易桢的机枪对着十三月的脑门,超近距离一枪爆头!

    一个巨大的黄金骷髅伴随着五杀的提示音响起。

    五杀penta kill!

    团灭ace!

    随着一声爆炸,在直播间内看十三月装逼的观众全都看傻了,等等他们看见了什么?装逼王被小学生秒杀了?

    最后那一枪根本就是点对射的教科书!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盯着屏幕久久不语,再次看了回放。

    终于一个声音响起——

    “emmmm,现在小学生都这么厉害了?我现在向正在念小学的弟弟道歉,还来得及吗?”

    “月神有什么感想吗?这个逼装破了。”

    十三月轻咳一声,脸有点火辣辣的,小学生把他吊打了,他有点懵,甚至不敢相信。

    “@[血色星辰]现在小学生这么厉害???”

    [血色星辰]:“我不是小学生……我是代练啊。”

    所有人都长吁一口气,这时候一个熟悉的id在公频上发了一个消息——

    [为你为王]:“噗噗噗,那个……所以上铂金多少钱一颗星?想约qaq”

    [血色星辰]:“一千一颗星啊2333,我就是那个疯了才会帮他上段的代练_(:3」∠)_”

    “我靠,求联系方式!!!!”

    “我靠,求联系方式!!!!”

    “我靠,求联系方式!!!!”

    “我靠,求联系方式!!!!”

    “我们就要被销毁了,机生就此完结。”

    “我才被生产出来两天。”

    “要死了,要死了,怎么办?”

    一旁一直闭着眼的红色破烂机器人睁开眼睛,红灯闪烁,他的眼睛特别大,像个铜铃,他伸手戳戳几个旁若无人聊天的机器人绿胖子,问道:“大兄弟,你刚才说我们要被销毁?”

    “废话,联邦已经正式宣布销毁所有使用human-702核心的机器人,你看你机身上雕刻的型号。”绿颜色的机器人摊手,语调高了八度,像个真人似的。

    红机器人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滚烫的金色字,凹进去的位置上布满了铁锈,不能确定自己的型号,他立即读取自己的核心部件程序,型号-human-702。

    红机器人抖了抖手,他的机身已经破烂不堪,侧头用他的视网膜系统看过去,红机器人看着滚烫的熔浆竟然人模人样的露出思索神情。

    想我一个大好青年,虽然喜欢黑别人的系统,但从来都是为了国家才黑的啊!七年不涨工资,不升职,特工做到他这份儿也挺惨的,最惨的是执行任务胜利了,被恐怖组织头目临死前一枪打死,而现在他竟然穿成机器人,还是即将被销毁的机器人。

    shit!

    易桢想哭,如果机器人有眼泪的话,他能哭成狗,死狗。

    “轰——”

    排在易桢前面的三个机器人英勇就义跳入熔炉里,瞬间化作铁水,易桢手指都僵住了,这一来就被销毁的节奏,他是拒绝的!

    绿胖子正在感时伤怀,对,这个机器人在感时伤怀,神他妈奇特的异时空技术。

    易桢只用了0.1秒的时间用于思考,虽然他重生的姿势不对,变成了机器人,但是这不重要,他用手指戳戳绿胖子,还有黄色小矮砸,黑色独眼哥说:“既然不想被销毁,那就跑吧。 ”

    独眼哥可能在翻白眼,这是易桢猜测的,因为这位老兄的眼睛在听了他的话后不停闪烁,最后从独眼哥几乎完全毁掉的声控系统里发出沙沙的电流麦:“主脑会发现我们。”

    绿胖子的机械脑袋发出咯咯地响声,说:“对,亚丝娜无所不知。”

    黄色小矮砸是一个刚刚被生产出来两天的可怜家用保姆型机器人,因为核心是hunman-702,所以被列为销毁目标。

    “我可以切断主脑的电路,然后我们一起跑出去!”易桢的机械芯片已经快速做出了最好的判断。

    “就算你能切断电路,但是三十二道机械门都需要通行证才能打开,我们怎么出去?出去也会被机械警察追杀的……”黄色小矮子灰心丧气地说道,它绕到易桢的前面,挥一挥手臂,不带任何留念,跳了下去。

    易桢咂舌地看着义无反顾的黄色机器人跳了下去瞬间融化,下一个就是绿胖子了,就在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机器人,不到人小腿的高度,认真的清洁地面,完全无视熔炉房里另外三个机器人,但是易桢看见这扫地机器人的瞬间眼睛都绿了!

    一个完美的低级防御系统,作为一个入侵对象来说简直就是绝佳的选择!

    绿胖子像个老年人一样,一步三回头,“我不想跳进去……不会痛吧?”

    黑色独眼哥眼睛闪了闪,应该又在翻白眼了:“放心吧,你又没有装神经系统,肯定不会痛,赶紧跳,别墨迹。”

    “嘿,绿胖子,独眼哥别跳!等我一分钟。”易桢艰难的指挥自己破烂的身体走到熔炉旁的操作台,从自己的胸口拉出一根数据线链接上去,下一秒静谧的房间内,如太阳一般耀眼的灯光突然熄灭!

    从绿胖子的电流麦里传出一声尖叫:“主脑在上,你干了什么?!”

    “切断电源,出去。”

    独眼哥白了易桢一眼:“那三十二道门怎么办?”

    易桢在黑暗中指了指刚刚进来扫地的机器人。

    “它?”独眼哥惊讶了一下,警惕地打量了一眼四周,现在整个熔炉房中只有他们三个还没有被融掉。

    易桢抓住地上的扫地机器人,扯开舱口。

    绿胖子看见易桢熟稔拆卸机器人的动作,顿时不寒而栗,“我有点害怕,你刚才拆它的动作和那些机械修理师一样,他们总会换掉我们身上的原装零件,装上假冒伪劣产品,再把我们身上的零件卖给别人。”

    “你的话怎么这么多?”易桢快抓狂了,强行抓住绿胖子的身体。

    绿胖子在黑暗中向后退了两步,战战兢兢地问易桢道:“你要做什么?!”

    “躲……什……么?”易桢的电流麦依旧那么悦耳,“你不想走?”

    绿胖子软糯的声音混合着电流麦在颤抖,期期艾艾地说:“我想走,但是我有点害怕……我们会被抓吗?”

    易桢一板一眼的电流麦宛如谷歌机械音一般,平铺直叙:“不会。”

    “你平铺直叙的安慰,还不如我带孩子唱的摇……”正打算逼逼两句的绿胖子下一秒突然没了声音,易桢粗暴地拔了对方的控制芯片,丢在满是灰尘的吸尘舱内,终于世界都清净了。

    有他这个黑客在,谁能抓到他们,主脑吗?呵呵,不是开玩笑,他现在就能黑了这破玩意,只不过要费些时间,他所在的时代星际智能和空间穿梭领域早就达到了辉煌,空间跳跃系统更是已经进入跨宇宙跳跃穿梭的研究,而他的弟弟此时大概就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吧,还不知道他死亡的消息。

    独眼哥站直了身体,一板一眼地打开自己的芯片舱,露出湛蓝色半透明芯片,一副壮士赴死的模样,对易桢说:“来吧!”

    易桢拔掉独眼的芯片后,打开自己的芯片舱将自己的芯片连接着导线一起拔|出来,湛蓝色的芯片呈钻石切面半透明状,易桢将芯片的另一端接到扫地机器人身上再拔掉红色机器人连接着的数据线,将自己的芯片放入内嵌口内。

    停止运行的扫地机器人重启,易桢再次睁开眼睛,不过眼前的变成了黑白色,屏幕上有黑白色麻点,但是并不影响视线。

    呲呲呲——

    易桢对三个机器外壳输入三个小代码,恢复整个熔炉室的照明,三个机器人外壳按照原本的进程,陆续跳进熔炉当中,化成铁水。

    扫地机器人砸摄像头的监视下默默地假装自己在吸尘的样子,一双眼目不斜视。

    五分钟后,吸尘完毕。

    扫地机器人走到熔炉放大门,机械门上的摄像头靠近易桢,易桢的脸上是呆板的e型机器人经典表情→(●—●)

    “身份验证成功,机构内部机器人允许通过。”

    易桢看见为自己打开的大门,脚下的小轮子跑得飞快,飞也似的逃离熔炉房。

    “欢迎来到机械革命,我们提供最好的机器人、机械产品,实现全方位机械自动化,经三个世纪验证,机械革命——你最好的选择。”

    易桢听见这个声音,仔细一看,才发现两面墙上是巨幅的特殊屏幕,上面正在播放广告,在走廊里看了五分钟,易桢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机器人制造公司内部。

    一个小小的不到人高的雪白机器人站在一望无际的长廊上,广告停止播放,一阵面墙化作半透明材质,圆形结构的下方,数以百计的流水线正在运行。

    一根根机械臂抓着刚刚组装完的机器人转入下一道工序。

    雪白的机器人趴在墙面上,向下俯瞰。(●—●)!这就是未来世界!

    远处的灯光突然点亮,一个机器人推着小型货车从易桢的身边走过,易桢转头眼睛跟着货车上的东西,特殊封口上大大的卖品两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运货的机器人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一个不听话的扫地机人,一直到货仓内,将货物全部卸下来,易桢躲在货架旁等待时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