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帅爆全地球[星际] 30.第三十章

时间:2018-01-27作者:一纸无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擦掉女人眼角的泪水, 易桢取下这个母亲身上沾着血迹的背婴带,将孩子背在身前,用脚挑起机枪,推弹上膛, 他调整了一下眼睛的焦距, 让自己比常人看得更远,准备带怀里的小宝贝离开这个房间, 小婴儿顿时露出一张哭脸, 对易桢的背后躺在血泊的女人伸出胖乎乎的小手, 口齿不清地喊着:“麻……麻……”

    易桢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拳头, “妈妈要我带你回家。”

    眼泪顺着胖乎乎的脸颊大颗大颗地向下滴落,易桢转身在女人的身上扯下她脖子上带着的项链放到婴怀里,然后将地上脏了的奶嘴在身上擦了擦,塞到小家伙的嘴巴里。

    “乖, 我带你回家。”易桢轻轻碰碰她的额头,将孩子横跨在胸口, 易桢趴在门口用捡来的狙|击枪上的瞄准镜勉强看到外面的情况, 距离他两百米的距离有一辆车, 几个男人正在和几个妇女争抢这辆车的所属权, 在他们的不远处有十几个手里拿着枪的暴徒。

    “这是我们的车,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抢……不要抢……”几个女人那里是男人的对手,眼看就要被几个男人强制拉下车。

    突然一发子弹从侧后方射击而来, 火花擦过枪口, 炸裂出一团炙热的光, 易桢斜着对着男人的脚底开了一枪!子弹落在沙地上,吓得几个男人屁滚尿流。

    几个女人看向子弹来的地方,只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对他们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谢谢。”开车的女人一边哭一边踩着油门直冲冲的向前冲。

    抢车几个男人暴躁地怒骂:“操!操!我们死定了!”

    转眼托瑞斯拿着枪的暴徒已经越来越近,他们会被射成塞子!街道上燃起了大火,火势分散,但是一眼看过去,整个街道上都冒着浓烟,仔细看了外面的人数,确保自己能够在顿时间内打出足够的子弹。

    抢车的四个男人举起双手,战战兢兢地用托瑞斯语解释自己的身份:“不要开枪,我不是托瑞斯人,我是外国人,联合国人,我没有枪!没有威胁,请放我们离开,求求你们!”

    “我们只是路过,我们没有参加战争,拜托你们,放过我们。”四个男人哭丧着脸,举起双手,站在原地,距离他们不远处是十几个托瑞斯人,零零散散地分散战开,四人只能继续强调自己外国人身份,希望托瑞斯人看在国家的面子上放过他们。

    几个男人见对方没有开枪,但是他们的面前有十几个黑乎乎的枪口正对着他们,此间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呼吸声。

    一个人冲上去,身上的装备看上去不错,一件吉利服,还有一双漂亮的军靴,他仔细看了看四个男人,报告到:“是太阳系的人,身上没有枪,放他们走吗?”

    “不,杀了他!如果不是该死的外国人支持政府,我们早就独立了!杀了他们!”

    四个精通托瑞斯语的男人脸色迅速惨白,他们听见了他们最不想听见的话,心都凉了,枪口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触手可及,只要对面人的扣下扳机,他们就会死!

    对方说话的同时,易桢一直盯着站在最前面的一个托瑞斯人,犹豫了一下之后,易桢还是决定救下这几个男人,就在电光石火之间。

    “砰!”

    “砰!”

    两颗子弹在空中交互,易桢将敌人打出的第一颗子弹打开,另一颗子弹顺着折射的方向从开枪的男人的太阳穴穿过,一团血雾瞬间炸开!

    漂亮的点对射!

    紧接着奔袭而来的易桢,手里的机枪打出一排密集的流弹,火光在枪口炸裂,枪管上的温度发烫,十几个人瞬间倒地,看见易桢的瞬间,四个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就在这时一个人长大了嘴巴,易桢反手对着背后开了一枪。

    枪口穿过炙热的胸膛,手里握着枪十四五岁的孩子瞳孔瞬间失去焦距,一只飘飘飞舞的蝴蝶落在他水蓝色的眼珠上。

    那是一个暴徒,不是孩子!

    易桢握紧了双拳,从地上爬起来,将小宝贝脸上的沙子拍掉,声音略微冷淡对四个目瞪口呆的成年男人说:“滚。”

    “谢谢、谢谢……”四个男人捂着心口一边道谢一边屁滚尿流地向安全地带跑过去,易桢抱着孩子从几个死人的身上拔下用得上的装备,一把狙|击枪、夜视仪、一把完好的机枪和一大堆对应口径的子弹,然后从一个死人身上拔下一件防弹衣固定在胸口的小婴儿的身上,袖口洞刚好给孩子留下呼吸的空间。

    易桢抱着枪,路上没有车子,应该都被人拿走了,他只能靠双腿一直奔跑,他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听见远处一阵阵巨响,用手捂住孩子的耳朵,越靠近人群聚集的地方,枪声、爆炸声,以及机甲汽车的轰鸣声让易桢放慢速度,警惕地看着四周。

    易桢趴在拐角处,抬头望过去,大路中间停着几辆军用火车,一束强灯光扫过,易桢远远看着几辆大车前跪着上百人,三三两两地抱在一起,一部分双眼呆滞,失去了所有的焦距,他们拥有一头蓝色的头发,显然不是联合国人。

    军用车动了,车顶上安装的喷火装置被打开,瞬间从那管子上冒出一条红龙,一个男人对着建筑物的火|枪试用了一下,顿时整个墙面被喷上一层石油,火蛇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这辆车子在缓慢前进,易桢终于意识到这些混蛋想做什么了,他忍不住一个激灵,顺着墙沿爬上了一座矮楼的上方,然后立即翻身给自己找了一个角落,将狙|击枪架上。

    握着武器的人正在怪叫着,双手举在空中,“烧死他们!烧死这群艾瑞斯人!”

    “烧死!烧死!烧死!”

    易桢沉了一声,火龙即将烧到艾瑞斯人的脸颊上,突然一声枪响!打破这群人的狂欢!

    握着火龙的男人脑门上一个巨大的血窟露,炸出的血浆掉落在一旁另一个暴徒的脸颊上,所有人都一愣,终于有人反应过来。

    “有敌袭!”

    “枪!子弹!快!”

    左手的袖子上带着一个黑红色反政府标志的大胡子男人反应过来,焦急地喊着,但是伴随破空的枪声,还是有人接二连三的倒下!

    爆头!

    爆头!

    爆头!

    距离人质最近的手持机枪的看守者接二连三地倒下,地上的人都向四周看过去,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有人……有人来救他们了……

    有人……来了!

    这群人的小头看见死掉的手下全都一枪爆头,顿时手心里都是汗,他向后退了两步,转身向后跑,想要跑到车子内,距离他很近的一个艾瑞斯男人突然卯足了劲儿扑过去,手里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军刀,割断对方的喉咙。

    军车上的几人企图用火|枪烧死所有人,易桢从房顶站起来!

    “三!”

    “二!”

    “一!”

    用力奔跑,他的身体没有疲倦的感觉,以超过人类百米极限的速度在房顶上助力奔跑,他的身体在半空中侧旋一百三十度,手上的机枪和扫过那辆军车上的男人!

    所有人都看着天空,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这一刻时间都静止了!

    哐当——

    易桢的身体落地和金属的军车发生碰撞,爆发出一声巨响,易桢左手握着机枪的同时护着怀里的孩子,连滚了几下直到撞击在军车的铁板上才停下来,他从军车上站起来,抓起那一条喷着火蛇的□□对着旁边的三辆车喷洒,油和火滚烫燃烧!

    从天而降的男人就像杀人的机器!

    地狱火起,利刀如鲨!

    所有滥杀无辜的武装份子落入火海中,痛苦在地上打滚,想要扑灭身上的火。

    易桢通过防弹衣的袖口,看了一眼里面的孩子,刚好对上她一个大大的笑脸,易桢也温柔地笑了笑。

    “快走。”易桢对地上陆陆续续站起来的外国人焦急地喊了一声,远处一架机甲正在朝这边靠近!

    一个小男孩从母亲的怀里转过头,看着高台上正在说话的男人,他的母亲抱着他留下劫后余生的眼泪,拉着他跟随大部队跑,他不停的向后张望那个站在燃烧着的军车上的男人。

    他有一头黑发,黑眸,从天而降。

    一些被救下的男人对着易桢点点头,捡起地上的机枪,护着他们的同胞向角落撤退。

    刚才纵身突然扑出来男人从地上捡了一把枪站到易桢的身旁,他在之前地保护行动中失去了一只眼睛,喘着粗气,对易桢说:“谢谢你,救了我们的人,机甲兵要来了,我来掩护你,你、你快走!”

    易桢这次看来一眼男人,他身上穿着的军装,显然也是一个军人,他也是来保护同胞撤退的,只是他们很不幸被抓了。

    抬头看去,一架机甲正开着全引擎呼啸而来,最前方的机甲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大约不到五百米的距离。

    易桢捡起军车上一个还算完好的迫击炮,丢到男人的手里,指了指左面三层楼高的房子,问道:“会迫击炮吗?”

    男人愣了一下,点点头,坚定地说道:“会!”

    易桢看了一眼身后,越来越近的机甲兵,命令道:“爬上去!”

    易桢说完后,向下试了试这个机器人身体,测试对着那堵墙的距离,三米……可以跳过去!易桢算好距离后一个侧翻从车子的燃着火的夹板爬进驾驶位。

    顺着机甲兵看过去,接连两道火光,两声巨响伴随着汽车的爆炸,还在地上的男人被这一声巨响下了一跳,随即男人立即反应过来,对方机甲兵携带了火箭炮!

    易桢开着冒火的军车向前在大路上轰着油门,在路上带过一条火路,他开车走过的地面石油滚烫落在地面,燃起熊熊的火,他的车没有被击中,一直向前跑,机甲兵为了追踪易桢开着的军车,不得不低空飞行,紧紧跟在易桢的身后。

    机甲兵见没有炮火没有击中易桢的车,皱了皱眉头,再次投射出一枚火箭炮,但是火箭没有击中易桢,易桢开着的车突然拐弯驶入另一个岔口!

    轰轰轰——

    子弹宛如倾盆而来,一连串的子弹打得墙面红星四射,重机枪打在易桢驾驶的军车后面,易桢只能快速的开车,在城市中绕出一个一个急转弯,追击的人没有料到易桢的车技这么好,子弹几乎都落空了。

    子弹飞啸,电光石火。

    易桢绕回原处,艾瑞斯的军人立即用迫击炮打在机甲兵的身上,一道巨响,火光瞬间炸裂,但是机甲还能继续使用,那一名机甲兵继续跟着易桢的车穷追猛打,终于一枚子弹命中易桢汽车后轮上,伴随着巨大的摩擦声,整个车子歪歪扭扭地在路上行驶。

    驾驶着这辆车,易桢歪歪扭扭的勉强再次开到刚才的位置,他用一把狙|击枪放在脚底,压住油门,手里握着两把机枪,对着墙开!

    “唰”的一声巨响,车子顺着一旁的斜板飞到半空中,

    追击的机甲兵完全没有想到被打中的车子上的人还有反抗能力,机甲兵看见那冒着火龙的军车对着自己的面门砸过来,而开车的男人在半空中跳下去的瞬间侧着身体,一个鱼跃向左侧跳过去,他手里的枪发喷出一道火光,伴随着一声枪响!

    轰隆——

    一声巨响!

    油缸炸裂,洒落在机甲的表面,火蛇瞬间将整个机甲覆盖!

    地狱火起,利刀如鲨!

    伴随着爆炸声,易桢这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作为机器人他连大气都不喘,身上没有痛觉,他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宝贝有没有受伤,从反弹衣的袖口伸出一只胖乎乎软软的小手握住易桢的手指吮吸。

    “饿了?”易桢瞬间眉头皱了皱,全身僵硬了。

    小宝贝并不理会易桢,继续抱着易桢的手指咀嚼。

    拿着迫击炮的艾瑞斯军人瞪大了眼睛,一个人干掉了机甲兵?!

    看着落地的易桢,艾瑞斯军人来不及思考这是否符合常理,他只能喘着粗气,喜极而泣,抹着眼泪哭得像个孩子。

    他们终于安全了!

    劫后余生的艾瑞斯不停的说着感谢,而易桢没心思听这些,他犯难地问到:“那个……有奶粉吗?她好像饿了。”

    “让我给她喂奶吧,我还有奶水……”一个年轻的艾瑞斯母亲害怕的躲在丈夫的身后,对易桢说道。

    易桢点点头,将小宝贝表面的防弹衣取下来,让艾瑞斯人给她喂奶,几分钟后,小家伙吃得都吐奶了。

    “贪心的小家伙。”易桢看了看吃过奶后睡着了的小宝贝。

    “这附近哪里还有机甲兵,最好是空着的机甲,我需要一架机甲!”易桢不能将孩子交给艾瑞斯人,他不能确保这些人能够安全的把她带回去,吃过奶后,易桢再次用背婴带把她抱起来,用防弹衣把她包起来。

    机甲兵属于重武,罗定泽距离这里不远,但是据他们的消息,哪里最少有十架机甲,火力很猛。

    瞎了一只眼睛的艾瑞斯军人听了易桢的问话,立即指了指左前方解释说:“那边,我们就是从那边被押过来的,哪里还有你们的人,而且有机甲兵,有一些机甲空置,里面没有人,那些混蛋偶尔会成机甲兵里出来,你只要能在那一个瞬间进入机甲里面就可以!”

    “这些机甲有认主程序吧?”

    “不不不,没有,这几天这些人渣接二连三的死,反政府军没时间让机甲一个一个的认主,只能使用无主自控的方式,谁都能控制!”

    易桢获取了最重要的信息,颔首抓起枪,“谢谢你的情报。”

    “应该的……我们才应该谢谢你……”

    “谢谢……”

    易桢向前走,对身后摆了摆手,他顺便救了这些人,但是没有时间护送他们离开,后面的路他们还得靠自己。

    易桢握着枪,低头对怀里的小宝贝说道:“走吧,我们去抢一架机甲,救了你罗哥哥,就带你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