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第385章 王素兰的末日

时间:2019-05-15作者:苏小火

    第385章王素兰的末日

    看着受唐锦邑的吩咐而朝着她逼近的两个人,王素兰吓得连连后退,惊叫道:“唐锦邑你想做什么?你想对我做什么?你……”

    王素兰的惊叫还没有喊完,就被唐锦邑的人一把抓住了双手,再也动弹不得。

    唐锦邑看着王素兰,面上浮现出一丝的冷笑。

    “想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唐锦邑说着,看向抓着王素兰的两个人,道:“这个女人我不要了,现在赏给你们,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她、上、到、断、气!”

    最后几个字,唐锦邑一字一句的吐出,含着切骨的恨意。

    唐锦邑从来不是什么心思宽厚大度的人,他恨王素兰在他刚被阉就想要找下家,更恨王素兰被他折磨之后勾搭上了他父亲,这让他有种头顶上绿油油的感觉。

    唐锦邑的话音刚落,满意的看到了王素兰脸上浮现出的惊恐之色。

    “唐锦邑,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爹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王素兰登时尖叫道。

    她不提怡亲王还好,一提起来,唐锦邑更加生气了。

    他转头冲着另外几个护卫,道:“你们也上,今天她就交给你们了,没给她弄断气,你们别想拿到钱。”

    这些人都不是怡亲王府原本的下人,是唐锦邑从外头临时找回来用的。

    毕竟用怡亲王府的下人来折腾王素兰,回头怡亲王回来知道了,这些人都跑不了,而唐锦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做这种明摆着送死的事儿。

    他从外头找的人,回头佣金一给,所有人都各自散了,怡亲王便是回来了,也找不着人,他们没麻烦,他也省事儿。

    毕竟怡亲王和王素兰的可是不正当关系,他不敢光明正大的表露出来的,自然也不敢大肆收捕这些人。

    众人一听,登时一个激灵,齐刷刷的应道:“唐公子放心,保管完成您的交代。”

    随后,众人将目光落在王素兰的身上。

    王素兰虽然三十多了,但是一直保养得很好,细皮嫩肉的,白皙又柔软,就是脸上都没多少皱纹。

    然而此刻的王素兰被吓惨了,一张脸惨白得犹如死人脸一般。

    她拼命挣扎,再开口时已经没有了尖锐和威胁,充满了乞求之意。

    “唐锦邑,不要,你不要这样对我。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话,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王素兰挣扎得太厉害,趁着抓着她的两个人一个没注意,直接扑到了唐锦邑的脚边,抱着他的腿哀嚎。

    她毕竟是唐锦邑的夫人,虽然唐锦邑刚刚一副要往死里弄王素兰的模样,但是被他请来的几个护卫也是不敢强硬动手的。

    万一唐锦邑变卦,愿意原谅她了,那他们可就惨了。

    唐锦邑面对王素兰的求饶没有丝毫的动容。

    虽然他不爱王素兰,但是王素兰的存在时刻的提醒着他的屈辱。

    他刚被阉她就着急着爬墙的举动实在是伤了他本就所剩无几的自尊。

    王素兰必须死,不死难消他心头之恨。

    所以唐锦邑虽然被王素兰摇得不断晃动,可是眼中的冷意却半点都没有消散。

    他冷眼看向一旁的不敢上前抓人的几人:“怎么?不敢动手了?不想要钱了?”

    唐锦邑的态度太过笃定,笃定得让几人明白他们所想像的唐锦邑原谅王素兰的场面是不可能发生的了,所以几人当即不再犹豫,直接上前抓了王素兰的肩膀,将她往后拖。

    王素兰自然不愿意放过这最后的求生机会,她死活不看放开唐锦邑,嘴里尖叫着求饶:“唐锦邑,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为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当牛做马?”唐锦邑咀嚼着这几个字,冷笑道:“晚了。”

    “你们还磨叽什么,还不拖走。”唐锦邑冲着抓着王素兰的几人喝道。

    随后,那几人不再管会不会弄伤王素兰,直接强硬的掰开她的双手,拖着她往屋里而去。

    王素兰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有一个人嫌烦,狠狠的甩了她两巴掌,打得她娇嫩的脸顿时红肿了起来,嘴角也流出血来。

    “你打她脸做什么,一会儿还要上,这脸肿了丑死了,你也不嫌膈应。”其中一人抱怨。

    “她吵死了。”打人的皱眉道。

    “把嘴堵上就好了。”另一人说着,直接抓起一旁用来垫花瓶的布,卷巴卷巴,往王素兰的嘴里一塞,世界登时清净了。

    几人满意的继续扯着王素兰往里间去,而王素兰瞪大的眼睛里却满是绝望。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终会落得这般客死异乡的下场。

    尤其这个死法还这么的羞辱,让人难以接受。

    她其实并不是冀国人士,她是邻国达国的人,因为意外之下被达国太子所救,欠了他一条命。

    如果只是如此,她不可能会成为细作,来到冀国。

    但是太子用毒控制了她。

    那是一种没个月月圆之夜都会发作的毒,发作起来痛不欲生,让人难以招架。

    而她恐惧那种痛苦,所以只能答应为他打探消息。

    然后她被达国太子安插了一个新的冀国身份,出现在了冀国,然后被设计着接近慕禹舒,冀国的权贵。

    许多事情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包括四年前君临月那一次战败,都有她的功劳。

    因为她功劳高,所以达国太子放松了对她的监管。

    而她也因为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秋小言,并且借着秋小言的手进入了慕府。

    当年她嫁人,包括夫家被屠,都是达国太子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能利用秋小言对她的感情进入慕府。

    后来,秋小言生产的时候,她在她提神的汤药里动了手脚,导致秋小言大出血而亡,而秋小言临终的遗言也让她名正言顺的留在了慕府。

    当她在秋小言临终时听到她要慕禹舒照顾自己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动摇过,感动过,只是秋小言都已经要死了,她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已经回不了头了,也就只能继续冷酷无情的走下去。

    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