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第223章 吃定我了是吧

时间:2019-05-15作者:苏小火

    第223章吃定我了是吧

    要知道那个时候,他还伤重未愈,在杀人前甚至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床。

    可就是那样一个虚弱到极点的他,在毒发之后骤然爆发,暴起伤人,将几个身手奇高的护卫给打死打残不说,还险些将武功和他不相上下的月离给杀了。

    这样惨烈的现实摆在面前,他如何能够不相信?

    而且毒发之时他虽然没有任何的理智,但是等毒发之后,恢复了理智,那些记忆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

    连他回忆起那猩红了眼,满眼疯狂的自己都感到后怕,更别说旁人了。

    所以他发作过第一次之后,便命人在地下室内建造了一个房间作为囚牢,不是为了锁别人,而是为了锁他自己。

    毕竟他虽然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用杀人如麻来形容他也不为过,但是他杀的人,要不就是该杀之人,要不就是敌人。

    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场面,他不杀人,难道等着被杀吗?

    但是他再怎么杀人无数,也做不到对无辜之人动手,尤其他身边跟着的,都是他的心腹,被人杀一个他都心疼,更别说被他自己所杀了。

    所以他命人建造了那个房间。

    房间内的锁链是用最牢固的万年寒铁所铸造的,能将发狂后力大无比的他锁住无法逃脱。

    而他,也借助着那囚笼度过了四年多春夏秋冬的月圆之夜。

    这四年多里,蛊毒发作时产生的苦痛他已经麻木,唯一的一次意外,就是他和慕染柒的初见。

    瞿府寿宴那日,正巧便是月圆之夜。

    也不能说是正巧,因为瞿睿禾是太子的人,他故意将寿宴定在十五月夜之时,便是为了试探他身上的毒是不是还在。

    本来他可以让君一扮做他出席的,毕竟君一本就是他的替身,不管是长相还是习惯,模仿得都有八成像他。

    可再三斟酌,他还是决定了自己出席。

    因为寿宴从下午就开始入席,太子和瞿睿禾肯定会找机会来试探他,君一再怎么像他,也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和太子接触的时间久了,难免不让太子发现破绽,进而起疑。

    所以他让君一待命,而他自己和太子他们周旋。

    直到晚上,月夜降临,月华落下,他浑身上下的蛊毒开始蠢蠢欲动,欲要爆发,他才借机和君一换了身份,免得出现意外。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太子的狠辣。

    太子为了测试他的毒有没有被治好,竟提前在他的酒水之中下了诱发的药。

    所以他还没有出瞿府,便感觉体内的蛊毒要爆发了。

    无奈之下,他这才钻进假山的山洞内,企图用内力压制蛊毒。

    然而巧合的是,慕染柒正好在那个时候出现,脚步声传来的动静刺激了他,于是本就濒临爆发的蛊毒彻底爆发了。

    他拖了慕染柒进来,想要掐死她。

    那个时候,他或许是还有几分理智的,当时心中还在想,这下好了,估摸着整个瞿府的人都要被他屠戮殆尽了,太子的目的达到了。

    可是他没想到,和慕染柒的一番纠缠,竟让他恢复了理智。

    犹记得当时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甜的味道,然后便忍不住舔了上去,后来,随着他吮去她额头上流出来的血液之后,他原本混沌、杂乱、满是毁灭欲望的脑子竟然渐渐恢复了清明。

    那一瞬间,他是错愕的。

    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情况紧急,他怕自己再发作,所以趁着脑海清明的时候,丢下她走了。

    后来他细想起来,他曾无数次的怀疑是她的血让他恢复了神智。

    甚至他在想,她的血是不是能解他的毒,他是不是该将她抓回来取血研究。

    然而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他没有对她动手。

    而随着见面和相处的次数逐渐变得多了起来,他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也就越发的对她下不了手。

    便是如今,有人告诉他,她的血对他的毒确实有效,他也下不去手对她做什么了。

    如今的他恨不得将她宠到骨子里去,又如何舍得为了自己去伤害她?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孙宸枫本来想开口和他解释蛊和毒的区别,但是见君临月难得的走神了,索性闭口不谈,等君临月的眼神恢复清明,眸光重新凝聚,这才托着腮问。

    回过神来的君临月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和他解释,而是道:“没什么,你继续说。”

    孙宸枫看了他一眼,也没追问,而是道:“后来我离开冀国之后,在深山老林里穿梭的时候,开始想你当时的状况,越想越觉得不对。”

    “我当时是直接将你身体里的蛊毒给封印在双脚之上的,为此甚至让你不能行走。所以除非你服了我给你的药丸,暂时解开封印,让自己恢复行动能力,过后毒素会爆发,造成你的痛苦,平时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

    “可是你却每个月十五月圆之夜都会爆发毒素,这不正常。”

    “所以细想之后,我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那就是你身体内的蛊毒不是寻常的蛊毒,你应该是同时中了两招,一种是蛊,一种是毒,而你的毒被我给封印了,可是蛊没有。所以每到月圆之夜,你的蛊便会发作,让你痛不欲生。”

    君临月闻言恍然,微微颔首,“所以你这次找到的草药是治毒的,不是治蛊的。”

    “对,没错。”孙宸枫应了,解释道:“也就是说服用解药之后,你体内的封印将不复存在,你能恢复正常行走,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是你体内的蛊还会存在,没到月圆之夜便会发作,痛苦依旧。”

    “好,我明白了,解药做出来了没有?”君临月点头,问。

    “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强大?一点都不遗憾?”孙宸枫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不会是怕表露情绪觉得丢人,所以故意表现得这样平静的吧。”

    “有何好丢人的?”君临月淡淡勾了勾唇角,道:“你为我在外奔波四年,为我遍访群山恶水找寻草药,还分析出了我的真实病情,如今还能解开我的毒,我又有什么好遗憾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