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第216章 我缺个王妃

时间:2019-05-15作者:苏小火

    第216章我缺个王妃

    君临月主动岔开这个话题,不再继续纠缠着糖醋排骨被谁吃完的事儿,让慕染柒心里微微一松。

    闻言回道:“不会啊,我喜欢吃甜的东西。”

    尴尬来尴尬去,最后尴尬的还是她,慕染柒觉得,她还是不要揪着之前的事儿好了。

    “为何?”君临月又问。

    京城地处北方,多喜食辣,喜欢吃甜食的人却是不多。

    慕染柒道:“因为人活着本来就已经够苦的了啊,吃点甜的,暖心。”

    吃甜食这个习惯慕染柒以前并没有,还是重生之后才养成的。

    或许是因为上一世吃了太多的苦,慕染柒觉得人活着真是太不容易了,能吃点甜的暖暖心挺好的。

    死过一次的人得到了重生的机会,才会越发的珍惜美好的东西,向往美好的东西。

    君临月闻言却是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虽然任何举动都看着是无心的,可他却总感觉,她的心里压抑了太多的悲苦和难受。

    君临月知道她如今连他的感情都不愿面对,还在逃避,想要她就这么对他坦诚她自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也罢,反正他已经认定了她,往后余生,时光漫漫,他有的是时间等待她敞开心扉向他诉说。

    这般想着,君临月也不再多问,反倒问起了今日之事。

    “今日之事是何人的手笔?我听我朋友说下手的人可够狠的,不但下了春药,还糅合了让人发疯药材,你若真的与男子交合了,那逼疯无疑。”君临月淡淡道。

    明明是个不喜言语的人,可面对她却总觉得话不够多,君临月想着不由得失笑。

    他恐怕是真的疯了。

    慕染柒闻言手上微僵。

    她当时虽然给自己把脉,企图将春药给逼出来,但是并没有细致的去感受,所以对于另外一种致疯的药是真的没有察觉到。

    果然不愧是王素兰和季灵双能想到的手段,永远都是那么阴狠毒辣。

    慕染柒心里发凉的同时,也不忘回答:“是何人我就不多说了,怕污了殿下的耳朵,不过殿下也不必担心我吃亏,因为我已经还回去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没算计到我,反倒将自己给折了进去,此时恐怕是要气死了。”

    君临月听出她话语中的冷意和恨意,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一眼。

    看来她是真的对那人恨之入骨,提起来都是恨。

    不过对于她这般的手段,君临月倒也没有什么异议。

    他自认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恶人,不说人若犯他他必十倍还之,但若被欺负了,也绝对不会听之任之。

    除非对手,本就处在敌对立场,他从来不会主动算计人。

    而旁人若是得罪他,如果只是无关痛痒的事儿,他也不会刻意追究,更不会非要十倍还之,但同样的,他也不是个善良的人,不会没有底线的去帮人。

    所以慕染柒此番遇到这样的事儿,又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她若是不还回去,那才是太蠢,太优柔寡断了。

    这般处置,正好。

    “你没事便是万幸。总算不蠢,还知道让人来寻我帮忙。”君临月说。

    “等等,让人寻你?怎么回事?我没让人找你啊。”慕染柒一脸茫然的说。

    她什么时候让人找他帮忙了?她怎么不知道。

    君临月闻言不由得蹙眉:“不是你让司涯来寻我帮忙的?”

    “不是啊。”慕染柒应了一声,听到司涯的名字,她这才想起来,她之前让司涯去救轻盈来着。

    她说君临月怎么那么凑巧的救了她,原来是司涯的缘故。

    想到轻盈,慕染柒猛的站起身来,面色大变。

    “遭了,轻盈……”

    “你那个婢女?她怎么了?”君临月蹙眉问道。

    “她之前和要害我的人在一起,我怕我逃脱了,她该有危险了,刚巧碰到司涯,我这才让他去救轻盈,他如果去找你了,那肯定会耽搁找轻盈的时间,轻盈肯定出事了。”慕染柒的面上满是急色。

    “你为了一个婢女将自己陷入危险之境,你真是……”君临月聪慧,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却也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开口时满是不赞同。

    想到慕染柒为了轻盈的安危,将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都给推了出去,君临月便不由得满心的怒气。

    若是当时司涯没有来寻他帮忙,她一个人在那里,又因为春药失去了理智,无法反抗,恐就真的被那唐锦邑给得逞了。

    君临月光是想着,就感觉想要杀人。

    慕染柒知道君临月的意思,她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轻盈对我来说,不单单是婢女一般,我将她当成妹妹,是我的亲人。要我为了自己而置她的安危于不顾,我做不到。”

    君临月闻言顿时沉默,无法指责她的举动是对是错。

    因为如果换成他和月离面对类似的场面,他同样也会将希望让给月离,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放心吧,我带你离开之时岳府没有半点喧闹的动静,你那个婢女应该无事。”君临月又道。

    “殿下,我吃饱了,时辰也不早了,能不能劳烦殿下先准备车马将我给送回府?”慕染柒看着君临月问道。

    此时的慕染柒担心轻盈的安危,哪里还有闲心吃东西,当即问道。

    君临月见她眉宇间全是焦躁之意,也知道若他执意要将她给留下来的话,她恐怕真的要抓狂了。

    所以也不拦着,道:“我让人备马车送你回去。”

    “多谢殿下,大恩无以为报,以后殿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需言语一声,染柒定当尽力而为。”

    “既然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如何?本王什么都不缺,正好缺一个王妃。”君临月含笑道。

    慕染柒被噎得轻轻咳嗽了起来,连满心因为轻盈而生起的担忧都在这时散了不少。

    她真是蠢,好死不死提什么报恩啊!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慕染柒这才道:“殿下还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染柒受不起。”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君临月敛了笑意,淡淡道。

    慕染柒闻言顿时哑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好在这时马车来到了揽月阁的门口,慕染柒忙冲着君临月告辞,往车上一钻,不肯露脸了。

    君临月看着慕染马车渐行渐远,离开了视线,这才调转方向,回了屋。

    慕染柒的躲避在他的预料之内,但她明明对他有意却又害怕面对,着实让他摸不清头脑。

    而且君临月能够感觉得到,如今慕染柒对他的态度比之最开始,又有所改变了。

    最开始,慕染柒看他的目光是尊敬又带着感激的,那像是对待恩人目光。

    这也是他最开始好奇也戒备她的缘故。

    毕竟他和她萍水相逢,从来没有交集,又哪里来的恩情?细数起来,她对他才有恩情。

    而经过上一次围场之事后,如今她再看他,眼中的感激散了不少,终于能够自在的和他交流了,可是当他透出对她的好感之后,她却又开始闪躲了,半点都没有要再靠近的意思。

    都道女人心海底针,当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他自认能够看清慕染柒的每一个举动,可唯独猜不透她对他的心思。

    在君临月头疼的猜测着慕染柒的心思之时,月离出现了。

    “哈哈哈……主子,哈哈哈……求主子去找……哈哈哈……孙大夫……哈哈哈……帮我们……哈哈哈……解开……哈哈哈……”月离一开口,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哈哈哈。

    君临月听得面无表情,可月离却是囧得涨红了脸。

    “我知道的你意思。”君临月慢条斯理的开口:“不过你确定要我现在去帮你们求情?”

    月离闻言当即猛的点头。

    这一开口说话就是一长串哈哈哈的感觉,他真的是受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