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第50章 冷漠如斯

时间:2019-05-15作者:苏小火

    第50章冷漠如斯

    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慕染柒紧紧的蹙眉。

    慕禹舒看着心疼得要命,对君临月的不满也越发的浓烈了起来。

    君临月冷漠的看着圆念大师,口齿清晰的开口吐出两个字:“不让。”

    这个答案几乎在瞬间就给慕染柒判了死刑。

    圆念大师似乎被激怒了,对着慕染柒冷声道:“瞧瞧,这就是你奋不顾身要救的人,你对他那么好,他却压根就不在意你的死活。”

    慕染柒忍着疼,声音沙哑的开口:“废话少说,要杀要剐直接动手就是。”

    从始至终,慕染柒都没有因为君临月的冷漠而产生半点怨怼。

    因为慕染柒很清楚,她对君临月好,心甘情愿为他挡箭,做任何的事情,那是因为前世君临月对她的恩。

    她要报恩,不管做什么,她自是心甘情愿的,这种甘愿,或许要等到某一天她觉得这恩报完了,她不必再报了,她才会改变对君临月的态度。

    但是她对君临月来说,不过是个见过几面的陌生人罢了,连朋友都算不上,他不愿因她而废公,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点她看得通透,自然也就不会去奢求太多。

    然而她这态度倒是给了旁人一种她爱惨了君临月,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却不计较君临月对她的态度如何的感觉。

    慕禹舒见自己打小捧在掌心疼着的闺女这样,心都在揪起来疼,对君临月也越发的不满意,打定主意此事过后要让慕染柒离君临月远点。

    直到后来,君临月不管怎么做都得不到老丈人的认可,追妻路漫漫的时候,再想起今日之事,简直悔不当初,肠子都要悔青了。

    可惜现在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儿,只能活在当下。

    “好,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圆念大师原本平和的声音染上了阴沉。

    既然他走不出去了,那就结果了她,也算他能为那人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想到那人,圆念大师微微闪神,但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回过神来的他握剑的手微微用力,便想将慕染柒斩于剑下。

    然而在他闪神的片刻,君临月动了。

    双手指尖飞出暗器,朝着圆念大师激射而去,那暗器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朝着圆念大师的要害而去。

    圆念大师下意识的进行躲避,手上禁锢着慕染柒的力道也就跟着松了几分。

    慕染柒虽然因为疼痛和失血过多导致眼前有些晕眩,但本能还在,几乎在察觉到圆念大师手放松的片刻,她便已经有了动作。

    只见她右手手肘用力往身后一撞,狠狠的捅在圆念大师的腹部,疼得圆念大师不得不弓起身子,箍着慕染柒脖颈的手也彻底的松了开来。

    慕染柒却并没有趁此机会反身攻击,而是用尽全力将身子向前扑。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这个时候她反身攻击没有半点用处,顶多能给圆念大师一击,然后她便会脱力,再度落入圆念大师的手里,成为他的人质。

    这不痛不痒的攻击对圆念大师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所以她当下就做了个最适合眼下时局的选择,不管身体会不会再次受创,直接前扑,彻底脱离圆念大师的攻击范围。

    当听到身后传来刀剑相交的打斗声,慕染柒的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笑意。

    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刚刚一直没有在君临月身边看到月离。

    可月离对君临月素来是形影不离的,她便想着,君临月应该安排了后手,让月离潜伏在暗处。

    只要她能够脱离圆念大师的攻击范围,那么圆念大师必然会被月离给缠住,再无多余的精力擒拿她做要挟的筹码。

    事实也确实如同她所想的那样。

    至于她自己马上就要摔在地上,受到更严重的伤害,她却一点也不怕,

    上一世她一直是敌人手中用来对付自家亲人的筹码,这一世她再也不要重蹈覆辙了,她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筹码,哪怕拼着受创,也再所不惜。

    就在慕染柒准备坦然的迎接痛楚,耳边也传来了慕禹舒心痛的惊呼时,君临月动了。

    只见君临月一掌拍在轮椅上,随后整个轮椅就如同离弦之箭,直接朝着慕染柒那边而去,速度很快,比大步朝着慕染柒跑去的慕禹舒还要快。

    君临月几乎在转瞬之间就已经靠近了慕染柒。

    眼看着慕染柒要扑到地上了,君临月手疾眼快的伸手扯住她后背的衣服,手上用力,慕染柒已经整个人被提起,在空中翻了个转,然后落入了君临月的怀里。

    君临月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落在慕染柒的脸上,将慕染柒的头压靠在他的颈侧。

    慕染柒失血过多,能隐约感觉得到他的动作,却看得不甚清楚。

    她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几分,却被君临月点了穴道,瞬间晕了过去。

    随后,君临月又快速点了她伤口周边的穴道,帮她止住伤口处不断流出的鲜血。

    等做完这一切,君临月才将目光落在慕染柒的脸上,沉默的抿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这时,慕禹舒终于赶到近前。

    近距离的看到慕染柒身上的鲜血淋漓,那种苍白与鲜红的冲突感更加浓烈了。

    “染柒……”慕禹舒心疼的喊了一句慕染柒的名字,伸手就要将她给抱过来。

    然而君临月却不知是何心态作祟,竟下意识的紧了紧抱着慕染柒的手,没将慕染柒交给慕禹舒。

    慕禹舒看向君临月,冷声道:“战王殿下,染柒是本相的女儿,请把她交给我,我要带她去疗伤。”

    君临月闻言,心里的紧绷没有半点放松,但最终却是不得不将慕染柒缓缓递向慕禹舒。

    诚如慕禹舒所言,慕禹舒是她的父亲,而他不过是个外人,甚至他刚刚还……罔顾她的生死,也要捉拿住犯人。

    慕禹舒伸手接过慕染柒,小心翼翼的将她安置在怀里,这才看向君临月道:“殿下此行本也是为了捉拿犯人而来,如今犯人已经抓到,想必还忙着回去审讯犯人,本相就不留王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