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209章 钻心的剧痛

时间:2017-10-05作者:天蓝的蓝

    澜清不是傻子,事实摆在眼前,她怎么会猜想不到?

    而且,她是亲眼看到过,陆博言跟他的父亲之间的针锋相对,也听过陆谨言对他这个哥哥的挖苦。

    明摆着就是兄弟,父子不合。

    而陆氏又是那么庞大的一个财团,只怕三个人是在争夺掌舵全局的权利吧。

    这种情况,别说小说了,新闻报道都有很多。

    所以,陆博言也是在争权夺利。

    只是澜清怎么也想不到,这种只在小说,或者是电视上上演的戏码,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她还是最最重要的那一步棋子。

    想想,这是不是她的荣幸?

    只是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太伤人了。

    “是谁跟你说这些的?!”良久的沉默后,陆博言终于开口,语气沉沉的问。

    如果先前陆博言还对澜清的异常不解,那么现在,他完全明白了。

    是有人跟澜清说了他一直不敢提及的事情,所以才导致她心情不好,才会跑到酒吧买醉。

    这个女人……她是真的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喝醉。

    碰巧那间酒吧是靳莫寒的,然后靳莫寒通知了沈嘉遇。

    而沈嘉遇把她带回了公寓……

    他还以为是靳莫寒设的局。

    想到这一连串人为的巧合,陆博言只觉得讥讽至极,这笔帐,他日后一定要跟那两个家伙算清楚!

    可眼下,他急需要解开的是澜清的心结。

    “这很重要吗?!”澜清反问,啼笑皆非的望着陆博言,“重要的是这是事实!”

    “澜清,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只是刚好是一个契机……”

    “所以你就提出来跟我结婚?所以你骗我?那么理所当然的骗我?!”

    澜清嘶声打断他,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越发看不清楚面前的男人。

    也许,她从来就没有看清过他。

    “我是不是很好骗?是不是很好糊弄……陆博言,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要利用我对你的感情?为什么?明知道我那么爱你,你可以跟我说你的目的,

    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可是你不能利用我对你的爱,欺骗我,我甚至像个白痴一样,

    以为你是真的以为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的,我以为你是爱我,才跟我结婚……可是都不是,你骗我,你不爱我!”

    看到澜清一落泪,陆博言顿时就慌了神,伸手想要抱她进怀里。

    可是手刚碰到她的手臂,就被澜清狠狠的挥开。

    “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讨厌你,我恨你!”

    澜清哭喊着,声嘶力竭的低吼,那神情就仿佛被什么恶心的东西侵犯了一样。

    她低着头,长发披散遮挡着她的两侧脸颊,泪水一滴一滴悄然落下。

    从陆博言这个角度看去,只见到她眉头紧紧皱在一起,鼻尖有些发红。

    陆博言看的心疼不忍,控制不住上前,强行将澜清搂进怀里,紧紧抱住。

    “澜清,对不起。”他轻轻拍着她的背脊,附在她耳畔低声说:“是我错了,不该骗你。”

    澜清没有说话,只是闷声哭着。

    她心里的伤痛,又怎么是陆博言一句道歉就能够抚平的?

    爱了那么

    多年的男人,一厢情愿,死心塌地,本以为守到情来,却没想到对方只是利用她……

    利用她对他的感情。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她不顾一切,拼上半条命为他生下孩子,就因为心里执着的爱着他。

    可是等到的回报,却是利用二字。

    这样的事实,就好比一把刀,狠狠剜着她的心,

    仿佛要将她这么多年的藏在心里的执念都切割下来,甩在她面前,让她看清楚那血淋淋的事实!

    这么多年付诸的真心,却沦落到被践踏,被利用的地步。

    听着澜清撕心裂肺的哭声,,陆博言只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折磨自己。

    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他真真切切的心疼,怜惜这个女人。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轻声低喃,一字一语的开口。

    “澜清,我没有骗你,是真的喜欢你才和你结婚的,遗产的事,只是一个契机。”

    是的,真的是喜欢,甚至已经从喜欢升华,成为爱。

    昨晚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因为那晚的意外缠一绵,才导致他对这个女人有莫名的占有谷欠。

    但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他很清楚,自己是爱着澜清的。

    昨晚在沈嘉遇家里见到她被那样欺负之后,陆博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不告诉澜清这件事。

    他要加倍的对她好,疼她,爱她!

    而昨晚乍一看,见到她被沈嘉遇侵犯了,他却没有因此嫌弃,反而是觉得深深愧疚。

    因为他没保护好她,才会让她受那样的欺负。

    也是因为这件事,陆博言看清了自己的心。

    如果他不爱澜清,当时就会置之不理,让她醒来之后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然后对她兴师问罪。

    可他却压根不想这么做。

    如果,这不是爱,那是什么?

    如果,他不爱她,刚刚见到她用那种陌生清冷的眼神望着自己时,怎么会心慌,害怕?

    可惜……陆博言的认知,有点晚。

    澜清好半天都没有说话,一直呜呜咽咽的哭着,因为哭的太猛,导致呼吸不顺畅,一下一下抽噎着。

    陆博言听她声音渐渐小了,稍微松开手,低头望着她,一边给她拭去脸上泪水。

    “叶澜清,你听清楚了吗?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不,应该是我爱你,因为爱你,才想要跟你结婚。”

    对啊,因为爱。

    如果不是爱情,怎么会在那一瞬间动了结婚的念头?

    若是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

    听到陆博言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澜清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恨不得跟全世界宣布这个喜讯。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讥讽,好笑。

    她缓缓抬眸,被泪水洗刷过后的眼眸越发的澄澈清亮,“是吗?可是,我再也不敢相信你了。”

    说完,趁着陆博言怔愣的瞬间,澜清卯足劲将他推开,大步就往大门冲了出去。

    成海跟先前那个陌生男人,早已经被陆博言赶走了。

    此刻,诺大的屋子里只有澜清一人的脚步声。

    她没穿鞋子,踩着木质地板,咚咚的响着。

    下一秒,她来到了大门前,拧开了门把,就要往外冲,却在这时候,小腹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