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106章 天天来烦死你

时间:2017-10-05作者:天蓝的蓝

    话落时,陆谨言人已经来到澜清身后,大手一伸重重将已经拉开的玻璃门推了回去。

    澜清的手更好掰着玻璃门,被他这么用力一推,冷不丁夹了一下,她痛哼一声,本能的抽回手,然后攥紧,转身看着陆谨言,却并没有开口。

    反而是陆谨言见到澜清怒目相瞪,神情中露出几分惊讶,“生气了?乖,如果我大哥不罩着你,那就做我的女人吧!”

    说着,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臂。

    但他的手还没碰到澜清,却被另外一只手给生生攥住。

    “陆谨言,不想死就赶紧滚!”

    不用回头也知道,这话一定是陆博言说的。

    陆谨言依旧是气定神闲,斜睨了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冷笑,“大哥,你这么凶干嘛?

    我这不是看到叶小姐在楼下被人驱赶,好心帮你把人给送上来的吗?你倒好,连句谢谢都不说。”

    “我的事轮不到你管!”说完,陆博言另外一只手抓住澜清往旁边一拽,随后拉开了玻璃门,便用力将陆谨言推了出去。

    哐当一声,玻璃门关上,办公室面前回复了平静。

    澜清却心头一凛,越发忐忑起来。

    虽然陆谨言面对陆博言时的态度显得漫不经心,可是陆博言对陆谨言的态度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

    而澜清也很清晰的感觉到这两兄弟之间的暗流汹涌,似乎在无声的争斗着什么。

    “你来做什么?!”陆博言冷冷问。

    澜清心中惴惴,抬头看了他一眼,怯声道:“我……约你谈采访的事情。”

    闻言,陆博言忽然一个箭步凑到澜清面前,冷冰冰的说出几个字,“不接受采访!”

    澜清觉得头皮发麻,讷讷道:“上次的事情,跟你郑重的道歉,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那天晚上请他吃饭就是为了还人……”

    “闭嘴!”没等澜清把话说完,陆博言忽然一声断喝,“你没必要解释!”

    话落,陆博言沉着脸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随后,翻阅文件,开始忙碌。

    见状,澜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踌躇了一会儿,她试探着问:“陆先生,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接受采访?”

    陆博言不答,仿佛没听见澜清的话。

    澜清只好又说:“陆先生,我……在这儿等您可以么?如果您有空了,请给我一点时间做采访。”

    陆博言:“……”

    见到陆博言还是沉默,澜清站在那儿仔细的看了好久,最后终于决定走到沙发那儿坐下。

    她想着,来都来了,就厚着脸皮等好了,要不然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的面。

    陆博言现在一直是避之不及的态度,如果刚刚不是陆谨言强行带她上来,也就见不着了,既然见了面,那不能白见!

    这么想着,澜清渐渐安下心来,她默默坐在那儿,将包包揣在身前,垂眸看着自己的手。

    刚刚右手被夹了一下,除了大拇指以外,其他四根手指都有淤青的夹痕,碰到就觉得很疼。

    人也来了,手也被夹伤了,总得做点什么采不亏。

    &

    nbsp; 可是……

    抬头,偷偷瞄了一下陆博言,见到他正埋头看着什么东西,澜清有些苦恼,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采访的事情事小,主要是另外一桩事。

    迟疑了片刻,澜清拿出手机摁开了陆博言的电话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

    看见发送成功,她抬头,看着陆博言,留意他收到短信后的反应。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陆博言搁在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了,随后,澜清便见到他眉头微蹙,拿过来看,再然后似乎看见了短信内容,他眉头皱的更甚,然后那讳莫如深的目光看了过来……

    澜清顿时就觉得头皮发麻,她佯装镇定,抿着唇,满脸无辜的看着他。

    陆博言却不为所动,神色透露出一分嫌恶,看着她的目光更加凶狠了,澜清招架不住,终于泄气的垂下眼去。

    陆博言却在这时候嘴角一弯,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随后,他低下头,继续看着面前的策划案详情。

    表面上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可心底里却在偷着乐,倒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发这么一条短信过来,有点不像她的作风。

    内容很短,却很有趣。

    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然后是六个字:陆先生,求采访。

    不知道为何,看见那几个字,再结合刚刚看见她的那个无辜表情,陆博言觉得心软了软。

    但是,习惯掩藏心事的他却并没有表现出半分心软的样子。

    而澜清根本就搞不懂陆博言的心思,只能默默等着。

    实际上刚刚那条信息还是方圆教她这么做的,说如果陆博言态度强硬,那她就不耻卖萌装无辜!

    可是面对陆博言那冷冰冰的脸,当着面直说,澜清是说不出来的,所以换了个方式,没想到不凑效。

    兴许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呢。澜清有些无奈的想着。

    过了一回儿,澜清抬起头来,见到陆博言正拿着笔似乎在签名,她壮着胆子问:“陆先生,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接受我的采访?”

    似乎是怕陆博言拒绝,澜清很迅速的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你之前以我态度不好的名义拒绝采访,

    但是主编说了,这是我的任务,必须由我完成,所以,陆先生,请您安排时间接受我的采访吧,这样,我就不会再来打扰您了。”

    这话的综合意思在陆博言听来就是:你要是不接受我的采访我就天天来烦死你。

    他有些讶异,若有所思的抬头看着澜清,想不到她会说出这番话。

    正当他想开口说点什么时,办公室的门却在这时候被敲响。

    还没等陆博言应声,门就被推开,抬头看去便见到一个中年女人快步走了来。

    “你怎么来了?!”陆博言皱眉,豁然起身。

    那女人并没有回答,只是脸色并不好看,转眼看向沙发处,见到澜清坐在那儿,神色一沉,转头看向陆博言,“她是谁?”

    这女人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虽保养得宜,但眉目间却隐隐透着凌厉。

    澜清见到陆博言起身,也不由自主的起身,此刻接触到这中年女人并不友善的目光,下意识的垂下头去。

    随后,她听到陆博言说:“记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