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11章 不答应最好

时间:2017-10-05作者:天蓝的蓝

    两个小时过去,三盘棋也下完了。

    澜清输了两局,她对输赢倒是无所谓。

    不过,陆老先生却赢的不是很愉快,“小丫头,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呢,搞的我这老头子赢的不光彩。”

    澜清莞尔,“老先生说笑了,我很认真在和您对弈呢。”

    陆老先生不予置否,慢吞吞的将黑棋子收回来,准备再来一局。

    见她微垂眼眸,老先生寻思了一下,说道:“小丫头,你这个年纪,应该还没成婚吧?”

    澜清嗯了一声,倒是没多想,伸手拿着白棋子放在某个棋盘的位置上。

    陆老先生的举动和她一样,老先生一边下棋子,一边语调淡淡的说:“我那个会下棋的孙子也没成婚,

    虽然三十出头,但摸着良心说,我这孙子是挺优秀的,要不,我介绍你们俩认识?”

    咚一声!白棋子跌落在棋盘上,发出嗡嗡的余声。

    澜清一呆,手中棋子砰然掉落,“老先生,您的意思是……”

    她愕然的看着陆老先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陆老先生这是要给自己做媒?把自己介绍给他的孙子?

    天,这都什么事儿!

    陆老先生呵呵一笑,“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孙子未娶,你又未嫁,再说了,我看你这小丫头不错,

    很符合我对未来孙媳妇的要求,既然如此,想把你娶进我陆家,做我陆家的孙媳妇,有何不可?”

    符合我对未来孙媳妇的要求……这话都出来了。

    澜清抚了抚额,为陆老先生直白的话感到汗颜。

    “老先生,我很惶恐!”澜清抬眸,认真的看着陆老先生,“谢谢老先生的抬爱,但我只是个普通人,

    能够和陆老先生您这样的人物成为君子之交,对澜清而言已经是很大的荣幸,其他的,澜清不敢奢望。”

    陆老先生脸色微微一沉,这番话外音分明是在说,陆家是她叶澜清高攀不起的。

    “小丫头啊,你虽然是普通人家,但你的言行举止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大家闺秀豪门千金,

    我老头子并不是个莽撞的人,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既然这么说出口,就是在心里认可了你,有我老头子在,你还担心别人说闲话?”

    澜清淡淡一笑,“老先生,婚姻是人生大事,古时候还需要媒妁之言,何况现在呢?再者,澜清求的不是大富大贵,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好个白首不相离!”陆老先生露出赞赏之色,心底里想把澜清娶进陆家做孙媳妇的念头更强烈了。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担心家里人会反对吧,我之前听你说过,你跟你奶奶相依为命,你的琴棋书画也是你奶奶教的,

    想必,你奶奶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这样吧,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跟她说说这事儿。”

    看老先生这意思还真回事儿了。

    可澜清心里却更加发慌,她忙道:“老先生,我的婚事,我奶奶做不了主,我自己做主!”

    见老先生听了这话瞬间难看的脸色,澜清又道:“老先生,恕我直言,这件事您和您的孙子商量过么?

    让他娶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我想没有多少个人愿意的,先撇开我的意愿不说,您可以先询问您孙子的意思,看看他的意愿。”

    陆老先生皱眉,“这哪里用问,我安排的事情他必须得听!”

    澜清勉强一笑,“老先生,不如我们打个赌吧,您问问您孙儿的意愿,如果他愿意,我也同意,如果他不愿意,那老先生,请您也尊重我的意思。”

    陆老先生犹豫了一下,“好!我这就打电话给问问我孙子的意见!”

    澜清默默点头,心里却有些不安。

    陆老先生果然是说到做到,当下就让芳姨拿了手机,当着澜清的面打电话给了陆博言。

    “喂,博言,我有件事和你说……”

    博言?

    听到老先生嘴里蹦出来的那两个字,澜清心头一惊,震惊的瞪着陆老先生。

    这陆老先生……他竟然是……陆博言的爷爷?!

    知道这个事实,澜清当下就坐不住了,她腾的站起身来,张口就想跟陆老先生说:不要再跟你的孙儿说了!我认识他,而他也不会喜欢我!

    但是,话到嘴边,澜清却开不了口。

    她怎么能说?

    如果让陆老先生知道自己认识陆博言,还跟他发生过那样的事情,而且,她还偷偷生了陆博言的孩子……

    那后果……

    澜清不敢再想下去,心里懊恼,暗暗骂自己蠢!

    她是有多蠢,怎么会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

    陆老先生也姓陆,陆博言也姓陆,而且,还有陆氏的盛世集团!

    越想,澜清越觉得自己蠢到没救了,是有多迟钝,才会到现在才知道这个事实?!

    正当澜清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听到陆老先生气呼呼的对着手机吼道:“陆博言,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

    听了这话,澜清却心头一松,暗自庆幸,这样最好!

    不答应最好!

    电话另一端。

    陆博言面容沉静,丝毫不惧老爷子已经有动怒的征兆,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爷爷,我尊重您,但不代表您的所有安排我会照做,婚事我自己做主!”

    说完,陆博言把电话挂断了。

    陆老先生张口还想说什么,听到那嘟嘟声,顿时气的牙痒痒,“喂,陆博言,你这个小崽子!竟然挂我电话!”

    见到老先生气的要摔手机的模样,澜清回过身来,赶紧安抚道:“老先生,您消消气,当心自个儿的身体。”

    陆老先生重重的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瞥了眼澜清,“得了,小丫头,你赢了!”

    澜清回过神来,佯装淡定的点头,“老先生,您何必执着呢,到头来苦的是自己。”

    “哎……”陆老先生叹了口气,“说起来,我这孙儿的性格也随了我,不容易听进别人的话,五年前他出了车祸,他母亲那时候又去世了,之后整个人就性情大变。”

    “车祸……”澜清微怔,没有多想便追问:“严重么?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哎,差点没命呢。”陆老先生叹息道:“脑子撞坏了,差点成植物人,还好,最后醒过来了,就是醒了之后有些事情都记不太清。”

    “不记得?”澜清面露惊诧,低声呢喃。“那就是失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