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2章 昨晚是不是干坏事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天蓝的蓝

    见她不言语,陆博言没了耐心,忽然伸手将澜清拉了起来,迅速将她抵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声音冷冽的说出一个字,“说!”

    “我……”澜清惊呼一声,想要挣扎,但却挣脱不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来见到昨晚那个人是陆博言,澜清整个人就慌了神,被他这么冷酷的质问,更是不明就里。

    “装!继续装!”陆博言神色冷漠,如同他冷冽如寒风的声音,透着漠然。

    澜清被他这样的眼神刺痛,心中慌乱的同时,却隐约明白了一点。

    陆博言,他,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光有防备,还有陌生,全然的陌生。

    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他竟然不记得自己了。

    “你不记得……”她失神的正要反问,但话刚出口却又惊觉不该这么问,忙改口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昨晚是个意外!”

    “是吗?!”陆博言不冷不热的,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澜清,仿佛是在辨别澜清有没有说谎。

    被他这么看着,澜清越发心虚,连嘴唇都在发抖,她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努力寻找着合适的借口。

    “我……昨晚我……喝醉酒了,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名字?”陆博言忽然岔开话题。

    “啊?”澜清一愣,抬头看他,见他目光沉沉,心思一转,吐出两个字,“叶青。”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青色的青。”

    陆博言冷笑,语气忽然变得暧昧,看着澜清的目光却越发犀利,“是挺青涩的。”

    “……”澜清眨巴着眼,不明就里。

    陆博言说的是她昨晚的举动,刚开始看她主动吻上来,还以为她是个老手,可没想到后面却那么青涩,敏一感的一碰就软成水。

    “你……看什么?”被陆博言这么虎视眈眈的盯着,澜清是如临大敌,头皮发麻。

    偏偏还要费心掩盖某些事实,比如自己的名字,比如工作单位。

    她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

    怎么敢?!如果让他知道她……后果不堪设想。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陆博言言简意赅的警告道。

    “我说的实话!”澜清硬着头皮强调。

    “那就最好!”话落,陆博言松开了澜清,转身走到对面的书桌上。

    他一转身,澜清就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虚脱一样的从桌子上滑下来,而他那些讽刺的话,她权当没听见。

    可对于昨晚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就会遇见陆博言的!

    正当她垂眸不语时,陆博言忽然递过来一张支票。

    澜清一怔,抬头的瞬间听到陆博言在说:“昨晚的事情,出了门就忘掉!”

    所以……这张支票是封口费?

    澜清下意识的咬唇,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博言。

    这是他第二次给自己递支票了。

    看着澜清那神色,陆博言皱眉,“嫌少?”说着,他准备再开一张金额更大的。

    “没有,”澜清摇头,有些苦涩的说:“我不要你的钱。”

    “那你想要什么?”陆博言微微挑眉,目光里噙着讥讽,“做我情人?”

    “不是!”澜清急忙否认,却被陆博言的眼神深深刺伤了,“你不用这样,昨晚是个意外,我没想着要做文章!”

    “于我而言,这张支票是断绝你做文章最有用的工具。”

    “……”闻言,澜清鼻尖一酸,眼眶里忽然涌上泪水。

    她微微抬头看着陆博言,见到他神情淡漠,眉宇间透

    着一丝不耐烦。

    “我知道了!”再看他手里那张支票,澜清咬了咬牙,伸手拿了过来。

    低头看着上面的金额数字,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

    这一刻,多年来……自以为是的爱,卑微到了尘埃里。

    指尖一轻,支票脱离了自己的手,陆博言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恰好见到一滴晶莹的泪珠砸在那张支票上。

    她哭了。

    陆博言微微蹙眉,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澜清却已经快步冲向门口,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听着那哐当的一声关门声,陆博言眉心蹙的更紧。

    一瞥眼见到地面散落的纸巾团,陆博言的心里忽然有些烦躁,已经很久没有像昨晚那么放纵了。

    刚刚那个女人,竟然有种让他情不自禁的魔力。

    而且,还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五年前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导致陆博言忘记了一些事情,刚刚那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怀疑,和她是不是以前见过。

    沉思了一会儿,陆博言拿着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查一下这个人,叶青,青出于蓝的青。”

    ……

    冲出房间的那一刹那,泪水已然决堤,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哭过了,澜清也说不出为什么,或许是觉得委屈,或许是因为心酸。

    可一切,不都是她自己找的吗?

    慌乱之下,澜清搭上了一部出租车,刚要报上家里的地址,却发现自己的包包还有手机都落在了昨晚的包厢里。

    无奈,她只能先到闺蜜方圆工作的地方。

    到了之后,澜清厚脸皮的跟出租车司机借手机,打电话给方圆,让方圆来付车费。

    过了一会,方圆下来,搭救了澜清,也给了她家里的钥匙。

    同时,澜清也用方圆的手机给同事打电话,得知自己的包被同时带回家,现在就在杂志社,澜清心中稍安。

    挂了电话之后,澜清把电话还给方圆,准备回家。

    方圆却一把将她拉住。

    “澜清!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不是说给你们主编庆生么?竟然一-夜未归,一大早还哭鼻子!被谁欺负了?!”

    方圆不光是澜清的闺蜜,两个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好舍友,也是她儿子的干妈。

    面对好友质问,澜清只能摇摇头,“没什么。”

    方圆不依不饶,拉着澜清左看右看,“你看你脖子上满是吻痕,分明就是干坏事儿了!说,跟谁?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澜清头疼的说:“方圆,晚上回家在说吧,我得回家整理一下赶回杂志社,要不然主编要骂人了,晚上回家我再和你说!”

    说完,澜清拿着大门钥匙就想走,却又想起来什么,回头看着方圆,“对了,我没带钱,你先给我点车费钱。”

    “死丫头,真想把你这闷葫芦打碎!”方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吼着,可还是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澜清。

    ……

    迟到一小时,自然少不了责骂,但是,澜清却像对主编的话免疫了,一直在神游。

    后面主编想着澜清昨晚喝醉酒才会迟到,情有可原,便放了澜清一马,但也不忘提醒一点。

    “澜清,记得啊,你不去采访盛世集团老总,那就负责经典专题,记得早点去采访哪位陆老先生。”

    澜清讷讷点头,“好的,我这就回去准备。”

    ……

    下了班,澜清像往常一样坐公车回家,到达目的地后,便到了家附近的幼儿园。

    见到等候在那儿的小人儿,澜清失神的脸庞上终于绽开笑容。

    “熙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