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710章 那两个孩子还在的话

时间:2018-04-28作者:天蓝的蓝

    无语了片刻后靳莫寒厚着脸皮,“没煮我的饭,那你就少吃一点,总得让我混两口吧。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

    陆博言冷笑,“就你这厚脸皮的程度,你家老婆怎么忍你那么久的?”

    完,也不等靳莫寒反应,转身进屋。

    靳莫寒在后面嚷嚷,”你什么意思啊?讥讽我,挖苦我,到底谁跟谁是好朋友啊?”

    陆博言不回答他,径自往里面走。

    他是这家的一家之主,安保人员都没有阻拦他。

    见到他让靳莫寒进来,那些安保人员也没有阻止靳莫寒。

    到了大门,陆博言站在虹膜扫描的仪器面前,扫描了一下自己的虹膜,随后大门才打开。

    看着他这么谨慎的举动,靳莫寒在身后暗自嘀咕,

    “真是够了,老是把自己的家搞得像金库一样!”

    陆博言回过身来,冷淡的看着靳莫寒,“你也扫一下。”

    看他这神情,这语气,分明就是在怀疑靳莫寒是假冒的。

    “扫就扫,谁怕谁呀!你的靳大少!”

    之前靳莫寒有在这里录入过自己的虹膜,此刻站在这里扫一下,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他站在仪器面前,被扫虹膜,扫完之后,忍不住叨叨。

    “你每天回家都要被扫一次,就不担心扫多了自己的眼睛瞎了?”

    陆博言冷冷看着他,“你才瞎!”

    完这话,陆博言率先进了屋子。

    靳莫寒念叨了一句,也跟着进去。

    “嘴这么毒!算你狠,老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

    客厅里正在吃着水果沙拉的方圆和澜清,听到脚步声,不约而同都往这边看。

    见到回来的人是自己的男人。

    方圆和澜清的反应各自不同。

    澜清是自然而然起身,去迎接陆博言,体贴的为他接过脱下来的西装外套。

    而且两口子还有很甜蜜的眼神交流。

    至于方圆。

    在确定是靳莫寒后,当即转过脸看向别处,更别什么眼神交流了。

    看她那态度,用一句话形容最合适:我什么都没看见!

    见到老婆大人这样的态度,靳莫寒心里有些恼怒。

    不过想到自己,做错在先,心里虚,便把这火气给压了下去。

    他满脸谄媚的笑着,走到了沙发那边,讨好的喊了一声,“老婆……”

    方圆却并不理会他,感觉到他的靠近,瞬间坐远一点,那样子就仿佛是在躲避洪水猛兽。

    靳莫寒受挫,但却越挫越勇,厚着脸皮又凑过去。

    “老婆,别走啊。”

    方圆也不话,默默的躲。

    两口子就这么在沙发椅上,转圈圈,躲来躲去。

    澜清和陆博言这两个旁观者,在边上看着委实无奈。

    最后澜清抬眸看向陆博言,让他开口。

    陆博言咳嗽了一声,淡淡道,“先过来吃晚饭吧。”

    完领着澜清,先坐到了餐桌那边。

    正熙这时候,从房间下来,

    见到陆博言已经回来,屁颠颠的跑过去抱腿,然后也跟着坐到了餐桌那边。

    见状,方圆只好迈步先走到餐桌那边。

    刚要坐下,却见到靳莫寒,准备在自己的旁边坐下。

    方圆顿时如避洪水猛兽似得,端着饭碗起身,绕过餐桌,到了澜清的身边位置坐下。

    见到靳莫寒又要追上来,方圆冷冷的看过去,

    那眼神好似在,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把你的腿打断!

    靳莫寒吃鳖,只能呆在原位,心里默默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

    为了让老婆消消气,忍一忍。

    专业看热闹的,陆博言和澜清一家子,则是默默的低头开始吃饭,并没有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

    正熙岁意识到了什么,对方圆和靳莫寒之间的举动也感到好奇,但很懂事的没有问。

    ……

    晚餐就在这样奇怪的氛围当中结束。

    方圆和靳莫寒两个人并没有没吃到什么东西。

    不是因为没东西吃。

    而是他们两个,一个在防守,一个想进攻,两个人都无心吃饭。

    晚餐过后,澜清抱着女儿上楼回房间,方圆也跟着上楼。

    见到方圆好像躲避洪水猛兽一样,澜清好笑道,

    “你跟着我上来,我可能也保不住你哦,而且我是要回房间喂奶,

    万一你老公闯进来了,看见不该看的一幕,好像不大好。”

    方圆郁闷的哼了一声,巴巴的盯着澜清,

    “你到底是不是我闺蜜,朋友受难,你竟然连帮都不帮一下?”

    “你哪里受难啊?”澜清反问,“不就是遇到一些矛盾吗?两口子过日子难免会有这样的摩擦,解决了不就好了?”

    “可我心里就是气不过。”

    “那你想怎么样?要是想让他道歉,那你得呀,或者你可以趁机提出要求。”

    “他那个人就算现在道歉了,以后还是会犯的。”

    “就算是这样子,有问题还是要好好沟通,沟通才能解决。”

    “不要,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晾他几天,让他长点记性,要不然每次我的他都不放在心上,

    每次都跟古代皇帝一样,霸道的要死!澜清!你今晚一定要收留我!”

    看到方圆眼巴巴的眼神,澜清表示无奈,

    “别这么看着我,这里房间多,留你是没问题,但问题是,你留下靳莫寒肯定也会留在这儿,那到时候你不是让他更尴尬吗?”

    “让他尴尬才好!”

    见到方圆那傲娇的神情,澜清想到了自己和陆博言,语重心长的:

    “你们两个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够好好在一起的时候,就好好在一起,别轻易分开。”

    听了这话,方圆不由一愣,瞬间明白澜清这话,是在用自己的经历,告诫自己。

    相比起澜清和陆博言的坎坷,方圆觉得自己跟靳莫寒,还是挺幸运的,没有受太多的挫折。

    犹豫了几秒后,方圆讷讷道:

    “那我不过夜了,你让我再呆一会儿,我看他,等会准备怎么做,

    他要是表现好,我就跟他和解,要是表现不好,我就一个星期不跟他话。”

    “这是你们俩夫妻的事情,我可管不着。”澜清摆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

    回到房间后,澜清给女儿喂奶喝,方圆坐在一旁盯着她发呆。

    澜清看她在出神,轻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方圆眨了眨眼,语气幽幽的,

    “要是那两个孩子还在的话,比静好大好多,应该会走路了,会走会跳,学讲话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