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675章 你错失了机会

时间:2018-04-17作者:天蓝的蓝

    是的,陆博言!

    一身狼狈,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陆博言,身上的白衬衫几乎被血迹染成了红色的。

    他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那样子让澜清看着瞬间就想到了耶稣。

    耶稣当时的惨状,世人皆知,手和脚被钉在十字架上,想想都觉得血腥暴力。

    而面前的陆博言和耶稣这位救世主有的一比。

    他也是手和脚都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澜清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铁钉扎进他手掌心,脚背……

    并且,似乎是为了防止陆博言挣扎,他的手腕被紧紧的绑在木头上。

    陆博言以一个完全挣扎不得的姿势被固定在十字架上。

    全是被鞭打过的痕迹,白衬衫上全是血,就连黑色裤子都能看出一些血痕。

    澜清无法想象陆博言到底经历了什么。

    看见他这个样子,她几乎是本能的,不受控制的,就想要冲过去看看他。

    “陆博言!”

    澜清大喊一声,正要冲过去。

    但是,站在她身旁的格里森,却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往前。

    澜清回过身来,死命的挣扎,拍打着格里森的心口,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格里森为了防止她乱动,所幸从后面把澜清整个的圈住,紧紧的抱在怀里。

    “陆博言……”

    听到澜清的很深,被绑着的陆博言仿佛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看向这边。

    见到澜清和格里森,陆博言的眼睛瞬间瞪大,神情紧张的看着澜清。

    看那样子似乎是在求救,又或者是在叫澜清的名字。

    但是澜清却只听到陆博言发出闷闷的哼声。

    因为他的嘴被透明胶封住了。

    被绑在那的陆博言,没办法说话。

    看着陆博言这样子,澜清觉得心都要碎了。

    她说话的声音,都支离破碎的,“陆博言……陆博言……”

    然而她无论怎么喊陆博言,都只是回应闷哼声。

    格里森凑到澜清的耳边,咬牙低语,“叶澜清……见到你日思夜想的男人了,开心吗?”

    澜清没有回答,放声痛哭。

    眼睁睁的看着陆博言,就距离自己大概十步远的地方,却不能触碰。

    眼睁睁的看着他浑身是伤的,却无能为力。

    这种感觉比让他死还难受。

    她努力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掰不开格里森的手,最后只能低下头去咬他的手臂。

    但是格里森却好像是不怕痛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更加紧的勒着澜清的腰。

    澜清被勒得有点喘不过气来,重重地喘息了一声,忽然双脚无力的跪了下。

    但却并没有真的跪下去,因为格里森在揽着她的腰。

    他的手承接了她的体重。

    澜清缓过劲来,别掐着格里森的手臂,泣声哭喊,“你放开我!放开我!陆博言……陆博言!”

    看着她这么失控的模样,格里森却笑的很得意。

    望着钉在十字架上的‘陆博言’,心想,看来还是需要一定的视觉冲击呀。

    他微微低头,凑到澜清的耳边,“亲爱的,镇定一点,他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上。”

    说这话的同时,格里森从身后的裤腰里拿出一把枪,让澜清握住枪柄,手把手的教着澜清如何开枪。

    “来,好好握住这把枪,这里面有一颗子弹,现在我们后退十步。”

    话音落下,格里森也不管澜清什么反应,直接揽着她的腰,拖着她往后退。

    退了大概有十来步的样子,格里森停下来,继续搂着澜清,手把手的让她握住那把枪,

    然后将枪口对准十字架上的陆博言。

    “现在你试试看,瞄准他心口的位置,然后扣下板机,他中枪之后,如果能够活命,我就放了他。”

    澜清这时候哪里还有力气去扣板机,她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已经被吓得腿软。

    而且,太过担心陆博言……

    此刻的澜清失去了往常的平静,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身后的格里森,笑的有多么的阴恻恻。

    也不会想到这只是格里森的一个阴谋。

    察觉到澜清这般无力,格里森却笑得越发开心。

    他暗自用力,攥着澜清的手,握着枪支,对着陆博言的心脏。

    “来,对着他的心脏开一枪,这样她就解脱了,你也解脱了。”

    说这话的时候,格里森缓缓松开了澜清的腰身,让她自己握着那把枪。

    “不要,我不要!”

    澜清哭着摇头,又非常无比强烈的冲动,想要扔掉枪跑过去。

    但是,格里森却摁着她的肩膀,不让她离开。

    “叶澜清,你想清楚了,我让你来决定他的命,你如果敢跑过去,我的属下会马上在他身上打出无数个窟窿。”

    听到这话,澜清不敢妄动,她双手颤、抖的握着枪,没有力气扣下板机,也没有勇气向上前。

    她兀自哭了一会儿,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猛的转过身,将枪口对着格里森的脑门。

    “我,我要杀了你,你竟敢这样对陆博言,我要杀了你!”

    格里森显然料到澜清会有这样的举动,他显得很淡定,甚至有点吊儿郎当。

    “那就开枪吧,可爱的小东西。”

    “大不了就是一死!”澜清咬牙切齿,“格里森,你坏事做尽,我要杀了你!”

    说完话,澜清猛的闭上眼睛,使出吃奶的力气按下扳机。

    然而,她手上握着的枪,却只发出咔的一声,然后任何动静都没有。

    预想当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

    澜清诧异的睁开眼,然后就见到格里森笑容猖狂的脸。

    见到格里森笑的这么得意,澜清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她手上的这把枪根本就没有子弹,刚刚格里森只不过是在试探她而已。

    而她上当了。

    “你……你骗我!格里森,你又骗我!你混蛋!”澜清气得破口大骂,

    然而,还没等她有过多的时间去缓解被骗了的心情,

    格里森一把将她手里的枪抢过来扔掉,然后从腰上拿出一把精致的小手枪,塞到了澜清的手里。

    也不管澜清有没有抓住,格里森自己用力攥住了手枪,对准不远处的陆博言,毫不犹豫的按下扳机,

    砰砰两声巨响,正中陆博言的心脏位置。

    “啊!不要!”澜清尖叫一声,看着这个画面,顿时脚一软,就要栽倒在地上。

    格里森眼疾手快的将她揽住,“亲爱的,别怪我狠心,是你错失了救你丈夫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