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605章 你怎么知道这层关系

时间:2018-02-26作者:天蓝的蓝

    ,!

    关于这点,方圆纯粹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从女性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她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

    如果知道自己喜欢的男人,之前和别的女人有过一个孩子,并且这个孩子还活生生就在你眼皮底下……

    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就算对方和你的男人没有结婚,也会介意。

    如果是心肠歹毒的人,说不定就会因妒忌生恨。

    听方圆这么一说,靳莫寒如醍醐灌顶,“你这么一说,好像有这个可能!”

    方圆又道:“但就是不确定啊,我们是旁观者,也不知道几位长辈们之间的事情,所以只是猜测而已,

    而且,这应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再怎么纠葛,现在也应该风平浪静了吧。”

    靳莫寒嗯了一声,没说话,却因此忽然之间想起来什么,于是,急忙拿着手机给陆博言打电话。

    有些事,要问个清楚。

    直觉告诉靳莫寒,或许,这会是某些事的突破口。

    他之前听沈嘉遇提起过,沈嘉遇的母亲和陆博言的母亲,还有父亲,以及陆博言名义上的父亲陆鸿升,曾是同学。

    会不会有可能是上一辈的恩怨牵扯到现在,还有些事没解决?

    见到靳莫寒忽然在打电话,方圆不明就里。

    “你打给谁啊?”

    “你好闺蜜老公!”靳莫寒言简意赅。

    与此同时,电话另一端,陆博言接听了,清冷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

    “什么事?”

    靳莫寒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我刚刚听嘉遇说了你跟他之间的关系,就你们是亲兄弟的事,

    想问你,你的母亲和父亲,还有沈嘉遇的母亲,还有陆鸿升,曾是同学对吧?”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儿后,陆博言说:“这些事当面说。”

    “行!那我现在回去!”靳莫寒回答的也干脆,说完就将电话挂断,然后让司机掉头。

    “要去哪儿?回去陆博言哪里?”方圆问。

    闻言,靳莫寒这才想起来时间有些晚了,顿时有些过意不去,

    “对不起啊,老婆,博言说这些事当面说好些,我刚没多想就答应了,要不我明天再去?”

    方圆翻了个白眼,“陆博言有没有说这事儿着不着急?”

    没等靳莫寒说话,方圆又道:“哎呀算了,为了澜清,熬夜也没关系,最重要是弄清楚一些事。”

    “嗯,老婆,谢谢你深明大义!”

    “大你个鬼!”方圆猛的一拍靳莫寒的腿,问道:“你刚刚忽然打给陆博言,是不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了?”

    靳莫寒点点头,“是,我猜测和上一辈恩怨有关,如果你刚刚的假设成立的话,母鸡护雏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呢?”方圆似懂非懂,“你到底想到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回想一下这些年发生的事,总感觉有些巧合,巧合的让人生疑而已。”

    “比如呢?”方圆又问,她对靳莫寒以及沈嘉遇,陆博言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很了解,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对于他们父辈那一代的关系更不了解,所以听起来云里雾里也正常。

    靳莫寒想了想才说,

    “我怀疑是上一辈的恩怨牵扯的,不过只是个猜测,现在也不知道是谁,

    而且,能够在博言眼皮底下搞出这么多事情的人,一定不简单,搞不好来头可能很大。”

    方圆瘪瘪嘴,“不管是不是这样,希望澜清没事,她都快到预产期了,本来生孩子就有生命危险,现在又这样,好让人揪心。”

    靳莫寒嗯了一声,默默拉住方圆的手,“老婆,你放心,等你生孩子了我一定不让你担惊受怕的。”

    “想的那么远,连个卵都没有,生什么孩子啊!”方圆嗤笑道。

    “迟早会有的,现在有你在身边,我也挺满足的!”说完,靳莫寒把方圆搂在怀里,心满意足的抱着。

    相比起来,他觉得自己很幸福,刚刚看陆博言孤零零的抱着儿子,心里还担心老婆和另外一个孩子,很有感触。

    人啊,只有经历过一些事,才真正懂得珍惜眼前。

    ……

    二十分钟后,靳莫寒和方圆再次来到陆博言的公寓里。

    这时候,陆博言刚给小正熙洗完澡,正在给小家伙擦头发。

    听到门铃响,父子两都往大门口看了眼,随后,小正熙问:“爸爸,这么晚还有人来我们家呀?”

    “嗯,是靳叔叔和你的圆圆阿姨,自己擦一下头发,我去开门。”

    说完,陆博言将毛巾递给小正熙,转身走去大门那儿。

    小正熙哦了一声,接过毛巾后,也屁颠颠的往外跑去。

    陆博言在门口显示屏上看了一眼,才将大门打开。

    门外的靳莫寒和方圆,看看陆博言,又看向他身后的小正熙,夫妻两都笑了。

    “熙熙洗完澡了?”方圆笑着问。

    陆博言也回头看了一眼,没说话,闪身让夫妻两进来。

    他则是转身去拉着小正熙,走到沙发那边坐下后,细心的给小家伙擦着头发。

    方圆和靳莫寒看着陆博言的举动,彼此交递了一个眼神,那意思是,陆博言这个奶爸当的还不错。

    陆博言到也不着急说话,默默给小正熙擦头发,擦的差不多了,便将毛巾递给小家伙。

    “把毛巾放好,自己先到床上看看书,爸爸有事要和靳叔叔谈,你要是累了先睡。”

    “好的!”小正熙到也乖巧,接过毛巾后,转身走了。

    走之前还转头对着方圆笑了笑。

    看着小家伙这么懂事,方圆也觉得挺欣慰的,忍不住感慨道:“好像小家伙一下子长大、懂事好多。”

    “他本来就很懂事。”陆博言淡淡的应了声,抬眸望着靳莫寒,问:“你怎么会有这个猜测?”

    闻言,靳莫寒一怔,有点适应不、良,“这么快就直奔主题,我都还没打好腹稿呢。”

    方圆哼了一声,无语的吐槽一句:“让你说就说,啰嗦那么多,浪费时间。”

    被老婆大人一教训,靳莫寒面露无奈,却果真不说废话了,正儿八经的回答陆博言。

    “这也多亏了我八卦,去问了嘉遇你们之间的事儿。”

    “为什么会去问?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的这层关系?”陆博言不冷不热的又问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