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第405章 里面的针怎么办

时间:2017-12-16作者:天蓝的蓝

    一共六个人,都是年轻男子,看穿着明显是徐混类的,其中两个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刀。

    陆博言将澜清护在身后,戒备的看着这几人,沉声用英文道:“要钱我可以给你们。”

    说着,将随身带的钱夹拿出来,把里面所有的现钞都拿给了自己面前的那个人。

    但是,面对陆博言的那个人却没有接,只是讥讽的看着陆博言道:“你以为我们只要你的钱?”

    说完,他转头看着旁边两个同伴,不怀好意的调笑,“看看这个东方小 妞,长的真不错!”

    澜清听了这话,下意识往后缩,攥紧了陆博言的衣摆。

    陆博言感觉到她的紧张,伸手握了握,却没拉着。

    对方六个人,他一个人,如果拉着澜清,只会反应不及时。

    那徐混说完话,站在边边上的一个已经迫不及待扑上前,想去把澜清拉走。

    澜清还没被碰到就先吓的尖叫,陆博言转身一脚踹向那个徐混,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陆博言以一敌六,若是自己的话不成问题,只是要顾着澜清,就有些费力。

    那几个混混显然也知道陆博言要保护澜清,专门对澜清下手。

    混乱之中,陆博言为澜清挡了一刀。

    伤在手臂上,鲜血直流,将他的灰色西装染红了一大片。

    澜清看着又害怕又着急,尖声惊叫着救命。

    那几个混混却有恃无恐,陈着陆博言受伤,更加变本加厉。

    陆博言渐渐处于下风,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口哨声,紧接着便是有人骂粗口的声音。

    那几个混混转头一看,是警察,赶紧大呼:撤退。

    其中一个撤退之前,却从背后拿出一个类似弓弩那样的东西,朝着澜清心口射去。

    陆博言急忙以身挡在澜清面前。

    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陆博言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紧接着便没有太大的感觉,也没感觉到出血。

    他就没有多在意,只是护着澜清在身后。

    刚刚那混混拿着那东西射过来时,澜清看的真切,也知道陆博言为自己挡了。

    等到站定,急忙拉着陆博言上看下看,却看不出明显的伤势,“伤在那里?痛不痛?”

    看她脸色苍白,神色惊慌的模样,陆博言不免心疼,急忙将她搂进怀里,用力吻了吻她的发顶,沉声宽慰道:

    “别怕,没事了。”

    “嗯。”澜清哽咽的应了声,抬头望着陆博言,眼里噙着泪水,欲言又止。

    下一瞬,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将陆博言推开,看向他的手臂。

    “你手受伤了,怎么办?留这么多。”她边说边低头找自己的身上,看有没有可以止血的东西。

    可是摸索了半天都没找出什么来。

    “澜清!”陆博言看她慌乱不已,不由加重语气喊了声,用力捏住她的手,

    “别慌,我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

    澜清有些恍惚的点头,总算镇定了一些。

    陆博言稍微了宽了心,松开手,压住了自己左手手臂上的伤口,防止血液在往外流,一边对着澜清道:

    “你包里好像有条丝巾,拿出来帮我做个简单的包扎,免得你的陆先生损失太多血。”

    “好……”澜清听话照做,虽然还有些慌张,不过被陆博言指导着,算是有条不紊的帮他包扎好了伤口。

    “陆太太有做护士的潜力。”陆博言轻声调笑,企图让澜清的心情放松一些。

    澜清看了陆博言一眼,低头看着他手臂上的伤,下意识的攥住他的手指,咬着唇不吭声。

    两人说话间,原先在大老远吹哨子以示警告的警察终于走近了。

    是个胖子警察,几百米的路,硬是走了好几分钟。

    “噢,你还好吗?”胖警察问,“这一带经常有混混出没,你们最好多几个人结伴同行。”

    陆博言无语的耸耸肩,若是等这胖警察救命,估计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

    好在刚刚那几个混混并没有要伤及自己性命的意思。

    那胖警察刚刚走近,一直尾随在后面的成海等人也赶了过来。

    见到陆博言受了伤,成海和另外两个保镖弟兄,顿时一脸惭愧,不过却没说什么。

    留意到成海和另外两个保镖弟兄,似乎有和人动手之后的痕迹,陆博言沉着脸,没有训斥。

    而且,胖警察在,有些话不便多说。

    胖警察显然对这样夜里有混混偷袭的事情,司空见惯了,只是问了陆博言呀要不要报案去警局备案之类的。

    陆博言自然是拒绝的,“不必了,我想我们要先去医院。”

    ……

    一个小时后,陆博言在附近的医院里清理好了伤口,同时,还做了个检查。

    这个检查是澜清要求做的。

    那支类似弓弩一样的东西,射过来的时候,她分明见到寒光一闪。

    而且那么近距离的发射,速度一定很快,穿透力也很强。

    可是陆博言身上却没有明显伤口,就连衣服都似乎完好无损。

    这不可能。

    她和陆博言这么大一个目标,如果真被对准的话,一定是个活靶子。

    结果,x光照给了澜清和陆博言一个答案。

    陆博言的心口有一支类似钢针那样的东西存在,就插在他的肺部上方。

    那是一支类似绣花针那样的东西,大概五厘米长,很细。

    而陆博言的心口位置,仔细去看,有个针口,就像平常打针时留下的一样。

    留在陆博言的身体里的细针,应该就是那支类似弓弩一样的东西造成的。

    医生的建议是,立刻进行手术,取出那支细针,但因为细针停留在肺部,手术风险很大。

    澜清一听到那医生的回答,顿时心里发怵。

    她可不希望再发生什么意外。

    陆博言也不想此刻就进行手术。

    有风险不说,而且,陆博言总觉得这件事很蹊跷。

    于是,一行人回到了酒店。

    成海领着一个保镖走在前面,另外一个垫后。

    进了房间后,成海和那保镖很仔细的在房间里查看了一番,确定没什么可疑之处,成海这才对陆博言打了个眼色。

    澜清看着这三人好像侦查什么机密似的架势,心头惴惴,加上之前受了惊吓,就有些害怕。

    不由小声问着陆博言,“是不是有人要加害我们?”

    陆博言摇摇头,“这是以防万一。”

    澜清应了声,看向陆博言的心口,“这里面的针怎么办?”
小说推荐